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37章 君如画中仙,一见误终身

    楚玄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微扬不知里头闪过些什么

    扔下手中的书册他长身立起向屏风后走去

    七七很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在他步入屏风后时她也跟随进去为他宽衣

    结实彪悍的身躯在她面前一点一点展示出来粗壮的臂膀比她的小腿还要有看头上头硬邦邦的肌肉清晰可见宽背窄腰标准的倒三角看着就让人莫名心碎

    直到被褪剩薄薄的亵裤他才长腿一迈步入浴桶中坐下靠在浴桶边缘闭目歇息

    看得出浴汤是刚送来的大概是他们还没进府消息已经送回去下人立即把她需要的东西准备好玄王府的人办事的能力她见识过不是一般府邸可比的

    能跟在他身边的人能力会差到哪去?

    泡药浴得要泡上半个时辰期间七七主动来到楚玄迟背后伸出纤纤玉指为他揉捏头上的穴位见他眉宇间又蓄起淡淡的倦容她忍不住道:“王爷多年征战耗费了不少精力虽然王爷体格强悍但也该注意休息长年累月休息不好将来年迈了病痛会比常人多数倍”

    “沙场无定数是不是有机会活到年迈的一日还是个未知数”他依然闭着眼只是两片薄唇微动淡言道

    七七指尖一顿这话恁地荒凉弄得她一下又乱了心魂

    这些年来他一直东征西战每日里过得都是喋血的生活如他所说刀口下过日子能不能活到老谁也说不准

    只是为何一想到他拼死杀敌的一幕幕心会这么难受

    “吓到你了么?”感觉到她的僵硬他星眸微睁侧头看着她的衣角

    两滴浴汤落在她衣摆上他一直看着不知道自己想要看到些什么

    “我哪有这么脆弱?”她笑又不是这个年代娇滴滴的小姑娘或许正因为不够弱才引不起男人的怜惜是不是?

    深吸了一口气她道:“王爷闭上眼安心养神”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最终在闭眼之前长指轻挑抚去她衣摆上的水珠

    两人都不再说话半个时辰似很久远可却转眼即逝

    施针放痧拔筒圈套弄下来又是大半个夜晚直到凌晨时才结束

    楚玄迟在七七为他施针的时候已经酣然入睡似乎还睡得很香甜

    收拾好一切小心翼翼将他高大的身躯翻过来为他盖上被子正打算翻身下床身后一条长臂忽然环了过来直接把她拉了回去

    他把头埋入她的肩窝里没有睁眼甚至连呼吸也还是那么均匀

    这家伙还在睡着

    想将他粗壮的胳膊拉开但他抱得紧紧的根本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那条长臂真的很粗肌肉纠结力量十足他的臂弯绝对是天底下最安全可靠的港湾若能被他护在怀里她敢打赌自己在皇城就是横着走也没人敢说她半句不是

    女人都是虚荣的谁不想要一个强悍的臂弯?可惜玄王的臂弯不属于她

    他又动了动身躯半个身躯竟压在她的身上好重但却令人迷醉

    她想她真的醉了否则也不会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便安心闭上眼打算在他的怀中度过天亮之前的最后一个时辰

    闻着他独特的气息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再感受着他臂弯的力量醉醺醺的何时才能清醒?

    这一觉是楚玄迟素日以来睡得最香的一觉迷迷糊糊的似乎把七七抱在怀里还枕在她的肩窝里闻着他的幽香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房内根本没有七七的身影空气中似乎还残余着她独特的清香他从床上坐了起来长腿屈起大掌撑着额角

    每次她给他驱毒后确实觉得身体轻松了些可是醒来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心底莫名的失落这种怪异的失落比疲倦还要让人难以承受

    他就这么坐着不知坐了多久才从床上翻了下去听到动静的下人已捧了清水、浓茶和杨柳枝进门伺候他洗簌

    东方溟随后进门向他倾身行礼道:“王爷太后娘娘、瑾贵妃、华贵妃以及怡妃还有暮亲王都来了”

    楚玄迟把外衣套在身上对这些人的到来似乎没感到半点讶异遣退了下人后他问道:“人呢?”

    “人都在厅里候着王爷现在要过去吗?”

