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月 作品

第45章 是父母还是洪水猛兽

    “爷……爷爷。”她惊慌的站起身,忙对手机说:“我有事,先挂了。”

    切断电话后,她紧张的手心都冒了汗,也不知道刚才说的话叶爷爷有没有听到。

    “静雅你缺钱吗?”

    “……”他真的听到了。

    “我……我不缺。”她低下头,实在觉得很难堪。

    叶之山走近,严肃的命令:“对爷爷不要撒谎。”

    静雅很无奈的抬起头,她也不想撒谎,可她家里那些破事就是不想撒也得撒啊。

    “爷爷,真的没什么,您就别问了。”

    叶爷爷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呀……”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静雅松了口气,看来是虚惊一场,爷爷他并未过分追究。

    然而她想错了,第二天一清早,佣人就过来通知她:“少奶奶,老太爷在园子里让你过去一下。”

    叶北城刚睡醒,他疑惑的问静雅:“这么早爷爷叫你干什么?”

    静雅慌忙的避开他的视线,故意装作无知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其实她虽然不能确定,但心里已经有预感一定是和昨晚的事有关。

    她忐忑的下了楼,出了客厅远远看见叶爷爷正背对着她在坐在躺椅上。

    亦步亦趋的走过去,清了清嗓子,诺诺的问:“爷爷,早上好,您找我什么事?”

    “这个给你。”他什么原因也不说,直接递给她一张支票。

    静雅接过来一看,倒抽口冷气,这是一张五十万的支票。

    “爷爷您这是?”

    “这是爷爷的一点心意,所以你一定要收下,当然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什么,我也不需要什么都知道。”

    静雅手指颤抖,眼角酸涩,她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哽咽的说:“爷爷,谢谢您的心意,可是我不能要您的钱。”

    “如果你不收下,就说明你不把我当成爷爷,你既然嫁到了叶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需要客气也不需要分彼此。”

    他站起身,走到静雅面前,“不要拒绝爷爷,因为你拒绝的不是这区区五十万,而是我们爷孙之间真挚的亲情。”

    亲情……静雅的眼泪瞬间滑落,这是她活了二十八年,听到的最感人也是最美好的话,她的父母她的弟弟还有她那些亲戚,有哪个跟她提过亲情,又有哪个把她当成亲人。

    眼前这位老人,他给了她无法言喻的感动。

    “好,我收下,收下爷爷的心意。”她低声抽泣:“谢谢……爷爷。”

    重新回了卧室,叶北城双手环胸戏谑的拦住她:“你哭了?”

    “我没有。”她低着头,想饶开他。

    “还说没有?没有你干嘛不敢看我?”

    “看见你我心烦。”

    嘿,叶北城不乐意了,“我说亲爱的,这一大清早的,我怎么就让你心烦了?”

    “你叫我亲爱的,我就心烦!”

    “可你说心烦的时候我还没叫呢。”他按住她的肩膀:“快告诉我,为什么哭?”

    静雅叹口气:“真没哭,只是沙子揉进眼里了。”

    “胡说。”叶北城把她拉到窗前,指着外面说:“这么阳光明媚的天气,感觉不到一丝风,沙子怎么就揉你眼里了?”

    “你烦不烦?我说没哭就没哭,就算是哭了,管你什么事?”

    静雅争不过他,就开始变得凶巴巴,好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

    “爷爷骂你了是不是?”

    “没有。”

    “我找他问去。”

    叶北城转身要下楼,静雅一把拉住他,“你给我回来,大清早的抽风是不是?我都说了什么事也没有,你干嘛还管这么多,我到底是你什么人?要这么替我打抱不平的!”

    他愣住了:“你是我老婆啊。”

    “那你爱我吗?”她仰起下巴:“不爱是不是?不爱你就别瞎管闲事!”

    叶北城被她几句话噎得悻悻去了公司,待他一走,静雅拿出那张支票,想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用它来拯救家人。

    只是令她意外的是,刚她家门口,就让她听到了不该听到的。

    和过去很多次一样,家里在发生激烈的争吵,即使隔着一扇门,也可以清楚的听到争吵的内容。

    “这个钱是我开口跟女婿要的,当然得分我一半!”

    俞三顺愤怒的低吼,宋秋莲咆哮:“给你就等于是给了别人,你他妈赌了这么多年,赢过几回?”

    “那你炒股又赚了多少?你要是能赚我们家至于还住这破地方吗?”

    “呵,你自己没本事,还怪起我了是吧?养家糊口那是你男人的事!别什么都指望老娘!”

    “我不管,反正女婿给的一百万,必须的分五十万给我!”

    一百万?

