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0章打她一巴掌

    “贺哲,对……不……起……”虽然不是她的错,可是她间接带给他的痛楚却是怎么也无法弥补的。

    他的手缓缓的从她的身上放下。

    阳光,直射在他的身上,让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越发的英俊了,可那英俊中却隐含着无尽的愤怒,那愤怒让他无可抵消散去。

    手,蹭的举起。

    猛的一甩间,那清脆的巴掌的响声震得她的耳朵只嗡嗡的响。

    这一掌,他用尽了全力。

    古妍儿的唇角很快就溢出了血意。

    她没有动,就如木偶一样的站在他的对面,周遭,嘈杂声顿起,人们在议论纷纷。

    她明明不欠他任何,可她却又仿佛欠了他很多很多……

    时间,就在这样的对峙中飞快的走过。

    他举在半空中的手缓缓落了下去,“为什么不还手?”

    她轻轻一笑,没有怨也没有恨,只是道:“贺哲,我可以走了吗?”

    “想走?没门。”他的长臂又是一扯,瞬间就扯着她向一旁的白色兰博基尼走去,她想要挣开,可随即就放弃了。

    他的力道大的惊人,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人,被重重的摔到了车座上,然后是她的行李,一古脑的被甩在了车后座上,随即,是车门“嘭”地关上的声音。

    带着火药味的柯贺哲跳上了驾驶座,他无视公交车站上那些还在盯着他看的目光,也无视人群中那不住传出的柯贺哲的名字。

    仿佛,人们在议论着的不是他,而是一个与他不相干的人似的。

    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的飞射而去,柯贺哲疯了一样的将车子开到了最快的速度,几次都是险险的差一点就撞到人,却也都被他超级疯狂的避过了。

    她无声的苍白着一张脸坐在他的身侧。

    昨夜里,他还拥着她一起安眠,可现在,他们已成陌路。

    他要的,就是要报复她。

    她以为他会将车子驶向公寓的方向,可是没有,他直接就开着车向s市的郊区而去。

    脑子里不停的闪过她有可能被杀的画面。

    他是要杀她吧。

    他的表情让她相信他绝对有想要杀死她的冲动。

    月匈口,传来刺痛,有血意在慢慢沁出。

    那伤,已经裂了开来。

    可现在,他不会再为她温柔的上药,他会巴不得她疼死痛死。

    紧咬着唇,她一句话也不说。

    这是她应得的下场,她早就该猜到的。

    仿佛她站在公交车站那里,就是在等着他的出现来让他在她的身上消解他此时的愤怒似的。

    眸中,是不住飞快倒过的景物,让她甚至来不及去记住那些窗外的美丽。

    渐渐的,s市的市区已经被兰博基尼甩出了老远老远。

    马路上,行人越来越稀少。

    车辆也少了起来。

    那是一条土道。

    这是在s市郊区的一片山中。

    土道,越来越窄。

    他的脸上还是隐隐的怒气急欲暴发。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半个人影。

    她完了。

    不管他要做什么她都无力反抗。

    车子还在继续开启,晃晃悠悠的震荡震得她的伤尤其的痛,可她始终都不出声,只抿着唇来藏住月匈口带给她的想要呼出声的痛感。

    蓦然,车子急驶再转而停在了一片树丛中。

    急刹车之后,柯贺哲狠狠的捶了一下方向盘。

    车里,随即就静了下来。

    听着的,就是两个人彼此的心跳声。

    一下。

    一下。

    那安静让古妍儿恐慌极了,她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但是在这样渺无人烟的地方他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比如,杀她。

    只一想,她的心都在瑟缩着颤抖。

    就在她蜷缩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的时候,他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狱里传来的一般,“伍嫣然,你告诉我,那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她不知道那个拥有她照片的人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都做了什么。

    而她,还不是为了她那些该死的照片吗。

    可她能告诉柯贺哲说她被人偷拍了照片然后被人威胁了吗?

    不能说。

    都已经忍了三个月了,这时候说出来,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静静的斜倚在座位上,她宛如陶瓷般的脸越发的苍白了。

    可她的安静却更加的惹怒了柯贺哲。

    他倏的打开了车门,然后绕过车前,直奔着她的方向,一手拉开车门的时候,另一手毫不客气一点也不犹豫的直接就抓住了她的衣领,然后就象是拎一只小鸡一样的将她拎出了车外。

    身子,顷刻间就被重重的摔倒在青草地上。

    她依然还是一动不动。

    随他做什么吧。

    她真的无力反抗。

    她也不想反抗。

    就当他的出气筒好了。

    阳光,透过树梢洒在她的脸上润染着一层淡淡的光茫,让她的脸色就仿佛透明了一般的毫无血色。

    柯贺哲移前一小步,他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她的面前。

    那俯视着她的视线仿佛带着电一样的让她打了一个激棂。

    他的眼神让她恐惧,让她惊慌。

    月匈口的伤还在慢慢的渗着血,那疼痛让她不知要如何疏解才能缓和些。

    可这些,柯贺哲根本就没有看到眼里,他看到的就是她故作清纯的一张脸,是那么的让他可恶,可恨。

    “伍嫣然,为什么不说话?”

    她是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她一点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轻轻的阖上眼睛,她不想看此刻行将暴怒的他。

    来吧,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只有这样才能抵消她心底深处的那份罪恶感。

    她对柯贺哲有罪恶感,可那个拍了她照片的人呢?

    他也会有罪恶感吗?

    这世上,就是总有一些无耻的人,如果让她找到那个人,她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手指紧握成拳,她在心里发誓,她一定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柯贺哲怒目的看着她,她的不出声,她的闭上眼睛,已经让他彻底的开始失控了。

    身子,忽的倾下,他飞快的撕扯着她的衣物,空气中顿时响起了布帛裂开的声音。

    阴凉的树林中,她的身上很快就衣不蔽体了。

    破破烂烂的衣衫散在身侧时,她还是一动不动如木偶一样的任他发泄。

    外衣。

    抹月匈。

    然后是她小小的抵裤。

    所有的所有不过在片刻之间就被他的力道全部尽除而散在绿莹莹的草地上。

    她还是不动。

    如果这样可以消解他的怒气,那么,她就以此来终结他们曾经所有的过往。

    没有吻。

    也没有任何的抚触与前戏。

    闭着眼睛的她什么也看不到。

    只是很快就感觉到他架起了她的腿,然后就是他的毫不怜惜……

    疼痛,刹那间袭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