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034 只要,不犯错

    楚流云亲自送他四皇兄到楼下才又折回,至于这一楼和二楼的姑娘们,看着玄王离开,人人脸上一副落寞的表情,只恨不得他能回头看自己一眼。

    但,玄王的眼里什么时候有过她们这些姑娘们的存在?他这一走,自然是不会回头的。

    七七忍不住从窗台往下望去,还能看到那抹高大俊逸的身影,他迈着沉稳的步伐来到马车旁,转眼消失在车帘之后。

    直到再也看不到马车的影子,她才缓缓收回复杂的目光,心里竟也像姑娘们一般,微微有几分失落。

    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些什么,或许只是气他在外头表现得如此生冷和疏远,心中有几分不甘吧。

    但回想起来,又觉得自己的不甘显得太多余,对于玄王来说她不过是一个可以为他除去体内的寒毒、又曾得罪过他而想要将功赎罪的人。

    至于他夜里会来找她也不过是想要睡个安稳觉罢了,她甚至怀疑他由始至终有没有好好看过自己一眼,对着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好觉得失落的?

    她拍了拍自己一张小脸,决定不再为他失落,整个人便忽然又明朗了起来,抬头时不经意对上楚流云一双深邃中透着丝丝打量气息的眼眸,她瞪了他一眼,撇嘴道:“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吗?”

    楚流云浅咳了两声,敛去眼底的尴尬,瞅着她讶异道:“你认识本王的四皇兄?”

    “那是玄王,皇城第一美男子,又是战绩赫赫的战神,整个楚国甚至整个紫川大陆有谁不认识他?”

    仿佛他的问题有多可笑那般,她翻了翻白眼,刚才的气无处可泄,便不经意发泄在他身上:“怎么?是不是你们皇家的人,我多看两眼都会污了他们的圣洁?”

    “本王没有这个意思。”不知道她在气些什么,不过是一句好奇的话罢了,何必要在意?“走吧,本王送你回去。”

    云王爷的离开,又引起姑娘们另一阵落寞,玄王走了,云王爷也离开了,这御华楼里顿时失色了不少。

    离开之后,七七便不再多说什么,疾步往华陵苑赶往。

    今日出门收获真的不少,南王爷的玉佩当了五千两,云王爷送给她的首饰当了四千多两,至于她昨夜里冒险取回来的那三株龙涎草也卖了上百两银子。

    手里拿了那么多银票,不早点回去好好把它藏起来,心里还真有那么点发毛。

    钱财不可外露,身上带那么多钱,总是有几分不安。

    幸而这一路上楚流云并没有为难她,当然她也不认为婚事被退后,人家王爷还有什么可为难她的,所以这一路算得上是风平浪静再无半点波澜。

    把她送到华陵苑大门后,楚流云便转身离去,没有半点留恋,七七自然也不期待他留恋什么。

    两个人的婚事已经退了,本就不应该有任何纠缠,今日遇上也纯粹是偶然,以后这种人物能躲则躲,最好一辈子不与他们扯上任何莫名其妙的关系。

    回到无尘阁的时候,翠儿还等在偏厅里,见她安然无恙回来,身上依然穿着今晨出门时的衣裳,翠儿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做什么?是不是怕我回来的时候又换了一身男子的衣袍?”七七挑了挑眉,视线落在她一张小脸上,笑得愉悦:“放心吧,我这种残花败柳,身上已经没有任何新闻价值了,那些人早就不愿意再在我身上花功夫,你怕什么?”

    但她忘了,今日她和玄王以及云王同台用膳,只是过了一个晌午的工夫,这事便在皇城四处流传了起来。

    她慕容七七这个名字早就已经深入人心,成了全城人的热门话题。

    至于那些人背后把她说得有多不堪,如何勾引云王爷不止,还巴巴想要沾惹玄王,甚至在用膳的时候把自己的衣裳扒光企图去亲近他们,各种各样的污言秽语,不到半日的功夫便在皇城里传开了来。

    人都是无聊的,日子过得苦闷,不来点刺激的新闻,哪来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些事情七七暂时还不知道,但就是知道了也是无能为力,她的臭名早就已经远播开来,再来更多劲爆的话语她也能不当一回事,顶多就是为她们造谣的能力暗中在心里点个赞罢了。

    回到寝房里,她从怀中摸出一包东西递给翠儿,淡言道:“这东西还给你,已经跟随了你那么多年,以后不要动不动便拿出去典当,当去了就拿不回来了。”

    看着她拿出来的那包东西,翠儿心里已经万分震撼也万分激动着,再听她这么说,一双眼眸顿时泛出丝丝酸涩,眼泪几乎忍不住滑下来。

    可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公主哪来的钱给奴婢赎回它们?”