    静雅气的浑身发抖,她做梦也没想到父母竟然在她已经答应想办法以后,仍然还是跟叶北城开口要了钱,而且还是要了这么多……

    砰一声,她踢开房门,脸色铁青的闯了进去。

    俞三顺夫妇俩对突然出现的状况吓了一跳,待看清是女儿后,立马殷勤的笑起来:“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静雅啊。”

    宋秋莲向前几步,握住静雅的手。

    “是啊,咱家除了小雅敢弄出这么大动静,也没人敢是不?”俞三顺嘿嘿笑了两声:“宝贝女儿,是给我们送钱来的吗?”

    静雅实在是忍到头了,她愤怒的甩开母亲的手,冷冷的说:“把钱给我。”

    “钱?什么钱啊?不是你要给我们钱的吗?”宋秋莲假装无知。

    “是啊,是啊,小雅你是不是说错了,你想说的是把钱给我们对吗?”

    “不要再装了!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全都听到了,把叶北城给的一百万拿出来。”

    她伸出手,脸色气的苍白。

    “这……这……”宋秋莲使劲的冲俞三顺挤眼。

    俞三顺咽了咽口水,诺诺的上前一步:“小雅啊,其实我们说的那个钱是之前女婿给的聘金,昨晚我们没跟他要钱,真的,你相信我们,真的……”

    静雅强忍着眼泪收回手,失望透顶的凝视着眼前两个陌生的人,痛心的说:“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明知道我会帮你们收拾烂摊子,却还是贪心的跟叶北城要钱,你们从来不问我在叶家过的好不好?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就会有你们这样的父母!”

    她背过身,擦拭着眼泪,宋秋莲无措的撇了撇嘴,没有因她的话感到内疚,反而还很有理的说:“女婿有的是钱,就算他给我们点钱也是应该的嘛。”

    静雅愤愤的转身,她歇斯底的咆哮:“不要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叶北城他没有义务一定要给你们钱!”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家让她感到累,她不会嫁给叶北城,即使嫁了,他现在也没有义务满足她父母的贪婪,静雅知道,父母就是万年坑,永远也填不满的坑。

    极其失落的离开了家,她一个人去了海边,坐了整整一天。

    直到天渐渐的黑了,才不得不起身回叶家。

    回去的路上,叶北城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她,都被她掐断,她留着力气回家再跟他算帐。

    像一阵风似的从客厅直接上了楼,叶北城见她回来时脸色不对,赶紧跟了上去。

    他刚一进卧室,就被静雅拿着枕头迎面砸了个正着。

    “哎,你打我干什么?”

    “你该打!”

    叶北城愣住了,他玩世不恭的走到她面前:“那你说说我怎么就该打了?”

    “你昨晚是不是给我爸妈钱了?”

    他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这么说你承认了?”她举起枕头又是一通乱砸。

    “我让你骗我,我让你骗我……”

    “亲爱的,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我昨晚问你我父母有没有说什么,你是怎么回我的!”

    叶北城按抓住她的手:“我说什么也没说。”

    “我问他们有没有跟你要钱,你又是怎么回我的?”

    “……我说没要。”

    “既然这样,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这么骗我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你爱的死去活来的人,我要你充什么大好人,我要你去管我们家什么事……”

    叶北城揉了揉额头,“好,你先别生气,我知道你自尊心强,先听我解释一下行不行?”

    静雅把头一撇,气的直哼哼。

    “虽然我娶了你却不爱你,但在法律上你是我唯一的妻子,丈夫帮助妻子帮助妻子的家人,那是应该的,和彼此间有没有感情是两码事,我不是故意想骗你,因为我知道你就算有困难也不会跟我说,而且你父母也恳求我不要跟你说,所以……”

    “所以你就助纣为虐了?”

    叶北城头一甩,很邪恶的笑:“什么助纣为虐啊,这比喻也太严重了些吧,又不是帮着杀人放火,不就是给点钱,我做女婿的给岳父岳母钱,我有什么错呀我……”

    静雅在他胳膊上狠狠的咬一口,待他痛的松开手,继续用枕头砸他:“你就是有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爱赌,你还给他钱,你是鼓励他继续去赌是不是?赌输了再来跟你要是不是?”

    她不是气叶北城,他本来也没有错,她只是内疚,内疚她的父母不知足,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如果每一次都满足他们,总有一天会把叶家要的山穷水尽!

    叶北城知道她心里憋着一口气,干脆也就不再反抗,心甘情愿的让她发泄。

    砰一声房门被推开,两人同时将视线移过去,惊诧的发现门外竟然站着一堆人。

    除了几个佣人外,最可怕的莫过于叶夫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