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0章出局了

    那声音让柯贺哲微微一怔,原本,他还没有注意那离开的母子三个人,可这一刻,他挑眉望了过去。

    那女子纤瘦的背影竟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可就在他愣怔着的时候,服务生已经笑着转了过来,“两位可以坐这里了,我这就收拾了桌子。”

    一旁,茹茹拉着他的手臂然后按着柯贺哲就坐了下去,“贺哲,你是不是喜欢那两个孩子呀,呵呵,我瞧那女孩好象长得跟你有些象呢。”

    “是吗?”柯贺哲的眸光再一次的追向古妍儿的方向,可此刻,母子三个人已经消失在洗手间旁边的员工通道里了。

    柯贺哲收回了视线,不可能的,一定是他看花了眼,那不可能是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况且,她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就有那么大的两个孩子吧,刚刚他没注意看,所以,只略略的瞟到了那两个孩子的身形,少说也有三岁了。

    “胡说,我才不喜欢小孩子。”

    “贺哲,可人家喜欢呀。”茹茹摇着他的手臂,一点也不介意四周投注过来的异样的目光。

    “茹茹,吃冰淇淋吧。”柯贺哲有些微愠,不就是让她连着陪了他三天吗,居然就以为他恋上了她离不开她了,要不是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一定甩开她的手让她滚蛋。

    可他是柯贺哲,他必须要在公众面前保持他的形象。

    茹茹却不知趣,依然还抓着他的手臂,“贺哲,我是真的喜欢小孩子呀。”

    柯贺哲在忍,极力的忍着让他面上的表情变得尤其的冷然,他的不出声终于让茹茹发现了不对,她这才噤了声。

    “贺哲,对不起呀,你不要生气了,我只是随便说着玩的。”茹茹害怕了,害怕柯贺哲甩了她,听说,柯贺哲的女人留在他身边从来都没有超过三个月的,她以为她会是个例外,因为到今天为止她已经跟着他有四个月了,可现在,当柯贺哲阴沉的脸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害怕了。

    “吃。”只一个字,柯贺哲现在连话都不想跟面前的这个女人说了。

    想要他的孩子,她是做白日梦。

    他不喜欢私生子的身份,所以,除了是他的妻子以外他不打算让任何女人生下他的孩子。

    但是,迄今为止,他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也没有遇到那个让他心动的女人。

    此前的人生,他只遇到了一个。

    却也是那唯一的一个,让他恨之入骨。

    吃完了各自的冰淇淋,柯贺哲便拿起了黑色皮夹,然后从中拿出了一张他习惯带在身上的空白支票,轻轻的就推到了茹茹的面前,“茹茹,你收好就自己回去吧,这是打车费。”

    两张百元大钞随着支票一起放在茹茹的面前,这足够茹茹打车绕着s市的环路走两圈了。

    转身,柯贺哲将手中的另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服务生,“不必找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冷饮店。

    “贺哲……”看着面前的支票还有柯贺哲的背影,茹茹终于反应了过来,狼狈的追出去的时候,她才明白她刚刚触到了柯贺哲的底线。

    所以,她出局了。

    那个女孩,那个酷似柯贺哲的女孩就这样深深的印在了茹茹的记忆里。

    她恨那个女孩,因为是那个女孩让她一时失言一时忘了形的在柯贺哲的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

    茹茹踉跄着走出了冷饮店,目光追随着柯贺哲的白色兰博基尼,她已看不到了他的人,可她一直有一种感觉,柯贺哲的心里深藏着一个女人。

    只那女人,却谁也不知道。

    “妈咪,你瞧,你都出汗了,放我下去吧。”才一出了冷饮店的后门,晓丹就一边伸出小手擦着古妍儿额头的汗一边说道。

    慌乱的心因着身后的安静而淡然了,柯贺哲没有追出来,这就好了。

    古妍儿俯首在晓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道:“好吧,晓凡真乖。”

    “妈咪,我也很乖呀。”晓宇嫉妒的看着古妍儿亲过晓丹,他也在等着呢。

    古妍儿将晓丹放到了地上,弯身也在晓宇的脸上亲了亲,晓宇这才满意的笑了,“妈咪真好。”

    “哥哥,你不知道,刚刚那位叔叔长得可象你了,太象了,要不是妈咪不让我说话,我早就告诉你了。”

    “真的吗?”晓宇挠挠头,有点不相信,“晓丹你一定是在撒谎。”

    “才没有,妈咪也看见了的,不信,你问妈咪。”晓丹转向古妍儿,一付妈咪知道的表情。

    “晓丹,真的象吗?妈咪倒是没注意。”有点小欺骗的味道,可她真的不想让一儿一女生出什么幻想来,那样不好。

    “妈咪,你明明有看见的。”晓丹撅着小嘴,有点不开心了。

    “下次再遇见妈咪一定注意一下,刚刚是真的没看见,走吧,咱们去花店看看,然后妈咪要准备去上班了。”晚上,她要去香惑,今晚上有她的场次,她一定要去的。

    那个时间,孩子们早就睡了,所以,一点也不影响她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是,她又要少眠了。

    一路上,晓丹还是不停的说着那个叔叔与哥哥怎么象怎么象,古妍儿皱着眉头的听着,她知道她现在即使是阻止晓丹说了,可当她离开两个孩子去上班的时候呢,晓丹早晚还是要告诉晓宇的。

    算了,由着晓丹去说吧,孩子的心就象是一张白纸,说多了,只会在白纸上撒上阴影,那就少了一份纯洁的完美。

    只是期望再也不要让孩子们与柯贺哲相遇了,对了,还有柯贺熙,他们两兄弟的长相真的很象,此刻想起来,就算是有人说晓丹和晓宇象柯贺熙也没人反对的,因为,她见过柯贺熙。

    花店里与菊香一起用了晚饭,如今,花店的规模早就扩大了,两百多平方的地方摆着各种各样的花卉,也多请了一个菊香的同乡来帮忙,生意还是如从前那般的好,这也是菊香很尽心尽力的原因,所以,她才将花店放心的交给菊香经营了。

    有这花店,虽不至于大福大贵,可她会让她的一儿一女衣食无忧。

    这,便足矣了。

    夜,来了。

    将那长长的波浪卷发带在了短发之上,镜子里的她立刻就变得妩媚万千。

    一袭湖水蓝的舞台裙,衬着她的腰肢越发的纤细。

    起步时,她再也不是白日里那个端庄亮丽的古妍儿,她是风情万种的伍妍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