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作品

46.第46章 我不是你养的宠物

    这一次虽然她受伤,但是那是因为人多,萧力一共带走了八个人,她一个小女人同时对付八个人,很厉害了。

    “霸道的男人,我为什么要为你守身?我又不爱你!”沈梦撅着嘴,一副像小孩子赌气一般反驳道。

    谁知顾少寒猛然起身,伸过来长臂,一把捏住沈梦脸颊,迫使她的嘴撅的更高,俯身狠狠的在那张倔强的小嘴儿上咬了一口。

    “记住,你会爱上我。你的心,你的人都是我的,你若敢让我以外的男人碰你,我会杀了那个那人。”想到回到中国,她又要回到康裴身边,然而康裴对沈梦的心他多少也看出来了,康裴以前或许对这个老婆不在乎。但是,他感觉的到康裴现在心里有这个老婆了。

    还有那个‘最爱。’他不知道那是沈梦的什么人,不过他很确信那是个男人,还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听冷漠的语气和深沉的声音和他好有一拼,只是不知道人怎么样了。

    还有那个皮克,这些男人都让他莫名的烦躁,可偏偏她还是个结了婚的女人,如果她是单身,他必然会和那些人一决高下,将沈梦一举拿下。

    可是,就因为猫结婚了,他要动脑筋让猫乖乖的到他怀里来,不可强硬,必须智取,必要的时候当然也要强硬一些,就像此时,必须态度很强硬的警告她不准让别人碰她。

    “另外,不准那些男人对你动手,也不允许动嘴,你的嘴只能我亲。”顾少寒此时很像个不讲理的孩子,对沈梦要求这个不准,要求那不准。

    “喂?男人,你讲不讲理,我又没有卖身给你,凭什么要这么对我?”沈梦气呼呼的站起来,将身后的椅子用脚向一边一踢,双手掐腰,瞪着美眸怒视着懒懒的靠在椅子上的顾少寒。

    “你是没有卖身给我,不过你比卖身还要严重,你的最深领地是我最早占领的,我就是你的主宰者,进入你的身体就是我的特权,那些后来又想进的就是非法进入,就该杀——”顾少寒冷声说道,眸色锁住沈梦胸前的美景。

    沈梦随着他的眸色低头,才发现衣扣只系了一个,肚脐和上面的两点都暴漏着。

    “看什么看,里面被你侵占了,外面可是自由的,你最好安分些。”沈梦一边吼一边系纽扣。

    “我已经深入你的内部,外面的自然也是我的。”顾少寒勾唇,抿了一口红酒,不急不缓的走到沈梦身后,从她后面站住,垂头咬住沈梦的耳垂,在她耳边低语:“我要的是你的全部,记住,是、全、部,只要是你的,我都要。”

    “那个……你喝多了,我困了,要去睡了!”沈梦浑身一阵麻酥,手足无措的挠挠头,想要离开他的怀抱,他只是环着她,准确的说不是抱着她,或许是担心碰到她的伤口。

    就在沈梦想要离开的一刻,她被顾少寒带动着转过身,不得不面对他。随即而来的便是两只大掌托住她的屁股将她抱起,一手将桌子上的障碍物推到一边,将猫放到餐桌上,他则自然而然站在猫的双腿间,四目相对。

    从没有一个女人什么都不做就能挑起他的**,不得不承认他很饥渴,她没有撩拨他,相反猫一只在发飙,在冲他怒,可是他的身体还是被她带动的情动,下面已经悄然抬头。

    就在四目相对的一刻,沈梦感觉哪里不对,不经意的垂眼向下看了一眼,瞬间捂住想要尖叫的嘴,天啊,他下面居然是真空,他只穿了一件长睡衣而已,下面空无一物,准确的说是还有一物,强大的一物。“它对你来说并不陌生。”顾少寒声音沙哑的说道。

    “呵呵!我不属于那种自然熟的女人!”沈梦害羞的说道。看到猫害羞了,他的老二好像跟来劲了,斗志昂扬。

    “既然你不属于自然熟的那种女人,那我只好和你好好的熟一熟……”顾少寒温柔的抬起手,五指自然的伸进沈梦的秀发里,将她的头慢慢的向自己靠过来,他则低头吻上那肉嘟嘟的朱唇,只是因为失血过多,失去了原本的红唇,他轻轻的吸啯,不一会儿朱唇就红嘟嘟的了。晶莹剔透,像是可口的果冻,让他意欲未尽。他巧妙的撬开她的小牙齿长舌狡猾的探进去,与里面的小舌交合。

    沈梦呼吸开始急促,偷偷的睁开眼,看看这个男人此时是什么表情,只见他很投入也很享受的闭着眼睛。顾少寒不敢抱她的后背,只有一手扣住沈梦的头部,一手握着她又圆又翘又有弹性的翘屁。

    他吻的很投入,也很动情,他被猫惹的难受,即便猫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被他带动着。但他感觉到,也听到猫的娇喘和胸部的起伏被他的身体感觉到了,她的柔软一颤一颤的碰到他的胸脯,心里痒的难受,就是够不着挠!

