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45章 她的反击,决不手软

    曾经的伤害以后再不会有了她的委屈他一定会为她讨回来

    翠儿还守在一旁公主进去了她理应跟进去伺候但云王爷在这里又似乎不好把他一个人丢下来

    正自为难间忽然听到楚流云淡言道:“以后好好伺候公主你在南慕国的家人本王会为你妥善处置尽管尽心伺候公主便是”

    闻言翠儿眼下闪烁着震撼和不敢相信的光芒想要说什么云王爷却已经转身走远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沉默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把满心震撼压下对着空荡荡的院门她跪了下去哽咽道:“谢王爷!谢云王爷!”

    翠儿回房时七七已经把一身湿衣退了下来见她进门她急道:“快去给我准备浴汤湿答答的难受死了”

    这话明显又恢复了一贯随意的作风和刚才那个含羞答答又满心不安的七公主简直判若两人

    翠儿有点懵了完全反应不过来

    见她一直杵在那里迟迟没有半点举动七七峨眉一挑不悦道:“做什么?被美男迷晕脑袋了么?”

    “……”好吧这才是七公主刚才那个很明显是假的

    好不容易把浴汤准备好七七一步跨进浴桶里身上还穿着一套最贴身的衣裳始终还是不愿意在旁人面前随意展露自己的身子

    翠儿拿起软巾为她拭擦雪白的背部终于忍不住问道:“公主今夜在宫里究竟发生什么事?她们是不是又想到什么法子来害你?”

    说的“她们”自然是指怡妃和慕容素素那伙人

    忽然又似想到什么她睁大了圆溜溜的眸子绕到她面前用力盯着她的脸:“公主你……你脸上的妆容……”

    “怎样?”七七挑了挑眉抬眼看她不以为然道:“现在这张脸是不是真的可以迷倒天底下所有男子?”

    “是!”毫无疑问的天下男儿皆薄幸看女子不过就看她们的身段和容颜在皇宫里待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看透这一切

    七公主无论是身段还是容颜都是绝对天下无双

    七七微微叹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要用到这种方式以美色来蛊惑人心

    或许云王爷本来就真的对她有愧疚但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脸一瞬间惊为天人他的愧疚感会挥发得如此淋漓尽致么?

    美人儿本来就是惹人怜惜的他一开始对她的话有八成信当看到她的脸时只怕已信了个十成

    天下男儿是不是都一样?

    “刚才云王爷是不是跟你保证以后会妥善安置你的家人?”她忽然问道

    翠儿一怔忙点头道:“是”

    七七闭了闭眼靠在浴桶边缘:“既然这样以后就无需再看慕容素素脸色做人了楚流云的能耐在你我的想象之外他素来正值对你保证过就一定会做到”

    “嗯”翠儿也相信云王爷她跟在七公主身边这么久七公主一直默默关注着的人她或多或少也了解过几分

    看着七七略嫌疲倦的面容虽然知道她今夜应付了许多事这一刻自己应该让她好好歇息但有些话还是忍不住道:“公主既然王爷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也知道你是清白的不如……不如以后就好好和王爷在一起吧”

    今夜王爷看着公主进门时她看得出王爷对公主是有感情的那双眼眸里流露的明显是怜惜和眷恋

    他们本来就有婚约只是因为误会而退了婚现在王爷不再误会了这婚事是不是还能捡起来?

    七七睁了睁眼眸淡淡瞟了她一眼便又把一双被浴汤的水汽打湿的云眸闭上淡言道:“想太多快给我擦背”

    和云王爷在一起……不好不容易从这潭漩涡里抽身而出如何还能再踩回去?

    皇族处处充斥着阴谋诡计杀人不见血这一生她绝不能让自己深陷进去在设计与被设计中苦苦挣扎至死

    她只想过安静平凡的生活

    一张绝美的脸从脑海闪过她长密的睫毛微微抖了抖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眸

    他都要成亲了以后还有什么好想的?