    “你别管我哪来的钱,反正不偷不抢,来得正当。”七七不以为然道。

    “公主……”

    “行了,走了一天我累了,我先歇一会,晚膳的时候你再喊我。”

    翠儿还想说什么,但见她真的已经褪去鞋袜倒在床上,一副疲惫至极的模样,她便也不好多说了。

    如今的七公主和过去的她真的完全不一样,她的一举一动虽不端庄高贵,却是大方豪迈,她的一颦一笑清澈率直,每每都会给她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只要死心塌地跟着她,她就可以为她遮风挡雨,让她依靠。

    她居然想着去依靠一个弱质纤纤、无权无势的七公主,这想法连自己都觉得讶异。

    可是,眼前的七公主真的给她一种能依赖的感觉,她比从前强悍了太多也坚强了太多,根本不是从前那个只懂得妆扮自己,整日里追着俊男犯花痴的七公主可比。

    公主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她为何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垂首看着自己手中那几个不起眼的首饰,虽然不值钱,却也已经跟随在她身边多年,如果不是为了给公主吃肉让她过好日子,她也舍不得拿出来当掉。

    如公主所说,这些东西,当出去就很难赎回来了。

    可她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小婢女,甚至曾经还背叛过公主,公主却因为自己费这些心思……心里万分的感动,也惭愧着,只恨自己当初为何曾经背叛过她。

    再回眸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眉眼间全是对她的怜惜。

    从今以后奴婢绝对不会背叛你,公主,今生今世,你是奴婢唯一的主子。

    ……

    七七这一睡又直接睡到黄昏时分才惊醒过来,用过晚膳沐浴过后,她为自己化了一个完美的妆容,艳丽到恶俗的地步,完全看不见真正的面容,这便是她要的结果。

    之后她倒在床上,分明没有困意,却还是强迫自己要尽快入睡,因为不知道今夜玄王爷会不会来,万一他来了,等他睡着之后自己又要在长椅上度过,这把长椅又硬又短,还真不是能睡觉的地方。

    她已经想好了,今夜不如在案几后工作,等累极的时候再睡觉,反正睡在长椅上她也不可能睡得安稳,等玄王离开后补回一觉便是。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也不知道想了多久,居然还真的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浑浑噩噩间,只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慎人的寒气让她心头微微惊了惊,意识也回来了几分。

    揉了揉惺忪的眼眸,看着站在床边的绝色男子,她没有半点讶异,只是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着他,声音还带着几分未曾彻底清醒的沙哑:“王爷,你来了?”

    这话,听着像是一晚上在等他似的。

    楚玄迟没有说话,一双美目微微沉下,落在她的身上。

    今夜沐浴过后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袍,因为在床上翻滚过,睡袍的衣襟微微敞开,一边的锁骨以及香肩若隐若现,风景独好。

    她的身子他见过,虽然这张脸长得丑,可身子却是白皙细腻光滑的,没有半点瑕疵的,除了……

    他掌心微微紧了紧,大掌落在她的背上,轻轻一推,竟把她整个人推趴了下去。

    慕容七七心头一震,浑噩的意识顿时彻底清醒了过来,想要抬头问他做什么,可他的掌却已经来到她的后领上。

    只是随意一扯,那件衣袍竟被他扯了下来,原是光滑细嫩的背上浅浅浮着几道未曾褪去的红印,那是前夜里他甩她鞭子留下来的。

    长指在红印上抚过,不知道是有几分悔意还是带着几分怜惜,动作说得上很轻柔。

    被他轻抚的七七全身绷紧,下意识握紧拳头,知道他在抚什么地方,只是想不透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揪紧身下的被褥不敢哼声,只静待他结束自己怪异的举动。

    “疼吗?”凉凉的指尖沿着鞭痕一路滑下,直落到她的腰间,鞭痕来到这里才消失,再往下一点便是她陡峭的粉`臀……

    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要把他推开,却还是有那么点胆怯。

    她不敢得罪这个王爷,是真的不敢。

    “不疼了,不过,以后不要动不动打人可以吗?”挨鞭子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幸而他没有那么变态,用传说中那种带刺的鞭子伺候她。

    他指尖一顿,沉默了片刻才道:“只要不犯错,本王不会惩罚你。”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