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46章 平静

    为此他勉强压下心头的不安笑道:“自……自然是真的”

    “拖出去打二十板”他的声音很淡

    “是”侍卫的声音却是铿锵有力的

    二十板……直到人被压下去侍卫手起板下在自己杀猪一般的嚎叫中风明华才反应过来云王爷真的要人赏他板子!

    外头哀嚎和求饶的声音不断在宁静的夜幕之下显得特别违和有几分扰人清宁了

    楚流云依然尝着清茶不知过了多久被打得一脸煞白几乎昏阙过去的风明华才再次被拖回来趴跪在地上哀求道:“王爷王爷饶命小的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说”凌厉的目光扫去对方却在一瞬间闭了嘴他星眸半眯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意味:“大概你还没尝试过辣椒水泼在伤口上的滋味来人!”

    “不王爷小的说……小的什么都说……”

    楚流云猜的没错那夜把七七敲晕带出皇城的确实是风明华他把人带出去后本来是打算毁了她清白的但事情才没有进行他就已经被人从背后敲晕了

    至于后来的事情他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回城便听说了今晨慕容七七回来被堵在城门口的事

    虽然事情不如原计划那般但效果却是一样所以指使他的人并未说什么他自然也不会多事

    这个风明华完全就是个吃不了半点苦头的人被打了二十板子便什么都说了

    “指使你的人是谁?”

    风明华一怔迟疑了片刻才道:“慕容素素南慕国的六公主”

    楚流云眯起眼声音更冷了几分:“还有谁?”

    “没……没有谁了!”

    “看来你还是没吃够苦头”楚流云一摆手守在两旁的侍卫立即上前打算把地上的人拖起来

    风明华急道:“王爷真的没有其他人了王爷若是不相信不如直接杀了小的小的所说的句句是实话”

    他咬着牙这么懦弱的人这会儿竟是一脸的视死如归:“王爷不用再折腾小的小的无话可说了王爷不如直接杀了小的吧!”

    楚流云盯着他半晌没有说话但侍卫也没有再来拖走他

    好一会楚流云也只是捏着玉杯子轻轻打转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又或者他根本什么都没想只是半闭星眸在歇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又睁开眼眸盯着一直因为疼痛在喘气低嚎的风明华目光一凛:“你当真没有碰过七公主?”

    “没有!”到这时候他都看不出来云王爷对七公主的在意他就真的愚笨得该死了他喘息道:“今夜在……在宣华殿上所说的不瞒王爷都是……都是怡妃娘娘授意的小的那夜连七公主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就被人敲晕过去了”

    “是什么人?”

    “小的没看到”

    楚流云再次陷入沉默片刻之后才摆手道:“来人给他写供词”

    供词……也便是说这事以后保不准还会被摆到朝堂上或是刑部风明华自然是害怕的但惧于云王爷的威严他不写不成

    当下忍着痛好不容易写了一份让王爷满意的供词又印上指印才被扔出云王府的大门

    二十大板不算太多但对于他这种从来只知道花天酒地的人来说还真的很重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又不敢惊动任何人只能自己忍着剧痛离开琢磨着远离了云王府再找辆马车送自己回府

    没想到才刚走出王府门前那条大道还未来得及进入大街前方一人便挡了他的去路

    她一身黑衣黑纱蒙面青丝如墨整个人几乎融入到夜色之中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光看那妙曼的身段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风明华在风月场所流连多年对女人的身子算得上了解地很彻底这女子身姿在风中如碧荷拂尘虽一身寒霜但那线条那体态……

    极品绝对是女人中最极品的存在!

    被打成这样居然还色心不死!女子薄唇一勾竟举步向他走来

    风明华分明是该感到害怕的因为她身上不断溢出的寒气但却又因为这身段居然乐陶陶了起来

    “姑娘……”他乐呵呵地唤了声死死忍着臀上的痛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女子“姑娘这是迷路了么?要不要爷送姑娘一程?”

    呵……黑衣女子浅笑眉眼弯弯一笑惊魂

    一身夜行衣还蒙上黑纱这样的女子该是迷路的么?

    小手落在他胸膛上幽幽的清香扑鼻而来熏得他昏昏欲醉

    “姑……姑娘……”感觉到她的小手正沿着自己的胸膛一路往下风明华顿时心里了开了花今夜不会这么幸运吧居然碰到个来投怀送抱的!

