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作品

41.第41章 谁伤了他的猫

    她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招惹到那种危险的社会男人。

    回到顾少寒的房间里,他给萧力打了电话,让他安排好那边赶快赶回来。

    把沈梦轻轻的放到床上,在她身下放了一个抱枕,让她趴着舒服些。

    “动手吧,我撑得住。”沈梦知道她的伤口需要处理,咬住抱枕,将头埋在抱枕里。

    顾少寒自然不敢耽误一刻,开始从小女人的包包里翻找,她说买了止血药,应该不止这些,果然,里面有尖刀,纱布,还有消炎药。

    拿出尖刀把沈梦的t恤剪开,入眼的是一道十多分长的伤口,伤口的深度足足有三四毫米深。

    他心疼的皱眉,拿出酒精首先是清洗伤口,不然伤口感染会很危险,清理伤口也是最痛的。

    “忍住……”顾少寒声音沙哑的说。

    看着沈梦后背的刀伤,他心疼的好像自己的心被挖去一块,血液不断的滴落下来一般。

    他的猫很硬,是骨头硬,他用酒精一遍一遍的清理,他的猫居然都咬牙忍得住,一声都不吭,额头的汗珠一滴一滴的落下,抱枕都湿了一大片。他的猫愣是不叫不喊。

    有种的女人——

    只是……今天不管是谁伤了他的猫,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混蛋,不管沈梦的身份是什么。为猫报仇,一定为他的猫报仇.

    伤口清洗完毕,顾少寒拿起消炎药,狠狠的皱眉,忍着心疼将药面散在伤口上。然后用纱布覆盖好,又用专用胶布贴上。

    “猫,好了。”顾少寒柔声唤着沈梦,猫儿不语。他弯腰,垂头,将遮住沈梦五官的头发拂去,露出的是一张没有血色的脸,惨白的像是没了气息,担忧的伸手放到她的鼻翼间,呼吸平稳……晕倒……也难怪,别说她是个女人,就算是男人此时也很难保证不会疼晕。

    此时传来敲门声,顾少寒拿起一条毯子小心的盖在沈梦身上。

    “进来。”冷冷的两个字透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萧力小心的走进来,因为在门外似乎就已经闻到鲜血的味道,顾总那么在意沈梦,如今沈梦受伤顾总的心情一定很不好,还是小心一些比较稳当。

    推门进来,扑鼻而来的是浓浓的鲜血的味道,还有刺鼻的酒精的味道,轻轻的将门关好。转身,入眼的是地上扔着一件被鲜血染红的白色t恤,从衣袖和领子的部位可以看出t恤是白色的,

    “顾总,那些人已经押送到秘密基地,我们的人正在审问。”萧力恭敬的汇报,不敢抬眸看向沈梦。

    “当时的情形说一边。”顾少寒知道沈梦会功夫,他想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下她被砍伤的。

    “我带着人赶到的时候,为首的头头在地上趴着,颈椎已经断裂,是……被人从后面袭击,一招制胜,并且一拳将那个黑人的颈椎骨击碎。”萧力好奇的看向顾总,眸色的意思是那个黑人很有可能是被沈小姐揍的。

    顾少寒自然知道萧力投过来的询问神色里的意思。

    双手环胸,冷冷的眸色射出危险的精光,性感的双唇抿紧。他的猫真的可以一拳将一个黑状的大汉的颈椎骨击碎,而且还是在打斗的过程中,她那么较小的小人儿是如何做到的。

    她……很神秘……

    “继续说。”

    “还有一名黑人腿部严重骨折,应该是被人正面袭击,用脚铲到腿骨,造成骨折,而且那个人的脸部受伤也很严重,伤情都是拳头所致。”

    顾少寒转身,坐到沈梦身边,拿起那双本来就白皙的小手,如今因为失血过多更加惨白。

    仔细的打量着被他握着的小手,很软活,这双小手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把这里打扫干净,将带血的衣服带出去,处理掉,然后让厨子炖锅鸡汤来。”

    “是,顾总。”萧力脱掉外套,挽起里面的衬衣衣袖开始打扫,他将沈梦带血的t恤装进一个袋子里,然后用抹布将地面的血渍清理的干干净净。拎着袋子出去了,并且安排厨房煲上鸡汤。

    萧力出去后,顾少寒起身,走到沈梦的小包包里,发现里面有一包盐,应该是为自己准备的,他拿起那包盐走到饮水机前,将在药店里买回来的白盐根据说明书冲了一杯淡盐水,再次返回到沈梦身边。

