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月 作品

第48章 孩子能随便生吗

    “静雅,你这么善良,爷爷当然会喜欢你。”

    她不语,俯在他肩头轻声抽泣,心里除了难过还有愧疚,爷爷那么喜欢她,她却骗了他,她和他的孙子根本就不因为相爱才结婚,所以又怎么能满足他抱曾孙的愿望。

    爷爷要她无论发生什么都守在叶家,她点头答应了,可最后爷爷把视线移向她腹部的时候,她却沉默了。

    她不是不明白爷爷想说的是什么,只是他已经说不出口,只能用眼神告诉静雅,并且期待她的承诺。

    可是这件事,她承诺不起,她更不忍心在一个老人临终前还去欺骗他。

    离婚的事因为叶北城的坚持不了了之,他告诉静雅,只要我不同意,没有人敢把你怎样。

    最近叶氏旗下一家分公司要上市,叶北城每天忙的焦头烂额,不仅很晚才从公司回家,回了家也要在书房忙到半夜才会休息。

    天气渐渐转凉,如此超负荷的投入工作,即使身体再强壮,也会有撑不下去的时候。

    静雅端着一杯亲手熬的雪梨冰糖水敲响了书房的门,她走到叶北城面前,把水递给他:“喝了吧,止咳的。”

    叶北城咳嗽已经有两天了,起初静雅也很担心,可她却不敢过分关心,她怕叶北城质问,你是不是太投入了一点。

    可她还是没能坚持住原则,听到书房里一阵又一阵的咳嗽时,身不由已的奔去了厨房。

    “谢谢。”叶北城接过去,一口气全部喝光。

    静雅叹口气,埋怨道:“身体不舒服就去看医生,命都没了还要钱干什么!”

    叶北城笑笑:“事业是一个男人能力的肯定,我身上肩负的是我奶奶毕生的心血,也是叶家百年的基业。”

    “可是你们已经很有钱了,少赚一点会怎样?”她很不理解的反问,并且随后又小声嘀咕:“又没有儿子,赚那么多钱以后留给谁……”

    尽管是小声嘀咕,却很不幸的被叶北城听到了,他不怒反笑,戏谑的说:“要不你给我生一个?”

    静雅头皮一麻,拿起杯子就要走,不过走之前训斥了一句:“孩子是随便生的吗?”没有感情怎么生孩子?

    走到门边想到叶爷爷生前的遗愿,她又无奈的折回了脚步:“叶北城要不这样吧。”

    “怎样?”他头一抬。

    “你到外面找个女人给你生孩子,以后我会把他当亲生孩子一样对待的。”

    叶北城翻了翻白眼,用她刚才的话反问:“孩子是随便生的吗?”私生子的包袱有多沉重……

    静雅还想争辩,他挥挥手:“行了,你出去吧,我还要做个策划案出来。”

    “策划案?”她笑着把视线移向电脑:“就这个吗?”

    “恩。”叶北城点头。

    “我来帮你吧。”

    静雅指着电脑说:“给我半小时,我帮你搞定。”

    “开什么玩笑?”叶北城根本不相信。

    “我没开玩笑,我是说真的,你身体不舒服赶紧去休息,这里交给我。”

    叶北城探究的打量她,试探性的问:“那你告诉我,策划案应该怎么做?”

    静雅思忖数秒,自信的说:“应该是围着七个重点……”

    第一,我是谁?产品及形象定位。

    第二,我说什么?品牌核心承诺。

    第三,对谁说?目标消费群。

    第四,为什么这样说?支持点。

    第五,怎么说?传播策略。

    第六,对手怎么看我?竞争范畴。

    第七,预期反应如何?效果检验。

    她一口气把七个重点说完,叶北城震惊了,他凝视着她久久无语。

    “我说的对吧?”

    他没有说对,也没有说不对,而是站起身说:“好,你来做,做好喊我,我就在沙发上躺一会。”

    静雅开始挖空心思的替叶北城做策划,二十分钟过去后,她拍案而起:“ok了,你过来验收吧。”

    叶北城走近细看,原本疑惑的眉头渐渐展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突然转身说:“静雅,你到公司帮我吧。”

    俞静雅立马摇头:“不行,不行,我不能去。”

    “为什么?”叶北城不解:“你也知道我们叶家的产业很多,我一个人真的很累,如果你能在事业帮助我,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欣慰的事。”

    “我知道,可是我不能……”静雅为难的低下头:“如果我介入你的事业,你妈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怎么会?我说过,只要有我在,没人敢把你怎样。”

    叶北城还想鼓动她,静雅却说:“我考虑考虑,嗯,考虑考虑……”

    她飞奔向门边,逃也似的离开了书房。

    之后几天还是每晚给叶北城煮一杯冰糖水,直到他的咳嗽痊愈为止。

    叶北城的心不是铁做的,他也会感动,静雅给他送冰糖水,就是他最感动的时候。

    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如果看不到,就会莫名的不安,可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明白这是什么。

    周末的晚上,叶北城根本没有办法工作,已经是十一点,静雅参加公司的聚餐还没有回来。

    他不放心于是打个电话过去,对方立马接通。

    “回来了没有?”他问。

    “恩,回来了。”静雅明显喝醉了,声音含糊不清。

    “在哪呢?”

