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魂销 作品

第29章 悲伤的无以复加

    丁当觉得气氛有些诡异,唐煜传了楚梓霄的话后,简沫并没有动,只是双手抱着水杯轻轻摩挲着,视线落在茶水上,仿佛没有听到,只是在沉思。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这样的气氛有些僵硬,唐煜没有开口催,丁当也不知道简沫在想什么,只能悄悄的扯了扯她的衣角,眼神示意了下……

    简沫抬头,已然掩去了眸底所有的情绪,“好。”她淡淡扯了嘴角起身,示意丁当在这里等她。

    丁当点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唐煜带着简沫出了会客室往楚梓霄的办公室走去,路上,他到底开了口:“简沫,不管如何……有话好好说,嗯?”

    “自然。”简沫浅笑,“毕竟客户至上,一直是翔宇的宗旨。”

    “……”唐煜嘴角轻动了下,暗暗一叹,没有再说什么的敲了敲楚梓霄办公室的门。

    “进来。”

    里面传来楚梓霄的声音,唐煜示意简沫进去,“这已经中午了,我带你同事先去吃饭。”

    简沫内心沉重,作为楚梓霄的好友,唐煜显然清楚他们这一时半会儿的谈不完……总不能让丁当跟着饿着。

    那会儿她就不应该同意总监带丁当过来,明明知道……那人既然要逼她来,自然不会给她有退缩的机会。

    “好,谢谢。”简沫轻声开口。

    唐煜笑笑,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简沫进去后,人转身又朝着会客室走去。

    简沫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只是觉得五味杂陈……推开门的那刻,更是心情沉重。

    楚梓霄站在窗口,双手抄兜的看着外面……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外面竟然正对的那棵树是一棵梧桐。

    现在梧桐的花期已经过了,满树的叶子只留下花谢后的一丝悲怆感。

    简沫推门的那刻本来想好了开场白,或者楚梓霄为难,一直不开口让她静等的打持久战……可是,她想不到的是,他在屋内看梧桐。

    “梧桐的花语是情窦初开,”楚梓霄犹如小提琴般优雅的声音缓缓传来,“洛大的梧桐一向开的极好,想来应了一场好时光。”

    简沫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男人透着孤寂的背影,心里涩然的厉害。

    楚梓霄缓缓转身,俊颜平静,可那一双如海深邃的眼睛却犹如狂风袭来,要将简沫撕裂殆尽。

    他跨步,一步一步走的不疾不徐。

    简沫下意识的后退,可身后就是门……她退无可退。

    “分别前一天,我在梧桐树下等你,你说会等我。”楚梓霄的声音平静的让人压抑,“机场分别仿佛昨日,可后来我得到的是什么?一句‘我们分手吧’,便了无音讯。”他嗤笑了下,“简沫,你还真狠心!”

    简沫睫羽轻颤了下,手也跟着攥了起来,她努力的扯了嘴角,“楚辩,我今天过来是来谈关于楚唐律所设计方案的事情……”她暗暗吞咽了下,努力的隐忍着被楚梓霄盯着时候心里翻出的怯懦,“我觉得,私人问题我们可以稍后再谈。”

    “哦?”楚梓霄挑眉,随即垂眸了下,“谈公事……诚意呢?”

    “嗯?!”简沫有些僵楞。

    楚梓霄抬眸,“我指定你设计,你却在第三天才出现,你的诚意呢?”

    简沫心知楚梓霄是故意为难她,可只能强忍着,“那楚辩觉得,怎么样才叫诚意?”她微微仰视,淡定自若的迎上了他的视线,“初定方案翔宇派的是设计师而非助理设计,我觉得已经很有诚意了。”

    两道目光纠葛在一起,似平静,却实则要么暗流汹涌,要么已经溃不成军。

    “是吗?”楚梓霄轻咦了声,眸底透出嘲讽。

    突然……楚梓霄一把摁住了简沫的肩胛,脸迅速在她眼前放大,然后噙上了她娇软的唇就狠狠的吸吮了起来……

    “唔……唔……”简沫反抗的唤着脑袋想要抵抗,可是,对上的却是楚梓霄那瞬间犹如狂涛骇浪的利眸。

    楚梓霄这个吻不同于在天堂夜的疯和想念,多的是惩罚和怒火下的狂狷戾气……

    不知道是谁的唇被磕破,那种令人有些作呕的血腥的气息在彼此嘴角晕染开来。

    简沫的眼睛红了,她已经顾不得其他,就在楚梓霄舌头试图想要抵开她的牙齿的时候,她猛然用了力。

    楚梓霄微微闷哼了声,顺势就被简沫推开……

    “啪”的一声随即落下,一切快的让两个人都忘记了反应,都只能凭借着本能去行动。

    简沫红着眼睛瞪着楚梓霄,身体都在发抖,挥了巴掌的手更是麻涩涩的疼……如果那天的吻是情难自禁,那今天他就是噙着羞辱她来的。

    他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楚梓霄,你让我看不起你!”简沫咬牙颤抖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转身就开了门跑了出去……只是,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楚梓霄左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楚,可那样的痛,不及他心脏上传来的。

    他是着了魔,才会爱上简沫这个女人……才会在她提出分手后疯狂的赶往机场,才会在昏迷不醒里喊得都是她的名字,才会提早的结束了国外的一切回来,才会依旧对她念念不忘!

    空气中仿佛都是悲伤,简沫奔出楚梓霄办公室后就往外跑去……

    “简沫……”

    唐煜在身后叫了声,他刚刚准备和丁当去吃饭,就看到简沫哭着跑走的一幕,两个人顿时傻眼的站在原地,不知道也才几分钟的时间,怎么就成这样了。

    简沫忘记了丁当还在,甚至忘记了开车,就这样哭着跑着……直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她方才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大哭出声。

    “呜呜呜……”简沫几乎忘记了这样的痛哭是什么时候,她只是知道,她这会儿好难过,难过的无以复加。

    曾经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他总是浅浅的对她笑,淡淡的说“沫沫,我该拿你怎么办?”的男人刚刚用那样的行动在侮辱她……

    一巴掌下去,痛了他的脸,也痛了她的心……她逃离,甚至不敢在多待一秒,生怕自己的脆弱尽数的暴露在他的面前。

    手机铃声适时传来,简沫一边儿哭着一边儿拿出手机,见是丁当,她没有接,只是发了个短信过去:我有事先离开了,你等下自己回,好吗?

    还没有等来丁当的回复,手机又响了,显示是g先生。

    简沫直接挂断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划成了通话的箭头……她不知道,只是泪眼模糊的哭着,然后最后蹲了下去,抱着腿在无人的巷子里呜咽出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