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作品

43.第43章 名义上的夫妻关系

    对方,有那么一刻沉默,这是他打给丫头的电话,怎么会是一个男人接到,而且还是很好听的男声,虽然语气很不友善,但是不可否认这个接电话的男人声音很有魅力。

    “你又是谁?”同样冷冷的回了一句。

    “我是她男人。”顾少寒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沈梦当场就傻眼了,这个死渣男这是在和谁讲电话,居然胡说八道起来,。快步走过去,要抢过顾少寒手里的手机,谁知顾少寒将手抬高,就是不让沈梦抢到。

    对方,又是片刻的沉默。

    “小子,报上名来。”对方的话让顾少寒怒了,该死!那个‘最爱’居然敢叫他小子,除了他老妈敢这么叫,还没有人敢这么叫。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以后离我女人远点,不然你会后悔。”顾少寒冷冽的说道。

    对方,扯扯嘴角,好狂的男人,没想到丫头身边居然有这么宽狂傲自大的男人。只是……他的梦梦也很野……

    “你不是梦梦的老公,所以不敢报上名字。”对方冷冷的回了一句。

    顾少寒狐疑的看看沈梦,看看手机,这个‘最爱’居然知道沈梦结婚了,而且居然还猜到他不是沈梦的老公,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个‘最爱’也认识康裴。

    “梦梦是你可以叫的吗,只有我可以这么叫我的女人。既然你已经猜到,不妨告诉你,我会成为梦梦的老公,而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顾少寒很不客气的说道。

    对方,再一次陷入沉默。丫头这几年了一直和那个康裴维持着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在外人眼里都知道他们是合法的夫妻,但是他知道梦梦不爱他,那个康裴也不爱丫头。

    梦梦呢?

    为什么不接电话?

    这个霸道无礼的小子又是谁?

    “叫丫头接电话——”对方冷冷的说了一句。

    “她在我身边睡觉,你确定她会接你的电话,还是不要在我女人身上浪费时间比较好。”顾少寒悠悠的说道。

    一旁的沈梦快被顾少寒气死了。

    死渣男,她没被那帮黑人用刀砍死,此时也快被死男人气死了!后背受伤,她不敢乱动,不然早就把手机抢到手了。

    “放肆——丫头是不是出事了?”对方再也不沉默了,厉声问道,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担心之意。

    沈梦气急败坏,一把抓住顾少寒的老二,怒声吼道:“把手机给我,不然我捏爆它——”顾少寒垂眼望着被惹毛的小狮子,明显不听她的,她随时会咬人。她刚才说要捏爆他的老二,看的出来她绝不会手软。死女人这么狠心,那里可是他为她留的,他为她留了三十年了,难道她就这么不珍惜,出手就要捏爆它!

    狠心的女人!

    野蛮的女人!

    气人的女人!

    沈梦如愿得到手机,看到是‘最爱’。抬眸怒视着顾少寒,伸手捂住手机的听筒,“你个混蛋,事后再和你算账。”

    随即转身,“刚才是个误会,我以后给您解释,先挂了。”沈梦匆匆的说了一句,对电话的人没有任何的称呼。

    “等一等,丫头你是不是出事了?”对方听到丫头的声音有些弱,不像平时通话时候那般有力。

    沈梦因为受伤,气息虚弱,根本就提不起力气来。对方顿时传来急促在原地踱步的声音,好像是担心她了。

    电话因为是按了免提,所以顾少寒也明显的感觉到电话那头对沈梦的关心,这让他很不爽,原来他的猫有这么多人惦记着。

    “怎么了?”对方又急切的问道。

    “我在睡觉呢,能有什么事。”沈梦故作无事的说道,大大的美眸里溢满了泪水,还好是背对着顾少寒,不然会被她看到自己流泪,伸手抹去眼里的泪水,努力的扯着嘴角让自己笑出来。

    身后的男人心疼的看着那一抹小身影儿,她居然流泪了,‘真爱’那个人是她的真爱!

    哼——真爱又如何,他的猫是他的。

    “丫头,刚才那个男人?”

    “我以后再解释,先挂了,相信我,我没有学坏!”沈梦说完挂断了电话。

    她没学坏?!

