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33章 你不是慕容七七

    四唇相贴奇异的颤栗感迅速传开竟似把身上的剧痛也盖去了些

    原来这样可以减轻痛楚……可他还想要更多更深入的触碰……

    大掌扣上她的双肩忍着依然撕心裂肺的痛他一个翻身将她压下覆上她的唇用力啃咬

    身上的痛有多重便咬得多重血腥的气息萦绕在整个口腔却是毫无所觉

    心门上的剧痛还在加深是她长指不断用力压下所造成但这一刻却似乎已经忘了那些痛楚眼下只有这女人这两片薄唇这具小小的身子……

    大掌捧着她的脸对蛊惑着自己的唇瓣疯狂吞噬似有什么湿濡的东西落在掌心凉凉的似是她的泪

    “别哭不要哭……”他呢喃着最终在一阵剧痛中头一侧昏死了过去

    直到锋利的齿离开自己的唇七七才狠狠松了一口气收回压在他心门上的长指

    好痛!唇上火辣辣的全是他咬出来的痛楚温热的血还在不断外溢她随手抹了一把痛得眼泪又不自觉滑落几滴

    小心翼翼把他沉重的身躯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再从天地镯里取出火炬子点亮洞里顿时亮如白昼

    把枯草床铺好好不容易才将他搬到枯草堆上她重重吁了两口气才走到角落里从布袋里取出几种昨天摘回来的药草回到他的身边

    想要碾碎喂给他但洞里什么工具都没有这药草又不像龙涎草一样汁液丰富犹豫了片刻才把药草丢进口中咬碎了之后慢慢渡给他

    睡梦中的楚玄迟还算听话当她柔声哄着让他咽进去时他果真慢慢咽了进去只是在吞咽完之后忽然睁了睁眼眸拉住她的手:“母后你……在哪?”

    七七微微怔了怔随即探手落在他头上轻轻抚着浅笑道:“母后在这里守着你快睡”

    纯真到不含任何杂质的眸子慢慢闭上他的唇边竟泛开了一抹满足的笑意:“母后……”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偶尔看到他藏不住的孤单和脆弱一个自小失去母爱的孩子不管表面有多坚强内心某一处也还是渴望亲情的温暖的

    但生在帝王家亲娘不在了谁还能给他亲情?

    终究只是奢望……

    如果她没猜错当年他母后的死似乎还很复杂他刚才口口声声说着“他们”害了他的母后“他们”究竟是谁?

    心头依然萦绕着许多猜不透的疑问但这一刻却无力想太多看着他依然苍白的脸还是忍不住微微叹息着

    过完今夜以后该不会再有任何不清不楚的纠缠了吧?

    楚玄迟在一阵肉香萦绕中醒来眼眸睁开那一刹昨夜零零碎碎的一幕幕迅速从脑海里闪过

    眼底寒光一闪他忽然一跃而起高大的身躯转眼来到正在烤肉的七七跟前

    大掌一紧已经锁上了她的咽喉把她逼到石壁上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眼底竟闪过了几许几不可见的杀气:“本王昨夜说了什么?”

    杀气……她居然在他眼中看到了想要杀自己的意思!

    七七动了动唇唇瓣依然会传来几分揪痛那是昨夜被他咬出来的伤痕但这些伤比不过心头这一刻的刺痛

    她浅浅笑了笑眨眼道:“你喊我母后你要我留在你身边不许离开”

    他的目光全聚在她清透的眼眸上想要看清她眼底都藏了些什么

    他不确定自己昨夜说了些什么但迷迷糊糊间记得似乎提起过自己的母后只是不知道真相是不是如她所说那么简单

    他身上背负着许多秘密绝不能让人听了去

    “王爷你怎么回事?寒毒不是已经被压下去了吗?你……”她张嘴喘了口气抬眼看着他不悦道:“你握得我好难受快放开”

    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眸依然在探索着

    七七皱紧眉心眼里的怒火烧得更旺:“你究竟怎么回事?我救了你一命你不仅没有感谢还如此对我不就是装着你母后把你哄得睡觉了吗?也不过是为了救你的命哪怕我装了你的母后对她不敬你也不至于为了这一点而恩将仇报吧?”

