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52章 只能是他的

    “去你那里吧”七七转身想要把东西收好又觉得放在房中实在太不安全虽然这东西对别人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她来说却是价值连城有钱都买不到的

    若是丢了赫连夜一定不会再重新给她做一套她除了哭死再也做不了其他

    “你稍微等我一下我换件衣裳”把赫连夜请出去后她立即把房门关上躲到屏风后将手术箱全部收到天地镯里才施施然出门

    明显衣裳没有换过赫连夜并不理会与她一起回了西厢把当日她所画的图谱取出来摊开在案几上

    “这几个地方所用的材料我找不到”修长的指指在长短枪枪头上那里有个特别的设计那是他所需要的吸附功能最关键的地方

    “我早跟你说过这图我可以画出来但你只怕无法将东西做出”铝合金这个年代根本没有金刚石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对上他狐疑的目光她忙道:“我不是故意在推脱若你能找到可替代的材料锋利的同时还能做到有韧性便能把枪头做出来”

    赫连夜没有说话依然在思考所需的材料半晌他才道:“你所说的材料将它们的特性与我说说我来试试能不能找到可取代的”

    听他这么说七七反倒有点适应不来了:“你……不怕我是故意乱说的?”

    万一她就是故意乱说出一种他永远无法找到的材料他岂不是一辈子都做不出来?

    “我自会分辨”是不是乱说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说”

    “……”

    在赫连夜的房中一待又待了整整两个时辰的工夫出来的时候天色已不早快要天黑了

    今日回来之后素兰阁那便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依她所想等慕容素素回过神来一定不会就此罢休了她早就想好了今日她必然会弄出一番风雨

    这样安安静静的倒是叫她有点不适应了起来

    这么安静慕容素素究竟在琢磨些什么?

    怪不得兵家常言以静制动果然你一安静了对方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笑着自己的愚笨她转身朝膳房走去

    翠儿不在梅大叔也不知道缘由听说是回乡探亲了虽然明知道南慕国和皇城相距甚远但主子说了是回乡便是回乡当下人的也无权过问

    在梅大叔的帮助下把浴汤打回寝房本来打算沐浴更衣的又因为忽然想到些特别重要的事情急急忙忙把小册子打开拿笔把想到的事情记录在册

    这一弄居然直接就花了一个多时辰幸而现在是六月天否则浴汤已凉透还得要重新打来一份

    她来到屏风后褪去衣裳一步跨入浴桶给自己清洗起身子

    却不知有人已经在靠近……

    楚玄迟来的时候七七还在浴桶里知道他在沐浴他本来只是打算到屋顶上坐坐等她结束后再进门

    但不知道为何在屋顶上坐着坐着心里便烦躁了起来

    她就在他屋下寝房不远处只要掀开瓦砾就能看到她在做什么……他似乎还没有亲眼看过她沐浴……

    屋顶上晚风柔柔吹送吹走了白天的燥热送来了一份凉爽舒适的气息但某人额上脸上却是不断在滑落汗珠

    想得越多细汗越大……

    最终在听到下头的人从浴桶里迈出来的动作时他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从屋顶上翻了下去如同过去每一次那般直接从窗户闯入

    才走了两步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呼吸一窒

    那个本该沐浴过换上衣裳的女子此刻正坐在软塌上手里不知拿了个什么东西正往腿上抹去

    而她的身上……

    七七回头看着他视线纠缠上两人都久久没有说话

    她死死盯着他的脸震撼讶异到不知所措

    他的目光却从头到脚将她扫视了个遍白细嫩粉还有……

    “啊!”

    梅大叔就在外头不远处忙活正要收拾好东西回房歇息听到七公主的尖叫他吓了一跳正要赶过去却分明有人比他走得更快

    “七七你是不是在里头?”

    七七睁大了一双如珠眸子用力揪紧身上的被子楚流云来了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被她盖在被子之下的楚玄迟眉心顿时蹙紧慎人的寒气疯狂溢出

    流云不是已经和她退了婚事?大半夜的他来做什么?

    七七也不知道云王爷来做什么就这么个迟疑的功夫房门已经“碰”的一声被推开等不及的楚流云推门而入

    “七七!”大步往房内走去只见软塌的纱幔刚被放下很明显人在软塌上但为何他会嗅到不一样的气息?“七七?”

