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2章Chapter62头一回的

    苏景觉得顾怀安就是个流氓,**十分旺盛的流氓,人前表面所有的严肃与正经都是他装出来的。

    一想到此,苏景难免就会继续的胡思乱想下去,顾怀安他曾经都流氓过哪些女人?妖艳一些的?清纯一些的?哪一种更能吸引他的重口魔爪?

    苏景同时还觉得自己有些自恋,加上偶尔的神经质,会认为与其脑海里总是冒出他爱抚过林端妮的情节,倒不如直接幻想成他曾有过很多的女人,林端妮只是其中的一个罢了,而自己是他的合法妻子,是那一堆女人都望尘莫及的,拥有正主身份的女人。

    想着法子来证明自己跟她们的与众不同。

    他公寓里,两人一进公寓就是处在分道扬镳中。

    那只猫不知从哪里出来的,走路摇摇晃晃,喝醉了般。

    苏景知道那猫是刚睡醒,眼睛还没有全部睁开,天生听觉十分灵敏,一听到主人回来它就立刻出来报道了。

    苏景蹲下去摸了摸猫的脑袋:“怎么样,你在这里的生活。”

    那猫用脑袋蹭了蹭苏景的手和手腕,苏景不禁朝着那猫一笑,心瞬间被蹭的软了又软。

    “来,给我抱一下。”苏景伸手去抱。

    那猫却横着身子一跳,跑开了,大眼睛防备地瞧着苏景喵了一声,接着身子一歪,舒适地倒在地上晃着它那尾巴,视线始终搁在苏景身上。

    顾怀安站在远处,说道:“谁养着它,它心里倒有个数。”

    苏景不屑去抱那猫,还没嫌弃它身上的毛不干净呢。

    这会儿也不适合跟他争辩说那猫原本姓苏,不姓你顾,争辩了好像是多在乎一样。

    “晚上吃什么?我做?还是出去吃?”他站在书房里问。

    苏景起来坐在沙发上:“你做。”

    顾怀安从书房里走出来,又问:“现在就饿了,还是稍微晚一点才饿?”

    苏景知道他就在身后不远处,不回头的木讷答道:“现在饿了。”

    接着他没了声音。

    苏景在心里头暗暗觉得,哪有这么好的事儿,长得帅,还给做饭,并且绝对动手做了就不糊弄。

    顾怀安脱了外套搁在沙发上,解开衬衫袖扣,分别把两边衬衫袖子随意卷起,露出手臂,人拿着烟盒打火机去了洗手间。

    苏景坐在沙发上,很不自然。

    他在洗手间里面站着抽那支烟,从门的影子上看,他是一手插在裤袋里站在镜子面前,大抵是一边抽烟一边在照镜子看自己抽烟的样子。

    苏景猜不着,所以只能靠幻想去琢磨。

    这个公寓,苏景来了只是沙发,厨房,洗手间,卧室,这几个地方长留过。

    这会他不叫她做什么,她就不知道能做什么,又能在这公寓里做些什么。

    无论来过几次,来的仿佛都像是陌生男人的家里,根本不是自己老公的公寓。

    过了会儿,他抽完烟出来。

    大半的烟都从洗手间里直接排了出去,但还是有烟的味道能让苏景闻着。

    苏景去了卧室,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说:“你今天晚上打算抽几根烟?”

    他伸手拦住,把人带到了眼皮子底下。

    “闻到了烟味?”他是闻不着。

    苏景抬头看他:“抽烟超过三根以上,我今晚就不住你这了。”

    顾怀安的嘴角动了动:“苏景,我们是夫妻,你说话之前总会忘了这一点。”

    “我记得我们是夫妻,但我们很不像夫妻,”苏景被他双手力道不轻不重地捏着小细胳膊,仍旧抬头脾气倔强的说:“顾怀安,你来猜一猜,我为什么一开始单方面坚持要生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他望着她,说话的声音低缓起来:“猜不着,你说说看。”

    “我很怕疼,不敢去医院打胎,医院介绍说是无痛,但是我心理上的假想疼痛恐惧我战胜不了。我知道将来生孩子的时候也会疼,可我决定我这辈子就疼这一回了,疼一回收获个孩子,值得。我长得不能算丑,你长得是没人敢说差,孩子的长相想必能好看。”苏景像是很认真的样子,皱眉低头算了算:“生孩子疼一回,得个孩子。打胎之后,再怀一次,再等到生的时候疼,我这辈子就是疼了两回,一点都不划算,算着算着我就决定生了。”

