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5章爱之深

    无可逃避,迎着柯贺哲的目光,古妍儿款款走向发布台,一步一步,沉重而又让她心跳如擂。

    他看着她的眼神让她心慌,让她意乱。

    周遭,所有的窃窃私语声与嘈杂声都已充耳不闻,她什么也听不见也看不见了。

    眼里,只有他。

    心里,也只有了他。

    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不住闪过,她真想冲上去告诉他,她就是那个假冒伍嫣然的女子,她有了他的两个孩子,是一儿一女的双胎胎。

    可当步履拖着她的身体终于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黝黑的瞳眸里写着的分明就是厌恶。

    可她的眸光里还是只有他。

    轻轻的望着他,她轻声而礼貌的道:“柯先生,你好。”伸出的小手递向了他,不管怎么样,他眼神里的厌恶都在告诫她,她只能当作自己从来也不曾认识过他。

    柯贺哲的眸光下移而落在了她递向他的小手上,他不屑的轻哼了哼,然后鄙夷的说道:“伍嫣然,你又想要玩什么花样?”他任她的手僵在半空,他根本就没有握住的打算。

    “柯先生,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伍嫣然,我是古妍儿,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她压制住了嗓音的轻颤,只从容的面对他,桔红色的晚礼服衬着她的身材愈发的修长,惹得台下的客人不住的拿着相机拍着她与柯贺哲。

    没有闪避,她现在连做一只鸵鸟的资格也没有。

    “伍嫣然,别装了,别以为你换了发型换了名字我就认不出你了。”冷冷的声音不给她留任何余地的诉说着怨恨,对她说完,他转而就面向了身旁的柯贺熙,“二哥,如果是要我跟这个女人一起去巴黎旅游,那免了吧,我不想吐。”就在人前,柯贺哲一点也不给她面子的当众说道。

    心口,是那般的痛。

    很痛,很痛。

    他果然恨她入骨。

    可爱之深,才恨之切。

    也许,他心里最爱的那个女人还是伍嫣然吧,所以他曾经给过她的温柔其实也是因为伍嫣然。

    什么都是假的。

    什么都不是真的。

    这一刻,她连呼吸也要停滞了一样,晓丹,晓宇,幸亏她不许孩子们找爹地,否则找到了之后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柯贺哲对他们的羞辱。

    她不能退缩,她也不能承认她就是那个在公寓里与他一起生活了三个月的假的伍嫣然。

    她要找到真凶,找到那个陷害她的罪魁祸首。

    展颜一笑,她用德文轻声说道:“柯先生,我想我是不是与你从前所认识的一个女人很相象呢?”

    她的话卜一说完,柯贺哲顿时一愣,“你……你会德文?”

    终于压住了心底的痛,古妍儿尽可能笑的自然,她紧接着又用英文回答道:“怎么,我不可以会德文吗?”

    “你什么时候学得英文德文?”柯贺哲的脸色微变,看着她的眼神也从最初的鄙夷到了现在的不可置信。

    古妍儿知道,她赢了,她赌赢了,她一定可以让柯加哲相信她绝对不是当年的那个女子,淡定的续又用日文说道:“我大学主修德文,兼修英文和日文,如果柯先生不相信,不如,等发布会结束了,我们找个地方用德文、英文或者日文侃侃大山如何?”

    定定的看着她,柯贺哲的眸光渐渐撇去了幽怨,修长的手也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握向了她的小手。

    那一握,带着他的体温他的气息,古妍儿极力的忍着轻颤,她不想让柯贺哲看出任何破绽,从前的伍嫣然一定不会德文,不会英文也不会日文。

    这就是她与伍嫣然的区别。

    也是她让柯贺哲得以相信她的原因所在。

    轻轻的握着,柯贺哲望着古妍儿足有三秒钟才缓缓的松开了她的手。

    司仪正在宣布着发布会结束了。

    一旁,柯贺熙已经迎了过来,他笑咪咪的望着才松开手的两个人说道:“贺哲,巴黎的免费游如果你不去,那就请把你的幸运卡送给我吧,可别浪费了。”

    阿婉在人群散去的时候已经迎了过来,作为柯贺哲参加发布会的女伴,她自然而然的道:“贺哲,不去就不去吧,你手头上工作多,不如,找一个时间我们就近去一个旅游景点散散心。”

    “好呀好呀,我举双手赞同,这样,贺哲的运气可就归我了。”柯贺熙笑咪咪的,一付他捡了便宜的样子,“爷爷,我可要谢谢你抽中了贺哲,不过,他的运气就要归我了。”一伸手,柯贺熙向柯贺哲道:“给我。”

    “什么?”柯贺哲不解的问道。

    “幸运卡呀,刚刚司仪不是已经让人发给你了吗?”