    “在……书房门口呀。”

    叶北城愣了愣,赶紧起身走到门边,开门一看,她竟然真的在门外。

    “哈喽,老公……”静雅挂了电话,笑着伸出双手勾住叶北城的脖子。

    他惊出一身冷汗,赶紧把她抚到卧室里,门一关就训斥:“不是让你不要喝酒吗?怎么还是喝醉了?”

    静雅靠在他怀里解释:“我同事都是坏蛋,我说不喝他们偏让我喝,我没办法你知道吗?”

    “行了,赶紧到床上躺着去。”他拦腰将她抱到床上,正想帮她脱鞋,丫的一脚把他踹开了。

    “我还没洗澡呢,睡什么睡……”

    她摇摇晃晃的坐起来,踉跄着往浴室里走,叶北城一把上前扶住她:“醉成这样了,自己能不能洗?”

    静雅推开他:“怎么不能洗了?我自己不能洗,难道你想帮我洗吗?你……也是坏蛋!”

    叶北城无语的松开手,由着她自己去折腾了。

    这一折腾就是一个多小时,当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叶北城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她又是只裹了一条大毛巾,只遮住了私密的地方,身体一大半的肌肤都是裸露在外,头发更是湿哒哒的贴在后背上,整个人冻的直哆嗦。

    “好冷啊。”她跑到叶北城面前,无助的望着他。

    叶北城赶紧掀开被子让她躺到床上,然后找了个吹风机,把她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腿上,细心的替她吹起来。

    他温柔的指尖撩拨的静雅很舒服,她半睡半醒的享受着他的温柔。

    叶北城凝视着她秀美的脸庞,渐渐有些失神,白如雪的皮肤水嫩诱人,两个脸颊晕红的像一朵盛开的桃花,微启的红唇吐气如兰,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她光洁的肌肤,脖子,肩膀,还有胸……

    深吸一口气,他已经不敢再往下看,摸了措她的头发已经吹的差不多,赶紧将她放到床上冲进了浴室。

    即使闭着眼睛,仍然无法甩开她诱人的模样,叶北城站在花洒下,粗重的喘息……

    冷水一遍遍浇灌着他结实的男性躯体,直到把心中那一股无名火浇灭为止。

    和往常一样,他走到床边躺在她的左侧,可今夜却注定无法淡定了。

    双眸凝视着天花板,逼着自己赶紧入睡,然后越是想睡就越是睡不着,身旁异性的呼吸声搅得他心里方寸大乱。

    静雅翻了个身,修长洁白的大腿搭在了叶北城身上,他像触了电一样,浑身一麻身体瞬间僵硬。

    “静雅,把你的腿放下来……”他不敢动,只好对静雅开口。

    可是对一个喝了酒什么也不清楚的女人来说,他说了跟没说一样。

    静雅不仅没有把腿放下来,甚至得寸进尺的把胳膊也伸了过去,整个人就等于是半俯在了他身上,撩拨的叶北城血脉愤张。

    他头脑一片空白,强忍着原始的欲望,侧过身想摆正她的睡姿,谁知这一个侧身,竟然又看到了静雅胸前的大片春光……

    “该死的女人,要疯了!”他赶紧平躺回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接着伸出一只手按了按额头,强迫性的让自己接受,俞静雅不该是令他失控的女人。

    身体的某个部位几乎要爆炸了,他突然失去理智的把手伸向了那一片春光……体内的火虽然没有熄灭,但却感到了一丝满足。

    静雅难受的婴咛了几声,不停向后缩,试图躲着他的手,不料他卡着她的细腰,将她整个人纳在双臂之间,依旧无法克制地在她身上四处燃火。

    “叶北城,你……干嘛摸我。”

    人虽然还没醒,身体却被唤醒,也知道有人在摸她。

    叶北城艰难的收回手,下一秒又鬼使神差的把俊脸凑到她面前,用满是汗珠的鼻梁去蹭了蹭静雅同样挺直的鼻梁,再啄了啄她愈发娇红的唇。

    这一试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伸出舌尖顺着她的唇瓣描绘,接着便攻入她唇齿间,温柔的吸允着她的舌尖,双手捏住她的肩膀恨不得将她一口吞没。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