    她在告诉那个男人她没有学坏,她怕那个男人误会她。

    抬眸看向一直看着自己的男人,他……其实还是不错的男人。最起码把他和康裴一比较,就看出差距了,他浑身散发着威严不可侵犯的气势,即便他在她面前有时候很不安分,但是她感觉的到这种男人不是随便对女人动手动嘴的男人。

    而她那个挂名老公康裴见到喜欢的女人就用嘴打招呼,就像她回家的以第一天被他叫出去,在酒吧门口他就想吻她。可是……她不想让他碰,感觉很恶心。然而这个渣男亲吻她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有一种别样的感觉,似新鲜,似迷恋。

    想到这里眸色不由的娇羞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失血过多,她的小脸儿一定红了。

    清了清喉咙,尽量让自己做到自然淡定。

    “我希望我们以后还是少见面,如果可以……见到了最好连招呼也不要打,假装不认识吧!”沈梦吞了吞口水,还是主动说话了,总是被这个男人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心里毛毛的。

    顾少寒听到她这么说,却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他那形状完美的唇角微微翘起。让沈梦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只见他那冷峻的脸庞,沉稳的气质。沈梦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他不简单。

    如果说康裴难对付,那是因为他是花花公子,而且很嚣张跋扈,有豪门大少的所有的缺点,她之所以顾虑康裴是担心**。

    那么这个顾少寒,她更难对付,他深邃的目光好复杂,让人一时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看不透,猜不到。他这样的身份,什么女人不缺,可是……他却对她就是不放手,这样的男人让她困惑,她到底哪里好!

    如果……他们走到一起,那他就是第三者,他这样的男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可是……他还是这么不讲理的霸着她!她是康裴的老婆,她是有夫之妇!他们之间绝不可以再有牵扯。

    “因为刚才你的举动,害我被人误会,所以今天你救了我,我不会感谢你。”沈梦语气立马生硬起来,眸色也冷了,只是那张脸依然白的让人心疼。

    “我也不需要你的感谢。”顾少寒闻言也不过是勾了勾唇,语气没有太大的不满,淡淡的语气,像是朋友在聊天。

    “你受伤了,今天就留下来,看在咱们都是中国人的份儿上。”顾少寒心疼的看了一眼猫,她是个倔女人,也有自己的主见,强硬的态度很难搞定她,所以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要激怒她,免得她后背的伤口再流血。

    顾少寒走到一旁,顺手摸了一根烟出来,点燃放在嘴里,眯起眼睛吸了一口,周围瞬间弥漫着淡淡的烟草的味道,还有他身上那股独特的男人气息好像被他一起吹向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受伤,身子变得弱了,沈梦居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息稀薄了,脑海里再度响起被他亲吻的时候,她也闻到过的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原来他抽烟,难怪会有淡淡烟草味道。

    顾少寒很少抽烟,一般是在烦闷的时候点燃一支,此时,他拿他的猫一点辙也没有,猫受伤了,却依然这么野性。

    难驯服的野猫。

    难搞的女人。

    特别的女人。

    吸引他的女人。

    顾少寒缓缓的吸了一口烟,在吞吐云雾的瞬间靠近沈梦,“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难道与你见了面也要假装不认识?嗯?”

    说话的时候,手已经探过来,夹着烟去触碰那张惨白俊俏的小脸儿,轻轻的触碰她的脸颊,很光滑,如婴儿般细腻。眸子微眯,这么完美的女人注定是他的,不然她嫁给康裴两年,居然还是处女,这难道不是在给他留着,所以她注定是他的女人。

    沈梦被他的动作搞得一僵,他此时好温柔,完全不像那个霸道他。

    “我知道这么要求你有些过分,可是……我希望这样……”沈梦说着违心的话,其实这个男人没有这么讨厌,只是,她是有夫之妇,注意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你给我的感觉可不是这样的。”顾少寒自然看到什么眸色里那份纠结,那份无奈。

    她在担心自己结婚了,还是在顾虑什么?

    她和顾少寒结婚这件事情在他看来没有那么简单,其中一定有隐情。

    “我……”沈梦欲言又止。

    “在我看来,我的猫可不是这样的,我的猫给我的印象是天不怕地不怕,为了不被康裴捉到你婚内出轨,你敢从三十五层楼的窗户上逃走。现在对着我,你这么紧张,是因为我和康裴是老同学,你有罪恶感,还是担心我们的事情被他知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越是不和我说话,越是不理我,康裴就会越怀疑咱们之间有暧昧。不要总是表现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姿态,康裴不是傻瓜,总有一天你什么都不说,也会有暴漏的一天。”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