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作品

29.第29章 这个渣男

    她唯一想忘记的就是这个男人,这个长得又帅又高的鸭男,渣男。

    这个男人,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彻底忘却的时候,他又以这样的姿态忽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真真的打扰了她的生活,也扰乱了她的计划!

    其实,冷静想一想,她此时已经知道他不是鸭男,因为他浑身的气质,还有他那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王者风范,还有他的家世,无意不在透漏着他的不平凡。

    但是,她气他,气他为什么不把那一晚的事情彻底忘记,就干脆当成单纯的一页情得了!可是这个男人偏不这么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的生活都搅乱了!

    所以她宁可相信他是只鸭子得了,目的也是为了气他,刚才在外面故意给他报酬,给他一张毛爷爷。其实,当时的情形她心里和明镜似的,这个男人的身价一定高的惊人,但是,她就是假装不懂,故意气气他,故意侮辱侮辱他,让他最好被她气的转身就走,再也不出现才好。

    可偏偏那一招不管用,他没有被她气走,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她有些心慌了,这个男人还真能耍。

    “老大,这几年你只知道忙于事业,难道就没有想过也像康裴这样结婚,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女人了。”老二一边吃着小吃,一边问。

    “以前,对女人还真没有什么,更别说是结婚了,女人就是麻烦。”顾少寒悠悠的说道。

    “大哥,你身边一定有不少美女追求你吧,上学那会儿就是如此,难道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找到让你有感觉的女人,给兄弟说说,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老二兴奋的问顾少寒,像是一个记者一般,急于知道人家的**一般。

    “老二,你还是这么喜欢探听别人的秘密,一点儿没变。”顾少寒说完,余光扫了一眼一直沉默的沈梦。

    如今让他有感觉的女人就在他身边,然而她是别人的老婆,但是她却是他的女人,他顾少寒的女人。

    沈梦起身。

    “你们几个聊,我出去一下。”沈梦微微一笑,保留着最基本的礼貌。

    “康太太,难道你不想听听我们这位超级大帅哥的**,这可是多少人都想挤破脑袋都想知道的消息,钻石王老五顾少一直单身,多少人对此事好奇。”老二一脸兴奋的说道。

    “呵呵……我不认为我适合听你们的这个话题。再说,我不是单身,我已婚,所以我对单身男人的**没有兴趣。”沈梦的回答莫名的让康裴喜欢,不由的多看了几眼这个挂名的老婆。

    她还是变了一些,最起码两年前,她不会这么说,她会羞涩的坐下,继续听他们说话,如今她却知道辩解,知道摆明自己的立场,就是她知道她是康太太,他康裴的老婆。即便这只是有名无实的老婆,但是,关系还是摆在这里的。她似乎懂事了。

    “老大,快给兄弟说说,你对什么生活有什么感觉?”老二像是采访一般,好奇的问道。

    顾少寒听到沈梦的话,神色瞬间锋利的射向她,死女人居然这么无视他的存在,然后一语双关的说道:“感觉这东西,我两天前已经深深的体会过了,很有感觉。”

    “深深的体会过了,很有感觉?”老二似乎没有理解透彻,重复道。

    “嗯,就在最近我深深的体会过了,感觉不错。”顾少寒的话,让走到门口的沈梦,几乎僵住,死男人不带这样的,用得着这么说嘛!还是她心虚,总是不由自主的向那一晚的事情上想,不行,要赶快出去,再不出去,不知道这个男人又要说什么了!

    沈梦离开,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要了一杯冰水,她需要冷静。

    千万不要表现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这样会被别人怀疑她!

    看看时间,真想就这样离开,可是又不行,这样走康裴会很没有面子,而且还会让人怀疑她在故意躲避谁?

    此时,包间里,顾少寒的电话响了,四个老同学聊得不亦乐乎,唯独顾少寒的心思都在出去的沈梦身上,听到手机响,这个电话来的太及时了,他终于有机会出去,沈梦迟迟不进来,他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以前的同学情谊,除了老二和老四没有变,排行老三的康裴已经变得很厉害,他之所以一直拒绝和他们聚会,主要是不想见到康裴。典型的花花公子。

    接着电话理所当然的出去了。

    沈梦看看时间,过了快半个小时了,还是进去坐一会儿,估计一会儿就该撤了,他们也应该聊的差不多了。

    只是,在沈梦起身,准备上楼的一刻,楼梯转角处,手腕被人用力握住,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只感觉背后一凉,她被抵在楼梯下面的墙壁上。

