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8章Chapter58偏爱熟男

    买完衣服和鞋子,苏景直接就回了银座那边。

    “小慧,你先回家休息,今天下午和晚上我都不出门,明天早晨你再来接我去公司。”苏景交代完郑慧,就走进了大厦。

    大厦门口站着一人,苏景瞧见之后觉得甚是眼熟。

    林宇一开始并没有看到苏景,他是站在大厦门口接听电话,右手上还拿着一个档案袋,接了一会电话他就转身上车,却没有因此而错过苏景,上车后,他眼尖的看到了人。

    “先不说,我这边有点事。”他按下电话的挂断键,坐在车上鸣笛。

    苏景闻声回头。

    林宇启动了车开过去,瞬间就抵达了苏景的面前,他在车里朝苏景笑了笑。

    苏景只好站住,林宇打开车门下了车。

    “你来这里办事?”

    “不是,我住这里。”林宇指了指这座大厦。

    苏景觉得好巧,都不知道跟他竟是邻居。

    林宇低头看苏景手上拿的东西:“你这是?”

    苏景觉得没必要对林宇说谎,同样指了指这座大厦:“我也住在这,跟朋友合租的房子。”

    林宇看她,心里觉得这是一种缘分。

    “改天到我家串个门。”

    “好啊。”苏景点头敷衍。

    “你出去办事?”苏景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档案袋。

    林宇拎着档案袋对苏景说:“有个难办的案子,连续两个周末都不可能有休息。这不,家属蛮不讲理的吵着要看案宗,但是原则上来说,开庭前案宗属于机密,家属看不了。我过去得安抚安抚。”

    “那你快去吧。”苏景听得似懂非懂,完全不了解律师这个行业。

    林宇只得走了。

    “再见。”

    “慢点开车。”苏景客气一句。

    林宇上车,脸上表情十分明朗地最后瞧一眼苏景。

    苏景目送林宇的车离开。

    ……

    陆霏不在家,一定是跟吴仰约会去了。

    苏景强迫自己什么也不要去想,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或者做点什么对自己和孩子有益的事情。

    洗完澡之后,人却整个状态都突然疲惫。

    用浴巾包裹着她**的身体,头发还是湿的,累的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很快就陷入了胡思乱想中。

    一个人的时候,苏景基本上管不住自己的心。

    难受的脑海里响起老爸生前说过的一句话:“我们要学会忍耐。”苏景清晰记得,那会儿公司里有人对老爸有二心,苏景知道以后去找老爸问了情况,说为什么不教训那人?留他干嘛?

    老爸就说了忍耐这话。

    这话每天都有很多人在对别人说着,可苏景认为全是废话,曾经苏景这样认为,如今仍是这样认为。需要忍耐的事情必然是痛苦的不开心的煎熬的,辛苦忍耐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为了验证那句“忍一时风平浪静”吗?

    每个人生来都是不同的,有的人坚强,有的人软弱,两种人都没有错,坚强的人不见得高尚,软弱的人不见得低贱。不是每一个人的心脏承受能力都相等。在电梯里忍耐下了林端妮的言语挑衅,虽说今日还回去了,但那一刻的堵心感觉至今还清晰的在心里堵着。

    一直一直去忍耐的后果,苏景很怕会是“得抑郁症死得快”这最坏的一种。

    太阳照射下来的微弱的光从苏景的脸上一点一点地离开,夕阳西下,消失,公寓里死一般寂静。

    苏景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一年而已,先是没了照顾自己的至亲父母,接着形势所迫,又没有了宿舍里的同学陪伴,更没有了出租房里的那只猫。

    想起那只猫,苏景就一并想起负责养着那只猫的顾怀安。

    星期六星期日,他都做了什么?

    他是在继续忙碌工作,还是在陪伴家人?或是有约会?

    ……

    陆霏回来的时候,苏景已沉沉地睡着。

    星期一的早晨,苏景由于昨晚睡得太早而爬起来的也早。

    打开房门,看到陆霏也起床了。

    “你这么早?”

    “还早吗,七点十分了。”陆霏洗漱完毕,走进厨房。

    苏景拢了一下头发,扎起来:“看样子,今天早上我有早餐吃了。”

    陆霏微笑。

    吴仰过来之后,陆霏跟他的关系还算稳定,所以陆霏的心情好了很多,不用再惦记他的情况惦记的夜不能寐。

    郑慧开车等在楼下。

    苏景吃完早餐,穿好衣服,拎了厚厚的外套下楼。

    苏景穿了一件大衣,厚实抗风,但是却不如穿羽绒服舒服,大衣压在身上沉甸甸的感觉,也不记得是哪一年买的,样子喜欢,料子也不差。就是穿惯了羽绒服再穿它,会有不小的重量差距。

    黑色奔驰商务穿梭过几条街道,堵了会车,抵达后停在大厦停车位里。

    苏景下车。

    郑慧抢过苏景手上的袋子:“姐,我帮你拿。”

