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3章Chapter63家的感觉

    顾怀安随意地伸手推开眼前的笔记本,大步走出了书房。

    厨房里面,苏景边想起以前的事,就边把两个人用过的碗给洗了。

    勺子盘子还没有洗完,苏景的腰就被人从后面轻轻地搂住,接着温热的男性气息留在脖颈处,他的身体轻轻地朝她贴了上来。

    那双男人大手搁在她的腹部。

    “你别捣乱。”苏景试图挣脱出来,不敢使力气。

    她的两只手上很湿,全都是水。

    顾怀安抱着她,不敢用手捂实她的腹部,没有忘记她肚子里那个孩子的存在。

    “虽然只是洗碗,但却很美。”顾怀安毫不吝啬的赞赏此刻为他做家务的苏景,于他而言,这是不错的和谐画面,苏景洗的其中一只碗是他用过的。

    仿佛也就是这一刻,他清晰感觉到老婆究竟是什么意义的存在。

    意义不在于苏景洗了碗,而是在于那种恍惚的感觉,是家的感觉。

    苏景被打扰的快要不能干活了。

    她拧开水龙头,要把大大的汤勺冲一下,水注却猛地击打到勺子,因为他的突然动作而喷了苏景一脸的清水。

    “啊,你别闹了!”

    苏景手里拎着勺子,转过身看他。

    苏景的眼睛上一开始有水睁不开,好不容易才睁开,却看到他近在尺咫的迷人样子,他高高在上的望着她湿漉漉的脸颊。

    苏景望着他:“你干什么。”她说话的时候,手指在抖,面部的感觉也有些僵硬了。

    他的声音十分沙哑低迷:“想你,想要你,我会轻一点对你,保护到你和孩子,”

    他低喃着一声“宝贝儿”,闭上眼去吻住苏景的嘴唇,喘息粗重地撬开她的贝齿……

    苏景害怕又心动地闭上了眼睛,把自己完全交给了他……

    第二天清晨,苏景在他的怀里越来越睡不醒。

    “早餐想吃什么?”他在她耳边轻声问。

    苏景迷糊的想了一会儿,说:“香菇鸡肉粥。放鸡腿肉,不要鸡胸肉。”

    “还想吃别的么?”他又问道。

    “没了。”

    苏景虽是半睡半醒的状态,但是很满足,能明白是谁在说话,说些什么。

    顾怀安起床,穿了衣服洗漱完毕下楼去买东西。

    他并没有开车,以前吃早餐会提前叫钟点工下午备好食材,搁在冰箱里,这回没有提前准备,必须得买。他记得这附近有能买到新鲜食材的超市,到了却发现不是24小时都卖,不营业状态。

    他问了路上的人哪里有菜市场,开车过去,才买回新鲜的生鸡腿肉。

    苏景是被顾矜東吵醒的。

    苏景坐起来接听这个电话,就听顾矜東问道:“苏景,郝米她是怎么回事?”

    “郝米怎么了?”

    “你记不记得,去年她生日我送了她块手表,在她看来那块手表挺贵的,”

    “我记得,那块表本来就很贵啊,三万多块的手表对郝米和今天的我来说,根本不是说买就能买的……”

    “她买了一块差不多价钱的,昨晚送我了,说是提前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顾矜東的语气充满疑惑:“郝米到底抽什么风?哪来的钱买手表给我?郝米这他妈根本不是送我礼物,倒很像是要跟我划清界限啊,我怎么惹着郝米了?”

    苏景清醒了下,“你说郝米买手表给你?”

    郝米的家庭不错,但不是特别大富大贵的,比如苏忱住院的这种钱,郝米就是绝对拿不出来的,不过郝米手里几万块存款还是有的。这个时候买手表提前送给顾矜東当生日礼物,太奇怪,在着急还人情给顾矜東无疑了。

    顾矜東对郝米有意思,郝米一直都表现的不知道,只当做跟顾矜東是朋友。

    现在为什么还礼物给顾矜東?难道是脑袋开窍了认为收男生的贵重礼物的确不好?

    苏景在这方面搞不懂郝米,只说:“我问问她,然后再跟你说。”

    “先谢了,郝米送我的这块手表太他妈沉了,我可不敢戴上,你一定得记着帮我问问怎么回事,回头别忘了。”顾矜東不放心的叮嘱。

    “送你的是手表又不是水表,沉什么沉。你多想了,放心吧我帮你问。”苏景觉得暗恋别人的这一方都好卑微。

    按了挂断键,苏景准备起床了。

    睡意全无,但是下床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身上,苏景倒吸了一口冷气。

    昨晚没觉得有什么,可能是因为做完就洗澡钻进了被子里,一直被他抱着,没好意思睁开眼睛仔细看被他吻过的身体。

    早晨醒来的身体,一块一块的暧昧吻痕样子。

    不吓人,但是这里一块那里一块的,也够叫人脸红心跳难以面对。

    苏景转头看了一眼外面,除了客厅里在玩的猫,没有别的了。

    他估计是出门去买东西了,苏景起床,睡衣一件夹裹在了被子里,一件在地上,捡起来后苏景塞进了洗衣机。

    倒了点内衣洗衣液,按了快洗。

    趁他回来之前,苏景洗好了澡换好了衣服。

    又折回卧室,苏景看着他的内裤和睡袍静静的躺在床上被单上,几番犹豫,还是决定不能帮他处理。

    苏景正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日光下的大床,公寓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转过头看,是顾怀安回来了。

    “起床了?”他走了进来,换鞋,把东西搁去厨房之前,伸手揽过苏景的腰部吻了一下她的嘴唇:“睡醒了?”

    苏景的嘴唇从他冰凉的唇上离开,点头:“睡醒了。”

    他看向卧室:“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苏景脸红了下。

    这种小心思太矫情恶心,怎么能跟他说出来。

    顾怀安的视线扫视了一圈卧室,有所发现地道:“收拾了你自己的东西,我的呢。”

    苏景低头,摇头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他低头去吻她的白皙脖颈,一条手臂轻易把她圈在怀里,变成她不能跑出去的角度,要吻出吻痕的时刻朝她威胁命令道:“要不要帮你吻出个高领毛衣都遮挡不住的作品?下巴一个,脸上一个。如果不要,那么我做早餐,你去把我的内裤洗干净,”

    苏景抬头看他,“你对自己的吻技太自信了!”

    “想试一试?”

    苏景吓得脖子一缩,不用试,就知道他吻得出来。

    “快去!”他再次的命令。

    他去厨房,苏景去了卧室拿他的那条内裤。

    昨晚在厨房里做了一半,但是两人的内裤都没有脱掉。到了卧室,他什么时候脫的内裤苏景并不知道。

    洗自己男人的内裤似乎没有什么,可苏景就是觉得不舒服。

    一闭上眼,咬了下牙,去洗手间准备给他洗。

    苏景刚放下他的男士内裤,就听到他在厨房里面说道:“苏景,我的内裤需要手洗,”

    “……”

    苏景觉得不如扔了省事,反正他有得是钱。

    在他的内裤是扔还是洗之间犹豫的苏景,以及厨房里为老婆下厨做早餐的男人,完全不知道此刻彭媛正冷着张脸在赶来公寓的路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