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28章 被困石室里

    “怕什么?”怕这些骨头?

    她是学医的怕死人的话还怎么当医生?昨夜里害怕是因为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只要不会死伤这些死物有什么好怕的?

    “还是说这团火?”走到鬼火跟前指了指那团在半空微微晃荡的火焰

    楚玄迟没说话听说姑娘家都怕这个不说姑娘就连有些男子也怕以为是来自地狱的火

    但很明显眼前这小女子不怕不仅不怕鬼火更不怕一地的尸骸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姑娘可以比拟的

    “他们都是被毒死的”盯着地上的骸骨七七忽然轻声道

    骸骨虽然早已经被风干却不难看到里头的骨质已经被毒素熏黑她虽不是法医不懂验尸但一般的常识还是有的

    前方是一潭有毒的水来到这里之后便个个毒发生亡很明显那水毒性太猛只要碰到皮肉毒素就会渗进五脏六腑瞬间夺命

    死得这么快毒性果真太猛了七七心里开始有点后怕不已

    刚才若不是楚玄迟早一步发现异样他们俩现在是不是已经沾染上毒水已毒发身亡?

    视线在遍地骸骨上随意一扫抬眼望去不远处一扇石门紧紧闭合门后定是另有乾坤七七抬眼看楚玄迟时他正定眼看着那扇大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去看看吗?”反正都已经到这里了发现这山洞里藏着这么多秘密不进去看看怪可惜的

    楚玄迟只是沉默了片刻便拉上她的小手举步朝石门而去

    小手被他握在掌心他的大掌暖暖的因为前路未知凶险而生出来的不安也在他掌心的温度里化为虚有有他在身边一颗心总是特别容易安定下去

    眼看那堆鬼火快要灭下去了如今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光芒七七急道:“得要快点想办法把石门打开”

    她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忽然“嘶啦”一声把布料扯了下来递到他跟前:“若是石门开了不知道里头会不会有沼气你拿这个捂住鼻子挡一挡毒气”

    楚玄迟虽听不懂沼气是什么但也不难猜出接过她递来的布料看着她又从自己裙子上撕下来一块布料叠了几层拿在手里他淡言道:“你似乎在这一方面经验不少”

    “从前走过的路不少”她说的“从前”自然是二十一世纪当军医时跟随部队的兄弟出门执行任务所做过的事

    别说山洞就连沼泽地她都走过因为走过的路多了懂得的自然也多一些

    火光很快便只剩下零零碎碎的一点她反握着楚玄迟的大掌急道:“趁着还有一点光亮快找找机关在哪里”

    楚玄迟不说话拉着她走到石门边

    很明显这扇大门曾经被人开启过藏着机关的地方早就已经被人用内力打开机关就路在外头根本不难找

    楚玄迟长指轻挑“啪”的一声内力击在机关上

    忽然前方的石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厚厚的石门竟真的缓缓从地下升起

    楚玄迟脚步一错便要进去七七却紧握着他的掌急道:“先看看里头的情形”

    里面果真是有沼气这石门一开一股腐败的气息迎面扑来她忙把撕下来的布料捂在鼻尖抬头看着他急道:“把鼻子捂上”

    他并未理会没有像她一样拿布去掩住自己的鼻尖在七七焦急的目光下他一抬脚拉着她往里头走去

    终于她明白了他不是不听她的只是他有比自己更好的方法练武到一定的程度长时间闭气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比起她这种土方法要好太多

    刚进门那一刹身后那团鬼火终于消失殆尽眼前又恢复了黑漆漆的一片但楚玄迟却像是能看清洞里的东西一样依然拉着她一步一步往深处走去

    才走了数步身后的石门便“轰”的一声落下直接把他们困死在这间石室里

    哪怕胆子再大七七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想要回头看看有没有办法让石门开启楚玄迟却五指一紧把她拉了回来护在怀中脚下轻点带着她一跃而起

    “嗖嗖”几声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上头几把冷箭凭空而过若不是躲避及时只怕两人现在已经伤在箭下

    密室里头居然还有机关七七没有感到惊讶只是暗恨自己刚才的大意

    楚玄迟拉着她继续往里头走去走了没几步他忽然长臂一扬“啪”的一声密室四周的墙壁上竟忽然燃起了几团火焰

    那是镶嵌在石壁上的火把随着他内力的催动火焰迅速燃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石室的每一处举目望去居然看到这偌大的石室里头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骸如刚才一般

    只不过这里的骸骨都是正常的颜色看样子都没有中毒有的很明显是死于里头的机关之下还有的坐在角落里大概是饿死的

    “饿死”这两个字在脑海里一闪七七心里顿时又起了几分不安石门被关上只怕这些人是因为开不了石门出不去才会被活活饿死在这里

    万一他们也出不去怎么办?