    苏景很不好意思,但也没有因为这点小事跟郑慧在外头撕扯。

    袋子里装的是苏景昨天新买的套装,昨天洗澡前洗了一下,早上熨烫之后拿了过来。写字间里很热,外面太冷,有了孩子之后苏景不敢穿的太少,惧怕感冒,自己遭罪还要连累孩子。

    到了写字间,苏景发现吴仰还没过来。

    郑慧在外面沙发上坐着,低头玩手机,苏景到洗手间换了衣服,白色的平底鞋,浅灰色的半身裙,上身白色的衬衫。黑色长发本是直的,但陆霏非要给苏景鼓捣成波浪大卷,增添了几分成熟甜美的妩媚气息。

    吴仰迟到,苏景穿着昨天置办的这身衣服在写字间里来回走,得需要适应很久。

    郑慧说:“好看。”

    吴仰迟到十几分钟,拎着车钥匙进来瞧了一眼苏景的打扮,说道:“不好意思,来晚了,京海市堵车堵的人直尿急。”

    吴仰那一身西装和皮鞋看着就是特别高级的。

    “不错,像个老板的样子。”苏景抿嘴笑地朝吴仰竖起大拇指。

    “还,还行吧。”吴仰瞬间结巴。

    低头看了一下他身上这衣服,被夸的脸红半天,主要是跟苏景一样,穿太正式就会不舒服。

    第一天开始工作,吴仰和苏景还找不到正确的工作方式。

    那几个女人都不用来公司,有事情需要她们了,她们才会出现,平时约会吃饭逛街睡觉,没人能管得着。

    “你在干嘛?”傻傻等着电话打进来的苏景问他,见他一直在低头盯着手机忙,却不知在忙什么。

    吴仰不抬头的说:“啊,在干活,我先试试,成功的话等会你也帮忙这么干。”

    他算是已把办法用尽,没有人脉关系,所以只能这么去做,应该也谈不上手段卑鄙。

    他先是从几家大公司职员那里买来一些部门员工的联系方式,主要重点搞定某些公司的销售部。

    吴仰编辑了短消息,一批批地发送,短消息就编辑了半个多小时,话说的很有诚意。

    发完短消息,吴仰耐心地等着电话打过来,心里忐忑,万一不成功可怎么办,难道真得不要脸面无赖的去求老爸那边的朋友?

    吴仰的心提着,转移注意力,就跟苏景说了这事的具体操作。

    苏景听完,环抱着手臂向椅子后面靠了靠,看他:“那就等电话吧,不过你的这些联系方式好买吗?”

    好买以后多买几家公司的。

    “总有办法,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怕这磨白推,但我觉得不应该白推。”吴仰的视线一直盯着手机。

    “不能急,总得给她们考虑的时间,没人会跟钱过不去。”苏景一样心急,但不能两个人都心急。

    等了一会,苏景起身去倒了杯水。

    商圈内,这座大厦算是位置不错的,吴仰决定租这里是因为报纸上标着的几个字:一线江景写字间。

    苏景站在落地窗边望着外面,江景距离大厦好远,夏天开着窗子不知道能否闻到江水的味道。

    中午饭苏景订的是外卖,送到楼上。

    给了钱苏景就去吃饭,最近爱饿,可能跟怀孕的月份增长有关系。

    肚子饿了,但是又吃不下多少。

    吃了一半,苏景突然觉得有点恶心,这感觉以前一点也不强烈。

    吴仰没吃,接到一个电话,聊着的时候苏景就听到他说“al”什么,瞬间一惊,吴仰买到了al哪个部门的手机号码?

    苏景思量再三却没有阻止。

    吴仰要拉京海市每一个公司的生意,公司的起步很重要,但拉al生意这事苏景不会去做,顾及着会发火的某男,不过,仔细一想这倒不能怪吴仰,al的员工本身也有问题,没问题就不会卖这一批号码。

    第一笔生意,敲定的是al销售部一个新人的,说是明天见面详谈。

    ……

    下班时间,吴仰开车去接陆霏吃饭。

    而苏景也有人等,顾怀安早已开车等在写字间的外面。

    两人打算一起下楼离开,苏景却干呕不止,暂时还下不了楼。

    吴仰十分钟后接到陆霏,车上他说:“我看到接苏景的那辆车了,车不赖,新款,二百多万,近三百万。对于年轻人来说这车不高调可也不低调,就那么回事,这样的老公苏景还要,估摸车里男人是苏景很喜欢的类型。”

    陆霏:“是个比苏景年纪大一轮的大叔,苏景偏爱熟男。”

    吴仰最看不惯大叔型男人,开口诋毁:“陆霏,我跟你说句实话,只有男人了解男人,那些老男人全都一堆花花肠子,藏得又深,休闲时间专门以骗你们这帮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为乐子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