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40章 他,见了她的真容

    一个恶俗的丑女光是这张脸已经让他对她彻底失去信心

    半个时辰从未有过的漫长赫连夜本来就不是什么有耐性的人好不容易熬到半个时辰结束他霍地站起不悦道:“画不出来便算了别再浪费我时间”

    平白无故大半日的工夫当他的时间都是用来玩耍的么?

    七七重重吐了一口气执起衣袖抹干脸上额上的汗迹才站了起来舒展了下筋骨把图谱从案几上拿起来到他跟前双手抵上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道:“赫连先生我能说你这个人真的很刁钻也太严厉了么?知不知道有些人花一年的时间都画不出这样的设计?”

    不是她真这么有能耐能人所不能只是自己接触过的东西比起他们这个年代的人要多太多罢了

    赫连夜还想说什么但当视线落在她手中那份图谱上时脸色顿时变了

    他沉默了急匆匆躲过图谱走到案几后将图谱摊开在上头细细研究了起来

    七七伸了个懒腰举步出了门

    她对自己的设计有绝对的信心不过现在是真的饿了耗费了那么多精力再不补充点能量她会累趴下去的

    刚出门竟看到一身素白的沐初站在西厢前院里正在看着自己

    一袭白衣迎风摇曳墨色青丝似水飘摇漂亮的五官如同蒙在一片水色中几分凄迷几分仙气安静清逸又是一个绝色男子

    收起讶异她举步向他走去笑道:“沐先生要找赫连先生么?只怕他现在不太方便出门”

    她是想着赫连夜一定还在研究她的图谱这种高人一旦深入研究起来绝对不喜欢旁人打扰但她没想起来自己和赫连夜关在房内大半日如今出来后跟旁人说里头的男人不方便出门这话有多暧昧

    沐初浅咳了两声完美的唇线勾出一抹浅淡的笑意:“在下来寻七公主的”

    “找我?”

    “在下准备的午膳不知道公主是否有时间可以陪在下一同用膳?”他一身高洁的气息邀约得如此真诚让人完全找不到半点拒绝的心情

    反正也是饿极一起用膳也没什么不好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先谢过先生”

    沐初带来的随从叫铁生人看起来十分憨厚也爱笑更重要的是他看起来像是个万能的不仅懂得不少医理也能照顾沐初日常生活里所有的需要

    这一桌的菜肴便是铁生做的那手艺比起梅大叔还要高超不少

    七七一落座便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实在是饿得慌

    沐初却只是缓缓进食偶尔瞟一眼她的脸见她脸上的妆容弄得乱七八糟他浅浅摇头让铁生为她送来温热软巾

    七七接过想都不想便用力拭擦了起来今日确实出了不少汗一张脸粘乎乎的好好擦了一遍才算感觉舒服了

    把软巾还给铁生继续低头用膳没发生站在一旁的铁生和坐在对面的沐初眼底流露出来的震撼以及惊艳

    心里一直在想着些事情就连沐初把铁生遣退下去盯着她看了许久也不知道

    等她吃饱喝足抬头看沐初时对方已经收拾好心底的讶异低头优雅地用起午膳

    饭间没人多说什么

    膳后铁生把残局收拾好沐初招呼七七到偏厅入座铁生送上香茗后便离开了

    只是一日的工夫他们已经把这个东厢重新收拾了一遍其实也没什么变化但进来之后就是感觉到一股儒雅的气息还有淡淡的药香味儿扑面而来让人心头舒畅

    属于沐初的淡雅气息……

    “沐先生请我过来是不是有话想要跟我说?”七七的目光从墙壁上那几幅画卷里收回看着坐在身旁的嫡仙男子开门见山问道

    “昨夜七公主给在下的药材提纯方法……”他沉吟片刻才又道:“青丝兰和百味子属性相克七公主为何会想到用它们混合在一起作为药引为寒黍提纯?”

    “那么先生认为这个方法可行么?”七七不答反问道

    “可行”沐初认真地点了点头“正因为如此在下今日才请公主过来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二”

    其实他开口邀请自己一起用膳的时候七七已经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如同赫连夜一样向他们这种醉心于某种学术的人在自己的领域里头发现新的知识怎么可能不掏心掏肺的去进一步研究?

    在沐初的房内又坐了一个多时辰的工夫七七出门的时候已到黄昏时分

    她午膳用得太晚膳后一个多时辰午后的时间便都全过去了

    回到寝房正打算上床好好补一觉经过梳妆台的时候视线不经意扫到上头的铜镜

    只一眼整个人顿时懵了

    妆容没了一张脸干干净净的很素却素得倾国倾城!

