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6章孤男寡女

    “怎么不敢,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这可是你给我制造的机会,我怎么能够错过呢。”柯贺哲暧昧的闪着眼睛,让古妍儿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了红晕,虽然没有听到他之前的话,可她依着兄弟两个之间的对话,已经大致的可以猜出一切了。

    “对不起,巴黎之行我不会去,我也不需要什么幸运,我走了。”她的拒绝有点煞风景,可她真的不喜欢自己被涮的感觉。

    那感觉,真的不好,真的不好。

    转身,齐耳的短发轻轻扬起,滑顺的再落时让她优美的颈项展现在桔红色的晚礼服之上,那一瞬,竟是让柯贺哲的心突的一跳,“等等……”。

    古妍儿只得停了下来,修长的身影就在柯贺哲的眸中,他初以为她是伍嫣然,可是她流利的德文、英文和日文让他明白她不是了。

    “柯先生,还有事吗?”古妍儿不动声色的背对着柯贺哲问道。

    柯贺哲淡然一笑,然后向柯贺熙道:“如果让我去巴黎,我就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一定要让古小姐随行,这样,我们的好运气才会真正的到来。”

    这是强迫,赤果果的强迫,柯贺哲知道她是柯氏的职员,所以就以此来要挟她答应了。

    本来,她无所谓这份工作的,可现在,关于当年的一切越来越复杂了,似乎不象是柯贺熙也不象是柯衡南,可那到底是谁呢?

    难道是柯氏的一个高层吗?

    古妍儿越想越是头痛。

    可一旁阿婉已经变了脸色,柯贺哲如此作为分明就是在给她难堪,要知道她才是他今天晚上的女伴,至于古妍儿,她什么也不是。

    阿婉以为柯贺哲一定是因为柯衡南的缘故才答应去巴黎的,“贺哲,什么运气不运气,都是迷信罢了,你也不必信这个,我们走,明天我就去找旅游公司,你想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一条皓白的手臂说着话的同时已揽向了柯贺哲的,她现在急欲带着柯贺哲走离有古妍儿的世界。

    柯贺哲只微微的一挣就甩开了阿婉的手臂,“阿婉,你先回去,等我电话。”

    “贺哲……”阿婉幽怨,抗议的低唤着他的名字。

    “阿婉,今晚上你可以不必等我的电话了,再见。”没有恼怒,只有一份决然,他最讨厌女人跟他讨价还价了,只不过是一个床伴罢了,这样的女人脱了衣服还不都是一样的,个个都只会在床尚搔首弄姿,极尽妩媚之能事的讨他喜欢罢了,想想昨天在香奈尔的试衣间里阿婉的表现,还有她说过的话,柯贺哲的目光再一次的射向古妍儿,昨天那些最诱惑男人的呻yin声以及阿婉说过的话古妍儿一定都听到了吧。

    是的,也许就是因为听到了,所以,被吓到了的她才不小心的崴了脚踝。

    “古妍儿,你的脚踝好得蛮快的呀。”柯贺哲扫视着白色高跟鞋之上的古妍儿的脚腕,那眸光让古妍儿的心不由得一震,难道,他猜到了她是在演戏吗?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柯贺哲怀疑她,徐徐转首,一张精致而仿佛陌生又仿佛熟悉的面容再一次的映入了柯贺哲的眸中,古妍儿轻轻一笑,“柯先生,这要谢谢柯总裁,是他让莫秘书将药店里的所有的治疗跌打损伤的内用外用药都买了一份,我内服了药,又对伤处进行了的拿捏,再加上我原本就伤的不重,就只不过是滑倒罢了,所以,经过壹夜的休息,我已经完全的好了。”

    “怎么,你……你就是昨天在……在……”阿婉口吃了,怪不得她一见古妍儿的晚礼服就觉得眼熟呢,原来是她昨天才见过的,只不过,昨天她无缘目睹古妍儿的面容罢了,想到她在试衣间里做过的一切,她有些不自在了,“贺哲,我先走了。”说什么也不好意思继续留在这里了,昨天,她好象还在试衣间里要柯贺哲坐下去然后要对他进行吹……的服务呢。

    那些,在只有她与柯贺哲在一起的时候做了她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昨天,偏就被古妍儿听到了。

    “嗯,走吧,记得明天到李秘书那里取你的东西。”其实,还有他给她的一张支票,他从不欠女人什么,玩过了,便扔了,不过,要付费的才踏实,白睡了的女人会给他代价的,就比如三年前的伍嫣然。

