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5章Chapter55怎么下手

    顾怀安送苏景回去,亲热过后,两人似乎都不敢再沾对方的身体。

    那是烈火,能够瞬间燎原。

    路上苏景昏昏欲睡的犯困,抵达银座,他不放心地下车送苏景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这回是苏景走在前,他走在后,他的一只手始终搁在苏景的颈后,或是腰上,轻触着,完全把苏景保护在他身前的视线内。

    电梯往上升,苏景出电梯的时候他也出来。

    “谢谢你送我上来。”虽然没有危险,更没有害怕的东西,但是有个男人送上来到底是很开心的。

    顾怀安搂过今晚格外柔和的苏景,低头,吻住她的嘴。

    苏景闭上眼睛,轻叹了下,然后双手搂住他保守的姿势跟他接了会吻,结束后苏景去开门。

    苏景打开门,他同时也进入了电梯。

    这一晚苏景失眠了。

    苏景抱着床上的另一个枕头,闭上眼睛。

    眼前是黑漆漆的,脑海中都是车里与他脖颈交缠的激情画面。

    翻来覆去,确定自己睡不着了。

    苏景拿过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你在做什么?

    顾怀安很快回复了苏景:抽烟

    苏景拿着手机怔了一会,车内亲热过后,他的确有想抽一根烟的举动,但他想起车上的孕妇,便搁下了烟盒打火机。

    苏景呆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再打些什么字发过去。

    “晚安,我睡了。”

    发完这一句,苏景撂下了手机。

    他没有再回复。

    顾怀安给过苏景一把钥匙,是苏忱住的那栋房子的钥匙,清晨苏景过去看苏忱,家里只有保姆和苏忱二人。

    “我姐夫给你打过电话吗?”早餐桌上,苏景询问苏忱。

    苏忱摇头。

    苏景喝了一点粥,比起粥,更爱喝的是白白的米汤。

    心里在想,到底何时才能张口跟苏忱说一句:姐,你跟姐夫离婚好吗?别耽误自己的幸福了,你才三十出头。

    几次准备开口,都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你现在会不会做饭?”苏忱看不了解现在的苏景到底学没学会。

    “什么样的算会做?”

    苏忱看她:“一般炒熟了这不能算。不要求你会做很多菜,但是拿手的菜怎么也得有几个吧,色香味都能拿出手见人的。“

    苏景唉了一声:“不会。”做不到那个程度。

    “不对。”苏景想起一事:“我都忘了,我会做面疙瘩,咱爸最爱吃的。”

    苏忱无语了好一会儿。

    十点过十五分,苏景被吴仰的一个电话叫过去。

    租的写字间里面自带办公用的硬件东西,电脑前两天送过来的,也已安装完毕。零七八碎的小东西,苏景跟陆霏利用晚上六七点钟的空闲时间买完,全放了进去。

    苏景抵达写字间的时候,正有工人往里面搬皮沙发。

    “你买的?沙发多少钱?”

    “一万三,应该不贵?”吴仰指挥着人,让人把沙发靠墙搁着,放好了以后就不移动了。

    苏景没发言,反正买都买了。

    写字间面积不大,小面积的写字间在繁华地段难找,算是被分割出来的,门口两米开外,再打开门就是另一个单位的办公区域,实则两家原本是在一个写字间面积之内。

    沙发买的不算浪费,就是比预算中的贵了点。

    工人放完沙发,吴仰嘴上叼着烟坐下,拍了拍:“还行!”说着话呢,一只手就去夹嘴上的那根烟,再一挥手,不经意的就把烟头戳在了沙发靠背上。

    苏景扶额:“吴仰你小心点。”

    沙发上的第一个窟窿便是吴仰和他指间烟头的作品。虽说是人造皮的沙发,但是苏景也心疼。

    在写字间待了一会,吴仰打给陆霏。

    “你不能请假出来一趟?”

    “就说公事出来,跟领导撒个谎就那么难?”

    苏景完全不敢干预,二十多分钟,两人等到请假出来的陆霏。

    “新买的沙发?”陆霏进来就看见了,接着看到窟窿,用手指摸了摸:“买的二手的啊?苏景买的吧。”

    吴仰不会看得上二手的,会主动省钱就奇了怪了。

    苏景大笑!

    吴仰皱了下眉头,拉过陆霏:“沙发我买的,新的,不小心刚烫坏了。”

    陆霏想问一句你手里的钱还有多少,但又怕问了会吵架,只觉得心里对不起苏景,这钱用的也不是吴仰一个人的,苏景碍于这层关系,心里不高兴恐怕表面也不会轻易说。

    三人坐下,讨论公司的事。

    “我爸给我介绍了几个,明天晚上你们跟我过去接触一下。”吴仰从电脑里找出那边传过来的照片,先给苏景和陆霏看看。

    这几个女人,打扮的高雅时尚。

    主要是长得都很好。

    “谈吐,气质,学历,没得挑剔。”吴仰把双腿搁在另一把椅子上,挑眉又说:“但这些只是表现在客户的面前,私下里她们如何我不清楚。可能你们会受不了,也可能很好。对了,我见过两个,以前放学去我爸公司看到的。”

    陆霏担忧的是:“在这里,真的会有人请这类人吗?”