    怪不得刚才沐初和铁生看她时的眼神怪怪的她没想起来自己脸上的脂粉经过大半天汗水的浸泡在就已经岌岌可危再用从温水拧出来的软巾一擦……

    沐初和铁生全都看见了她的真面目!

    可他们刚才并没有太多的表示甚至对此只字不提是不是说他沐先生也应该不是个多事的人?

    上午为赫连夜作图真的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以至于连脑袋瓜都不好使了居然犯下这种错误!

    她不知道沐初和南慕国的后宫有没有某些特殊的关系不过按照他对慕容素素的态度又似乎没什么……

    心里有几分忐忑正打算在床上躺下去时前院里忽然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她很熟悉是翠儿

    翠儿慌慌张张推门而入连门都没有敲直接奔到她跟前急道:“公主听说宫里来了人要让公主进宫面圣”

    面圣!

    七七眸光微闪虽然不动声色却还是忍不住眼底闪过丝丝讶异

    她来楚国这么久什么时候有机会面见过楚王?这会来带她去面圣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事

    难道说她为玄王驱毒的事情被宣扬了出去?但依楚玄迟的谨慎事情不应该这么容易被发现……

    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她拿起脂粉一边为自己上妆一边问道:“你在哪里听回来的?可有听说是为了什么?”

    翠儿的话她还是相信的她做事还算稳重不至于太毛躁

    “刚才从素兰阁的几个婢女从门前经过时提到的还说什么这次七公主死定了要嫁给……后面没听清楚”一想到某些可能她脸色一白急道:“公主一定是阴谋”

    七七没说话阴谋又如何?如果真的到了要面圣的地步就算是阴谋她也逃不掉了难道抗旨不进宫不成?

    冥思着前院里已经响起了动静很明显闯进了一批人

    “无尘阁七公主可在?”一把阴柔尖锐的声音传来听的人头皮发麻

    七七和翠儿互视了一眼无奈就算明知道是阴谋也只能出门相应

    这次是皇上身边的戚公公亲自前来宣读皇上的口谕果真是要七七进宫面圣

    戚公公是楚王身边的红人了他亲自来很明显事情比她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翠儿想跟随奈何进宫面圣兹事体大皇宫这地方也不是她们随意能进的只要眼睁睁看着公主被带走连找救兵的机会都没有

    事实上整个皇城里头谁能当她们的救兵?所有人对七公主全是一副厌恶敌对的态度根本不会有人愿意帮她们

    这时候才彻底尝到什么叫孤立无援的滋味……

    华陵苑里的人看着慕容七七跟随一众侍卫出门很明显是被带走的有人事不关己不置一词有人幸灾乐祸冷眼看着也有人心里偷偷窃喜只盼着快点听到宫里传回来的好消息

    这时候的玄王府却还是一片安宁平静如常只除了多了两位客人

    一位是和玄王爷在书房里研究兵法一座便是一整日的暮亲王另外一位便是跟随慈宁太后过来之后便留下来的杨诗诗

    听说是太后特别交待让她留下来伺候玄王的太后的用心已经很明显了

    却是不知王爷的态度如何?

    入暮时分玄王才和暮亲王一道离开书房杨诗诗跟随在他们身后

    刚出门杨诗诗便寻了个借口离开了片刻楚玄迟看着天色也不打算留暮亲王在此用膳

    天色不早玄王府与暮亲王府又是隔了好几条大道他是希望可以在入夜之前命人送暮亲王回去

    “皇城这两年风气良好一些小盗小贼在这里完全寻不到活路大多已经离开了”暮亲王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多亏迟儿这几年的战绩如今周遇的小国多数安分守己皇城里也少了许多事儿就是夜里出门也无须担心”

    “六皇叔虽然一身强悍的武功但毕竟身居要职还是小心谨慎为好”楚玄迟淡言道“最近皇城似乎有点不太平皇叔要多留个神”

    “本王明白”无名进城的事情他也略知一二不过他虽然身居要职但素来处事自认算得上公正更何况朝堂上所分的数门派系他也从未参与其中能请得起无名这样的杀手要对付的只怕不会是他这个无关系要的人

    楚玄迟忽然道:“东方溟”

    “属下在”东方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眨眼已经来到他们跟前向暮亲王躬身行礼道:“参见王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