    就在此时,室内忽然唱起了:

    爸爸,妈妈,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陪陪我。

    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夸夸我。

    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抱抱我……

    妈妈总是为我说,爸爸妈妈最爱我,我却总是不明白,爱是什么……

    顾少寒听到这手机铃声,这自然不会是他设置的铃声,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会设置这种铃声,即便他从来不知道他的亲生爸爸长得什么模样。

    这些年……老妈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他还是知道了他的亲生爸爸另有其人。为了不伤老妈的心,他什么都没有做,不去找那个爸爸,不去调查有关亲生爸爸的一切。凭他的实力和势力,只要他想知道,就不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虽然很少回家住,但是老妈在他心里的位置很重要,还有他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真的很爱他们,虽然这些感情他都藏在心里,但是他们的位置都在他内心深处放着。因此他放弃了调查自己的身世,放弃了那个关于亲生父亲的一切。就是不想伤害老妈和弟弟。

    如今他的猫,为何用这个铃声,难道她……

    从萧力调查的结果里他得知,沈梦从小没有妈妈,是她爸爸把她养大成人。

    沈靖——猫的爸爸。

    两年前,沈靖因为杀人被宣判死刑,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沈靖杀人一案被重审,判决结果是死缓,从此以后沈靖便被秘密人士保护起来,再也没有出现过,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然而,他的女儿沈梦就在当时嫁入豪门成了康裴的老婆。如今一想,这一切都是有关联的,沈梦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又怎么会在爸爸出事后,嫁入豪门,而且还嫁给了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康裴。

    康裴不是她的菜。

    他自认为自己不差,却始终得不到猫的倾心,何况是康裴那小子。

    他试图去接电话,结果发现手机在沈梦的牛仔短裤里装着,还是在前面的裤兜了里,她现在又是趴着,根本不好拿。于是他拿了一条浴巾简单的折了几下后,铺到自己腿上,小心的抬起沈梦的肩膀,担心弄疼她。沈梦的肩膀被托起,她耷拉着头,一头秀发自然的垂着,看着小野猫没有了战斗力,他心疼的皱眉。

    将自己铺上浴巾的腿迅速移过去,让他的猫舒服的趴在自己的腿上,然后伸手将猫裤衣兜里的手机掏出来,看到来电显示是老公。

    老公?!

    多刺眼的两个字。

    多可笑的两个字。

    这是他的女人,这是他的猫,这两个字本该是属于他的。不过……他不会让猫成为真正的野猫,他会把猫带回自己的窝里养,圈养。

    就在他刚想挂断的时候,沈梦忽然醒来,被铃声唤醒。

    她皱眉,咬牙,后背的疼痛让她痛苦的挣扎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夺过顾少寒手里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老公,凄凉的,悲催的,无奈的一扯嘴角。居然是她那个挂名的老公,那个陌生的老公,那个和她有两年婚龄的老公,那个每天只知道玩女人的老公,那个她……讨厌的老公!

    多么可笑,她此时正趴在她名义上老公同学的腿上,另一边却要和挂名老公努力的维护这可笑的夫妻关系!

    一闭眼,按下接通键,即便是讨厌这个老公,但还是需要维护这种名义上的夫妻关系。

    “喂?”沈梦将脸重新放到顾少寒的腿上,后背的疼痛让她不得不在这个男人面前折腰。

    此时一想,其实这个男人也没有那么讨厌,最起码这是她现在的感觉,趴在他腿上让她心里莫名的踏实和安全。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没有了,因为就在她说了一个喂字的时候,顾少寒握住她握着手机的手,按下了免提键,然后又放开她,一副讲吧的姿态。可恶的男人这是要偷听她和康裴的通话内容,难道他不知道偷听别人的电话是不道德的,这是在探听别人的**,这个男人真是要多可恶就有多可恶!

    “为什么才接电话?”显然康裴烦了,也急了。

    “没听见!”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没听见?”康裴刨根问底,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见到沈梦后,他开始担心她,担心他这个挂名的老婆给他带了绿帽子,担心她喜欢别人了。

    两年里,他从没有想过沈梦会不会在美国和人好上,如今他开始起忧。

    “我在睡觉!”

    “睡觉——你和谁睡觉?”康裴语气里带着很明显的暴怒,急躁。

    “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沈梦被名义上的老公这么质问,显然有些生气,尤其现在还有一个可恶的渣男瞪着一双贼眼,那双贼眼里还带着得意,恐怕她越被康裴怀疑她出轨这个渣男就越得意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