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6章Chapter66塌陷破碎

    苏景此刻躺在他怀里的姿势很稳,很安全。

    顾怀安的臂弯也很有力量,一只手拖着她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护着她的腰部,深邃视线望着她还未隆起的小腹位置。车后排座位上的空间够大,所以两人谁都不会觉得不舒服。

    顾怀安大幅度地俯下了身,有力的柔韧薄唇用力吮着她的小舌头。

    动作太热切,导致两人亲密时嘴里发出声音,他却喜欢极了这充斥在耳中的声响。

    “车里不行,”她摇头拒绝,想坐起来。

    他固执地攥住她的一只小手,蹙起眉头看着怀里的人,说了声“别动”就低垂下眼眸亲吻她的下巴,手指捏起她的下巴,男人嘴唇转移到她的下唇瓣上反复啃吃着,不疾不徐,像是在把弄着一片羽毛,不忍用力气。

    苏景的脸颊红了一片,一直红到皙白细嫩的脖子根上,因为起身时左脸不小心擦碰过他的那里。

    “我要来不及去我姐家了。”她皱眉。

    起来的身体被他重新按住,苏景的头发有点凌乱,脑袋被他按在了他怀里的原来位置,他再一附身,臂膀胸膛便完全覆盖住了她娇小的半个身子,所以苏景说话的时候,是跟他脸对着脸的样子。

    有男人的身体笼罩着,苏景根本看不到车顶,嘴巴有些麻的望着他的精致五官,陷入无力中。

    “我们的约会结束,送你过去。”顾怀安说着又吻了下来。

    苏景闭上了眼,承受着他其实不算温柔的深吻。他似在探索,好像这吻中有值得他研究的东西存在,他痴迷着。

    这是车上,她的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所以他应该怎么都不会做出别的大动作事情。家里厨房那回,他都是小心翼翼的动作着,最终稳稳地把她抱到了床上,现在车里一定是不方便的,而且他也知道,这种事怀孕的关键时期不能够太过频繁。

    苏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发烫的脸颊镀上了一层更严重的红晕,痛苦难耐,口干舌燥,跟他在一起后再也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子。

    “吻够了吧,”苏景想尽快的结束。

    男人明显还对此意犹未尽,鼻子里喘着粗气,嘴里一遍又一遍品尝不够地品尝着她的甜美,喉结上下滑动着动了动身体,调整的坐姿更加舒适,也让她躺的更加舒服。

    “我问你呢,好了吗?”苏景尴尬的又重复了一遍,感觉身上的男人像着了魔。

    “还没有,”他闭眼去亲吻她的耳廓。

    男人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攒了又攥,苏景脸红心跳的更厉害,她感觉自己的手已被攥出了汗水,接着手被带向了他的腰带,她吓得手一缩。

    苏景闭着眼睛用力往回缩了一下手:“你怎么没脸没皮的!”

    顾怀安只觉她骂人时那一口热气都喷在了他的裤子上,有穿透力般,弄的他整个下半身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别闹,”他在她的耳边轻声哄着。

    苏景不停地呼气,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他却已解开皮带,拉下裤链……

    苏景说什么都不弯下手指去碰,可手却被他钳制住。

    羽绒服掉了下来,掉在他的手臂上,他吻苏景的时候手臂一动,白色羽绒服就盖住了苏景的上半身,车里本就很热,再加上羽绒服的温度,苏景已经热的呼吸很费力,手指出了许多的汗水。

    “你要不要脸?”苏景咬了一口他的大腿,隔着裤子,他却不觉得痛,反而亲吻着她的脸颊很动情。

    苏景那只出汗的手根本挣脱不出,手心里攥着的是他的,手背被他的大手牢牢地包裹着,并且他在主导,男人薄唇没有离开过她嘴唇和颈后皙白的皮肤,喉咙里不时发出舒服的声音,到后面,他的大腿在发抖,苏景也越来越不知道手心里粘腻的液体到底是自己的汗水还是别的什么。

    顾怀安强壮的身体里有着无限的精力,思想里有着一块漆黑空洞的占有欲无法填满,苏景身体的每一处都能很好的满足他的幻想,包括这只小手,柔软无骨,白得动人心魄。

    车里舒服的是他的身体与感官,而别过头去的苏景,已累到额头和脸颊上都被汗水弄的潮热了一片。

    这会苏景没了力气,不是身体累,而是精神因为刚才的事紧绷得累。

    顾怀安的车上有纸巾,勉强能够清理。

    苏景要下车,怕看了长针眼。

    他说:“车上坐着,出了一身汗出去准会感冒。”

