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25章 彻底,沦陷

    无尘阁里,慕容七七的寝房空无一人,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上,房间里也没有她暖暖的气息,似乎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这里。

    在无尘阁走了一转,只发现厨子在寝房里呆着,一个小婢女在大厅里焦急走动着,找不到慕容七七,心里的焦虑更深。

    楚玄迟举步跨入大厅,未等翠儿反应过来,森寒的气息已扑在她脸上:“七公主在哪里?”

    本来因为大厅忽然闯进了一道骇人的高大身影,翠儿已经吓得够呛,当定神一看,竟发现是尊贵的玄王时,她更是震撼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王……王爷,王爷……你这是……”

    “本王在问你话,七公主在哪里?”他肌理忍着把她揪起来盘问的冲动,一双利眼紧盯着她惊恐不安的脸,急道:“说话!”

    “公主……公主今晨出门,到现在……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她已经急了一整日了,可是,公主出门之前又没有交代过要去哪里,从午后风沙刮起时她就急匆匆到总管那里,求过总管派人去寻找七公主。

    可因为七公主在这里根本没有半点地位,那总管也是爱理不理,随意说着会派人去寻她便把她打发了回来,分明是在敷衍。

    她没办法出门,只能在这里焦急等待着,可等到夜深还是不见她的影踪,她现在心里也是慌得很。

    但似乎,有人比她更慌。

    听到七七今晨出门至今未归的消息,那道冷冽的身影转眼已经消失在眼前,大厅里立即又恢复了宁静,唯有翠儿在不断喘着气,急促的心跳还没有平复过来。

    居然是玄王爷!玄王和他们家七公主什么时候有过交集?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今夜玄王到这里来找七公主……该不会是公主又闯了什么祸吧?这次闯祸竟闯到玄王的头上!

    但若真如此也不该由玄王亲自到这地方来寻她,他身份尊贵,要寻一个人何必亲自跑一趟?

    公主和玄王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交集?公主,她现在又在哪里?

    刚出无尘阁的院门,便见东方溟迎面而来,楚玄迟脸色一沉,素来处变不惊的他话语里头竟透出了几许焦急的味道:

    “慕容七七出城未归,本王去寻她,暴风沙未停之前,不许任何人出门寻找,违者军法处置。”

    “王……”

    东方溟才说了一个字,眼前哪里还有王爷的身影?

    不许任何人出门寻找,违者军法处置!他既然知道出门是死路一条,为何还要亲身涉险?只为了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地位的质子公主?

    东方溟想不明白,也没有心思去想明白,只知道王爷这次,似乎真的玩大了。

    风沙暴已经正式到来,这时候出城去找人……

    他掌心一紧,立即转身往王府的方向奔去。

    军法处置便军法处置吧,王爷的安全比任何人的性命都重要。

    但,回到王府调集好精英,风沙已经猛烈到让人完全无法行走了,兄弟们刚出门便被风沙挡了回去。

    看着漫天飞扬的沙砾,心乱如麻……

    ……

    狂风呼啸,尘埃满天,没有月色又是风沙弥漫,走在街上能见度太低,前方十数步之外的一切已经看得不真切。

    踏着风沙楚玄迟一路往城外赶去路上没有半点迟疑

    城门早已经被关闭他脚下轻点一跃而起跃过高高的城楼出门后又迅速往莫狼山的方向寻去

    其实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心里会这么焦急只是一想到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孤身一人被困在风沙里头想到她孤立无援时的绝望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从华陵苑到莫狼山一般人骑马也得要走上三个多时辰可他却花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来到莫狼山的山脚下

    漫天风沙扑面而来哪怕是绝顶高手也难以在风沙中正常呼吸他扬起衣袖挡在脸上留了一点空隙呼吸新鲜的空气

    风沙太大连他都快要扛不住那小女人能抗到什么时候?

    前方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心里又是一紧他扬声带着醇厚内力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山野:“慕容七七你在哪里?”

