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7章Chapter57让人上瘾

    几个女人都是能喝的角色,最小的27岁,最大的31岁。

    吴仰今年24,陆霏听着听着就对吴仰跟女人们共事放心了许多。姐弟恋虽然很平常,但吴仰他是不喜欢的。

    一个女人起身要给苏景敬酒,苏景哪好意思让人敬酒,都比自己大,以后一条心才能赚到钱,应该叫她们一声姐。

    那女人说:“不行,这杯你必须得喝。”说着就到苏景这边来,给苏景倒杯水,桌上才知道苏景是孕妇,女人拿起水杯给苏景,笑着说:“你是我的老板,我们私下玩得好归玩得好,严肃起来还是得分清楚谁大谁小。”

    没有办法,苏景喝了这杯白水。

    各个都是顶会说话的,周旋在应酬饭局上多年练出来的本事。苏景和陆霏自认不行,阅历不够,跟这些女人一比,苏景和陆霏就是交际方面的纯白痴。

    吴仰很牛,往那一坐就自带老板的架子。

    饭吃到一半,苏景接到顾怀安的来电。

    “说你的位置。”他关上车门。

    苏景听懂他的语气,好脾气地回:“找我有事?”心里腹诽,凭什么阴沉沉的语气,像是追债的黑社会在警告对方:说你在哪,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不说我就派人砍死你,让你死无全尸,拖去喂狗。

    顾怀安靠着车身皱起眉头,点了根烟后道:“我在xx酒店门口,你不说位置就自己出来。”

    苏景意识到人肯定来了。

    门口遇到的那个熟人昆远,是个大嘴巴无疑。

    苏景跟吴仰陆霏她们告别,就先走了。

    路虎停在距离酒店门口十米远的地方,苏景出去,一眼就看到没熄火的车。

    “叫我出来行,但别带上个滚字。”苏景习惯了他的脾气,不觉生气。

    顾怀安皱眉瞧着苏景,回忆自己是否说话带了个滚字,却不记得了。

    “你先上车,我抽完这根烟,今晚跟我住我那儿。”

    苏景低头,把手伸到他西装的内口袋里,摸到钱包,摸到一根扁的棒棒糖,巧克力味。

    拆开,搁在自己嘴里。

    “你戒烟?”苏景觉得他不像是有这个自觉性的男人。

    顾怀安朝另一方向吹了口烟,一手摸着她脑袋说:“以前打算过戒烟,但发现根本就戒不成,只能勉强坚持减少每天抽烟的次数。”

    苏景意有所指地说:“戒掉点什么,对你来说可能是挺难的。”

    他看她,她转身就上了车。

    苏景坐在车里,望着车前面靠着车站着的挺拔男人,他单手插袋一手抽烟的样子太好看了。不禁想象,若是林端妮那种女人跟他在一起,到他身边会给他一个热吻让他扔了烟,或是摸出一根,跟着他一块抽。

    而自己呢,怯怯的只敢摸出一根棒棒糖含着。

    苏景低头翻个白眼,男人更喜欢女人过去脫他裤子含点他身上别的什么玩意!苏进仅限于想一想,不敢在他面前放肆的什么都说,怕他真幻想起来,没完没了!

    跟他回去的路上,苏景问他:“我是不是特别不温柔。”

    “嗯。”

    “你厌恶吗?”

    “不会。”

    “为什么?男人不是都喜欢性感温柔的女人?”

    他开着车,似是沉思了一会。

    “你喜欢我把你的大腿分开……”

    他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堆。

    苏景的脸突地爆红,看他侧脸,讲黄色教程吗?!

    他抬手,把车上的后视镜往苏景的脸那边掰了下:“照照镜子,看清你自己现在的样子,温柔,性感,都有了。苏景,我们般配,因为谈起这事儿你我总能很快上道儿。”

    “掰回去!”苏景转头逼自己看向窗外。

    到了他的公寓,苏景洗澡。

    准备早一点休息,如今来这里不再担心被他强,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他不是幼稚冲动的毛头小子,懂得节制,不该做的事情他不会精虫上脑的硬做。

    “自己没问题?”他站在门口问道。

    “我自己会小心。”苏景看他一眼,接着就把浴室门关上。

    苏景洗完澡看会电视,他去洗澡。

    男女同处在一个空间内,难免会忍不住碰对方的身体,接吻解解瘾也好。那只懒的要命的大肥猫趴在沙发上,望着吻得缠绵热烈的两位主人,过了一会,苏景受不了了,身体颤栗地停止。

    接个吻都这么难受。

    顾怀安动作小心地抱她的身体,轻吻着她的头发,体会前面硬得流水的感觉,下腹的肌肉紧绷地收缩,舒张,一遍又一遍,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地翻涌上来,无比刺激。

    苏景闭着眼睛,只等平息了感觉再到卧室休息。

    他气息低沉浑浊地在她耳边呢喃:“好的让人上瘾,想射,又舍不得放弃这持续强烈的快感伸手去碰它。”

