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26章 一刹那

    楚玄迟睁了睁星眸瞟了她一眼只是迟疑片刻便挪动自己沉重的身躯果真把头枕在她腿上

    刚接触到一块一股莫名的悸动又从心底升起七七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只不过是单纯要伺候他便好

    虽然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越走越奇怪可今夜他为了寻自己甘愿涉险在风沙中走了一夜来到这里当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决定从此以后她要相信这个男人无关情爱只是纯粹的相信

    他顶着尊贵的身份冒险找她已经说明了许多不管他对自己有没有情至少他在意她的生死如此已经足够让她去相信这个男人

    捧起一把清水落在他的青丝上小心翼翼把他青丝上的沙子一点一点洗去另一只小手也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揉过

    推拿之道是被她那个刁钻挑剔的师父闭着学出来的整个均以队伍里她人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楚玄迟一直闭着眼鼻尖闻着的是她独特的幽香渐渐躁动的心奇异地变得宁静平和

    回想起刚才一路寻过来的焦急依然想不透自己究竟在焦急着些什么但既然想不透便也不想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女人对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至少她还能为他驱除体内的寒毒所以他不能让她死

    虽然她能不能为他驱毒还是未知之数

    无谓的事情想太多也是无益有她在身边一颗绷紧的心总能放松下去就这样接受着她的伺候慢慢地整个人越来越轻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等七七为他把一头青丝洗净的时候他已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指尖从他脸庞的轮廓上划过感受着他强悍的气息之下偶尔透露出来的孤单和脆弱一颗心从未有过的宁静

    她不相信一见钟情也不相信感情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发展这一刻只相信在这世上至少还有人关心着自己

    为着这样一份关心她愿意从此拿自己的真心去待这个男人

    他体内的寒毒她一定会为他除去以后他有任何治病或是伤势她也会无条件为他治好无需他回报些什么

    为着他今夜出来寻自己的这一点恩惠和心意他楚玄迟将是她慕容七七在这个年代里第一个真正接纳的人

    小心翼翼扶着他的脑袋让他睡回到泉边她滑落到泉水中细细清洗着自己一头青丝和被风沙吹皱的脸

    山洞里依然漆黑的一片就算她把脸洗净他也不能看清她的面容所以这一刻无所顾及了

    把自己收拾好后才回到他的身边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细声道:“王爷我为你清洗一下身体等会我们一起出去吧别一直泡在水中”

    楚玄迟闷闷回应了一声便不再理会继续沉睡那双小手在他身上慢慢游弋感觉奇异的舒适他连眼都不愿意睁开知道身边的人是谁哪怕她触碰自己的身体他也下意识不打算抗拒

    七七随意把他的胸膛和四肢清洗了一遍至于一些特别的部位她没有去理会反正在泉中泡了那么久有什么风沙也该被泉水洗去了

    她是愿意相信他但没说过要做的他的女人更何况她这么一个丑女玄王也不会愿意要她

    直到那双小手远离了自己的身躯再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楚玄迟才微微睁开眼眸有那么一瞬竟冲动地想让她继续

    不待他说话七七已柔声道:“别在水中泡着了你体内有寒毒不宜在水中泡太久我们出去吧”

    他没有说话再度闭上眼沉默了片刻才忽然长身立起“哗啦”一声从泉中站起

    水珠沿着他高大的身躯一点一点滑落那件单衣已经被七七褪了下来一身壮实的肌肉纹理如同会发亮那般哪怕看不真切也能感受得到他强悍的气息

    他一步跨上岸未曾理会身后的人直接朝洞外走去

    七七忙爬了起来捡起刚才被自己扔在一旁的衣裳回到泉边把衣裳泡在清水里随意洗了下拧干了才往洞外赶去

    距离洞口不远处那块空旷的洞穴里楚玄迟立于洞中凝望着洞外漫天的风沙一言不发

    水珠依然沿着他的发丝缓缓滴落在他脚下的地面熏染开一阵湿濡的气息

    七七看了他的背影好一会才收敛心思走到自己原先呆的地方把那堆枯草铺开铺出一床的位置

    回眸看着他她无奈道:“这里条件简陋只有这么一个地方还能将就着呆一呆王爷出门在外别太讲究……”

    “泥泞地本王也睡过”他淡言道

    本想过去可自己身上的水滴还没有蒸干她好不容易才铺出来这么一个地方他要是过去只会毁了这张临时被铺出来的草床

    “本王再呆一会”抬头依然看着洞外的狂风暴沙

    看这样子两三天之内风沙只怕不容易停下但明日便是十五圆月之夜若是寒毒在此发作不知道会不会吓坏这女人?

