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月 作品

第29章 像宠物一样牵着

    “是我让你出来的吗?”言外之意,你安分的躺在床上,有你什么事?

    静雅不乐意了,她郁闷的嗔了他一眼:“哎,我好歹帮你搞定了那个难缠的女人,咱能不这么没良心吗?”

    “良心当然有,走吧,带你吃好吃的。”叶北城很自然的拉起她的手,可是她却觉得别扭极了。

    这算哪门子事?为什么要牵她的手?而且还是像牵宠物一样的牵?

    叶北城拉开车门,随口说:“今晚回家吗?”

    “为什么这么问?”待他上车后,静雅不解的反问。

    “根据你回不回家,选择不同的用餐地点。”被时间约束的女人,伤不起啊……

    俞静雅顿悟的点头:“当然回家了,耶,我还没问你呢。”她眉头一蹩:“你从医院把我接出来的时候,我不是让你送我回家吗?为什么我又在你家?”

    叶北城一怔,随即笑道:“问你自己啊,半路上招呼不打一个的就晕过去了,那种状况下,我要是把你送回家,你爹妈还不知道我对你做什么了呢。”

    “切……”静雅没好气的扭过头,“都已经昭告天下,我怀了你的孩子,还会担心别人误会你做了什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

    叶北城听从了俞静雅的建议,把车停在一家有名的湘菜馆。

    “我们老板每次请吃饭都来这里,你来过吗?”她好奇的问。

    “来过。”

    静雅惊诧的挑眉:“真的?”她以为,他不是会来这种地方用餐的人。

    “不过是个吃饭的地方,用得着骗你吗?”

    叶北城停好车,与她肩并肩走了进去。

    找好了位子,服务生送来菜单,叶北城说:“挑你喜欢吃的吧。”

    她也不客气,拿起菜单仔细翻阅,肚子已经饿的快要前胸贴后背,此刻没见着真正的食物,光是菜谱上的参考图,就让她口水都差点喷出来。

    “干锅土匪鸭,你吃吗?”她抬头征询他的意见。

    “可以。”

    继续埋头,过了几秒钟,又抬头问:“红烧土匪鱼,吃不吃?”

    “可以。”

    “那手撕土匪鸡呢?”

    叶北城放下手里的杂志,浓眉收拢:“俞静雅,你土匪吗?”

    又是土匪鸡,又是土匪鸭,哪个女人跟他一起出来吃饭,会点这种让人惊悚的菜名……

    服务生送来了一桌的美食,色香味俱全。

    俞静雅夹了一块土匪鸭给叶北城:“你尝尝。”

    他优雅的吃了一口,赞道:“不错。”

    “这个也尝尝。”她又撕了一块土匪鸡。

    叶北城再点头:“嗯,这个也不错。”

    她又让他尝了几道其它的菜,均得到了叶北城的肯定,于是,丫的开始得瑟了。

    “我跟你说啊,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内在的东西才是完美的。”

    喝了一口豆腐汤,继续得瑟:“就好比女人,长的漂亮的,不一定品德就好,反之,长相平凡的,也不见得就没有内涵。”

    “还有……”

    叶北城打断她的话:“你想说什么?挑重点吧。”

    静雅指着满桌的佳肴道:“我想说的就是,你别看这菜名挺土的,好吃才是硬道理!”

    “……”

    第一次面对面吃饭,可能两人都饿了,愉快的吃了很多。

    酒足饭饱后,静雅很庆幸的说:“看来我们在饮食上没有分歧。”

    “应该说我不挑。”叶北城提醒。

    “我不也不挑吗?”她抬高下巴。

    “都是你点的,你当然不挑。”不喜欢吃就不会点,怎么好意思说不挑。

    “……”

    出了餐厅,俞静雅不甘心的问:“叶北城,你真的不挑食吗?”

    “恩。”

    “为什么?”她还不死心:“像你这样蜜罐里泡大的人不是应该很挑的吗?”

    叶北城一手握着车门,等着她进去,她却一副不见黄河心不死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是为了装完美,才故意什么都吃的对不对?”

    就算再有耐心,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叶北城强制性把她塞进车里,用力关了车门。

    “我再说一遍,我不挑食,我只挑女人。”发动引擎前,他无比肯定的强调。

    静雅邪恶的伸长脖子:“我有多好?”

