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2章忧伤

    其实,隔着茶色玻璃,柯贺哲根本就看不清楚她是谁。

    可她,还是忍不住的心慌,忍不住的心跳,缩在靠背上的身子已经抖成了一团。

    柯贺熙随着柯贺哲的话随意的回头瞟了她一眼,幸好他是以为她的脚踝痛所以没怀疑什么,“古妍儿,坐稳了,走了。”

    车子,开出了香奈尔门前的临时停车场。

    玫瑰红的沃尔沃很快就将身后的人影抛了开去。

    古妍儿的眸光落在了倒视镜上。

    镜子里,柯贺哲与阿婉还在,两只手却不知在何时已经松了开来。

    自嘲的一笑,他只不过是要取车罢了,否则,他怎么能放开他女伴的手呢。

    灼灼的望着那个正钻进车子里的男人的身影,她在心里默默祝福:如果你遇见了爱,那么,就请一定要珍惜。

    也请,一定要幸福。

    阖上眸子,把沉重压在心底。

    忧伤就流淌在那不住飞逝而过的景物中,这三年里她总是情不自禁的流泻着一种说不尽的愁怨。

    想要淡去,却已深植于心底,再也无法抹去。

    车子很快就到了柯氏的地下停车场,当柯贺熙将车子停稳时,古妍儿才发现她还穿着那件桔红色的晚礼服,这样的衣着虽然美丽,可这美丽只适合宴会或者发布会那样的场合,而绝对不适合柯氏的写字楼。

    车门已经被打开,柯贺熙绅士般的向她递过来一只手,幽默感又来了,“古小姐,我很荣幸能够充当你的护花使者。”

    “总裁,我想换下这件晚礼服。”她低声的,对于柯贺熙,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好感。

    “有什么好换的,你穿什么都已经无关紧要了,来,我抱你去办公室。”从一只手到两只手,柯贺熙就势的就要再次抱起她。

    “不要,我想试着走一走。”

    “不行,正骨水还没用呢,上了药,确定没事了你才能走路。”柯贺熙微微的有些小担心,明天的发布会不知道这样的古妍儿还能不能参加了。

    古妍儿真想要自己走路呀,可她知道自己现在就走路的后果就是引起柯贺熙的怀疑,可让柯贺熙抱着她去办公室,那也是万万不可以的,她知道那样被人看到之后她就会成了别人嚼舌根的对象。

    她还只是一个新进的员工。

    “来,我抱你。”可柯贺熙根本不管她是不是在反对,他的手已经托向了她的背与腰,由不得她不许他抱。

    “总裁,要不,你扶着我上电梯吧。”这是她此刻能想出来的唯一的折衷的办法,只希望柯贺熙能够答应。

    “古妍儿,你也太逊了吧,刚才在香奈尔抱都抱了,你现在才想着要避嫌是不是有点晚了呢?来,我抱你上去,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有人说什么的,因为,你的脚踝是真的伤了。”

    听着柯贺熙的话,古妍儿脸红了。

    哪里就真的伤了呀,她一点也没伤。

    就在检讨和困惑的时候,柯贺熙已经抱起了她瞬间就出了车子,胳膊肘一撞车门,再用手指按了按车钥匙上的遥控器,当确定车子已经锁好了之后,柯贺熙大步流星的就抱着她向大厦的电梯间而去。

    “总裁,你放我下去。”她吼着,从她被抱出车门之后她就一直在挣扎在抗议柯贺熙的独裁行为了,可柯贺熙就仿佛没听见也没有感觉到她的挣扎似的,他任她吼着任她挥着手臂任她踢着他,很快的,他就抱着她走进了电梯里。

    “总裁,你放我下去。”真怕呀,真怕这个时候电梯里一下子涌进几个同事,那她就惨兮兮了。

    想不到,她才逃过了一个柯贺哲,此刻又多了一个柯贺熙。

    “放心,这是我的专梯,这样,你总可以放心了吧。”不过,坐这个电梯的后果就是只能抵达总裁办公室,这点,是柯贺熙极为想要的。

    无语的任柯贺熙抱着她进了总裁办公室,当莫晓雪看见她与柯贺熙的时候,那眼睛都绿了。

    “总裁,古小姐怎么了?”

    “除了我,就只有你知道她的脚踝伤了,我不希望再有第三个人知道,懂了吗?”

