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4章Chapter64碍着谁了

    一大清早精心打扮过的彭媛,带着女儿顾璐璐站在了公寓门口,抬手,按响门铃。

    苏景正埋头在洗手间里忙活着他的那条内裤,突然听到门铃响声,她手上的洗搓动作蓦地停住,回过头去,由心地诧异了一下。

    上次按响门铃的人是林端妮,这一次又会是谁。

    顾怀安出了厨房,过去开门。

    苏景的视线望着站在公寓门口的男人,洗手间的门没有关,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还浸在水盆子里。

    苏景担心来的人还会是林端妮,但又觉得林端妮不至于如此不要脸的二次登门,有过一次尴尬撞见,怎么好意思再来第二次?

    这里是他的公寓,一天之中不管哪个时间段来人,都必然是找他的,而知道他公寓地址的人绝对寥寥无几。

    门打开,门外是两位他的家人。

    “儿子,你在家啊。”

    顾怀安皱眉说道:“妈,你和璐璐怎么来了?”接着他让他母亲和妹妹都先进来。

    他妹妹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换着拖鞋:“我和妈都不能来你这里了吗?”

    顾怀安向来很少理会这个蛮不讲理的妹妹,跟顾璐璐说话基本就等于是在说废话,不讲理的基因在顾璐璐的体内坚不可摧,根深蒂固,任凭谁都教育不过来。

    彭媛走了进去几步,然后笑着回头:“儿子,妈是为了你和端妮的事情专门来跑的这一趟。”

    说完这话,彭媛打量着儿子皱起的眉头,继续往里走,一直走到沙发那边,才把视线瞧向洗手间门口。

    “苏景也在?”彭媛故作出才看见儿媳的惊讶模样。

    苏景讪笑地点头,算是跟婆婆彭媛打过了招呼。

    彭媛坐下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又此地无银地说:“苏景,你别误会怀安。端妮跟我们怀安有着合作的关系,这中间有些你不知道的事,复杂着呢,端妮又不好直接开口跟怀安来说,我是看着那孩子长大的长辈,所以就帮忙过来说说。”

    “妈,你放心,我没误会他们。”苏景说的是实话。

    不存在误会和不误会,是事实就是事实,非事实就是非事实,哪有那么多的误会,尤其是彭媛这种“有心人”所说的话,就更不能好好的听。

    苏景没把彭媛说的这些话当一回事,其实彭媛没必要解释,不管这解释是不是故意说出来讽刺人的,都讽刺的多余,婆媳之间的关系如何,眼下都在眼前明晃晃的摆着,靠装样子来维持究竟能维持到哪一天?苏景不知道。

    顾璐璐阴阳怪气地唉了一声,嘴角微微扬起地走向了洗手间,双手环抱着手臂,一边胳膊上挎着黑色的奢侈品牌皮包,她问苏景:“你躲在洗手间里做什么呢?”

    “璐璐,有个样子。”顾怀安的语气听得出来十分不悦,低声警告。

    “我就看你老婆一眼,又不能看坏了她……”顾璐璐回头朝她大哥翻了个白眼。

    苏景平静地站在盥洗台前,台面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新的水盆,水盆里面是一条洗了一半的男士内裤,顾璐璐探头过来瞧见了,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把眼睛里的白眼仁差点翻到天上去。

    苏景不想跟顾璐璐置气,主要还是想听听彭媛来这里的目的。

    彭媛还没有开始说正题,就听顾怀安说道:“妈,我这里马上吃早餐,你们吃了没有?”

    “妈吃了。”彭媛尴尬的笑了笑,在这个儿媳面前彭媛算是强撑着气愤,不好说儿子不给面子,怕准会让儿媳看了笑话去。

    他起身去叫苏景:“洗完没有?”

    “还没有,快了。”苏景直勾勾地看着他。

    “没洗完就等吃了早餐再洗,填饱肚子要紧。”他走了过去,拿起水盆,用一只手把沉沉的水盆搁在了洗手间的地上。他让苏景洗手,苏景木讷地任他摆布,不知不觉就在他多此一举的帮忙下洗完了手,他又拿过毛巾给她擦手,可谓是把老婆照顾的无微不至,羡煞旁人。

    彭媛坐在外头冷脸子看着,终于是坐不住了,拿起包说:“你们先吃早餐,身体要紧,妈的事不急,改天再说。”

    顾璐璐特别不服气的站起身,望着离开的母亲气的直跺脚。

    彭媛头也不回,顾璐璐只好拎着包一块儿离开。

    顾怀安面无表情,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低声说:“跟我到门口送送你婆婆。”

    苏景跟他到门口送婆婆和小姑子,面子上该做的做全,不讨婆婆喜欢的这一点,苏景自己毫无办法,只能顺其自然的看这辈子跟彭媛是否有婆媳缘分。

    他母亲和妹妹走后,苏景去洗手间做了没做完的事情。

    “你妈一定跟你生气了。”苏景并不想因为自己导致他们母子变得不和。

    “我心里有数。”