    “云……云王爷你来做什么?”小手落在身旁男人的头上轻轻揉过只想将他越来越高涨的寒气安抚下去却没想起自己如今身上还是完全没有保留的

    楚玄迟心里莫名的气闷三更半夜来找慕容七七五皇弟和她如今算是什么关系?

    当然怒愤中的男人你没办法跟他讲道理他也不会听

    如果现在有人提醒玄王爷他和人家七公主也是没有任何正当的关系却不止一次三更半夜来寻人家他一定会直接把人一掌劈死而不是愿意浪费口舌跟他讲什么道理

    “我……我听到你的叫声”楚流云还是觉得软塌上的气息不太对劲想要靠近去瞧个真切又怕自己唐突了她

    她已经上了软塌就寝只怕身上所穿的也不怎么整齐

    就这么闯入姑娘家的闺房怎么都说不过去

    “我……我只是看到虫子我害怕我……”七七心里是真的在害怕被人说闲话是一回事若是被当场抓到那就真的不是可以随意不理会的事情了

    更何况如今她身边的是玄迟玄王和七公主做出苟且之事这事扬出去会对他的名声造成多大的损害?

    “虫子?”楚流云眯起一双星眸又忍不住靠近半分

    他听出来了她语气不太对劲他怕的是她正受什么人挟持着不敢对他说实话

    “七七我考虑过我还是及早向父皇请旨恢复我们的婚约你一个人住在华陵苑翠儿也不在你身边照顾我不放心”

    他说话的同时又往软塌边靠近了两步

    恢复婚约!

    这事为何从未与他提起过?

    楚玄迟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只知道这几句话让他顿时火遮了眼

    他抬头不想再躲下去这女人暂时他还不愿意将她交给任何人!婚约已退想要恢复可有问过他?

    从慕容七七跌入寒潭碰了他之后她就注定只能是他的!

    头才刚抬起来被他的举动吓坏掉的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拼命抱住他的脑袋将他摁在自己怀中阻止他当场发飙

    “七七你究竟在做什么?”楚流云明显听到动静了立即举步向她走来

    七七吓得脱口惊呼道:“我……我没穿衣裳你不要过来!”

    房内的男人脚步一顿一张俊脸顿时红了个透

    怪不得自己进来之后她那么惊慌原来是因为……光着身子

    至于某个被搂在女子怀中的人因为睁眼便看到幽香的雪色一紧张连呼吸都忘了

    如同被蛊惑了一般他的大掌顿时着了魔伸了过去

    “七七……”

    “你到偏厅等我我马上过来我……啊!”慕容七七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小手落在某男的头上又不敢用力将他推开

    房内两个男子一个分明起了疑心还在房内待着未曾离开一个……他居然趁着她说话的时候用力掐上了她……

    “七七怎么回事?”楚流云本是打算听她的到偏厅去等她可她刚才……刚才分明叫了!

    “我……我其实在……嗯……在练功……别过来我没穿衣裳云王爷求你去偏厅等我嗯……”

    “是不是走火入魔我帮你”

    “不要!”

    “七七你我很快便会成为夫妻让我帮你”他已断定她是练功走火入魔才会有这么奇怪的表现

    但七七如何能让他帮?尤其在听到他说“你我很快便会成为夫妻”这话后那个气疯掉的男人顿时无情地咬了她一口如果不是用力咬着自己的下唇她一定会惊呼出声

    “我自己来王爷去偏厅求你……了”

    “七七……”

    “求你流云”啊……该死的家伙这一口好疼!

    楚流云始终是犹豫万分但因为她一句娇娇柔柔的“流云”心里顿时暖了最终还是在她的哀求下放弃了坚持举步出了门并为她把房门关得严严实实的

    直到他走远再听不到他的脚步声七七才放开薄唇低叫忍不住脱口而出:“嗯……别……”

    “你叫他流云?”被子被人霍地扯了出去一双染满怒火的星眸出现在她面前他瞳孔忍不住一阵收缩大掌依然禁锢着她脆弱的身子冷声道:“复婚?很快便会成为夫妻?”

    “不是……不是这样的”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但很明显他就是在生气她也是在害怕“玄迟……”

    “你和他什么时候的事情?本王为何不知?”

    对上他染满寒霜的目光她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和楚流云哪有什么事?顶多也就是那夜从宣华殿离开后自己在他面前演了一出戏码让他彻底清楚他母妃的所作所为罢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