    声音穿透风沙传达到山上每个地方可是若慕容七七在这里她或许能听到他的声音他却无法听到她的回应

    寻着常人上山的路他疾步上山一双星眸仔细打量着周围的情形生怕自己错过了些什么一边走又一边呼喊道:“慕容七七你在不在这里?若是听到本王的话便回应一声本王来救你”

    传入耳际的依然是风沙呼啸的声音完全听不到除此之外的任何声响他继续往山上走去本来想寻找她走过的足迹可惜狂风暴沙早已把一切都盖了过去这里根本寻不到半点人走过的痕迹

    风沙越刮越猛脚下的路也越来越难行但他依然一步一步往山上走去一路走去还不忘一路高呼道:“慕容七七本王来寻你了你若在就回应一声本王若走了就没人能救你出去了快回话!”

    走到山腰上依然听不到任何回应他深吸了一口气正要一跃而起直接往山顶上跃去不想却在风沙中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唤:“王爷玄王爷……我在这里……”

    声音很小几不可闻但他听到了

    深幽的眉眼顿时一亮虽然很明显她所在的位置与他有点距离但只要知道她还活着便好

    从来不知道原来他还会为某些人焦急还会尝到不安这两个字的滋味但他没有多想寻着声音迈步寻去

    “王爷我在这里我在山洞里”慕容七七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地传入耳际

    大概走了数十步远楚玄迟已经能分辨出她所在的方向疾步飞掠过去果真看到丛林中藏着一个隐蔽的洞穴

    拂开铺满了一层厚厚尘埃的枝叶他往里面探去半个身躯朗声问道:“慕容七七你可在?”

    “我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感觉到他的存在慕容七七霍地站了起来迅速向他奔去

    她以为她今夜必然要一个人被困死在这里也在害怕接下去的数日不知如何度过风沙暴不知道会刮多少日若是一连刮数日不停下来她躲在这里只怕也会难逃一劫

    洞穴那么深还不知道洞穴深处有没有毒蛇猛兽各种未知各种不安就是素来胆大的人也渐渐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愿意来寻她冒着生命危险寻她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更想不到的是来人还是尊贵无比的玄王

    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她用力咬着唇一头扑了过去死死抱上他结实的腰杆哑声道:“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听着像是在这里等了他许久那般因为这两句话楚玄迟心里微微淌过一丝丝暖流没想到这女人竟也在等着他

    在外头走了那么久焦急了那么久如今看到她真实活在自己的面前时绷紧了一夜的心总算彻底松开了

    大掌落在她肩头上轻轻拍了拍他淡言道:“本王来了”

    简简单单四个字弄得七七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滑了下来

    刚才在绝望中不知为何竟会想到他而他却真的像天神那般从天而降来到她面前这究竟是缘分还是命中注定?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深深沦陷了彻底掉进深渊里再也爬不出来

    被她抱了一会楚玄迟终于回神淡言道:“本王身上都是沙子你最好先把本王放开”

    听到他的话七七总算捡回了自己的意识忙松了手在他身前蹲了下去主动为他解去腰带为他把沾满了沙尘的外衣脱了下来

    不仅外衣上满是沙子就连他的头上还有裤子上也都是一层厚厚的尘沙哪怕衣裳脱了还是没办法把身上的沙子弄干净

    “这里头有没有泉水?”他问道

    七七摇了摇头她自己现在身上穿的也是最贴身的单衣里头就剩下一件薄如蝉衣的肚兜头上脸上也满是尘埃来了之后别说进去瞧瞧就连多发出两句声响都不敢生怕惹了里头或许存在着的猛兽

    在这种洞穴里若是遇到野兽能活下去的概率几乎为零

    她不是武松她不会打虎

    “我不敢进去看”她实话道

    “本王带你进去”一身尘沙极不舒服若里头有泉水能泡上一个澡便是最完美的事

    他走在前头七七紧跟随在他身后山洞里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她不如他内力身后完全看不清脚下的路

    为免自己踩错步她忍不住拉上了他的衣角幸而他并没有抗拒

    令人兴奋的是这洞穴里头居然还真的有一潭从山上流下来的泉水在山洞深处汇聚一团尔后又流向下游

    刚到泉边楚玄迟便把单衣褪了下来靠着石壁坐下习惯性地命令道:“过来伺候”

    这几日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伺候

    七七并没多想听到泉水的声音她心里也巴不得赶快下去好好洗个澡把身上的沙子彻底洗去

    听到他的命令她想都不想直接便迈步跨了下去可进去之后才忽然想起来这山洞里只有她和楚玄迟两人而他们现在这样……算不算在洗鸳鸯浴?