    这么听着,的确不像是一对恩爱夫妻,甚至连一对正常夫妻都算不上。

    顾怀安和苏景都懂得一个事实,这个孩子,生出来注定不是爸爸妈妈之间爱情的产物,两个人在这短短的三个多月相处当中,还没有产生那种心动的爱情。

    说完这些话,苏景抬起头坦然的看他。

    而他的眼睛却并没有看苏景,看着远处,不知何处,他两根冰凉的手指搁在了她的耳根处,似在琢磨接着问出的这两句话:“不想着离婚了?离婚再婚后也不打算给别人生了?”问完他才与她对视。

    苏景真诚的眼神看他:“不生了。我可以选择带着我的孩子,嫁给一个有孩子的离异男人,或者是没结过婚的单亲爸爸,双方都不想再生孩子。非这种我不二嫁。”

    苏景以为他会生气,以为他会反感这样的女人,以为他会眼不见为净的把人赶出去。

    但是这些都没有发生。

    顾怀安去做了丰盛的双人份晚餐,苏景就在门口看着,帮不上忙,看了一会索性就去他的书房里待着。无聊的碰碰这个,摸摸那个,中间苏景故意把东西弄掉在地上,如预料地发出巨大响动,但他却一个字都没过问。

    苏景叹气把东西摆回原来的位置,只觉得没意思!

    那猫在书房门口望着苏景,眼睛老大,好像在监视着苏景的所作所为一样,随时都可能会去给顾怀安通风报信。

    苏景迈开一步,看着那猫。

    那猫突然脖子一缩,往后藏了藏,苏景再一动,那猫就伸出脖子观察苏景,苏景养过它一段时间,了解这猫,此时这猫是没心没肺的开启了跟主人藏猫猫模式,无忧无虑的以为人在陪它玩耍。

    苏景走出了书房,那猫玩心还没消失的跑上前,用俩很萌的前爪子试图去搂住苏景的脚裸,用牙齿含着最终咬了一口。

    苏景皱眉“啊”了一声,那猫才算跑开。

    顾怀安从厨房里出来,问苏景怎么了。

    他查看了被猫咬的地方,无大碍,血都没留,他养了这么久从没被那只猫咬过。

    找来药箱,顾怀安原要帮忙,但是苏景坚持要自己来,在他准备好晚餐的同时,苏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苏景收拾好药箱,问他:“这个放在哪?”

    他叫苏景:“你先过来吃饭,吃完我放。”

    苏景只好这样了……

    坐下以后,苏景自己盛了一碗米饭,给他也盛了一碗米饭。

    苏景夸他:“你的厨艺真好。”

    他说:“跟我爷爷学的,我奶奶年轻时就不会做饭,两人都是忙人,领导,最终我爷爷妥协学了做饭。”

    苏景哦了一声。

    低头边吃饭边想,忍不住抬头问他:“那你为什么学的?”跟林端妮在一起的时候,林端妮不会做饭,所以他效仿他的爷爷学了做饭么?

    顾怀安的神情忽然变得有点心不在焉,眼睛看着门口趴着的那只猫,他从走神,再到被那猫原地翻滚的样子逗笑,从始至终一直都没有回答过苏景的问题。

    苏景的心里难免有几分失落。

    林端妮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他被林端妮无情的甩开过,这跟他无情的甩开林端妮性质并不一样。

    恋爱当中,最先被甩的那个总会心有不甘。

    吃完了饭,苏景帮忙做家务。

    他说:“碗不用洗,放那明天有人处理。”

    苏景看了他一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顾怀安不动声色地望着苏景,不明白苏景为何突然变成这个失神的样子。

    “我去书房处理点事,有事叫我。”他声音低沉地道,接着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下。 [ 首发

    苏景目送他离开厨房。

    苏景记得的最痛苦的一次洗碗经历,是上次在家里动手洗碗,老妈的朋友过来家里吃饭,人多,很吵很闹,那顿饭后的碗好像怎么洗都洗不完,陌生人吃饭用过的碗苏景又会心理上厌恶,所以洗碗洗的特别煎熬。老妈为了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女儿多么的听话懂事,事先商量了苏景很久,苏景这才答应留在家里洗碗。

    苏景其实不高兴老妈这么做,不明白为什么非要表现给她们看?现在想想,这些记忆都已成为珍贵的回忆。

    顾怀安在书房里,他没有坐下,而是站着打开笔记本,伸手移动过笔记本处理公事,修长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打了一堆字,而后抬起头,从伫立的位置瞧了一眼厨房门口,能瞧见门口,但是他瞧不见厨房里的人。

    苏景在厨房里,似乎一直都没有出来过。

    昆远不断的在打字发送过来,不断的在给他讲解产品问题,但他却失去耐心,头一回的,回复道:“都先搁到明天再说。”

    昆远估计是被他这心不在焉的举动惊呆住愣住了,顿了一顿才回复道:“ok,你先去忙。”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