    苏景:“……”

    “我等会儿不去我姐家了,明天再去。”这个样子,这身衣服,怎么能过去。

    两人都回了公寓。

    苏景洗完了澡就躲进卧室里不出来。

    而他洗完澡之后迅速地换了一身衣服,苏景看到顾怀安在卧室门口转悠了两圈,新的西裤,衬衫,显出男人紧窄的腰身,挺翘的臋部,身材确实非一般地好。他的手机在公寓里响个不停,振动模式,但他始终没有拿起来接听,最后他穿上外套,走到卧室的床边轻轻亲吻她的额头,没有等到她的回应便直接离开了。

    苏景在被子里听着公寓里彻底没了声音,心突然空落落的。

    他的公寓里有个望远镜,早就在公寓里放着,就搁在书架对面的架子上,苏景觉得应该是他平时把玩的。

    她睡不着,就起来到书房拿着望远镜往下看。

    还不太会用,调整了下才看到下面的景色,认真地看了一会,那个男人的身影进入了苏景的视线。

    他的车没有停进地库,进来的时候她要买点东西,索性他就把车停在了公寓楼下临时停车的区域。

    顾怀安穿着一件深灰色半截大衣,身材修长,所以穿什么都十分有型,围巾是浅灰色的款。

    他的车驶离,逐渐开远,最后完全消失在苏景的视线里。

    苏景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望远镜。

    在他的书房转了又转,发现除了他的风格再无其他入眼的东西,这里大抵是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居住。

    随便翻看了几本书籍,均是月前翻看过时一样的感到无味,有时候她便在想,年龄不同所以喜好不同对不对,再过几年,会不会也爱上这一切属于他今日所爱的东西和兴趣。

    苏景抬头搁好手里这本书的时候,视线被另一本摆放很高的书籍吸引,小心翼翼地拿了下来翻看,她担心弄乱他书架上书籍的顺序。

    她拿下来的是一本书名叫做《基督山伯爵》的书籍,苏景对这本书一无所知,翻看几页,不知从书的哪一页里掉出一张照片,落在地上。

    书里怎么会夹着一张照片,苏景蹲下身,捡起了照片。

    照片是正面着地,所以苏景一眼就看到了照片背面上的两个字,下角写着“陈前”两个字,看着很像是人名。当苏景的眼睛看到照片正面的时候,不禁瞪大眼睛,吓得立刻丢掉手里的照片。

    头皮发麻的反应了一会儿。

    最后苏景恶心的到洗手间里干呕了一阵,用手捂着嘴巴,一手扶着墙壁缓慢地蹲在了洗手间的地上,腿在发软。

    ……

    al大厦。

    下午,顾怀安并没有说具体的时间。

    林端妮早过来了,没有等来顾怀安的她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他的号码,没人接听,直到现在看到推开办公室门出现的男人。

    男人五官仍旧立体的叫人转移不开视线,但薄唇异样的泛着红色,像是,像是被人吻过。

    林端妮绵绵的视线几乎胶在了他的身上:“你主动约我过来,一定有事。”

    顾怀安抬手把车钥匙扔在了办公桌上。

    他望了一眼林端妮,微一挑眉:“你认为他出不出得来?”

    林端妮很快反应过来他口中说的是谁,回道:“被判无期,试问怎么还能出得来?我绝不相信他的关系能压得过法律。”

    “同理,我们也一样。”他直白地讲道。

    林端妮愣了一下,什么意思,他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顾怀安的视线没有再看林端妮,他站在落地窗前点了支烟,单手插在裤袋里蹙眉望着窗外的冬天:“不管是你早给我判了无期,还是我早给你判了无期,以后都出不来了。你和我今后做的任何事,都抵不过人心里的这道法律大门。”

    林端妮觉得自己的眼睫毛奇怪的变湿润,眼里热烫:“这两种不能够相提并论。就事论事,他是犯了法,而我们没有触犯法律,我认为爱情里不需要给彼此规定那么多的附加条款。你有过妻子,我有过丈夫,我们也算是打平手了,成年人何必计较那么多?玩你只能玩一时,只有对的人才能跟你开心的生活一辈子。我不想把我自己的位置摆的太过低微,但我真的愿意为你放弃律所的经营,全身心的,来到你的身边工作。”

    “都过去了。”他认真的,望着林端妮只有这四个字能说。

    林端妮自始至终都在紧着自己的情绪,如今这股子情绪彻底的开始崩溃,一点一点,心里有个地方在不断塌陷,无边无际的开始塌陷破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