    眼前一晃,一个高大的黑影,也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男人黑影出现在她面前。

    她抬头,怒视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俊脸,男人炙热的呼吸喷在她微红的脸颊上,沈梦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急切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还好这里没有人注意,随即抬头又看向抵住自己的男人。

    “你疯了,他们随时会出来,你不怕被你的同学康裴知道你对他老婆不礼貌——”

    这个男人的手肆无忌惮的在沈梦身上游走,最后抬起她的下巴,狠狠的在那红唇上咬了一口。

    沈梦吓得脸色惨白,完了,这个男人疯了!被他害死了,万一被康裴看到,菲离婚不可!

    “不准你叫他老公,你是我的女人,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清楚,你的第一次给了我,康裴他算个球。”顾少寒冷冷的说道,眸色炙热的望着沈梦。这个女人是他的,只有他可以碰。

    “……你,想干什么?我是康裴的老婆,这是事实,我和你那一次只是意外!请你以后都不要再说了。”沈梦挣扎,她想离开他怀抱,但是这里是酒吧,她不敢有太大的挣扎,以免引起别人注意。

    “我不妨再提醒你一次,那不是意外,我们配合的很完美,记住,你是我顾少寒的女人,绝不允许让康裴碰你,不然我会杀了他。”顾少寒冷冷的语气,深邃的眸色,让沈梦一惊,这个男人此时身上的气势好吓人,他出来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些,不准她名义上的丈夫碰她。

    ……他凭什么这么要求她!

    就为了那一晚的事情吗?

    他似乎忘记了一个事实,她和康裴是夫妻关系,合法夫妻,而他只是她的一页情男人,他凭什么要求她为他守身!

    “我不妨也提醒你一次,我是康裴的老婆,我们是合法夫妻。你……和我之间发生的就忘记吧。”

    “我们是做,哎的关系,不要忘了。”顾少寒勾唇,挑高眉头,此时不同于刚才他面对包房里的那几个男人时候的样子,他现在浑身带着邪性,邪魅的笑着,让她心里不由的毛毛的。

    沈梦慌忙的去捂住他的嘴,谁知,却被一只大手握住,然后放到他的薄唇上轻轻的亲吻,随后是轻轻的用牙齿咬沈梦的拇指内侧,越来越用力,最后满意的放开她。

    他邪气知足,风情的笑着,不急不缓的吐出:“我是不是应该谢谢我的老同学,结婚两年,新娘子居然还是处,女。他还真是知道怜香惜玉,两年里都没有碰过你,却把你的第一次给了我,太够意思了。记住,你是我的女人,决不允许让我以外的男人碰你。否则——”他虽然没有说完就上楼了,但是沈梦知道他后面那句话不是开玩笑,如果她不为他守身,后果很严重。

    死男人,太霸道了,让别人老婆为他守身,是不是太过分了,而且她还是他同学的老婆。

    自古朋友妻不可欺,这个可恶的渣男太渣了。

    低头看看被他咬过的手心,还有淡淡的牙印,手上还有他的味道,很特别的味道。

    死男人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对朋友的老婆动手又动嘴,康裴的朋友果然没有一个好人。最近运气不好,需要出去避一避。

    刚准备上楼,四个男人纷纷走下来。

    走在前面的自然是那个霸道的渣男——顾少寒。

    看着他们走下来,沈梦解脱的松了一口气,即便是这轻微的动作和神色,也被顾少寒尽收眼底。

    再一次抬头看向楼梯上下来的男人们,前面的渣男气势果然不凡。这一点沈梦不可否认,只见他性感的薄唇紧紧抿在一起,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泛着冷傲的神色,深邃凌厉的眸子无形中让周遭的气息笼罩上一层压抑。

    难以遮掩的昂贵气息不急不缓的走下来,在经过沈梦身旁的时候站住,转脸,深邃的望着她,“梦梦,该走了。”一声梦梦,沈梦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他一定是故意的,这里这么多人,他居然这么亲昵的叫她梦梦。太过分了!

    “请叫我沈梦,或者是康太太。”沈梦声音不高不低,却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到。

    “哦,抱歉,在美国的时候经常听秘书提到一个叫梦梦的学生很优秀,所以只是一种习惯而已。我会尽量改过来,叫你……沈小姐。”顾少寒厉色说道。这样的话,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情……很矛盾!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