北天月 作品

第68章 指认元凶

    静雅之所以震惊,是因为廖海东竟然会是凶手,虽然那一晚她耍了点小聪明,但他也不至于冒这样的险来对付她吧?

    何柔震惊的原因就简单了,因为这个男人就是她用身体做交易的对象。

    从见到廖海东的那一刻起,她的脸色突然就白的没了血丝,猛的低下头,她担心他会认出她。

    后背的汗水浸湿了衣服,何柔和过去完全不同态度的伫在角落里,紧紧的咬着牙根,她真是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就查到了廖海东,以为这个男人能从一个装修工混到副总的位置,多少是有点头脑和手段的,却没想到,原来只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蠢货!

    这一次,她真的压错了筹码……

    “廖副总,麻烦你告诉这里的每个人,叶氏嘉年华爆炸案是不是你所为?”

    “不是。”

    廖海东突然把手指向何柔:“是那个女人,是她用美色诱惑我替她做的。”

    所有的视线都移向了何柔,静雅最为震惊,她原以为经过上次的事件,施何柔再也没有胆量陷害她,却怎么也没料到,她会这么不知悔改,才一波未平就一波又起,真是无可救药……

    “你胡说什么?我不认识你!”何柔大声咆哮,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死不承认和廖海东有任何关系。

    海叔面色阴沉的走到廖海东面前,重重的吼道:“不许你污蔑我女儿的清白!”

    叶国贤也发话了:“廖先生,饭可以多吃,话不可以乱说,何柔虽非我亲生,但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叶北城站在一旁冷笑,最清楚?这个家里除了他,恐怕没人清楚施何柔到底是一个怎样无耻的女人。

    窦华月早就气过头了,她上前一步,用手指着廖海东说:“把你的狗嘴给我擦干净了,再敢胡说半句,我撕烂你的嘴!”

    婆婆对何柔的维护,每一次都让静雅异常羡慕,那岂止是好,简直就是好的过分……

    施何柔见这么多人都在替她说话,顿时胆子就大了,她突然掩面抽泣,极尽委屈的哭诉:“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总是替别人背黑锅,无论是认识或不认识的,都可以随便欺负我!”

    廖海东讽刺的大笑,他得意的走到何柔面前说:“施小姐,看来你还是太嫩了点,我们在商场混的男人,会轻易栽在你们这些丫头片子身上吗,你不承认是吧?好,我有办法让你承认。”

    何柔惊慌的抬起头,语无伦次的质问:“你……你什么意思?”

    廖海东突然从怀里掏出手机,高举向头顶晃了晃:“我就是担心出了事没人承认,所以我给自己留了条后路,施小姐前天晚上找我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对话和亲热经过全录在了上面。”

    原本躁动的客厅突然间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就连叶北城,也没想到廖海东还留了这么一手。

    “你撒谎,那不是我,我不认识你!你诬陷我!”

    何柔突然歇斯底里的冲过来抢他的手机,廖海东身子一闪,迅速打开手机的视频播放,每个人都把目光移向手机的声源处,里面传来了何柔的声音……

    “我想用身体跟你做个交易。”

    “你只要破坏了叶氏举办的嘉年华活动,今晚我就是你的,你想怎样便怎样……”

    “很简单,只要你弄些火药点燃,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你得到了我的身体,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不会有问题,你放在偏僻的地方,就不会伤到人,假如真出了问题,我一个人担着。”

    廖海东暂停了播放,阴险的笑笑:“后面还有更精彩的。”

    他继续播放,接下来就是一些让人不堪入耳的声音……

    静雅头皮一阵发麻,第一次觉得何柔真是傻的可怜。

    “你这个王八蛋!”施定海脸色铁青的冲过去抢他的手机,却被叶北城抢先了一步。

    何柔早已经瘫软在地上,此时此刻,事实胜于雄辩。

    叶国贤先是震惊,渐渐的变成了失望,他什么也不说,转身上了楼。

    窦华月冲到何柔面前,哭着骂她:“你怎么干出这种事!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施定海没抢到手机,转身愤怒的甩了女儿一巴掌:“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我让你出去给我丢人现眼……”

    他一巴掌又一巴掌的甩在了何柔脸上,窦华月气愤的拉住他:“行了,现在事情也发生了,你打她有什么用?”

    叶夫人走到儿子面前,轻声问:“北城,这件事你准备怎么解决?”

    “很简单,用法律解决。”

    叶北城眼神坚定的撇了母亲一眼,拿起手机就打到了警察局:“爆炸案的凶手已经找到,你们到叶家过来把人带走!”

