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1章一片死寂

    咬着牙,她还是如木偶一样的任他所为。

    “伍嫣然,你为什么骗我,别装的那么清纯,其实,你就是一个贱女人。”他恨恨的咬牙切齿的说着,动作也越来越狂野,让她只更痛更痛。

    血意,继续在伤口处滋长。

    可他看不到。

    灼痛的痛感很快就蔓延到了她的全身。

    手指,紧抓着身侧青青的草,甚至于连根拔起她也不知道。

    那一天的那一刻,除了痛,除了柯贺哲的那一张盛怒的脸,她再也感受不到其它了。

    时间,就在疼痛中艰难的走过。

    她在两重痛中终于听到了他的一声嘶吼,却不似从前的满足,而是带着几分痛苦的低吼。

    落在她身上的修长的手随着这声嘶吼也终于移开了。

    她的身前因着他的移开,终于又有了阳光的再现。

    可无论那阳光是多么的温暖,都暖不了她此刻疼痛欲裂的身体。

    就在她的面前,柯贺哲从容的整理好了一身的衣物,这才又重新审视着青草地上一身光果的她,“伍嫣然,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这辈子,下下辈子你最好烧香拜佛的不要让我遇见你,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她也这样想着要惩罚那个偷拍她照片的罪魁祸首了,想不到,她与柯贺哲的愤怒竟然有着相同的愿望。

    只是,他是要惩罚她,而她,则是要惩罚那个人。

    眸子雪亮的望着他,空气中还飘着他残落在她身上的味道,那么的浓那么的重。

    想起他才给她的极尽的羞辱与折磨,再看着他的那张清俊的容颜,她淡淡一笑,轻声道:“贺哲,再见。”

    说完,随即就闭上了眼睛。

    她现在样的难堪让她真的希望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

    再见,也是永远的再不相见。

    青草地上传来了柯贺哲窸窣的脚步声,再是车门的打开声,然后是她的行李被抛下来的重重落地的声音。

    真想,他把她行李包内的笔记本给摔坏了,那么,她是不是就可以当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恶梦,因为梦醒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什么都只是一份幻象。

    她鸵鸟一样的就这样想着,这是恶梦,这不是真实的。

    可当他坐进了车里,当他启动了车子而离去的时候,那些声音都在告诉她,他走了。

    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真实实才刚刚发生过的事实。

    兰博基尼越行越远,远得让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周遭,一片死寂。

    他选择了这样一个地方要了她,却也是最为安全的。

    没有人知道她刚刚的屈辱与卑微,除非,他要说。

    口鼻间,都是血腥的味道,月匈口的伤真的流出了好多好多的血。

    她想要坐起来,想要重新包扎她的伤口,可试了试,她根本就没有力气站起来。

    如茵的草地上,慢慢的开始沁染着她的血,血并不多,就如同水滴一样一滴一滴的从伤口中渗出来,却也因为如此才让她更加的疼痛。

    林子里,还是一片死寂,她横陈着的身体在阳光下泛着光茫,等待,等待她的力气恢复的那一刻。

    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

    只要活着就好。

    活着,她要把这才发生的一切慢慢的遗望在记忆的角落里,再也不去揭开。

    那啥,咱们的宝宝就这样有了。

    因为,这一次她真的没有吃那事后药。

    午后的阳光渐渐西斜,又一天就要过去了。

    林子里那死寂的感觉让古妍儿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可她终究还是没有死。

    终于坐起来的时候,她的伤口还在滴着血。

    几步外是她的行李。

    那里面有外敷的药,还有衣服。

    这些,就足够了,至少,她不必要如此刻这般难堪的离开这里。

    她必须要起来,因为,不用很久就会天黑了。

    天黑了之后,这山里只会更加的阴深而让她恐惧。

    她的动作缓慢,因为,身吓与月匈前都是剧痛无比,让她每动一下都要付出比平时多出几倍的痛来。

    抖索着终于站了起来,打开行李时,那台笔记本还乖乖的躺在那里,让她恨不得一下子就摔碎了它。

    可她必须要留着,这也是她找到那个人的证据与线索之一。

    身上,是一处处的淤伤,这是柯贺哲的最后一次留给她的纪念。

    终于换好了衣物时,夕阳已经开始西去。

    古妍儿拖着行李费力的向车子开来再开去的方向走去,她要快一点,她也必须要快。

    身子,头重脚轻一样让她走路也打着晃,那林子外的还在的阳光就是她的希望。

    终于蹒跚的走出林子的时候,天,刚好黑了。

    不过,她看到了土路,一直延伸至远方。

    那就是希望。

    从s市的市区到这里,柯贺哲开了约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因为他是以飙车的速度在开车,所以,那路程粗略的算起来少说也有上百公里。

    走吧,只要遇到了车,她就搭车。

    总可以回去的。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她就能够找到那个人。

    那个遭天遣的人。

    就那般的拖着行李走了足足有两个多小时了,她一直很害怕,她怕黑暗。

    抖索着身子在黑暗中徐徐而行,远处,依稀有灯火闪亮,那是这郊区的人家。

    家,多么温暖的字眼呀,可她现在一无所有。

    终于在半路上遇到了一部货车,幸运的是开车的是一位年纪约五十出头的阿伯,看着她落魄的样子,阿伯倒也没多问什么,载着她就向s市的方向而去。

    坐上那车座的时候,她的心才有了踏实的感觉。

    “姑娘,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想不开呀,大叔送你回家,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才进了市区,阿伯就好心的问她。

    她轻轻摇头,“阿伯,随便在哪儿都好,只要你方便停车就行。”

    “哦,好的。”听着她低低弱弱的声音,那阿伯也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古妍儿下了货车,她突然间发现这个世上其实好人也挺多的。

    她才就遇到了一个。

    心里,真的踏实了许多。

    走在不夜城的s市的市区,这一回,她专捡着人多的路走,再也不想发生那天晚上的事情了,她现在要保护自己。

    那个人,他应该不会再派人跟踪她了吧。

    她现在,已经自由了。

    虽然,那些照片还象是一枚枚的炸弹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一台电脑里,可现在至少可以让她喘口气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