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作品

57.第57章 公然向他开战

    他居然敢说未必!

    这是要公然向他开战——

    康裴心里的火像是被点燃的火箭一般,就在要发射的一刻,顾少寒不急不缓的说道:“开玩笑,我有喜欢的女人了。老同学有时间再聚,再见。”顾少寒拿着手包转身离开了。

    康裴刚准备发火,忽然被顾少寒一桶水浇灭了,他到底是开玩笑,还是真的?

    顾少寒——不管你是开玩笑还是真的对我老婆有感觉,你都不会有机会抢走沈梦,这个女人是我的,我名正言顺的老婆。

    康家。

    入夜。

    沈梦穿着睡衣坐在自己的卧室里,拿着笔记本做着记载,她在搜集纽约这一次被袭击的事情到底和爸爸有多少密切的关系,这本笔记是爸爸给她的,都是一些奇怪的数字,她不是很懂,此时她就是在研究这些数字。

    康裴几点回来和她没有关系,所以她安静的呆在自己的小窝里忙碌着。结婚的时候因为和康裴签了协议,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所以卧室也是各自睡各自的,不在一起。

    听到门口有走路的声音,沈梦抬起头,因为脚步声在她门口停下。今夜,康裴回来的比以前早,她听保姆说,今天少爷回来的好早,看来以前这个时间他不会在家!

    不过,他喜欢几点回来都和她没有太大关系,以前在美国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照样生活的很好。

    他……站在门口干什么?

    是来质问她白天是怎么回事,还是来问她和顾少寒到底有没有奸情?

    将笔记收了起来,随手拿起一本书看,将特意准备的老土眼睛戴上。这是小凡给她买的,最老土,最难看的眼镜,说让她在家里戴,尤其一定要在康裴面前戴,这个眼镜可以遮住她的美眸,避免不被康裴起了色心。

    沈梦戴上眼镜,靠在床上,假装看书。

    果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康裴走进来,板着一张脸,为了这个女人他晚饭都没有吃好,中午的事情还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想到顾少寒看沈梦的眼神,他就抓狂。

    “看什么呢?”但是,心里有一千个枪口想指着沈梦发火,却还是忍下了,淡淡的问了一句白痴才会问的话,明明已经看到沈梦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书,却还假装很忙都没有看到一般。

    “是关于设计的书。”沈梦也淡淡的回了一句,假装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般,不管康裴为什么来找她,只要他不问,她才不会主动说顾少寒的事情,那个男人躲都躲不及,谁还敢主动提起他!

    沈梦抬眸,隔着厚大的镜片看向他,只见康裴在她的床边坐下,眸色有些诡异,他还是为白天的事情来的,她确定。

    “本来长得就不好看,还戴个这么丑的眼镜!”康裴看到那个厚大的眼镜,把他这个挂名老婆的美眸遮住了七七八八。其实在酒吧门口那天最吸引他的就是这双带有灵气的眸子。只是,此时这双美眸被遮住了。她……是在防着他?

    顿时很不爽——

    “好看难看都是我,和眼镜没有关系。”沈梦依然心平气和的回答。

    “摘掉,我不喜欢。”隔着厚大的眼镜看沈梦,康裴很不喜欢,本来和这个老婆就陌生,如今又隔着厚大的镜片看她,更看不清楚了!

    “我喜欢。”

    “沈梦,我发现你去美国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反驳我,和我犟嘴了。”康裴怒了。

    “我不想和你吵架,眼镜戴在我眼睛上,又不是给你戴,你生个什么气!很晚了,如果没事就去睡吧。”沈梦这心里很不踏实,总感觉康裴一定有事,现在是晚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尤其康裴又是一个花花公子,她和他独处,这种感觉很危险。

    她不害怕真正的危险,她害怕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发生关系,所以……

    至于她和顾少寒那一次是个意外,既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也只好认了。

    “你去主卧室睡,一会儿爸爸就回来。”

    沈梦一惊,她几乎忘记了,两年前的协议里包括一条,需要演戏的时候就要演戏,比如在她公公面前需要扮演夫妻角色的时候还是要扮演的。

    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在说谎,两年前他根本就不需要她的配合,也不需要她和他演戏给公公看,今天他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让她去主卧室去睡,那不就是和他一间卧室里!