    他又伸手摸了一下苏景的脑袋,苏景微微低头。

    早餐他做了香菇鸡肉粥,还有一份番茄火腿蛋卷也是给她的。

    他的早餐是虾排三明治,一杯牛奶。

    苏景低头慢吞吞地吃着番茄火腿蛋卷,他又把喝了半杯的牛奶递给苏景:“喝了,剩的不多。”苏景点点头。

    怀孕后一些营养不得不补充,苏景不喜欢喝纯牛奶,他也记得她不爱喝纯牛奶。

    只剩下半杯,苏景觉得自己能完成任务。

    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苏景看了他几眼,恍然觉得这一刻这个男人的身体周围有着光晕,很伟大的一层光晕,比光环更能迷惑人的一种丰富色彩。

    嘴里吃着的食物软软的,身边的男人感觉暖暖的。

    苏景伸手递给他一块他做的番茄火腿蛋卷:“将来你会因为你妈不喜欢我而跟我离婚吗?”

    顾怀安眉头紧蹙,伸手把蛋卷接了过去。他其实很少吃自己做的这类东西,若不是陪她吃早餐,也不会做。

    他望着苏景:“我妈喜欢的人,我娶了没有?”

    苏景反应了一下,他妈喜欢的自然是林端妮,但是他没娶;所以,这能说明他妈不喜欢儿媳,他就到何时都不会因为母亲的不喜欢而离婚?苏景觉得跟他聊天很烧脑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过跟他真正接触的短短三个月里,苏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改变许多。臭脾气收敛了不少。

    早餐过后,两人都去上班。

    苏景坐在他的车上,转过头去,视线淡淡地望着外面难得稍显宁静的街道:“顾怀安,我问你一个很无聊的问题,你可以无视,也可以回答。”

    他没说话,继续专心致志地开车。

    苏景特别喜欢坐在他驾驶的车上,感觉很稳,速度很匀,他开的车跟他本人一样叫人有着莫名的安全感。

    “你认为当一个人很爱很爱另一个人的时候,该怎么样表达,拿出什么样的姿态才对。”

    苏景很想知道他的想法。

    顾怀安说:“我想拥有你,所有,一切。”

    “……”苏景悄悄地吸了口气,不再说话,一路上都沉默着。

    这个男人的声音很沉很沙哑,那样有力,却又极平、极淡。

    抵达苏景上班的这栋大厦门口,苏景下车,心中对他有了依依不舍的感觉。

    顾怀安的车没有立刻开走,苏景走到大厦门口回了下头,看到他的车还在,但是距离远了,看不清楚他的视线是否在看向她的这边,就在这时,那车鸣笛了一下,似乎是在远距离的告诉她,盯着你看中。

    苏景心里柔软着,朝他的车那边挥了挥手,转身进去。

    顾怀安坐在车里点了根烟,苏景进去之后,他并没有开车去公司。

    顾家别墅,此刻彭媛和顾璐璐还有顾矜東都在家。

    彭媛为早上的事情不高兴,这会儿说道:“怀安,你这个老婆的面前,妈连说句话的份都没有了?”

    正在游戏当中的顾矜東歪着脑袋看过来,挑了下眉毛。 [^*]

    顾怀安坐下,视线平静地看着他的母亲说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妈,苏景怀孕了,苏景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但我绝对没有因为这个就不照顾到你的情绪。我能刻意的偏谁向谁?所有亲人,包括这个还没有来到我身边的孩子,我都很爱。早上过去那边提起了林端妮,继续说下去不合适,有些话苏景听了不会好受。我和苏景的关系一旦受到打击,最可怜的会是没出生的孩子。”

    “她听了不好受?”顾璐璐接话过去,听到了笑话一样:“轮得到她不好受吗?她算老几?一个死了爸妈,没依靠没钱用,才找上你的贱女人罢了!是,她是比林端妮年轻,但是她有端妮姐的样子吗?”

    顾矜東冷笑了声,有点阴柔气的说:“顾璐璐,你脑子里装的那是什么奇葩逻辑?大哥跟苏景,人俩是合法夫妻,持证在一起碍着谁了?哦,碍着那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人了。我倒想替苏景也问一句,林端妮在这算老几?想当小三儿?呸!就她也配!”

    顾璐璐气的脸发白,把苏景和顾矜東搁在一块儿讽刺:“原本我们家只有一条赖着不走的寄生虫,现在又多了一条!倒霉!”

    “你他妈说谁寄生虫?”

    “说你说你我就说你……寄生虫!”

    别墅里一时没了宁静,彭媛不出言阻止,任由女儿顾璐璐胡言乱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