    “王爷是不是在担心如何度过明夜?”很奇怪只是多看他两眼便似乎能猜到他在想些什么她笑道:“我这里还有些药草是今日在山头寻来的虽然还是找不齐所需要的草药不过也能为你扛一扛明夜毒发的时候我会为王爷推拿穴位放松血脉不过只怕王爷还是要吃点苦头”

    这里什么都没有想要为他施针也不行否则她便有信心可以把他的痛楚减到最轻绝不会让他受太多的苦

    天意弄人早知道她今日就不出门了她若不出门他也不会到这里来寻她她只是万万没想到玄王会亲自到此寻找自己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

    楚玄迟还是没有说话既来之则安之若是明夜里风沙还不能停歇便只能在这里度过

    寒毒发作的苦他还能勉强忍住只是怕自己会吓到她……

    “王爷再站下去衣服也不会干的不如躺下来歇息吧”她拍了拍身旁的枯草堆尔后退到一旁看着他模糊的侧影

    楚玄迟再没半点迟疑举步来到枯草堆旁沉身躺下

    见她一直坐在一角没有任何举动他摊开长臂淡言道:“过来”

    过去……

    小手又忍不住揪紧了几分七七的呼吸顿时乱了

    其实刚才已经一直在紧张那夜他们是抱在一起睡的今夜他会不会还要抱她?

    接受归接受那种接受可不是这种接受他们俩之间没有感情她还没想过要继续和他亲近

    等不到她的回应已经躺下去的男人浑身又开始洋溢出慎人的寒气很明显不悦了

    七七轻轻挪动身躯来到他跟前跪坐了下去细声道:“我还是伺候你入睡吧”

    “不必”刚才在泉中便曾享受过她的伺候给他揉捏穴位的手法和力道让他很是满意现在他只想和那夜一样抱着她入睡

    七七没有说话还是有几分不安抱一次还能说是意外再抱就是有意识的行为

    两个人非亲非故又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抱成那样算什么?

    正要开口说拒绝的话不想他的大掌忽然扣上她的手腕只是轻轻一拉失去重心的人儿低呼了一声迅速倒在他的身上

    这次倒得有点狼狈一张脸竟与他的俊颜触碰在一起

    她不安地抬头头才刚微微抬起薄唇便从他脸上扫过差点亲到他两片蛊惑人心的唇瓣……只一下那种奇异的触感让两个人同时被震慑到了

    她死死睁着圆溜溜的眸子盯着他近在咫尺、近到几乎看不清五官的脸庞从他鼻端呼出来的气息热热的重重洒在她的脸上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吸进去的全是他的味道

    强悍霸道傲气可却又如此清透纯真

    都抱成这样了她居然还觉得这个男人很纯很真觉得这暖暖的气息纯得没有半点杂念!

    她一定是被美男迷晕了脑袋才会认为他抱着自己的时候无欲无求孤男寡女的在这种杳无人迹的地方抱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欲念?

    小手落在他肩头想要推开可如那夜一样他的长臂又落在她的腰间愣是把她压了回来

    这一压两张脸又无可避免地触碰到一起

    她低呼了一声别过脸错开他灼人的视线他却伸出另一只大掌把她的小脸掰了回来深幽的目光落在她小脸上细细扫过她的五官

    “很美”他忽然低喃道声音有几分沙哑一种莫名的冲动在体内乱串着如同练功时一样丹田处暖暖的

    原来当她的脸变得没有颜色单单只剩下五官的时候竟是这么美这么迷人

    过去只知道她长得丑却从未认真看过她的五官事实上单以五官来看还真的不丑。

    不仅不丑甚至还美得很。

    他不知道她的脸上是不是有着什么不愿意示人的斑斑点点或是难看的印记所以每日才会以浓妆把面容掩去可这一刻看在他眼里这张脸和那小巧精致的五官却是美得如此出尘美得如诗如画。

    “本王不嫌你丑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别再抹在脸上”这一刻说出来的话无比的认真。

    她睁了睁无辜的眼眸才想起来如今在黑夜中他只能看见她的五官却不能看清她的面容原来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丑得无法见人的丑八怪。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