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魂销 作品

第37章 死着死着就习惯了

    简沫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她不知道顾北辰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毕竟他人在国外还没有回来……

    因为有苏钧离在身边,她也不敢表现的太多,只是耸耸肩的说道:“我还要上班,你……”

    “我送你!”苏钧离没有戳穿简沫的小心思。

    简沫点点头,倒也没有回绝……自己的车送修了,这个点儿打车有点儿不容易。到底昨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她也不想周围的人有什么想法。

    苏钧离送了简沫到写字楼楼下,见她下车,嘴角微扬的说道:“明晚的宴会不要忘记了。”

    “会听到你弹奏吗?”简沫半开玩笑的问道。

    苏钧离微微顿了下,随即问道:“你想听吗?”

    简沫微皱了眉心,“有……区别?”

    苏钧离笑了,这样的慈善演奏会他只是走个过场,不会真的上台表演……当然了,如果她想听,他不介意破例。

    “不要给我这样大的膨胀欲,我怕我会迷失!”简沫四两拨千斤的含笑说道,适时还眨巴了下眼睛,灵动的样子格外迷人。

    苏钧离承认对简沫有了心思,这样一个聪明的让自己保持冷静的女人,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多了……

    “明天联系。”

    简沫点点头下了车,对于昨晚一场不算大的车祸还心有余悸……进入电梯,想着要不要再给顾北辰回个信息,可是,她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想了半天,她只能实话实说:那个……接电话的是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其实,我希望那个人是你的。昏迷那一刻,我脑子里想到的人是你……如果你在身边就好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简沫看着最后那句,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下。

    有些恶寒!

    顾北辰在电话响的时候正在打高尔夫,身边是两个外国佬,三人时不时的用英文交谈着,不过几句话之间,已然达成了一项高达数亿美金的合作案。

    “辰少……”萧景上前,将手机递上。

    顾北辰接过划开短信,看到时脚步微微一滞,看着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心里仿佛滑过一股暖流。很快,却让他不自觉的微微扬了嘴角。

    昨天电话打过去是男人接的时候,他就已经问了医院情况,不大的车祸,可她却昏迷了……说不担心吗?到底睡在身边快两年的女人,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担心。

    顾北辰摁灭了手机交给萧景,继续去打球……

    简沫到了办公室也没有收到顾北辰的回复,也没有在意,反正已经解释了,信不信就这样了。

    “沫沫,总监电话……”适时,苏珂扬了手里的电话筒朝着简沫喊道。

    简沫走了过去接起,“总监?”

    “楚辩十点过来,我让腾出四号会客室,你准备设计方案资料。”唐浩阳的声音透着一点儿笑意传来,“简沫,还是你有办法,感觉你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如果回头你说你搞定了帝皇我都不意外。”

    简沫没有去听唐浩阳的话,只是手下意识的握紧了电话话柄,抿了唇……她不知道楚梓霄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非要她一次次的难堪,才能抚平他当初被她“甩”的气愤!

    十点不到,简沫就在四号会客室等了……这次,她没有让任何人跟着。

    楚梓霄来的很准时,许是刚刚从学校过来,他只是穿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西装裤,整个人往那一站,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会因为他失色。

    “楚辩!”简沫落落大方的打了招呼,仿佛昨晚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楚梓霄在一旁坐下,视线深邃的看着简沫,也不说话,只是径自掏出烟点燃……缓缓吸了口,姿态随意卷狂。

    简沫微微皱眉,她不介意男人抽烟,可是……他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介意?”楚梓霄随意问道。

    简沫扯了扯嘴角,已经点着了才来问会不会已经晚了……

    摇摇头,她只是无声的将烟灰缸推了过去,然后说道:“关于楚唐律师事务所的设计方案,我打算从干练冷静为主题出发……”

    楚梓霄没有说话,一直就这样听着简沫说,时不时的手指敲打着烟灰,所有的动作在他身上都体现了一个优雅。

    简沫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被这样气氛压抑的仿佛不能呼吸,“楚辩,请问有什么需要修改或者增加的吗?”

    楚梓霄没有当即说话,只是将烟蒂捻灭在了烟灰缸里,方才缓缓抬眸,视线深谙的说道:“律师事务所是一个需要律师和客户都冷静的地方,你认为搭配春意色彩真的合适?”

    简沫暗暗咬牙,“如果楚辩觉得色调不满意,我可以改……”

    “色调以黑白为主……”楚梓霄淡淡开口,眸光透着凌厉的看着简沫,“我不喜欢多变!”

    简沫的心脏发都被压迫的快要爆炸,她紧紧攥着手里的笔,“好!”

    楚梓霄笑了,“知道我进来的时候都听到什么吗?”他问,可没有让简沫回答。

    “有人说,简沫能拿到很多别人拿不到的project,是因为出卖身体……”楚梓霄眸光微冷,想到了昨天的那条短信,“简沫会穿私人订制的奢华品,从头到脚看似平淡,却每一件都是名家手笔……嗯,也是靠上床得来的。”

    “然和呢?”简沫冷笑。

    “我突然在想……”楚梓霄眸光变得深谙,“你陪夜需要多少钱?”

    简沫的心猛然间就好似被一刀插了进去,她咬着的牙齿开始颤抖,“你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吧?”骄傲如她,容不得在他面前继续悲伤,“楚梓霄,不管我陪夜多少钱,和你都没有关系。”

    楚梓霄微微潋眸,“不解释吗?”他有些心痛,“我认识的简沫不是这样的人……”

    简沫笑了,“你认识的我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从你回来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原来从来没有认识过我,不是吗?”

    被戳穿了心思,楚梓霄蹙了眉。

    “你会这样问我,甚至今天会抽时间过来谈设计初稿……不就是听到我被人苞养了,想要过来质问我吗?”简沫冷笑。

    楚梓霄眸光深谙,拿出一张照片推了上前,“简沫,谁都可以,可为什么是他?”他嘴角有悲伤裂开,似乎很痛,又似乎已经麻木。

    简沫垂眸,视线落在照片上,只是一眼,她瞬间就瞪大了眼睛,脸上全然是不可置信……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