    吴仰看陆霏,嚼着口香糖自信地说:“怎么没人请?这帮女人很枪手的,有些公司没有这种人才只能外面请。京海市这么大,这个行业我认为在这里会吃得开。”

    陆霏摇头:“说得容易,做起来会很难,目标公司是什么样的?”

    苏景插言一下:“我说说我的想法。”

    “你说。”吴仰点头。

    “我在al工作过,据说al销售部的人都很厉害,他们背后还有很强大的运营以及客服部门,所以这类公司基本上是不需要我们这种服务的。养熟的客户很多。”苏景顿了一顿,喝了口水:“中等公司可以列入目标,小公司就算了,她们业务员开发一个客户赚不了几个提成钱,哪有钱再请人私下帮忙搞定客户,所以目标还要放在大公司上。”

    “你说了,al那种大公司把客户养的很熟,怎么有缝隙让你们的人插针?”陆霏对这个很不明白,工作内容从不涉及到这些。

    苏景微微低下头:“我这两天试着联系过在al认识的人,了解了下,从对话中我能感觉得到,在利益的诱惑面前没有瓦解不了的团队,瓦解了,缝隙就出来了,针肯定能插得进去,办法得想。当然,我们不是要搞破坏,只是提供给她们这些业务员一些比她们更专业厉害的帮手罢了。”

    陆霏的担忧很多,比较谨慎,总是认为想象甩开了现实有n条街那么远。

    吴仰这会又有了脾气,皱眉瞧着陆霏:“要你这么说,有志向的人根本不存在,都得去给人打工才是在干正经事。你爸当初不也是先想后干的?你爸是一觉醒了公司就摆在那给他赚钱的?”

    “吴仰,你怎么说话呢!”陆霏觉得他不是从前的吴仰了。

    容忍不了他的口不择言,没人求着他追来。

    陆霏起身就走。

    “去追啊!”苏景拍了一下种子。

    苏景没追是让吴仰别墨迹,问题发生在这一刻下一刻就立马去解决掉。

    吴仰眉头紧皱,不去!

    “快去,陆霏说的还不都是为了你好?”苏景站在同是二十出头女生的角度说话:“你说话的确难听,没事说人家爸干什么?”

    “行了,我去追她。”吴仰拿过车钥匙,出门。

    苏景拿过羽绒服,准备锁门,也要离开了。

    不在al工作,但是顾怀安在al,苏景打算去找他,跟他那种经验多脑子灵活的人多讨教一些问题。

    al顶层办公室。

    秘书送进来一杯白水,他喝咖啡在工作中。

    顾怀安的视线往常一般深沉难懂,望着苏景:“这么喜欢听我说话?”

    苏景的目光很真诚:“眼下的情况是,听你说话比在大学上课还有用,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对,就是这句。”

    顾怀安轻轻一笑。

    苏景把羽绒服搁在沙发一旁。

    苏景问一些问题,都是关于吴仰那边的,吴仰年纪轻,那边他爸的朋友不会指点太多,加上距离太远,京海市的经济情况跟那边也不相同,能帮上的忙太少。吴仰可以吊儿郎当,赔得起,一辆代步车就百十来万,苏景比不了,手里本钱小,还是不要这张脸跟他借的。 百度嫂索#>笔>阁 —强势索爱:娇艳狂妻休想逃

    顾怀安对待这类问题十分认真,他远远地跟苏景说:“大公司不是不能成为你们的目标,例如al,我们有经验成熟的对外销售产品人员,直接面对客户,但同时我们也有缺少经验的新上任的人员。新人野心勃勃,每一天都想做出成绩来证明自己。这个时候,你们这种服务就派上了用场,不一定需要朝有经验的老人下手,新人更需要你们提供这种服务。”

    “我理一理,”苏景还在琢磨,怎么下手。

    “你不会开车。东奔西走的需要一个司机,回头给你安排一个,你先用。拒绝的话先别说,你就当我是为了我儿子或是女儿着想,不想让孩子跟你整天太累,也安全些。”他视线盯着笔记本屏,不待苏景说话就全给她做了主,堵死她话。

    “苏景,还有一个事,”

    苏景疑惑:“什么?”

    顾怀安转头,望向沙发那边的苏景说:“我讲的这些,回头我发现你朝al的销售这边下过手,小心我跟你算总账。”

    苏景举起双手,咬着下唇,给几个胆子都不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