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1章Chapter61回家睡觉

    苏景的确是暗暗鄙视自己的。

    分析来分析去,就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特别不希望自己的老公被林端妮拥有过身体,如果两人从认识到结束都没有发生过关系,那么,苏景觉得自己晚上睡觉做不做好梦都能笑出声了。

    郝米给苏景出题道:“我让你选啊。第一,你老公和林端妮发生过关系,现在已经不爱林端妮,甚至是见了林端妮就恶心!第二,你老公心里很爱很爱林端妮,至今还有爱的感觉,没发生过关系。你选择哪一个。”

    “第二个!”苏景毫不犹豫的说。

    现在还有爱的感觉虽然很伤人,很难办,但是那两个人总得顾忌着伦理道德,一个是有妻子的男人,出轨是错,一个惦记有妇之夫要当小三儿还是错。而她这个合法妻子,也不是天天吃素的。

    爱能演变成不爱,关系发生了就是真的发生了。

    所以苏景选择第二个,选择完,又觉得自己太可悲,要靠猜测和选择题来进行自我安慰。

    “你彻底爱上他了。”郝米摇头叹息着总结。

    一个女人这样留意某个男人说过的话,恨不得一个字一个字的分析,还不是爱上是什么?

    “爱不爱的我不确定,但肯定是喜欢。我总觉得爱比喜欢高太多等级,还达不到爱那个境界,他熬夜我不心疼,他手割破了我也不心疼,这应该都是不爱的表现。如果林端妮或是别的女人靠近他,我一定不准,会嫉妒,这应该单单只是喜欢。毕竟我和他相处才不久。”

    爱和喜欢,苏景根据自己现在的心理变化情况这样区分。

    至于未来的事情,都说不准。

    下午一点半,吴仰带着陆霏回来。

    “你同学来了。”吴仰走进来看见郝米,朝苏景说道。

    陆霏跟郝米两个人彼此打招呼。

    吴仰:“都认识?”

    苏景点头:“陆霏跟郝米见过一次,上回我带郝米去我住的那拿东西了。”

    吴仰点点头,坐下。

    郝米跟陆霏坐在沙发这边,写字间里一共四个人,这会儿都不太说话,偶尔谁跟谁客气一句。

    苏景跟郝米的话题不能继续,就像吴仰和陆霏恋人之间的甜言蜜语不能继续一样。

    吴仰接了一个电话:“我知道是你。”

    “这都一点半了,怎么还没来?”

    他听了会儿,黑着脸生气的道:“你她妈是不是应该搞清楚,谁是老板,谁是员工?”

    苏景叫住吴仰:“好好说,”

    陆霏起身走过去抢下了吴仰的手机,看了一眼就按了挂断键。

    “干嘛?”吴仰一挑眉毛直接不高兴了。

    “你不能这样,”陆霏站在吴仰的身边,把手机搁下:“语气好一点沟通,你发什么脾气。你起码先听听她怎么回事不能过来,有事说事,发脾气能办明白事?”吃饭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打电话发火。

    这话苏景不敢,也不能对吴仰说,资格和立场都不行,只能靠陆霏。

    除了陆霏基本就没有能管得住吴仰的人。

    吴仰一只手用力拍在桌子上,站起来朝陆霏喊着:“我没骂她就是客气的了!过来京海这些天她吃我的!住我的!用到她了就跟我玩失踪,耍老子玩儿我弄死她!”

    陆霏安抚他的情绪:“让苏景跟她沟通?”

    苏景点了点头,“我先打个电话,然后见面跟她谈一谈。”

    吴仰拿了烟和打火机出去抽烟,跟自己生气,控制不住在愤怒的情况下又把火发给了陆霏。

    陆霏平静的坐下。

    郝米看着写字间里的这种工作气氛,有些心跳加速,剑拔弩张的,太带感了。不过眼下并不适合继续留下。

    郝米起来跟苏景和陆霏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大厦楼下的某一层。

    林端妮的律所里,女助理跟办公室内的林端妮报告:“林姐,我打听到了,那个苏小姐在我们这栋大厦的第60层上班,不过她不是给别人打工,是自己做老板呢,有个合伙人,是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男人。”

    “那个男人,跟顾怀安认识吗?”林端妮抬头问。

    “这不清楚。”助理摇头。

    林宇此时推门进来:“经过,不巧听到了。”

    林端妮伸了下手示意弟弟坐下,接过档案袋拆开来看文件。

    女助理说:“林姐,林哥,那我就先出去了。”

    林端妮点了下头。

    林宇坐在他姐对面,问道:“我进来之前你们在聊什么.哪个苏小姐在我们这栋大厦的楼上?”

    他印象中,他姐林端妮关心的姓苏的女人,恐怕只有一个顾怀安的老婆苏景了。

    林端妮并不知道林宇跟苏景认识,便不避讳的说:“苏景,还记得吗,顾怀安那个大四女学生妻子。”

    “有点印象。”林宇看着他姐又问:“她跟我们一栋大厦?”

