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作品

66.第66章 饥不择食

    生命是从自己的眼泪中开始,在别人的眼泪中结束,这种中间的过程叫做幸福。为了爸爸,做什么她都觉得值得,好比她做贼一般。

    沈梦把相册里的照片看了一个遍也没有再发现爸爸和关俊哲的合影,难道爸爸和关俊哲只照了那一张,而且纽约的照片也很少。

    将相册放回去,将自己浑身上下消了毒,戴上工作帽,工作手套和一次性口罩就向实验室内室走去了。

    “关教授……”沈梦礼貌的打了声照顾,看着这个埋头认真工作的男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爸爸认识,而且他也和玉观音有关系,这样的教授真会和谋杀有关系吗?

    “来了,把这个血清拿去帮我化验一下。”关教授把一支血清递给沈梦。

    “我来吗?您不怕我给您搞砸了,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沈梦谦虚的说道。

    “你的实力我知道,把这个血清化验的结果一会儿给我。”然后关俊哲扭头又继续工作去了。

    沈梦拿着血清去了化验室,走进去才发现这里还有人,看样子是关教授的学生,只见他坐在电脑前在检测蛇的体温和呼吸频率。

    “你好。”沈梦打招呼道,然后拿着那只血清向一旁的化验仪器走去。

    “很好。”顾少寒冷冷的回了两个字。

    沈梦一愣,回头看向那个带着一次性帽子和手套还有口罩的男人,他……的声音很像一个人。

    ……渣男……

    或许是因为这个男人带着口罩的缘故,所以才会和顾少寒的声音很像。转过身继续工作。

    在沈梦专心的工作的时候,顾少寒坐在转椅上,转过身来,双手交叉,抬眸看着她。

    猫儿一身白大褂,里面估计是短裤和短上衣,因为只看到白大褂,看不到里面穿着什么,衣服全被遮住,她的小腿很美,没有多余的肉,露在外面的那一截腿给他的感觉是健康的美,细看便可以看得出来她很注意锻炼,小腿肚的肉很结实,却不粗,即健康又有美感。

    看着她的动作就知道她很专业,难怪学长这么赏识她,猫再一次让他刮目相看。她应该是那种一旦投入工作就很认真的女人,虽然她平时的打扮很像个学生妹,每天就是休闲服穿着,她是故意在隐藏自己,不让她成为焦点,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不可否认,她是个出色的女人,如果好生的装扮一下,便给人很耀眼的感觉,就像在纽约,她给他的感觉是惊艳,高贵。

    她故意把自己的优点隐藏,为什么?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把自己漂亮的一面展现给大家。

    女人都喜欢自己漂亮,而她却故意把自己搞得这么普通,就像现在,看到她耳朵上有镜框,想必是一个很老土的镜框架在她鼻梁上。

    想逗一逗沈梦,顾少寒故意吹了一声流氓口哨。也是因为无聊,小女人从一进来说了一句您好,就一直默默的搞实验,再也没有打算和他说话的意思,即便是在等待的时候,她也是在那里静静的站着。似乎在想心事,总之是把他当成了空气。

    沈梦听到身后传来口哨声,尤其是还带着挑畔的意味,厌恶的皱皱眉,并没有回头。

    顾少寒有些按捺不住了,她居然没有回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于是又是一声流氓口哨传来——

    “安静点,这里不是动物园,想学鸟叫请出去。”沈梦冷漠的说道。

    顾少寒意外的看着这一抹小身影,好冷的气势,一个女人居然身上有这么强大的冷气压,不简单。

    “那么你知道这个叫声是什么意思吗?”顾少寒懒散的说道,他本身也是冷酷的男人,说话柔声的时候不多,现在室内是冷遇冷,强遇强,狂遇狂。

    “不感兴趣!”沈梦冷冷的说道。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求爱的叫声。”顾少寒似笑非笑的说道。

    “想必先生是回归到了野人时代吧,求爱也不用语言了,而是用鸟叫的。只是……请先生看清楚,本人是人,听不懂鸟语,而且我对鸟语也不感兴趣。”沈梦低着头拿着玻璃瓶子轻轻摇了摇,依然背对着顾少寒。

    顾少寒皱眉——

    好个伶牙俐齿的猫,还说不过她了。

    “野人时代好啊,野人都不穿衣服,而且我还养着一只真正的大鸟哦。”顾少寒算是豁出去了,脸皮也不要了。

    沈梦伸手拿起一旁的剪刀,不急不缓的转身,看到那个戴着口罩的男人悠闲的面对着她。

    “看来我要多做个试验了,不知道关教授有没有研究过你的大鸟,我不介意给你剪下来研究一下,首先最起码也要看看它的重量是多少吧,然后再做个解刨吧,最好让你亲手来做这个解刨,认真的看一下你养的大鸟的构造,想必你一定很好奇,也很感兴趣。”沈梦拿着剪刀冷声说道。

    顾少寒勾唇,好狠的猫。

    此时的猫可称得上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了!