    他没有说话脸色有几分奇怪

    东方溟瞟他的时候从他阴晴不定的脸上完全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王爷这几天以来一直都是怪怪的不再是那个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只知道研究兵法领军作战的玄王

    他眼底偶尔会透出几分他看不懂的黯淡有时又会有几分喜悦的光芒不知道是想到些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甚至有时唇角会微微弯起溢出一抹吓死人不偿命的笑意……

    玄王从不爱笑他会笑自然吓到了跟随了他多年的自己可他依然想不透王爷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见他一直不说话他又问道:“王爷人就在厅里王爷是否……”

    “我说慕容七七”瞟了他一眼楚玄迟冷冷一哼转身回到椅子上坐下竟没有出门的意思

    东方溟微微怔了怔才反应过来立即道:“七公主一大早便回去了王爷放心属下命斐荆亲自送她到华陵苑也叮嘱过让他看着人进去才回来路上不会有任何意外”

    楚玄迟还是不说话居然不等他醒来便自己先离开那女人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

    其实那日她的气闷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理会

    回来之后又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一场风沙暴让整个皇城都遭到侵害

    他有一部分的大军守在皇城外十数里远部队里也受到了风沙暴的祸害有几名兄弟来不及回营在外头办事时出了意外事情一旦忙起来就无暇去理会其他了

    他在军营里忙了数日才回来的数日没有去找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生气?

    昨夜她来的时候本想跟她说些什么但她来了之后那些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他没有哄女人的经验更何况那日自己把她推开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至于她会生气只怕是因为他在山洞里的时候曾经拿大掌握过她的咽喉那一刹他感到她眼底闪过受伤的光芒……或许他也在等待着等她亲口问他

    但如果她问了他是不是也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不知道很多事情他还没想透但他当时并没有想过要杀她他的怨恨也不是冲着她可她不懂

    “王爷太后他们还在候着”东方溟第三次提醒着

    楚玄迟沉默了片刻才道:“本王还没有用膳命他们备早膳”

    东方溟揉了揉额角不知道他为何还不愿意出去但王爷有王爷的脾性跟随他这么多年知道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当下只好命人给他准备早膳去了

    等到再次回来的时候楚玄迟把他遣退了下去让他自己回去歇息

    昨夜慕容七七为他驱毒东方溟一定亲自守在门外他对这一点还是了解的

    东方溟也不推脱只是再次提醒着太后还在厅里等着他才回到自己的寝房歇息

    至于楚玄迟为什么迟迟不愿意离开寝房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他这一走等下人进来把寝房打扫之后属于她的那份幽香就会消失不见

    他再回来的时候他一定什么都闻不到了

    磨磨蹭蹭地用过了早膳大厅那头又派人来催过了几次他才勉为其难离开寝房举步朝大厅而去

    大厅里慈宁太后坐在首位上华贵妃和瑾贵妃在她身旁下方一点便是怡妃暮亲王在怡妃的对面落座一些宫女太监们在他们的主子身边伺候着

    大家偶尔说上几句话但更多的时间都是保持着沉默都在等着今日的主角

    等一身玄衣的楚玄迟出现在大厅门口时正在伺候主子的宫女们顿时眼冒桃花被他那一身俊逸到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气息迷去了所有的心魂

    就连一直站在太后身旁为她揉捏肩膀的杨诗诗也顿时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小手落在慈宁太后肩头上完全忘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玄王也是多亏了太后的安排才有机会来见他早就听说过玄王爷是皇城了第一美男子不仅长得俊美而且英挺霸气尊贵迷人

    可她没想到这世间居然有男子可以美成这般比女人还要精致的五官镶嵌在一张性格刚毅的脸上这样的美足以在一瞬间夺去所有人的目光

    他却又如此硬朗一身傲然的气息哪怕美也完全没有女子的半点媚态这样的男人不管是谁走在他身边都会自惭形愧在他面前就如同蝼蚁一样

    他注定了要站在最高处受尽所有人的仰望。

    这一刻她居然有一种想要抱上他的腿去仰望他的冲动。

    玄王真的很美只是一眼放心已经深深沦陷了。

    她愿意当玄王的女人就算只是他千千万万的女人当中的一个都可以若是能留在他身边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因为她知道见过玄王之后这辈子她一定没办法再喜欢上任何男子!

    君如画中仙一见误终身……

    感受到身旁这姑娘失态慈宁太后浅咳了两声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