    尤其把自己清洗过后她脸上的妆容……一想到这里一颗心顿时被揪紧

    一旁玄王爷不耐烦的声音已经响起更是吓得她连心尖儿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本王说过来伺候!”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向他走去脚下却不知道踩着什么来不及低叫身子一歪便向他倒了下去

    两具原是微凉此刻因为接触到一块而迅速滚烫起来的身躯紧紧贴在一起

    一瞬间水花四溅水汽氤氲惊慌失措的七七抬头时视线不经意撞入他深不见底的星眸深处

    那双在黑夜中如同会发亮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盯着她眼底的颜色因为莫名生起的蕴欲慢慢溴黑了下去……

    洞内的热度在无人察觉之下慢慢高涨两张脸挨得很近不到半指的距离

    这一刻就连对方的心跳声都能清晰听到

    扑通扑通如同小鹿在乱撞跳得太快几乎要破体而出

    在她落下时楚玄迟下意识伸手接过大掌滑落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掌下是她细腻光滑的肌肤在水下的触感美好得一塌糊涂

    鼻尖闻着的是她独特的幽香意识也在这一阵幽香中迅速奔溃揉过软软的柳腰慢慢往上头爬去一寸一寸磨过……

    七七紧张得连呼吸都倍觉困难他的掌带着多年练武的蚕茧修长好看却略显粗糙正因为这一份粗糙熏染出他一身强悍的男儿气息指尖如烙铁滚烫……

    大掌扫过寸寸冰肌雪肤就在几乎要失控地覆上她的柔软时震撼的触感让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用力推了他一把迅速往身后退去

    楚玄迟没有阻止只是一瞬他清醒了眼底疯狂燃烧的火焰瞬间被理智扑灭

    他重新闭上眼调整好自己紊乱的呼吸才哑声道:“别让本王说第四次伺候”

    声音很轻很淡却不容置疑乍听之下里头全是淡漠和他与生俱来的冷绝不带半点多余的情愫

    刚才一刹那的情动仿佛从不存在一般又或许他确实从未对自己动过心刚才一刹那的悸动不过是她的错觉……

    “来了”心跳渐渐平复了呼吸也顺畅了两个人又恢复了从前的相处方式彼此之间一段很大很大的距离

    不管心里有多不安既然玄王爷已经开了口要她伺候七七也只能勉强压下紊乱的心思来到他跟前凉凉的泉水因为两个人的靠近水温再度高涨了起来

    但楚玄迟似乎半点没有意识到只是靠在石壁上半闭着一双在黑夜中也能发亮的眸子

    黑暗中虽然看不清他的五官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却依然能感受到他的疲倦七七被泉水沾湿的小手爬上他的眉宇间在眉心的穴位轻轻点了下去。

    不想打扰他歇息声音放得极致的轻柔:“昨夜是不是没睡好?我为你松一下穴脉等会你找个地方安心歇一会吧”

    楚玄迟没有说话既然她懂医术也懂得推拿之道这种事情本就无需问他。

    他不说话七七便当他默认了捧起一把清水为他把一张俊颜洗净可他头上全都是沙粒发丝也被沙尘沾染着她迟疑了片刻才又道:“你躺下来我为你把头上的沙子洗去”

    走到泉边坐下拍了拍自己一双腿这会儿看他并没有想太多只当他是个需要伺候的孩子但没想过让他枕在自己腿上这个动作似乎有点过于暧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