    那件事,是他一辈子的教训。

    阿婉灰溜溜的走了,女人可以做梦,但要实际点,切不可白日做梦的想要霸着他。

    他这个人,最不相信的就是女人了。

    被伤了一次,就已足矣。

    柯贺哲也不看古妍儿,而是转向柯贺熙,其实柯贺熙心里在打着什么小九九他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他怕说出来伤了兄弟间的和气罢了,离开柯家离开柯氏,除了柯贺熙以外,他与柯家的任何人都没有往来了,这次连柯衡南都屈尊将贵的出现在了发布公的现场,就可见那个单子对于柯氏或者是柯衡南有多么的重要了。

    “二哥,除非你答应了我的条件,否则巴黎之行提前在现在结束。”

    柯贺熙扫了一眼古妍儿,这个,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古妍儿,请给我一个你不去巴黎的理由,好吗?”他也不恼怒,他早就想到了应对之策。

    “对不起,我很忙,孩子们需要我照顾的,这个,总裁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哦,你那两个宝贝儿女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三岁的孩子交给保姆去带也没什么关系吧,现在白天你不是都交给保姆去带了吗?”

    “可孩子们晚上已经习惯了跟着我睡。”古妍儿拒绝,她不想与柯贺哲同行,想想,就让她恐慌,她刚刚已经亲眼见识了柯贺哲斥退阿婉的那一幕,她可不想再被柯贺哲伤害一次了

    那伤害,会让人痛不欲生的。

    “原来古小姐已经名花有主连孩子都有了呀。”柯贺哲有些不相信的微笑着望着古妍儿,但瞧着她的那小蛮腰,昨天看着她在柯贺熙的怀里时他就只感觉到了她的瘦,可此刻,当她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倒是觉得她这身材虽然看着清瘦,不过,该有的都有了,她就属于那种骨架小一类的女人吧,这类女人表面上看着纤瘦,其实摸起来却是极为有料的,就好象……

    脑海里一闪而过三年前的那个女子,shit,他在心里低咒着,古妍儿又是让他联想到伍嫣然了,不过,伍嫣然绝对不懂外文。

    “贺哲,你可别胡说,古小姐可是待字闺中呢。”柯贺熙还准备把古妍儿追上手呢,这可是一项大挑战,不过,柯贺熙的心已经在蠢蠢欲动了,他已经忍不住的就要行动了。

    “她不是说她有孩子了吗?”

    “那是古小姐的养子和养女,还是一儿一女呢。”

    “古小姐倒是心地善良,还未成婚就收留了弃婴细心照顾着,时下这样的女子已经很少见了。”柯贺哲信了,就凭古妍儿这身材,他说什么也不相信她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我想柯先生一样也是心地善良之人,所以,也必会让我留下来照顾我的两个孩子吧。”对不起了,晓丹和晓宇,她不是故意要说他们是她的养子和养女的,她真的没办法,总不能四处张扬的告诉别人她未婚先孕且有了孩子吧,而且,这极不利于她现在的行动。

    扬眉一笑,柯贺哲磁性而悦耳的男声一字一字的送向她,“不……可……以……”。

    柯贺哲就这般一点也不迟疑的拒绝了她。

    心口,怦怦的跳。

    他总是能带给她说不出的慌张。

    求救似的看向柯贺熙,如今,也只有他这个罪魁祸首才能帮她了。

    柯贺熙却笑咪咪的,仿佛一点也没有觉察出来她在求救似的,“古妍儿,董事长既已抽到了你,你就没有理由不去了,至于孩子们,我可以多派几个保姆帮你照顾着,我向你保证在你离开的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绝对不会想你,也绝对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古妍儿皱着眉头,柯贺熙这是火上浇油。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不做你的女人

    见古妍儿还在犹豫,一旁,始终不说话的柯衡南说话了,“古小姐,人生的运气不会总有的,错过了,也许你会后悔一辈子。”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古妍儿,又道:“延熙,这次的巴黎之行你处理吧,我先回去了。”轻咳了一声,他苍老的面容上带着些许的疲惫,目光扫向柯贺哲,悠悠的是一声叹息。

    转身欲要离去时,他忽而又道:“贺哲,有时间回老宅去看看吧,那株芒果树如今已经开始结芒果了,还有那一排木棉树,每一年的三四月都会开成火红的一片……”

    他的声音渐行渐远,也渐行渐淡,飘渺的仿佛天外之音一般,可落在人的心里时,却是一份说不出的沉重。

    芒果树。

    木棉树。

    那一定与柯贺哲有着什么不寻常的关系吧,所以,柯衡南才会在此刻提及告知柯贺哲。

    柯贺哲的唇微张了张,可看着柯衡南的背影他终究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