    “什么?”叶北城被她问的一头雾水。

    “你不是说你只挑女人吗?如果我不是很好,你怎么会挑?”秀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闪着精灵的光。

    “挑中你,是因为……”

    “我讲义气。”她替他作了回答。

    车厢里静了下来,静雅单手托腮,凝视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夜景。

    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哪个男人,发自内心的爱她,她聪明美丽,却从未听过一句简单的:“我爱你。”

    车子停在了俞静雅家的巷子口,她下了车,正要跟他说再见,叶北城也跟了下来。

    “明天我们先去把证领了。”

    静雅征了征,“为什么?”

    他走到她面前,扬起一抹俊逸的笑容,“刚才你一副黯然失落的表情,我担心夜长梦多,你反悔怎么办?”

    她才不相信他说的话,他说过任何时候,都会给她全身而退的机会,又怎么会担心她反悔!

    “你刚才一直在偷窥我吗?”她失神不过是几分钟,竟然也能被他看到。

    “这么说,你承认刚才真的失落了?”他玩味一笑,双手环胸:“来,说给哥哥听,为什么失落?”

    哥哥?“……”肉都麻死了!

    接到叶北城电话的时候,静雅刚结束部门会议。

    “喂,有事吗?”她一手抱着文件夹,一手拿着手机。

    “我在你公司门口,出来吧。”

    她愣愣的停下脚步:“干什么?我在上班呢。”

    “领证,昨晚不是告诉你了。”

    “你是说真的?”她压根就没当回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叶北城不想浪费过多的时间跟她讨论真假这个问题,只说一句:“你出来。”便挂了电话。

    “喂?喂?”静雅对着手机连喊了几遍,确定对方已经挂断后,焦急的向公司大门奔过去。

    黑色的迈巴赫张扬的停在公司正门中央,叶北城戴着一幅墨镜慵懒的倚在车背上。

    “你干吗挂我电话?”她气喘吁吁的冲到敞开的车窗边质问。

    “我上午还有两个会要开,哪有那么多时间浪费。”他捏了捏眉心:“上车吧。”

    静雅生气的嘟嚷:“既然很忙领什么证嘛,干脆就别领算了……”

    叶北城推开车门,他高大的身躯站到她面前,双手自然的搭在她肩上:“你要知道,不是哪个女人都有机会跟我去民政局。”

    就好比他这个人,也不是她有机会认识的,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意外……

    “俞助理,你男朋友吗?”身后传来探究的声音,静雅尴尬的回过头……

    “是,是的。”

    问她话的是前不久才上任的经理程广,他好奇的打量着叶北城,眼里的惊诧显而易见。

    “不错,男朋友很出色。”

    看来这个新来的经理根本不认识叶北城,静雅为摆脱他的审视,连忙说:“经理,我请半天假可以吗?”

    “好。”得到了程广的应允,她迅速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到了民政局门口,她摊手:“我身份证和户口薄没带。”

    叶北城一脸淡定的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李达,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怎么样了?”

    “好,快点过来,我已经到了。”

    他挂断电话,静雅疑惑的问:“谁啊?”

    “我助理。”

    话刚落音,李达从一辆车里奔了下来,他夸张的对静雅深深鞠躬:“太太好。”

    静雅被她吓了一跳,慌忙摆手:“别,别这么叫,我们还没结婚……”

    李达嘿嘿一笑:“这不都到民政局了吗?马上就水到渠成了!”

    叶北城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渠什么渠,东西呢?”

    收起嬉皮笑脸,他从公文包里拿出户口薄和身份证,恭敬的递过去:“这呢,叶总。”

    “这不是我的吗?”静雅惊诧的夺过去。

    “我的身份证和户口薄怎么会在你这里?”她震惊的问。

    李达解释说:“叶总吩咐我去你家拿的。”

    “你……”静雅视线移向叶北城,无语至极。

    “她爸妈说什么了吗?”叶北城反问李达。

    李达拍拍胸脯:“当然说了,不过按照您的指示,被我搞定了。”

    “什么意思?”静雅皱眉。

    “我来示范给你们看。”李达清了清喉咙:“什么?要我女儿的身份证和户口薄?什么?要带我女儿去领结婚证?”

    换回自己的声音,他解释说:“这是太太妈说的,接下来就是太太爸上场了……”

    “哎哟个妈,我养个女儿容易吗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去领证了,那我这二十几年不是白忙活了?”

    又换回尖细的女声:“三顺,咱女儿要嫁的是大户人家吗?看来是想霸王我们了!”

    “就是,太过分了,这婚事咱不能同意!”

    李达示范完毕,叶北城噗嗤一笑,静雅立在原地,恼羞成怒……

    “按照叶总您的指示,我把一张支票递到他们面前,嘿,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仅身份证和户口薄给了我,还让我捎话给您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