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月 作品

第26章 我又不是你的玩具

    静雅两个脸颊红的像熟透的番茄,她呼呼出气,连抬眼的勇气都没了。

    “你怎么脸这么红?”叶北城看出了她的不正常,凑近脸颊促狭的问。

    刚才那一瞬间,她突然心跳的厉害,或许是想起了被他占有的那个夜晚,又或许是踢到了让她羞怯的地方,具体不能明确是什么原因,总是,是一种莫名的慌乱。

    “哪有?你老眼昏花!”她尴尬的扭转头。

    “没脸红你干吗不敢看我?”他噗嗤一笑:“该不会被我迷惑了吧?”

    “切……你有什么好迷惑我的?”她没好气的迎上他的视线,及时反驳。

    “这里。”叶北城指了指眼睛:“没发现很迷人吗?通常哪个女人只要盯着我看,不到一分钟,绝对沦陷。”

    静雅迅速作呕吐状:“别说了,我晚上吃的多。”

    “你不信?”他一把扳过她的肩膀:“来试试。”

    “少臭美,我才不试。”

    “别害怕,相信我,你绝对不是第一个被迷惑的人。”

    她越是不愿试,他就故意抓住她的肩膀与她对视,闹了一小会,静雅实在忍无可忍:“叶北城,你干吗非要作弄我?”

    他促狭的笑了笑,然后放开她,倚在沙发旁,随意的说:“逗你玩玩而已。”

    “我又不是你的玩具!”静雅甩了记大白眼。

    “不是玩具,是朋友,因为是朋友,所以才会这么无顾忌的跟你相处。”

    这样的解释俞静雅倒是能接受,叶北城拍了拍她肩膀:“不过话说回来,你可千万别被我迷惑了,至于原因呢,你懂的。”

    静雅咬了咬唇,颇为不甘心,他说的原因她当然懂,不过这也太那啥了吧,凭什么认为她会被他迷惑,而不是他被她迷惑?

    “我们玩个游戏怎样?”她提议。

    “哦,什么游戏?”叶北城眉头一挑,颇有兴趣。

    “对视的游戏,你不是说我不敢看你吗?我们面对面的直视对方,谁先动谁先说话就算谁输可以吗?”

    几乎未加考虑,他点头:“好,输的人怎样?”

    “输的人要满足赢的人一个愿望。”

    叶北城信心十足,他笑笑:“ok,开始吧。”

    一,二,三,开始……

    富丽堂皇的客厅突然安静了下来,静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俞静雅淡定的凝视着叶北城,心里默默念叨:“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我吃饱了撑的才被你迷惑!”

    叶北城也是笃定的凝视着俞静雅,他自信他一定会赢,就如同他辉煌的人生,从未失败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渐渐的,叶北城有些撑不住了,他有股想笑的冲动,尽管已经极力压抑,却还是没能压抑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输了。”静雅露出胜利者的笑容,轻拍他的肩膀,像个领导似的忠告:“年青人,凡事别太自信了。”

    “……”

    “哎,我说你是不是经常与人对视,难道你不想笑吗?”

    叶北城笑的前俯后仰,听她气定神闲的说:“有什么好笑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可笑。”

    “那为什么我想笑?”

    “谁知道你!”

    静雅从包里拿出记事本,然后用笔草草写了几下,叶北城探头问:“写什么呢?”

    “你欠我的帐呗。”她放下记事本,“来,继续。”

    第二轮对视叶北城没想到自己连十秒都没坚持住,再次笑出了声。

    “不玩了,不玩了,看着你就想笑。”他连忙摇手。

    “我有这么好笑吗?”静雅下巴微仰,半眯着眼质问。

    “不是好笑,只是不习惯你这个怪异的游戏。”

    叶北城敛起笑容,换了一本正经的表情:“后天晚上你有空吗?”

    “干吗?”

    “我家皇后要见你。”

    皇后?

    “你母亲吗?”她不确定的问。

    “恩。”

    原本淡定的脸庞瞬间萎靡了,尤记得上次那个女人说叶北城的妈难伺候又要求甚高,她忐忑的问:“不去行吗?”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叶北城调侃,试图让她放松。

    “可是你妈能接受我吗?”

    “都怀孕了,不接受也得接受。”

    俞静雅猛然站起身,拍着自己平坦的腹部吼了声:“哪有怀孕!这事你到底要怎么解决?”

    叶北城盯着她一副愁死了的表情,安抚说:“别担心,我会处理好。”

    “有了。”她突然急中生智,激动的喊道:“我想到怎么办了。”

    “什么怎么办?”

    “我跟你去你家,然后我假装失足从楼梯上滚下来,然后你就送我去医院,然后你就跟你家人说我流产了!”