    皇族和她不会有任何关系永远都不会……

    夜色正浓

    云王府里沐浴过后的楚流云穿着一身宽松的衣袍坐在太师椅上星眸紧闭似在养神也似在冥思

    墨色的青丝上依然有水滴滑落微微睁眸时便看到一滴滴水珠落下落在地上溅开星星点点的水花

    一点水珠便又让他想起今夜她的眼泪

    他从来没有关注过她虽然知道有这么个人的存在也知道自己和她自小有婚约但她住她的华陵苑自己从未去探望过更不会主动去关注

    所有的宴席上她对自己的关注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当一回事因为不感兴趣也是因为心里烦闷

    其实母妃有句话说得很对他不喜欢慕容七七难道真要让这样一个丑女毁了自己一生么?

    母妃做错了许多事但从前她说这话的时候他却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

    他真的不想娶慕容七七她粗俗愚蠢一无是处每次见到自己只会两眼发光连说句完整的话都不敢

    他不想要这样的王妃不想以后的人生里每日都要对着这样的人

    但因为两人从小的婚约就算不想他还是勉强自己去接受

    可现在……

    对她的关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直到今时今日他还是想不明白过去的自己什么时候曾多看她半眼?可现在只有有她出现的地方他的目光总会不经意落在她身上

    这是何时开始的事?是今夜还是更早?

    城门外她衣衫不整归来明明该是让人羞愧到恨不得自尽上吊了结此生的场面她却面容平静一双似写着对世人不屑的眼眸明亮清透这是他从未在慕容七七身上看到过的

    冷静沉稳睿智而对他那种每次见到都会神魂颠倒的表情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陌生中略带一点点模糊的熟悉

    不怪他对她关注这么深只因为那时候的慕容七七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

    母妃的心怡阁里她一人面对强大的压力还能保持无畏无惧就算心里也有害怕却能做到处之泰然甚至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挟持明珠想要逃生

    那时候整个心怡阁里唯一能看穿她的威胁的只有他

    当时是真的愤怒可现在想来不仅不觉得生气反倒为她感到微微心疼

    像她这么冷静的人若不是已经到了绝地她不会做这么冲动的事

    白玉杯子在手中把玩中想起她今夜的泪心里异样的沉闷

    若不是真到绝境一个坚强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会选择轻生?十几年的忍辱负重都这么过来了活着对她来说是极其不容易的事……

    或许换了任何一个其他女子今夜的一切已经足够夺去她们所有活下去的勇气

    门外长廊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楚流云眉眼微睁白玉杯子往一旁的矮几搁去

    房门被敲响手下恭敬道:“王爷人带回来了”

    “带他进来”

    房门被推开一脸慌张的风明华在两名侍卫的押解下步入看到楚流云刚在外头花街里喝下的酒水顿时醒了一半心里已经有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今夜在宣华殿里这位云王爷和怡妃娘娘的立场似乎不怎么一致啊!分明是母子俩但却是一个想让慕容七七死无葬身之地一个在处处维护

    “王……王爷表兄”在侍卫的推搡下跪了下去风明华抬头看着太师椅上的楚流云声音还有几分颤意却依然努力堆出一脸讨好的笑:“王爷表兄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本王没有你这样的表亲”这风明华在皇城里是出了门的纨绔子弟因着有怡妃娘娘这门远亲虽然家门算不上一流的富裕但在贵族里头还算有点地位

    他平生最瞧不起这种攀关系的人

    “王……王爷”风明华也知道这个远房表兄从来瞧不起自己这会他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一点情面都不给自己也不好继续攀附下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依然有点混沌的脑袋微微捡来一些些意识强笑道:“不知道王爷让小人来这里是……是什么意思?”

    天色已经不早他从皇宫离开之后便直接去了迎香楼这两名侍卫来寻他的时候他早已醉在温柔乡里

    现在该是快到午夜的时分了

    楚流云只是淡淡瞟了他一眼便又端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茗执在手中:“六月初五那夜你在哪里?”

    “六月……初五?”风明华晃了晃脑袋一时半会完全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日子。

    “那夜城北有个庙会听说许多年轻姑娘家都会去上香祈福”

    风明华心里一震顿时想起某些事本来因为喝了酒而微微红润的脸这会竟泛出了点点苍白。

    他不安地笑了笑才道:“那……那夜小的有点不舒服早早便就寝歇息了”

    “当真一整夜未曾出门?”楚流云瞟着他眼底分明一派平静也没有任何波澜但对方却在他眼中读到了一点点可怕的气息。

    可怕……风明华咽了口口水虽然和云王爷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云王爷处事公正为人正派他……不该是可怕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