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月 作品

第24章 不要走

    “还愣着干什么?带走!”叶北城面色不悦地训斥,费少城赶紧抱起欧阳枫,吃力的往外拖。

    “放开我,让我说……我一定要阻止北哥娶这个女人,我一定不能让他重蹈我的覆辙!”

    他仍然不死心的咆哮,俞静雅盯着他厌恶的双眸,蓦然喊了声:“等一下。”

    顿时包厢里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都睨向她,不知她想要干什么。

    缓缓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欧阳枫面前,静雅用坚定的语气直言不讳:“我以为叶北城是一个不畏世俗的男人,所以他的朋友也一样,现在看来并非如此,站在世俗的角度上,原来你不过如此。”

    叶北城震惊的盯着俞静雅,完全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即使是背影,他也仿佛看到了她眼中的倔强。

    “我认识叶北城的时候,并不清楚他的身份,所以没有你想象中的什么目的,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

    俞静雅说完了她想说的话,转身奔出了包厢,拉开门的瞬间,她回头强调:“别把我想的那么龌龊,我其实一点不稀罕!”

    叶北城追了出去,出了魅影的大门,他拉住她:“别生气,他就是那样。”

    静雅回过头,鼻孔气的直哼哼,可又没理由对叶北城发火,毕竟也不是他的错。

    “能不能拜托你交朋友的品位提高一点?如果交到差劲的朋友,也别让我来见行不行?”

    他噗嗤一笑,解释说:“你还不了解欧阳枫,他其实是一个很讲义气的朋友。和你一样。”

    和她一样?

    俞静雅没好气的反驳:“我和他才不一样,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随便侮辱别人吗?”

    “不是侮辱,就是因为太重义气所以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方式欠佳而已。”

    她没有接话,叶北城以为她是理解了,欣慰的松了口气。

    “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被老婆打了……”

    “为什么?”他挑眉。

    “因为活该嘛,像他这样自以为是的男人就该打,打死了活该,打不死接着打!”

    “……”叶北城没来由的一阵毛骨悚然。

    “我送你回家吧。”他决定不再替欧阳枫解释,日久总会见人心。

    “好。”她点头。

    车子在秋意凛然的夜晚不疾不徐的行驶着,沿途的风景千篇一律,静雅觉得无聊,就随意的拉开话匣子:“今晚姓欧的说你是个专情的男人。”

    “别听他胡说。”叶北城专注的开车,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他没有胡说……”笃定的盯着前方:“如果不是因为专情,又怎么会娶我?”

    为了一个女人娶另一个女人,合理的解释是为了遗忘,事实上却是为了守护心中的那个人,那份爱。

    猛一个急刹车,叶北城调转了车头,他英俊的脸庞还是那么英俊,只是突然间变得有些冷。

    “嗳,怎么换方向了?你不是要送我回家么?”

    “陪我去喝酒。”叶北城的嗓音有些沙哑。

    “怎么了?心情不好了?”他说过,他和她一样,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喝酒。

    没有回答是或不是,只是整个人看上去都很僵硬。

    “叶先生,你看我还能喝吗?”

    俞静雅没好气的质问,又不是不知道她今晚灌了多少酒。

    “你不用喝,我喝就行了。”

    “……”那要她去做什么?

    车子停在了一家很有时尚感的酒吧,吧名‘最后的火焰’。

    叶北城停好车,径直向里走,静雅虽然不是很情愿,出于人道主义还是跟了进去。

    酒吧这种地方龙蛇混杂,暧昧荒淫和夜总会大同小异,稍微明显的差别,就是去那里的人更具有身价。

    再次看到那些荒唐寻欢的男男女女,静雅觉得很厌倦,或许过了今晚,他们根本就不记得和自己暧昧过的对象长什么模样。她不喜欢这样的放纵。

    “你稍微喝点就回去吧,我得赶在十一点回家!”

    拽了拽叶北城精致的西装下摆,她希望他心情不好只是短暂的,这样就不会发展到醉生梦死的程度……

    叶北城不理睬她,沉默的坐在暗处,要了两瓶法国干红,自饮自酌。

    “你心情不好是因为我提到了你爱的那个人是吗?”

    “我真的很好奇既然你这么爱她,为什么你们没有在一起?是有什么误会吗?”

    “你就跟我说说吧,我保证会帮你保密的……”

    “别只顾着喝酒不说话,这样很容易醉的!”

