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月 作品

第2章 他是谁

    四周再次恢复了最初的宁静,男人在黑暗中愧疚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你想要什么补偿?”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他脸上,俞静雅迅速穿好衣服奔向茫茫夜色中。

    身后隐隐传来男人的呐喊:“对不起,我叫叶北城……”

    叶北城,俞静雅记住这个名字了。

    回了家,战争终于停止,满屋一片狼籍,母亲宋秋莲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见她推门而入,把头一撇视线移向了别处。

    默默的走向自己房间,正欲关门之时,宋秋莲歇斯底的吼了一声:“俞静雅,你眼瞎了是不是?没看到你妈伤心欲绝吗?你都不知道来安慰一下的吗?”

    她在心里冷笑,你难过的时候就怪我没看到,那我心里的难过,你又知道多少?

    砰一声,她关上了房门,干脆,利落。

    “俞静雅,早知道这样当初生下你的时候就该把你掐死!”

    这句话,她听了二十几年,麻木了。

    “长的人模人样的,二十八岁了还嫁不出去,也不知道反省反省!”

    该反省的人难道是她吗?别人都是怎么议论的……

    “不管是娶老婆也好,找媳妇也好,千万不要选上俞家的女儿,有其母必有其女,瞧她妈是什么人那俞静雅能好到哪儿去?到时候不把夫家弄的鸡飞狗跳才怪!”

    去年相亲好不容易相了一个能凑合的对象,结果人家男方第一次到她家,就遇到了她母亲拿把菜刀把她父亲追的满小区跑,自然而然的,人家男方看到这个情况,跑的比她父亲还要快……

    “都说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你都不如晚成一半贴心!”宋秋莲继续在客厅里咆哮,呵……

    俞静雅更觉得可笑了,她的弟弟,母亲的宝贝儿子,大器晚成的俞晚成,除了嫖暂时还不会,吃喝嫖赌占了三样,他是贴心啊,整天伸手要钱那不贴心能要到钱吗?

    可是她有跟家里要过一分钱吗?大学四年,靠自己勤工俭学撑到毕业,工作后,赚的钱还不够家里瓜分,即使再怎么生活的辛苦也没有关系,至少让她感受到一点爱或一点温暖都好,结果呢?没有,除了永不停歇的战争,什么也没有!

    床上的手机响了,是好友尹沫打来的,努力平复了情绪,她按了接听……

    “静雅,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蓦然把视线瞥向墙壁的日历,哦,原来今天是她生日……

    “谢谢你,尹沫。”俞静雅由衷的感谢,心里一阵安慰,至少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日子。

    “许的什么生日愿望?说来听听!”

    她和尹沫认识了近十年,彼此是没有秘密的,即使别人说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她俩还是为了满足对方的好奇心,心甘情愿的接受不灵的后果。

    “快说呀,我等着呢。”尹沫迫切的想知道。

    俞静雅笑笑,脱口而出:“如果有个男人愿意娶我,没有爱情,我也愿意。”

    清晨的阳光慵懒的照射在海面上,蔚蓝的天空偶尔传来几声海鸥的嘶鸣。

    沿海而建的欧式建筑充满异域风情,在一幢欧式别墅门前,停着一辆迈巴赫,车轮处沾着些许的污泥,把车子本身的价值以及周遭优雅的环境衬托的格格不入。

    别墅内,“哗哗”的水声顺着莲蓬花洒流出来,叶北城精壮的身躯溅满了水珠,他习惯性早上出门前洗个澡,习惯在洗澡的时候想一些昨天发生过的事。

    昨天……

    想到昨天,他英俊的浓眉紧紧并拢,那个该死的何柔,竟然在他的酒水里放了西班牙海豹粉!

    拒说那是世界上最猛的催情药,只要男人吃了它,除非和女人交合才能解去药效,否则必然饥渴难耐,爆体而亡。

    何柔以为用了这样的手段,就能从此缠住他,继而获得她想要得到的一切,可惜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他叶北城宁肯爆体而亡,也不肯碰她丝毫……

    砰,一拳砸在了墙壁上,这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定让她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关上水龙头,拽过一条白色浴巾,随意裹在腰间,他徒步出了浴室。

    换上精致的西装,叶北城气宇轩昂的拿着车钥匙走了出去,十点还要跟美国db公司签订融资的合约,对于有时间观念的他来说,迟到是很不礼貌的。

    打开车门坐进去,蓦然间,副座上的一小块鲜血让他愣住了,经过一夜的风吹,如同一朵干涸的罂粟花,刺进了他的双眸。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