    “北城!”窦华月震惊的咆哮一声:“你难道真想把何柔送到监狱去?”

    “是的。”

    何柔突然冲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哭着哀求:“北城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禽兽,换来的不是想让你亲手把我送进监狱!”

    叶北城冷冷的甩开她,一字一句的说:“施何柔,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执迷不悟,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整天算计着静雅,我的耐性,已经忍到头了。”

    何柔见叶北城态度坚决,又转身去求叶夫人:“阿姨,你救救我,我不想去坐牢,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救救我……”

    “你求谁也没用,我说过的话就不会轻易收回,这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施定海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刚想开口,他扬手止住:“海叔,你什么也不用说,上次我给过你面子,也给过何柔机会,这一次,我真的不能再忍了,抱歉。”

    窦华月盛怒道:“北城,你怎么跟海叔说话的,多大点事,至于这么六亲不认吗?”

    叶北城失望的迎上母亲的目光,厉声问:“妈,到底是我六亲不认,还是你助纣为虐?何柔为了一已私欲害的可是叶家,你难道不是叶家的人吗?”

    叶夫人被儿子一句犀利的话堵的哑口无言,这时,外面传来了警车的声音,何柔坐地失声痛哭,静雅虽然于心不忍,可是想到自己受过的那些伤害,冷静的撇开了视线。

    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何柔被带走了,叶家陷入了空前绝后的沉静,窦华月试图想劝叶国贤帮帮海叔父女,可叶老爷只说了一句话:“这事我管不了。”

    三天后,法院开庭受理此案,因何柔涉嫌犯了故意伤害罪,最低的刑期也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施定海又一次来到了叶北城面前,这一次他没有开口求情,而是噗嗵一声跪在了他面前。

    “海叔,你这是干嘛?”叶北城慌忙去拉他起来。

    “少爷,我不求你宽恕我女儿,我只求你可以让她少做几年牢,如果她在里面蹲个十年八载的,这一生就彻底的完了……”

    施定海说完,突然老泪纵横,站在一旁的静雅看到这一幕,心头一软,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换了她的父母,不一定能做出这样的牺牲。

    “北城,看在海叔的份上,让何柔稍微吃点苦头就行了。”

    叶北城叹口气,轻声答应:“好吧,我会疏通法官,给她少判几年。”

    因为静雅的一句话,何柔被量刑只判了一年三个月,可是没有人对她说一句谢谢,似乎都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她,这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何柔入狱的前一天,叶北城到看守所见了她最后一面,他冷冷的睨着眼前身穿囚服的女人,只说一句:“你别怪我狠心,我已经给过你机会,希望你能用这短暂的一年三个月时间,好好的反省反省。”

    女人苍白的脸蓦然狂笑起来,她的眼神里透着绝望和讽刺,笑了很长时间后,她声嘶力竭的瞪向对面的男人,恶狠狠的说:“叶北城,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幸福,我诅咒你一生薄情,一世薄情,生生世世都薄情,我诅咒你永远也拿不出真心爱女人,也永远不会再得到一个女人的真爱!”

    多么恶毒的诅咒,叶北城俊眉轻蹙,冷冷的撇她最后一眼,丢下一句:“施何柔,你无药可救了。”扬长而去。

    从监狱出来后,他直接开车去了海边的别墅,静雅还在这里,叶北城说过,一定要让父亲亲自来接她。

    他停好车,眺望着不远处正在欣赏大海的静雅,海风吹起她凌乱的长发,飘逸的如同刚刚降临人间的仙子。

    “静雅。”叶北城走过去,轻声喊她。

    静雅回过头,冲他甜甜一笑,然后她转身扑向他,两人紧紧相拥。

    有时候爱情,不需要任何语言,只是一个拥抱,就诉尽了两人之间绵绵的情意。

    “谢谢你。”

    她从不后悔爱上他,经过了这件事,她更加坚信没有爱错人,一个不畏任何压力,坚持要还她清白,不肯让她受一点点委屈的男人,她没有理由不爱他。

    “以后再说谢谢,我撕烂你的嘴。”

    叶北城捏她的鼻子,静雅扑哧一笑:“哟,怎么学你妈说话了?”

    “我觉得这话挺能震的住人。”

    “……”

    静雅收起笑容,问他:“你去看过何柔了?”

    “恩。”

    “她说什么了没有?”

    叶北城沉默几秒,回答:“没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