    难道说他风公子的风流在皇城果真如此出名这些姑娘们都冒名前来献身?

    就是不知道臀上的伤会不会影响到待会的欢乐……

    可哪怕依然疼得慌在感受到女子的手来到他的腹间时某个地方顿时兴奋了

    女子微微倾身半蹲了下去小手停在他的腹间忽然抬头看着他一双露在黑纱之外的云眸泛着盈透的光泽:“听说公子很厉害是真的么?”

    黑衣女子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很明显是特地挤出来的柔媚听不出原来的味儿但醉得乐不思蜀的男人哪里会在意?

    这会只恨不得她的小手赶紧继续往下去见识他的“厉害”

    “本公子的盛名在整个皇城可都是响当当的不信姑娘可以试试”风明华说罢忍不住挺了挺腰杆

    呼……臀上的伤还真痛!

    “呵……”女子又是浅笑小手竟真的往下头移去指间不知何时多了几枚明晃晃的银针

    就在风明华呼吸顿时变得沉重急不可待地想动手去扯她脸上黑纱准备一睹芳容时身下忽然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啊……”

    宁静的午夜一声凄厉的哀嚎响起震彻整片夜空

    风明华倒在地上双手捂着垮下受伤的地方除了哀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猩红的血不断外溢任凭他怎么捂也捂不住

    等到附近巡逻的官兵赶来时他人已经昏阙了过去但裆下的鲜血却还在继续未曾停歇了半分

    “没救了”一名官兵给他审视过后立即摇头连脸色都变了:“下手这么狠这辈子玩完了”

    “似乎是风府的公子”另一人也蹲了下去审视了片刻才道:“真是风家的公子是该报官还是送回去?”

    两人商议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先送回去至于报官不报官的不如由他们风家的人自己去决定他们不过是个路过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伤成这样这辈子是真的毁了这种事怎么说也和名誉有关风家还是怡妃娘娘娘家的亲戚事情交还给他们自己去处理总不会错

    就这样从此彻底不能人道的风明华被两人往风府里送回去

    至于一直坐在上头的黑衣女子看着人走远了才从树干上一跃而下薄唇一勾月光下一双似水云眸闪过淡漠的光芒

    正要举步离开忽然她眉心紧蹙霍地转身看着宁静的夜空:“出来”

    分明还是时分安静的夜幕忽然涌起了丝丝气流划动的声音沉闷沙哑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一般邪魅而森寒:“警觉性不错居然能感应到本座的存在”

    黑衣一晃一身黑衣脸上待着银色鬼面的高大男子转眼间出现在她面前

    她的感应全凭多年训练出来的直觉却不知道他刚才具体藏身在哪个方向但这男子的到来却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他的身形太快像是无声无息又像是生息浩瀚如海一时之间她完全分不出他的气息究竟属于哪一种

    但不管是哪一种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一百个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

    鬼面男子举步靠近淡淡的檀香味袭来并不浓郁也不让人觉得反感可他这个人的存在本是就她反感得很她讨厌这种被窥视的感觉

    刚才她所做的一切这男子定然已经全部瞧了去

    “冷静睿智处变不惊虽然掌心全是冷汗脸上还是一派从容”鬼面男子在她跟前十步之远处停了下来面具之后那双好看的星眸一瞬不瞬盯着她眼底泛过丝丝玩味的笑意:“你还是过去那个慕容七七么?”

    七七不说话随意执起刚才用来拭擦鲜血的丝帕将掌心的冷汗拭去

    被对方看穿了自己的紧张反倒真变得从容了

    一直有人想要杀她她不是不知道但眼前这男子虽然诡异邪魅对她却没有半点杀意他不是那日把自己推下悬崖的人他也没有要杀她的意思所以心安了

    “夜深了”她忽然道抬头往天际望了眼“阁下的目的不如早点说清楚哪怕阁下是夜猫子习惯了大晚上不睡觉出来做偷鸡摸狗的事是不是也该考虑下我还是个良家妇女不习惯晚睡?”

    “呵……”他哑声一笑目光不自觉落在她的小手上。

    刚才就是这只小手毁了风明华的一生手起针下每一针都正中要害不是刀子却比刀子可怕一针下去鲜血顿时狂涌……

    一想到刚才所看到的还真有几分……疼。

    转眼间便毁了一个男人整个过程连眼都不眨一下这个女人还能称之为良家妇女么?她太贬低自己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