    她一口气说完,然后自得的笑笑:“怎么样?这个方法不错吧。”

    叶北城站起身,瞪她一眼:“摔死了怎么办?”

    “不会摔死的,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

    自从媒体曝光了静雅即将嫁入豪门后,她家的门槛几乎要被踏破,有阿谀奉承的,有好奇的,有来打探虚实的,更有羡慕嫉妒恨的。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可以排除真心。

    是的,没有人会祝她幸福,包括她的父母,他们除了惦记着能从她身上获得多少利益外,其它的,概不重要!

    站在自个房间,打开衣柜,静雅翻来覆去也找不出一件像样的衣服。

    她已经答应叶北城今晚去见他的父母,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后来一想,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既然决定要结婚,任何的因素都不该成为她却步的理由。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的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邓丽君甜美的嗓音轻柔的响起,她撇了眼桌边的手机,思忖着谁打的电话。

    床中央扔了一堆试穿过的衣服,其实她的身材和身高比例很和谐,即便再普通的衣服穿在身上也不会让人觉得俗气,关键今晚的场合实在太重要,她即要慎重自己的形象,又要维护叶北城的面子。

    “喂?”拿起手机,她已经知道打电话是谁。

    “出来一下,给你样东西。”叶北城的语气像云一样淡风一样轻。

    “什么呀?”

    她好奇的把头伸向窗外,果然看到了叶北城的迈巴赫停在楼下,她们这小区破旧不堪,此刻停着这么一辆显眼的车,外加一个这么有型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地不和谐……

    他挂断了电话,仰起俊美的脸庞对静雅笑了笑,然后勾了勾手指。

    柔和的阳光若有似无的将他整个人包围了起来,名车加美男,多大的诱惑,一般的女人绝对挡不住,可她是谁?她是俞静雅,一个已经过了花痴年龄的悲情剩女!

    女人可以虚荣,但一定要现实,要时刻记住,即使你有资格虚荣,也不可能虚荣太久。

    甩了甩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她盯着叶北城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脸庞告诫自己:“千万别被一时的美色所惑,不然,将来你就准备数着伤痕过日子吧!”

    打开卧室的门刚准备出去,一个人影踉跄着站到她面前:“阿,小雅,你妈让我问你,咱家门外站的男人是叶北城吗?”

    视线撇向客厅,宋秋莲端坐在沙发上,虽然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耳朵却是竖的高高的。

    她想听的,不过是借旁人之口,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是的。”静雅越过父亲,向客厅的门走去。

    “既然人家已经到了家门口,就请他进来坐坐吧。”宋秋莲终于开口,语气不难听出迫切之意。

    “我问问。”她漠然的点头,并没有转身。

    出了家门才知道,整个小区里热闹非凡,议论声不绝于耳,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脸上全是八卦的表情。

    “你要给我什么?”她忍着被人评头论足的压力,走到叶北城面前。

    他从车厢里拿出方形的包装精美的纸盒:“衣服,我让时尚界的朋友帮忙挑的。”

    “不会是什么露臀露胸的吧?”静雅苦着一张脸,潜意识里对时尚的理解,就是因为露所以才时尚。

    如果真是那样的衣服,她猜想叶北城的父母一定很排斥,不是因为老封建,而是直觉他那样的家庭,必定重视仪表的矜持。

    “当然不是,你以为我带你去游泳?”露臀露胸,亏她想的出。

    “那就好。”静雅松了口气,尴尬的指了指自家的门:“要不要……进去坐坐?”

    叶北城唇角微勾,促狭道:“怎么邀请的这么勉强?”

    她是挺不情愿的,她可以清楚的知道势利的父母见到叶北城后会怎么做,却不清楚叶北城明白她父母的贪婪后会怎么想……

    “不是,我不是怕你忙嘛,你日理万机的……”话没说完,却被他突兀的打断:“没关系,再忙也理应进去拜访一下。”

    “……”静雅很想说,其实不拜访也没事,真没事!

    “等等。”面对他已经挪动的步伐,她慌忙阻止:“改天约个时间正式见面吧,我今晚为了去见你父母都特地准备了,你见我父母不能这么顺便吧?”

    叶北城想了想,也是个理。

    “好吧,那我先走了,晚上七点过来接你。”

    目送着迈巴赫绝尘而去,她在让人窒息的尘末里长长舒了口气。

    两手抱着纸盒,面无表情的进了屋,果然如她所料,宋秋莲紧张的站起身:“他呢?”

    “谁?”静雅装糊涂。

    “女婿呀。”

    “别叫这么亲,我们还没结婚。”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