    苏景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是清晨。

    不记得是自己到床上来的,那么就是他抱上来的。

    第二天早上,苏景接到郝米的来电。

    郝米最近都很忙,今天终于空闲下来,说要到苏景和别人合伙的公司来瞧一眼,帮点什么忙。郝米觉得另一个合伙人有女朋友帮忙,苏景这边,指望不上大老板丈夫,可是还有好闺蜜呢。

    郝米来的时候,帮擦地,擦桌子,擦沙发。

    “以后请保洁吗?”郝米收拾完问苏景。

    “看情况再说,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我自己就能收拾完了。”苏景把用过的拖把洗好。

    吴仰来的时候,瞧见郝米。

    苏景觉得两边的朋友以后都会是朋友:“我同学,郝米。”

    郝米打量着吴仰,上下打量:“苏景的合伙人?”

    “是,你好。”吴仰朝郝米点了下头,没有伸手跟郝米握手。

    “你好。”

    郝米靠着桌子而站,目光在跟苏景说话的吴仰身上停留了几秒。

    吴仰和苏景两个人研究马上要接生意,还差什么准备工作没完善,得抓紧完善。

    苏景问吴仰:“你有定制的西装吧?”

    吴仰点头:“有。”

    做老板跟平时外面玩到底不一样,干事业是严肃的事,吴仰平时穿的很休闲,一边耳朵上还有耳钉,当老板后,衣着也是重要门面。

    郝米离开苏景这之后就去学校,碰上顾矜東,俩人每天都能碰上。

    郝米走在前面:“你也22了,怎么不想做点什么?啃老能啃多久?”

    “突然对我这么上心!”顾矜東嘴里叼着跟枯草。

    “不是对你上心,是觉得你该干点什么。苏景那个合伙人,比你大两岁,可比你有志向多了。”

    “那个姓吴的?我见过,他们公司用的二手电脑我找同学给研究的。”

    郝米一听二手俩字就转过头:“嫌人买二手的寒酸?東子,人家是富二代,跟你一样!”

    “呦。富二代了不起?”顾矜東脾气瞬间上来,不屑:“有什么可显摆的,有钱他是阔少爷形象,破产了穷了呢,那德行就他妈的是装逼!”

    郝米朝顾矜東说了句:“没素质!”

    顾矜東望着走开的郝米,心情极差,不想再上前跟这肤浅的女人说话!

    星期日早上,苏景跟郑慧去逛街。

    吴仰有西装衬衫和皮鞋,苏景也得有正式一点的衣服,可以不穿高跟鞋,但打扮上还是要迎合办公室。

    手上拿着一本白领衣着搭配图册,选了不用穿高跟鞋的一身,到商场去找类似样子的。

    买衣服去了五个商场,过程中都没遇上顾璐璐和林端妮,吃饭的地方没遇上,原因是苏景和郑慧吃的牛肉拉面,便宜好吃,那两位吃的却是奢侈料理,周旋一个上午过去,老天安排,竟在街边遇上。

    顾璐璐先看到苏景,问道:“离婚了吗?”

    苏景看了过去。

    “小三儿吗?”郑慧悄悄问。

    “不是,这是你老板的妹妹,小三儿是她旁边那个。”

    郑慧啊了一下。

    顾璐璐过来:“辞职后我以为你跟我哥离了,叫什么景的,你需要有的是自知之明,你配不上我哥。”

    “别说了。”林端妮在旁边拉了一下顾璐璐。

    “我偏要说,什么狗东西!我真不知道我哥看上她哪里了!”

    苏景一眼没看林端妮,朝顾璐璐说:“你哥说我床上功夫好,他就看上这个了。”

    顾璐璐提了一口气,不敢置信:“你也太不害臊了!”

    苏景语气一直都很平淡,耐心地说:“不害臊这块儿,及不上你哥。他说嫁鸡得随鸡,嫁狗得随狗,嫁他姓顾的就得跟他姓顾的臭味相投。”

    “你说谁臭?!”顾璐璐火了。 [$].com

    苏景说这些全为林端妮,忘不了电梯里那二两猪肉之仇。

    郑慧一拳推开上前的顾璐璐,扫了一眼脸色又青又白的林端妮,上车后说:“姐,你瞧那小三儿,脸绿了。”

    苏景想,那天电梯中自己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林端妮心窝子被戳疼,得算在报应来得太快上,不在电梯中试图挑衅就不会有这一出。

    “姐,你对这小三儿都使过什么战术?”

    “我俩第一次交手,”苏景低头找手机,以为丢了,还好找到了:“哪有战术,这情况下我俩谁不要脸谁就无敌了。林端妮只会背后玩阴的,表面上绝不会跟我一样没素质。她要说你老板夸过她胸大臋丰满,生气的就是我。”

    苏景以为林端妮表面上会对这些一笑而过,把难过装在心里,但还是高估了林端妮,同时也低估了顾怀安在林端妮心目当中的重要位置。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