    “我在这里睡很好,就不去打扰你了。再说,过几天我还要参加一个设计比赛,等一下我还要设计草稿。”沈梦想方设法回绝康裴。

    “你什么时候参加比赛,我怎么不知道?”康裴有些吃惊,她老婆是学设计的他知道,只是他没想到她刚回国就要参加比赛。

    “这一次是总决赛,初赛和复赛是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比试的。决赛已经在纽约比试完了,只是裁判方经过商议又加了一场总决赛,这一场比赛会在中国比试。”

    “哦,真没想到你居然能进入总决赛,看来我还是小看我的老婆了。”

    沈梦本来不打算告诉他了,本以为纽约那一场比赛后就结束了,没想到又来了一场总决赛,所以还是告诉他比较好,毕竟出门的时候方便些,免得又要给他解释半天!

    “你这是在夸奖我,真受宠若惊。”沈梦淡淡的笑笑,这个男人就是和她有两年婚龄的老公,有其名而无其实的老公。当然她才不稀罕和他有夫妻之实,她最害怕的就是这件事。

    “既然,你不愿意过去,那么我今天就在这里和你挤挤吧。”说着康裴上床,掀开沈梦身上的毯子钻了进去,康裴敢发誓他是第一次这么心慌的上一个女人的床,而这个女人还是他名正言顺娶进门的老婆。

    他感觉到从厚大的镜片里射过来的冷漠,他感觉到沈梦的厌恶,他感觉到沈梦的排斥,但是他就是想和她一起睡,因为这是他老婆,他才不要管什么破协议,统统见鬼去吧!

    沈梦震惊的看着康裴这么自然而然的钻进她的被窝,感觉身边的床往下一陷,知道这是真的,他上了她的床。

    “这是我的卧室,这是我的床。”沈梦尽量让自己做到够淡定。

    “我知道。”康裴很自然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脸皮厚的发挥到了极致!

    “知道你还上来,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结婚后说好了各过个的,互不干涉。”沈梦起身,将被子裹着自己向床尾那边移了移。

    “协议是两年前的事情,现在我要更改协议,你是我老婆,就要履行做老婆的义务。”在沈梦眼里,康裴就是一个无赖流氓,白天还和沈若曦去做体检,此时又厚着脸皮让她履行夫妻之实。

    “够了康裴,你前一刻还搂着沈若曦睡觉,后一刻就跑到我被窝里,什么意思。请你自觉点好不好,我不干涉你在外面怎么乱搞,拜托不要来烦我就好,请你马上出去。”沈梦低吼。

    “出去?我是你老公,和你睡觉是天经地义的,你这么抗拒我,难道是你想和别人睡?说——是不是顾少寒,你是不是喜欢顾少寒?”康裴终于把内心里嫉妒的事情吼了出来。

    “你和别人睡觉的时候为什么不想一想你是我老公?顾少寒是你的同学,你不相信我,难道也不相信他,人家和你不一样,不喜欢**!”沈梦虽然心虚,却还是怒了,她知道此时如果没有底气,就是输,她不能再输,两年前她输掉了一切,两年后她不会在输,她要把失去的自尊找回来,她要把爸爸的自由和清白找回来。

    “你怎么不知道他不喜欢**?你和他很熟吗——”康裴追根问底的问道。

    “我没有你和他熟,在酒吧里那一次见面,是我第二次见他,第一次是在美国比赛的时候见过。那次在酒吧里,我甚至连他姓啥名谁都不知道,你说我能和他熟到哪里去?虽然我对他不了解,但是我就是感觉得到他不是**的人,她对我做的那些事情都还不都是因为你,请你以后不要把我扯进你们之间的恩怨里——”还好沈梦今天回来后,把康裴和顾少寒的同学友情了解了一下,原来他们之间友谊都是上学时候建立的,现在他们的关系并不好,还是竞争对手。

    没想到提前做了作业,此时居然派上用场了。

    康裴愣住了,果然,顾少寒果然是故意在他面前对沈梦好,目的就是为了刺激他,可恶——

    不过,心里却好受了很多,最起码看到沈梦这么激动,他终于相信了心里的顾虑是多余的,顾少寒对沈梦的好都是因为他。

    居然连他这个一直不在国内的老婆都看出来了,现在该相信顾少寒对沈梦真的没有感觉?!他一声声梦梦梦梦的叫,那么自然,那么顺口。

    这个男人还是不得不防,沈梦或许心里没啥想法,但是顾少寒很难说,那个男人向来喜欢寻找刺激。以前他觉得沈梦平淡无味,和白开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在他才发现,沈梦也有吸引男人的地方,比如上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