    顾少寒伸手握住沈梦一直垂着的小手向下面带,直到来到老二面前,用力的将那柔软白皙的小手按上,狠狠的揉了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空虚感降低了很多。

    沈梦害羞的想要把手往回缩,却无奈被男人握的太紧,她抽不回来,也不敢有太大的举动,因为一动就会碰到那里!

    “放心,我今天不会要你,你受伤了,不宜做运动。”顾少寒声音沙哑的说道,鼻翼间带着粗粗的喘。

    “你你你不要,你这是干嘛?”沈梦声音低的像是蚊子叫。抬头不是,低头也不是。抬头就被顾少寒看到她的囧态,低头就看到自己的小手在那里被迫的揉!

    以前遇到过多少危险,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难看过!

    顾少寒几乎被沈梦的小模样逗笑,这是干嘛?自然是自慰!死女人快把他搞死了,身体里难受的要死,这两天了身体里一直在呐喊需要她,白天在电梯里被她握了下面,还被她威胁说要捏碎他的蛋,现在还好意思问这是干嘛!狠狠的拧拧眉,哑声说道,“我那里难受,而……只有你能治好它!”

    小女人不语了,眸色慌乱的不知道看那里,顾少寒自然不会放过她,低头再一次咬上她,这一次他没有那么温柔了,他狠狠的吻,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才解馋,知道片刻,沈梦忽然感觉到手里被一股热热的液体袭击,她惊慌的看着顾少寒,顾少寒附身将脸抵在她的肩膀上,粗粗的喘息,“女人,你欠我的,以后记得要还我!”说完,转身去了浴室,沈梦痴痴地看着手心里的液体,这是他的战绩,他居然在她手心里射了!

    沈梦看着手里的液体,脸刷的红了,耳朵也红了。蹭蹭跑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将那些液体冲掉。

    然后迅速回到床上,趴下,将脸朝里,故意留给顾少寒一个后脑勺。

    顾少寒出来的时候,沈梦心里像是揣着一只兔子,噔噔乱跳。

    “猫,身体好了,记得把今天欠我的还我。”顾少寒悠悠说道,沈梦没有回头却听到他在沙发里坐下,燃气一根烟,抽了两口随即便掐灭了,她听到他将烟碾压在烟灰缸里的声音了。

    “我不欠你的!”沈梦背对着顾少寒低低的说道。

    顾少寒走过来,在沈梦后背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转身躺在了一旁的沙发里,不急不缓的说道:“今天……我不该在外面,你说你该不该补偿我。”躺在沙发里,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猫。

    “是你自己在外面那样,不怨我!”沈梦低低的反驳。

    “那还不是因为你身子不适合做运动。”顾少寒悠悠的说道。

    “那……你不会去找属于你的女人解决!”沈梦又说道。

    “你就是我的女人。”

    “你……不讲理!不和你聊了,我困了!”沈梦说完就闭上眼睛。

    室内瞬间安静了。

    第二天。

    沈梦吃痛的翻身,趴着睡了一夜,前面都压麻了。小心的起来,身上穿着的还是那件衬衣。

    扫了一眼室内,没有人,还好,那个男人不再,起身,穿上一双男人的拖鞋,走到洗刷间,她要洗洗脸,简单梳洗一下,去她的豪华套房里。她的东西都在那里,这里什么也没有,就连充电器也在那边,她的手机没电了,估计皮克一定着急了!

    岂不知,顾少寒已经派人通知皮克,说沈梦回国了。皮克虽然怀疑,但是无法联系到沈梦,因为坐飞机手机是不能开的,看来是真回国了。他已经拿到服务员给他的车钥匙。

    这自然是今天早上,顾少寒起了一个大早,准备去给沈梦买衣物。结果刚走到一楼,就被前台小姐叫住,说他妹妹昨天晚上没回酒店休息,担心有事,所以和顾总说一声。

    妹妹?

    当时顾少寒一愣。

    他在这里有妹妹,他怎么不知道!

    前台小姐又耐心的把沈梦是如何订房间的事情说了一遍,顾少寒勾唇笑了,原来猫用他的名字订了最好的总统套房,狡猾的猫。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