    “是的。”

    “……”林宇没再说什么。

    在门外听到,是在60层办公。

    下午三点多,60层,苏景这边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送花的人,敲门找苏景。

    “给苏景送花的……”吴仰朝陆霏挑挑眉毛。

    苏景跟陆霏吴仰的想法一致,难道会是顾怀安?直到接下花束,签完字,苏景都不敢置信会是顾怀安送的,他不像是这么浪漫的男人,他跟浪漫男人本就是不同种类。

    送花的人离开,苏景回到座位上把花放下。

    陆霏总是收到吴仰的鲜花,最近一天一束,阻止数次都不成功,所以知道,女孩子收到鲜花时的感觉是很美好的。

    苏景的手机响了。

    显示号码的名字是林宇。

    “是我。”苏景接起来回答他道。

    听了一会儿,苏景尴尬的说:“谢谢,你怎么知道我在60层?不是,你别误会……我才过来工作没两天,忙完是打算告诉你的。嗯,谢谢你的鲜花和祝福。”

    吴仰又挑眉,原来不是老公送的。

    跟林宇客套完的苏景挂断电话,不好意思的解释说:“记得我说过认识一个男律师吧,我那个老公的小三儿的亲弟弟。他也在这栋大厦,不知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送上来一束鲜花祝我们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要插起来。”陆霏笑着去找瓶子。

    没找到,所以陆霏打算下去买一个瓶子。

    苏景阻止,但是陆霏背着吴仰悄悄跟苏景说:“这束鲜花你要利用好了,给你老公的晚餐加点醋吃。”

    苏景笑,没再阻止了,用手拍了一下陆霏的肩膀:“去吧。”

    陆霏在楼下买了一个插花的玻璃瓶子,花店就开在这栋大厦的楼下,生意很好,上楼的时候接了水,跟苏景一起把花插了起来。

    火红的一大束玫瑰花,搁在办公桌上分外惹眼。

    苏景怕林宇会在下班时间直接上来,那多半会撞上顾怀安,但是没有,幸好没有上来。

    顾怀安来接苏景下班。

    去过他的奶奶家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好了一点。

    他上来的时候,苏景正在洗手间里扎头发,吴仰跟陆霏早就走了。

    那束鲜花的确太抢眼,没逃得过顾怀安的视线,位置是苏景的位置,这工作的地方只有苏景一个女人,另一个合伙的是男人,他对另一个男人放心,听说是苏景合租室友的男朋友,这束鲜花,却让他一时感到意外。

    他去了洗手间,站她身后。

    “我马上就好。”扎完头发,苏景抬头从镜子里看他。

    他一动不动,在她背后盯着镜子里的她,手轻轻搁在她的腰上:“谁送的花?你喜欢玫瑰?”

    “一个朋友送的。”苏景语气有些刻意表现出来的遮掩,故作不敢对视他的视线:“我们刚开始做生意,所以朋友送花祝福我一下。”

    “朋友?男的女的?”他语气淡淡,把她的身体转过来。

    苏景扎好了头发,露出白皙的脖颈,低头没有看他的五官和视线,下意识的搂了一下他的腰部,低声解释:“你别误会,就是一个普通朋友,有机会我介绍给你认识。”

    他点点头,没再深入的问。

    苏景能让他上楼接她,说明没有避讳那束花,这是顾怀安信任苏景信任那束鲜花主人的理由。

    苏景以前孕检是在公立医院,今天下班,他执意带苏景去朋友介绍的私立医院做检查。苏景担心的是,孩子已经足有三个月,医生如果说孩子的各方面都很健康,夫妻间可以小心的有性生活,他会不会立刻有这方面的要求?

    检查的结果出来,孩子很健康,孕妇也很健康。

    苏景心里矛盾,每天这么操劳吃的都不好,怎么还这样健康?但又想拍死自己,健康还不好?检查说不健康有得你哭! [^*]

    医生叮嘱了一些注意的事情,并不避讳的说了关于性方面的问题。

    苏景被他带着出医院,望着他挺拔的背影和强健的身体,会下意识觉得他的背影上清清楚楚写着几个大字:今晚,过性生活。

    他站在车边,打开车门。

    医生开的药物他搁在车上之后,回头望着她:“磨蹭什么,过来上车跟我回家。”

    “回你家干什么?”苏景不加思考,有点不想去他公寓过夜了。

    怀孕之后,苏景心理上对性有排斥,亲热可以,但真的做就会怕孩子有危险。

    顾怀安望着这个表情防范,蜗牛速度走到他眼前的小女人,五官严肃地搂过她的身体到车门这边,护着她上车的时候,男人的大手顺便从她的细腰向下移动,捏了一把女人丰满的臀道:“回家睡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