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歌 作品

1724 分娩

    叶博站在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旁,兴许觉得气氛太过于沉重,冬青难得开了玩笑,“从哪里租的?”

    “买的。”叶念墨挑眉,“可以借你开开!”

    再怎么不舍,还是要离开,丁依依刚走了一步,腹部就传来剧痛,她痛得弯下腰,哀嚎出声。

    刚买的劳斯拉斯疯狂的在迪拜的街头上行驶,车内,丁依依的哀嚎一阵高过一阵

    她的预产期是一个月后,正因为如此,叶念墨才觉得一切都来得急,没有想到的是,孩子早餐了。

    羊水已经破了,从坐垫上流到椅子上,那种锥心的痛感,就好像有人踩着已经受伤的伤口。

    “加快!”叶念墨握着她的手,嘶吼着。

    车子闯过红灯,压着黄线快速行驶着,路上行人诧异的看着这辆不要命的车。

    丁依依满头大汗,她好痛啊,痛得满脸都是汗水。

    “念墨,念墨!”

    她下意识嘶吼着,眼前一片黑暗,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握着对方的手。

    “我在。”他声音颤抖,吻了吻她汗湿的额头,恨不得代替她疼。

    车子的速度由快到慢,最后停下,叶博也很着急,“堵车!”

    马路上,车子已经堵成一条长龙,人们纷纷伸出头咒骂着,却也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处,车子还是继续缓慢的行驶。

    豆大的汗珠从叶念墨的鼻尖上流下,握着他手的力道已经逐渐的放松,丁依依意识开始飘忽,呼喊的声音也弱了下去。

    “别睡,宝贝千万别睡,你睡了孩子怎么办?”他声音嘶哑得不像话。

    听到“孩子”二字,已经昏昏沉沉准备睡过去的丁依依哼唧了一声,疲惫的睁开双眼,轻声说道:“我不睡。”

    叶博拨打紧急急救中心电话,但是这样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丁依依不一定能够等。

    叶念墨思绪却在这方面清醒过来,抱着丁依依钻出车门。

    车子的队伍排得很长,车子行动得十分缓慢,人们接着看到一个帅气的男人抱着一个孕妇往前方狂奔。

    女人看起来要生了,男人速度很快,至少比挪动得车子要快。

    很快,男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前面,人们猜不透他想做什么。

    最前面的是一辆辉腾,车子已经有一些年代,发动机也不好,只要一开车,整个车子里就轰轰轰的响着。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的修车工人,现在正要往工作的地方去,车门被拉开的时候,他双手握着汉堡,正准备吃一口。

    叶博毫不客气的把人从驾驶位置上拉下来,在对方暴怒之前把劳斯拉斯的车钥匙递给他,“往后跑,那辆劳斯莱斯和你换这辆。”

    “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男人油腻的双手拿着价值几百万的劳斯莱斯车钥匙,心想这是不是愚人节。”

    叶念墨把丁依依抱进后面的位置,叶博上车,发动车子,立刻拐弯转向,从另外一条路走。

    医院,医生已经在等待,看到丁依依后立刻推进了手术室。

    她在手术室里的时间,是叶念墨最难熬的时间。

    哪怕听到她的呼喊声音也好,可是,什么都没有,静悄悄的,宛若无人。

    他烦躁的走来走去,一步也不肯停歇,忽然,门开了,医生走出来,是个香港医生。

    “情况不妙,是早产儿,家人要做好准备,是要保大还是要保小。”

    “保大,就算孩子不要也没有关系。”叶念墨毫不犹豫。

    医生点头进去了,恰好丁依依醒了过来,感觉自己腹部依旧高耸着,但是疼痛越来越剧烈,一种母亲的直觉让她觉得不安。

    “医生,请帮帮我。”她哭着,泪水和汗水混为一体。

    护士一直在帮她擦汗,医生拿着手术刀,“你的先生选择尽全力的救你。”

    “不。”丁依依摇头,暗示力道小得可怜,“这是我第一个孩子,请救他,请务必要先保住孩子!”

    医生朝护士使了眼色,护士给丁依依注射麻醉,麻醉很快奇效,她感觉不到疼,但是却也开始困乏。

    “放心吧。我会尽力的,你也要加油,母亲的意志对于胎儿来说很重要。”医生鼓励她。

    丁依依的身体情况并不好,目前也只能孤注一掷,胎儿的位置也不太准,手术进行了很久,直到一个血淋淋的小肉块被抱出来。

    孩子很小,小到都没有男人一条手臂粗壮,笑脸又红又皱,是个男孩。

    医生皱眉,孩子没有哭声,护士轻轻抚摸着孩子的背部,但是孩子依旧无声无息。

    医生将孩子倒立着伸手拍打着孩子的屁股,依旧没有动静。

    众人叹了口气,面前这个女人有多爱孩子,大家都看到了,等下醒来得失望的吧。

    护士把孩子包好,带出门,剩下的人继续工作。

    门外,叶念墨看着面色青紫的孩子,他那么丑,又那么小,静静的躺在护士的臂弯里。

    护士遗憾的对他摇头,准备从他身边走过,手臂被拉住。

    “她知道吗?”叶念墨声音沙哑的问道,他撇过眼神,不忍再看。

    护士叹气,“还不知道,但是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叶念墨不放手,很执着的让她将孩子放在她身旁,他知道她希望这样做。

    “就这么去做吧。”他轻声说道。

    护士犹豫了一会,随后转身重新走回手术室,手术室的大门重新关河。

    叶念墨疲惫的靠着墙,抬头凝望着天花板,他是伤心的,因为丁依依即将的伤心而伤心。

    将孩子放在还 你所看的《兽性总裁的小猎物》的 1724 分娩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