    柯贺哲这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卡,那是在他看到古妍儿的时候工作人员塞给他的,他什么也没有想的就接了过来,此时一看才知道这是一张幸运卡,眸光扫向了柯衡南,他不知道老爷子在玩什么花样,如果是想让他回柯氏帮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柯氏,他不会再回来。

    不想上当,他拿着卡就向柯贺熙的手中放去,正要放下去的时候,阿婉突然间向古妍儿说道:“古小姐,你这袭晚礼服真漂亮,我好象在哪儿见过呢。”皱皱眉头,阿婉又道,“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是在哪儿见过了。”

    古妍儿知道,那是在香奈尔,只是那时候的她是躲在柯贺熙的怀里的。

    早知道怎么也躲不过,她也不必昨天假装伤了脚踝了。

    阿婉的这一问倒是提醒了柯贺哲,他的记忆力一向奇佳,他立刻就想起了古妍儿就是昨天被柯贺熙抱过的那个试晚礼服的女子,他才要落下去的幸运卡忽地又收了回来,恶作剧的看着柯贺熙,道:“二哥,你说,夺人之美的感觉好不好?”

    “贺哲,什么叫做夺人之美呀,只要是咱们兄弟想要的,从来还不都是主动的爬上……”

    “柯贺熙……”柯衡南厉喝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柯家的祖坟上是不是招了桃花了,他这两个孙子花心的差不多一天换一个女人。

    “爷爷,怎么了?”柯贺熙却一点也不觉得他的话语中有哪里不对。

    “你是柯氏的执行总裁,说话要注意分寸,不要天天尽是一付花花公子的样子,连半点长进也没有。”柯衡南气得拿着拐杖敲着地板,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她,他才不会来这发布会的现场。

    “爷爷,你可别这么说,柯氏的产业除了房地产以外哪一项不是比三年前你直接打理的时候要翻一番呢,不过,这房地产的事也不能怪我,怪只怪晴姨生了一个宝贝疙瘩,有贺哲在,我就不跟他拼了。”

    其实是他拼不过柯贺哲,要知道柯贺哲只在设计造型这一块上就强过他许多倍了,他不是学建筑的,他是学贸易的,这又岂能怪他呢。

    况且,都是兄弟,他也觉得自己没必要跟柯贺哲争了房地产这一块肥肉,可偏偏,他手上的一个国外客户指名要柯贺哲为其设计一幢别墅,而且再三强调说,他们只要柯贺哲设计的,说不得,他才不得已的请了柯贺哲来参加发布会,也让老爷子来给他助助威,因为那位客人据说与老爷子私交深厚,所以老爷子才天天催着他想办法让柯贺哲应了。

    这可是一举两得,既让他试探了柯贺哲与古妍儿的关系,又有机会让柯贺哲答应去法国,这样,只要与客户见了面,一切就容易达成了。

    柯衡南的眸光又扫向柯贺哲,然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们两个,赶紧把你们那些不着边际的女朋友都退了,然后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女孩成了亲,也好让我们柯家有后。”

    “爷爷,这个任务就交给贺哲吧。我是哥哥,我让着他。”

    “柯贺熙,从来都是当哥的先结婚才轮到当弟弟的,你也不必让着我,只要以身坐则就好了。”

    兄弟两个抬起了杠,一旁,古妍儿的手中还拿着那张去巴黎的免费旅游幸运卡,那就象是一块烫手山芋一样让她真的不想继续拿着,“阿婉,不如这张卡送给你吧,你与柯先生一起去巴黎,这才是一段佳话。”

    说什么是运气,这分明就是柯贺熙的刻意,她要相信了才怪。

    阿婉开心的就接了过去,“谢谢古小姐。”说着,就势就要收进她的小包包里面。

    柯贺哲却突然道:“慢着,给我。”

    “贺哲,你是要帮我收着吗?”阿婉一笑,兴奋的将那张古妍儿才交给她的卡就递给了柯贺哲。

    柯贺哲优雅接过,然后不疾不徐的说道:“不是,我是要替你还给古小姐,既然这张卡关系着一个的好运气,那么,我想,我与她都没有理由拒绝柯氏的好意,不过二哥,你可不要后悔哟。”

    “贺哲,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你先前说过的那半句话,什么夺人之美的感觉,这都是什么意思?”

    柯贺哲一笑,身子一倾便对着柯贺熙咬起了耳朵,也不知道他在说了什么,但只见柯贺熙的脸色一变,“柯贺哲,你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