    “是,我知道了,总裁。”

    “去买正骨水,还有所有治贴打损伤的药都买过来,立刻,马上就去。”柯贺熙一边走进他自己的办公室一边吩咐莫晓雪。

    “好的。”莫晓雪转身就去了,她可以不喜欢古妍儿,可柯贺熙的话她必须要听。

    古妍儿好好的一双脚却不敢走路了,柯贺熙又是外用的药又是内服的药,反正,他把莫晓雪所有买过来的药全部都研究了一遍,然后就开始在她的身上施用了。

    药真苦,可他让莫晓雪倒了蜂蜜水,也解了那苦。

    将正骨水倒在了古妍儿的脚踝上,柯贺熙自告奋能的为她拿捏着,见他如此温柔的对她,让她不觉的更歉然了。

    真想对他说,她已经好了,彻底的好了。

    可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轻轻的一声叹息,“总裁,你让我回家吧,已经下班一个小时了,我自己可以的。”

    “不行,我一会儿送你回家。”他在忙,明天就要举行季度发布会了,他还有一些事情急着处理。

    “不要,要是让我女儿和儿子的干爹知道了,那可就不好了。”她得想办法把培军搬出来,培军现在就是她的挡箭牌。

    只有一个假想的男朋友才能让柯贺熙知难而退吧。

    他又不是喜欢她,她有自知之明,柯家的两兄弟不过是喜欢流连花丛罢了,他们要的,只是女人,却从不谈‘爱情’这个字眼。

    “哦,你孩子的干爹是做什么的?”正批着一份文件,柯贺熙头也不抬的随口问她。

    “也没什么,就开了一间小贸易公司罢了。”真想这个时候培军会打电话给她,这般,她才好继续做戏。

    可她手提急里的就是不肯响,讨厌的静悄悄的仿佛不存在一样。

    晓丹。

    晓宇。

    快给妈咪打电话呀,她在心里碎碎念,真想回家呀,今天晚上,她还要出香惑的场子呢。

    电话真的来了,却不是她的而是柯贺熙的。

    柯贺熙先是瞟了一眼电话号码,然后快速的接了起来。

    ……

    “你说什么?”

    ……

    “不行,绝对不行,我现在就过去。”柯贺熙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又急匆匆的向古妍儿道:“走,我送你去街边,帮你打了的士让的士送你回家,我遇到一件急事一定要亲自过去才能处理,真报歉,我不能送你回家了。”

    他的语气很急,似乎刚刚的那通电话很不一般一样。

    古妍儿这个美呀,她终于可以摆脱柯贺熙了。

    古妍儿轻松的笑了,“好吧,我们走。”古妍儿站了起来,可她才迈出了一步,柯贺熙就又冲过来了。

    “别动,我抱你下去,不然,我不让你回家。”

    无奈。

    没见过这么无赖而又腹黑的总裁。

    当古妍儿终于坐稳在的士车上的时候,她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的士在距离自己的家里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就下了车,她不想让这个的士的司机知道她的住处,她的住处要绝对绝对的保密。

    走回家里,打开门时,屋子里却是空荡荡的。

    “晓丹……晓宇……”她大声的叫着,心里已经开始发慌了。

    可屋子里没有他们,也没有带孩子的那个张阿姨。

    急忙打给菊香,“菊香,有没有看到晓丹和晓宇?”

    “没有,妍姐,他们不在我这里,怎么了?孩子们不见了吗?”

    “那张阿姨呢?”

    “早就带孩子们回家了,她从幼儿园里接了晓丹和晓宇出来的时候还经过花店了呢,我有看到她的。”

    “哦,我知道了,要是有孩子们的消息,你立刻打电话告诉我。”

    放下电话,古妍儿不停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古妍儿要疯了。

    晓丹和晓宇不见了。

    张阿姨做保姆有几年的经验了,况且,晓丹和晓宇一向很乖,平常只要为他们做点吃的再洗洗衣服就好了,可孩子们,怎么就不见了呢?

    就连张阿姨也不见了。

    想要出去,却又怕自己离开的这个空档孩子们又回来了。

    古妍儿急得额头上很快就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终于,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古妍儿飞一样的接了起来,“晓丹,你在哪里?”

    “妈咪,你快来接我和哥哥呀。”晓丹的声音带着哭腔的传了过来。

    “晓丹,你和晓宇去哪里了?”听着那声音不对,古妍儿更紧张了。

    “妈咪,我和哥哥迷路了,我们找不到爹地也回不了家了。”哭腔越来越严重。

    “晓丹,告诉妈咪,你们现在在哪里?”

    “在马路上呀。”

    晕倒,她当然知道他们在马路上了,可马路那么多,让她去哪里找他们呢,“晓丹,告诉妈咪,你身旁有什么店面有什么建筑物。

    “妈咪,我不认识那些字哟。”

    “晓丹,让你哥哥问路,问别人你们在哪里?”

    “好。”晓丹临时的移开了话筒,果真就去让晓宇去问路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