    忍不住抬头偷偷瞄了楚玄迟一眼他却依然脸色镇定拉着她往石室深处走去

    这个石室面积不算太大算起来不到一百个方

    在石室的最深处两具骸骨倒在地上以颅骨的大小来看似乎是一男一女男的那具尸骸胸腹间骨头尽碎很明显是受了重创而死

    至于那女子她的骸骨上斜斜插着一把长剑那长剑从背后插入透胸而过一剑致命

    背后伤人太可恶!

    但引起她注意的是这两具骸骨各自伸出了长臂似乎想触碰对方可两只手还没来得及拉上就已经力竭死去

    想象着两人当时面对死亡时的绝望以及想要和对方在一起的决心心里无由来的一片荒凉她闷声道:“有情人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一起?”

    楚玄迟垂眸看着她她的一张小脸虽然脏兮兮的可那双眼眸却是清透明亮如珠子一般会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样的七公主哪怕长得再丑一双眼也是天底下最好看的

    尤其当她眼底流漏出一丝丝对旁人的怜惜时那一闪而逝的悲天怜人竟令他有那么一刹那舍不得移开目光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有情人?”他无意识问着目光依然落在她的眼眸上

    “你瞧瞧他们的死状”七七走了过去看着地上两具尸骸浅声叹息道:“他们分明想要在一起只是可惜来不及了”

    说着竟蹲了下去拿起刚才捂在鼻尖上的布料捡起属于女子尸骸的骨头一点一点全部移了过去终于让他们的手牵在一起

    整个过程她做得小心翼翼因为那骸骨已经一根一根断裂开了拉过去之后还得要恢复他们原来的形状虽然做起来不吃力可却太复杂竟整整花了两柱香的时间才处理好这一切

    刚站起来轻轻拍了拍双手回眸时只见楚玄迟一瞬不瞬盯着自己她微微怔了怔脑海中无端飘过今晨两人醒过来时的情形

    一想到他曾经把她当做过食物一张脸顿时飘上两朵晕红她别过脸错开目光浅咳了两声故作平静道:“看我做什么?”

    他不说话收回目光打量起四周的石壁

    知道他的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七七才松了一口气松下这口气的同时又感到一丝丝失落不过现在这种时候她没有太多心思去想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再不想办法离开石室他们也会像那些人一样被困死在这里

    但玄王却还是优哉游哉的仔仔细细地查看着洞内的情况这么悠闲仿佛知道自己一定能走出去那般她也微微安了心学着他那般打量着周围的情形

    这密室里除了满地的尸骸宝藏也是有的四周便放了不少金银珠宝还有一些名贵的画卷不知道谁才是这个密室真正的主人看刚才那对有情人似乎也不过是来寻宝的

    看着满地的珠宝想着自己开医馆的计划真恨不得把它们都搬回去

    虽说这财产不属于她但放在这里她若不拿放着也是浪费

    只是不知道等会他们是不是真的能顺利走出去如今钱财看在眼里不过是多了几分念想罢了

    “这些人全都挤到这里来究竟想要找什么?”她忍不住问道

    虽说满地都是珠宝可是这些珠宝加起来顶多就值个十几万两银子货色也不算太好还有那些字画……她并不懂得欣赏至于价值就更是看不透

    若是为了这些东西把命都丢在这里却是太不值了

    “天地洞”他忽然道声音淡淡的一贯的冷漠

    但七七却愣是从他平静的话语中听出来一丝丝兴奋的气息如此看来这洞里真的有宝贝!

    盯着他完美的侧脸她问:“天地洞是什么?”

    “传说天地洞里藏着独孤老人留下来的三件稀世珍宝三件珍宝都是价值连城有价无市”

    “不会又是什么藏宝图武林秘籍或是神兵利器的吧?”电视看多了一听到这种传说便直接往这方向想去。

    楚玄迟投来一记深沉的目光半响才点头道:“据说是一份藏宝图一本武功秘籍还有一个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宝物”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东西那又有谁知道是真的宝物?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