    他眼眸依然在收紧但是手上的力道却卸去了些

    七七松了一口气轻轻推了他一把呶唇道:“你瞧瞧我的薄唇被你咬出来的就算你是尊贵的王爷可我没犯任何错反倒帮了你你也不应该如此对我快放开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她眸光清透一双云眸如同一潭泉水那般清澈得几乎可以一眼望到底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撒谎

    他也分明记得自己昨夜真的把她压了下去疯狂啃着她的唇……

    这一刻注意力才落在她的脸上也才看清了她一张沾满了血污的小脸一脸血迹两片薄唇也明显有几道被咬出来的伤口上头还结着几道暗红的血痕

    他知道她是故意不清洗自己的脸只为了掩去她丑陋的容颜但唇上的伤却是真的

    终于他松了手回身背对着她

    七七眼底闪过几许黯淡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一双眼眸又恢复了明亮和愉悦的光芒

    和他的关系就到这一步结束吧捕捉到他刚才眼底闪过的杀气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成为他信任的人也不可能和他真正走在一起

    “王爷你昨夜带回来的野味我烤了点你来尝尝”走到火堆旁把早已经烤好的野鸡递到他跟前她笑道:“味道不一定好但至少能抵饿快吃吧”

    楚玄迟只是迟疑了片刻便在她身旁坐了下去取过烤鸡大口吞噬了起来

    是真的饿了饿了一天一夜饿到这时候几乎已经忘了饥饿的滋味但看到食物还是忍不住想要塞进肚子去

    七七继续烤着手中那只个子比较小的很快香喷喷的肉香味儿渗入鼻尖她把野鸡拔了下来既满足又小心翼翼地进食

    之所以说她小心翼翼是因为两片薄唇的伤还没好若是烫到一定会烫出撕心裂肺的痛楚

    看到她伤成这般他心底微微升起了几许歉意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忽然眉心一蹙霍地站起看着洞外

    “怎么?”七七也站起来下意识躲在他身后依然把肉撕下来一小块一小块往口中塞去

    很快就连她也听到那阵嘈杂的脚步声没过多久呼喊的声音便从山腰里传来:“王爷属下来了王爷可在这里?”

    今日的风沙明显比起昨夜少了许多虽然依然风沙不断但至少对于功力深厚的人来说出去行走不是什么问题

    他淡淡回应了一声:“本王在此”

    声音带着醇厚的内力瞬间传遍了整个山野

    那阵脚步声越来越近没过多久一人扒开洞口的枝叶探进了半个脑袋

    看见王爷和七公主安然无恙东方溟彻底松了一口气大步迈进向楚玄迟倾身行礼道:“王爷我们的人在外头我们来接你回去”

    “好”三两下把烤鸡咬掉把骨架随手往地上扔去再没有看过身后的人一眼

    七七也不在意很清楚哪怕在意也没有任何意义依然捧着自己的烤鸡一边往外头走去一边进食

    刚出洞口风沙便迎面扑来她忙退了两步回到洞中迅速把剩下的肉塞到口中才扔下骨架在侍卫的护送下跨出山洞

    从山腰到山脚耗费的时间不算短下了山才看到有两顶轿子停在那里

    七七和楚玄迟一人上了一顶八名由东方溟精心挑选出来的侍卫把轿子抬起来踏着如飞的步伐迅速往城内赶去

    就这样七七被送回到无尘阁刚进入寝房便让翠儿打来浴汤把自己清洗了一遍又命翠儿赶紧准膳哪怕刚吃了一只烤鸡一样饿得慌

    等自己里里外外彻底洗个干净之后她披上睡袍回到房中拿起铜镜看着自己一张素颜倾城的脸

    美是真的很美可是这种时候长得美又有什么用处?

    “公主你的嘴……”守在一旁的翠儿盯着她的两片受伤的唇瓣很多话想要问可却不敢问出口这伤看起来像是被人咬出来的难道说……

    “怎么?又怕我被欺负了?”七七挑了挑眉把铜镜放下抬头瞟了她一眼浅笑道:“山上的野狼啃的幸而被人救了”

    “是玄王的人吗?”

    她点了点头摆手道:“别问了快去看看梅大叔把饭菜准备好了没有?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一顿热腾腾的饭菜了”

    “奴婢知道奴婢这就给公主准备去”

    待翠儿走后七七的目光不经意落在自己左腕的天地镯上

    山洞里的一切依然清晰地印在脑海里可终究已经过去了他的好他的坏他的情义他的无情统统都成了过去

    短短两日就像是过了半个世纪那般但过去的究竟已过去

    从今以后除了为他驱除寒毒他们俩之间不再有任何关系。

    这一场风沙整整刮了三天三夜才宣告结束风沙过后全城的百姓以及皇家的侍卫都忙碌了起来把铺了满满一地的沙子清理干净送到城外去。

    每年总会有这么一两次风沙暴但过去就好了这种风沙暴并不经常发生等大街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之后风撒谎影子再也寻不到半点。

    至于七七和玄王在莫狼山上被困了一天一夜的事情除了少数几个人并无外人知道那事就像是风沙一样被彻底扫尽了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