    不过猫越是这样,他越是喜欢,这样说明他的猫不是随便的女人。

    看到男人不说话,沈梦拿起身后的血清走出去,只给顾少寒留下一阵冷风。

    来到外面,沈梦将血清交给关俊哲,“关教授,这个化验好了,这是化验单,您看一看。”

    关俊哲接过化验单报告看了一遍,很满意,果然和他化验的相差无几,她沈梦是个难得的奇才。

    难怪她老师说沈梦是难得的人才,干什么都很认真,而且很刻苦,她老师是这么形容她的,说沈梦是个工作狂,一旦投入一件事后,便会认真把这件事做好。

    她是个对工作很认真的人,化验单做的很详细,也很精准。

    他很满意。

    “关教授,您这里有没有冰块?”沈梦问。

    “冰块?干什么用?”关俊哲好奇的看着沈梦问。

    “里面有一只发情的高级动物,我想冰块对他有帮助。”沈梦冷漠的说道。

    “啊?哈哈……冰块,这里还真没有。”关俊哲笑了起来,原来学弟真对沈梦有感觉,居然在里面发情了!

    看来真要帮一帮他这个学弟了,多少年了,身边连个女人也没有,这个沈梦不错。

    “沈梦,你把这个去化验一下,这是蛇的大便。”关俊哲把一点蛇的小粪便递给沈梦。

    沈梦接过去,直接去了化验室,她也好奇蛇的粪便是什么样的,蛇吃的食物都是整个的吞下去,不知道出来的粪便是什么样子的。

    顾少寒看到沈梦又进来了,这一次不说话了,直接靠近沈梦,站在她身后,闭眸,深深的吸了一口沈梦独特的体香。

    “不想我剪掉你的大鸟离我远点——”沈梦没有回头,也没有躲避,而是弯腰将粪便放在显微镜下用小镊子轻轻的拨动。

    “你怎么舍得剪掉我的武器,你爱她还来不及。”连顾少寒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一面对他的猫,他就变得冷不起来了,而且还想靠近她,无法控制的靠近她。

    知道自己现在很龌龊,人家都不理他,他还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这真不是他的作风,使劲隔着帽子挠了挠头发,转身离开了。他必须冷静,昨天晚上才吃饱,他不该这么饥不择食,不应该这么饿啊!

    看着学弟出来,关俊哲笑呵呵的问道:“怎么出来了?”

    “野蛮的女人,我不出来,她就拿剪刀剪掉我的老二!”顾少寒说着就出去了,到了门口把一次性的帽子口罩手套统统摘掉,回头看向学长:“我走了,不要让她知道刚才那个人是我。”顾少寒冷声说道,然后拿着车钥匙和手包离开了。

    他必须离开,他不要毁坏在沈梦心里的形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面对沈梦就失控,身体里想要狠狠的亲近她,狠狠的要她。

    他明明昨晚才吃饱,为什么又想。刚才之所以那么说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拿下,将这个女人拿下——

    所以他才会失了控,这不是他,这不是他,他以前几乎不碰女人,也没有像现在这么饥渴过。

    在那一晚,他要了沈梦,他就像吸食了毒品,上了瘾,忘不掉,戒不掉,还想要……

    因此他才会匆忙的离开,他不要自己这样,不要自己像个发情的男人一样,见到自己的女人就想上,是的,他此时就是如此,见到沈梦就想上。

    然而,在顾少寒开着车离开的一刻,沈梦掀开了床帘,眸色深邃的看着离开的男人。

    神色复杂,纠结!

    那个发情的男人居然是顾少寒,她起先并不知道,但是在刚才顾少寒靠近她的一刻,她闻到了男人的气味,淡淡的烟草香夹杂着成熟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险些失了神,强作淡定的说话那些话,然后开始工作。

    然而,顾少寒并没有难为她,居然迅速离开了。

    他走了不是更好吗!

    为什么她这心里空落落的……

    顾少寒开车来到公司,下车走进星星集团。

    秘书早就恭候在一楼大厅里,秘书迈着极快的脚步才跟得上顾少寒,顾少寒走的很快,表情冷漠,这才是他,冷酷,霸气。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