    俞静雅自言自语念叨了半天,叶北城一句也没回答她,按说她该识趣的结束念叨,奈何她管不住自己的嘴……

    “你能不能别装深沉?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魅力。”

    叶北城放下酒吧,犀利的眼神射向她,刚要开口,静雅立马打住:“好吧,好吧,你继续保持沉默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我想说什么?”他玩味的问。

    “你不就想让我闭嘴吗?”她轻声嘀咕:“我看脸色看了二十几年,什么看不出来。”

    论起察言观色,她自认为‘眼’技精湛,所向披靡……

    “知道就好。”

    俞静雅被他一句话噎得无语至极,有必要这么直接吗?况且不用她喝酒,也不让她说话,她是行尸走肉吗?

    “我觉得比起闭嘴,我在你眼前消失可能会更好。”伸长脖子,她征询道。

    “不行。”叶北城手臂一伸,圈住她的脖子,醉醺醺的说:“你走了,我出事怎么办?”

    被他禁锢的脖子几乎要不能呼吸,静雅用力挣扎了一下,不可思议的低吼:“出事?你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难道还怕被女人吃了不成?”

    “你说的对,就怕被女人吃了……”他指了指自己,很臭美的说:“你不觉得像我这样的男人,坐在这里很危险吗?你如果一走,肯定会有居心不良的女人靠近我,到时候……到时候……”

    “到时候怎样嘛?”面对越来越微弱的声音,静雅有些受不了的质问。

    叶北城勾了勾手指,示意她凑近一点,不情愿的把头移过去,他立马俯耳说:“到时候……我失身了怎么办?”

    酒吧暗红色的琉璃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映照在叶北城棱角分明的脸庞,俞静雅真想说一句:“长的帅了不起吗?”

    作了个深呼吸,又吞了吞口水,她理性的改变了想说的话:“好吧,我继续做你的挡箭牌。”

    跟个心情不好又喝醉的人,真是没必要较真,或者只会对牛谈琴……

    叶北城盯着空空的酒瓶,含糊不清的问:“没……没了,怎么办?”

    “当然是送你回家,还想怎么办?”

    用力把他拖起,在酒吧服务生的帮助下,勉强塞进了车后座,静雅前两年学过驾照,保持谨慎的速度,开到叶北城的别墅也不是问题。

    一路战战兢兢,所幸的是平安到达了目的地,她一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他拖进了卧室。

    站在二楼宽敞的阳台边,她一边喘气,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盯着远处浩瀚的星空,很无语的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陪一个疯子折腾到半夜?”

    “水,水……”卧室里,叶北城呓语的嚷着要喝水。

    重重的叹口气,她下楼倒了杯白开水,然后重新折回床边,抚他坐起身。

    “俞……静雅,很晚……了吧?你别回家了,睡……睡客房,隔壁你……你住过的那间!”

    时间早已经过了十一点,这个时候她注定是回不了自己家,也不是第一次借宿于这里,所以,她本来就没打算走。

    “恩,我知道。”她支撑着他喝光杯里的水,正要转身之际,他突然一把拉住她,接着毫无预兆的把她抱在了怀里……

    “叶北城,你又想干什么?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俞静雅拼命的挣扎,却怎么也逃脱不出他的牵制,反而,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搂的紧。

    “不要走……让我抱一下就好。”

    蓦然间,她愣住了,因为她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哽咽。

    俞静雅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他爱的那个人,因为从小生长在一个缺少爱的家庭,所以她特别的多愁善感,她常常会因为书中的一句话,或电视剧里的一个眼神,或偶尔听到别人的故事,而感到忧伤和难过。

    就像现在,明明叶北城爱着谁不关她的事,可她却心里酸酸的,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她同情所有不美好的结局。

    她很好奇,到底是一段怎样的恋情,要让他思念至此,思念到在一个并不十分熟悉的女人面前,低声下气的恳请,只要一个拥抱就好。

    “芊雪,等待不苦,苦的是没有希望的等待……”

    心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有一丝微微的痛,俞静雅真的同情他了,要绝望到何种程度,才会说出‘等待不苦,苦的是没有希望的等待’这种让局外人听了都会心痛的话?

    她抬起手腕,回抱住了叶北城,他说她是一个讲义气的朋友,这种情况下,即使不是朋友,也该伸出援手。

    “芊雪,原来你爱的女人叫芊雪……”

    喃喃自语,叶北城已经昏睡,他不会再听到俞静雅说的任何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