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4章Chapter54意犹未尽

    苏景听后,真真实实地不敢置信,望着对面那个迷人的奇葩男人。

    他问,会不会哭?

    哭了就是吃醋,没哭就是没有吃醋?

    苏景认为被伪装的事物太多,包括自己现在也学会了。很多时候面对一些场景和人,会变得特别虚伪。

    伪装自己,可能是因为没心情坦诚相对,觉得对方不值得自己跟他坦诚相对,好比这一刻,苏景面对的男人是顾怀安,他若是去亲了林端妮一口,自己会很伤心,那是无法形容的一种伤心,但是在这种伤心的情况下不一定会表现出哭的样子。

    相信很大的一部分女人,包括苏景,大抵是会朝他们笑,强撑着去微笑面对,用虚伪的一面伪装起真实的一面。

    苏景正处在走神儿当中。

    顾怀安面有考究,又道:“苏景,你记住你是我的老婆,你给我亲,我就保证这辈子不亲其他女人。”

    “啊?”苏景脑子里刷地一下空白掉。

    他好像三观很正的认为伴侣只要一个就够了。

    你能想象一个西装革履的成熟男人,他面部表情十分认真地讲出这些话时的情景和模样吗?从他口中所讲的每个字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并未带有调戏对面女人的意思,仿佛全是最真挚的心里话。

    当然,言下似乎也有另一层意思,在跟这个伴侣彻底结束的时候,他会选择等待下一个伴侣的出现。

    再当然,这一切都是苏景听到后对他的个人分析。

    算不得什么男人的保证和承诺。

    餐厅的服务小姐再次走过来,苏景成功的避免了回答这个哭与不哭的神经质问题。

    顾怀安没有开口询问苏景要吃什么,而是点了一份他自己的,接着再把菜单递给苏景,让苏景自己点东西。

    他再稍微严格把把关,认为对孩子健康不利的自是不准吃。

    点了一会,服务小姐完全不明情况,对于这位先生几次三番的阻止这位小姐点餐而感到十分的诧异。

    顾怀安最后说道:“孕妇有些东西不能吃,你明白吗?”

    苏景皱眉看他,担心他的脸色吓到漂亮的服务小姐。

    服务小姐朝他微笑地点头:“好的,明白了。”

    “就这些吧,谢谢。”他定下苏景能吃的东西,把菜单递给了身旁的服务小姐。

    顾怀安的视线望着对面的苏景,不禁在心里琢磨起,这一个星期苏景自己在外面吃的都是些什么没营养的东西。

    苏景小心翼翼的问他:“你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会凶服务员?”

    顾怀安对她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我没事凶服务员做什么?”

    苏景不知道自己眼中的他,和他自己眼中的他自己是否有区别,一定有的,便又说:“你刚才可以说我怀孕了,但别问人家明白吗?‘明白吗’这三个字,再好的语气问出来都会让人觉得语气略差,被领导问过这三个字的我,深有感触。”

    顾怀安蹙起眉头:“什么?”

    他发现自己跟苏景在一起就会变得话多,苏景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并且在一些事情上两人的分歧差异不小,总是需要争辩一番。

    曾经跟林端妮在一起,不是这样。

    两者之间,苏景更让他感到舒服激情一些,林端妮在某些公事上会跟他更默契和谐一些,他望着苏景,并没有拿这两个女人在做比较,只是诧异,刚才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逝的对苏景的认可。

    他闭上眼,一只手撑着太阳穴,面朝由落地窗隔着的夜色忽而说道:“苏景,你不觉得我对服务员的态度,比对你好得太多。”

    苏景白了他一眼。

    他闭目养神,神情疲惫,苏景这时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可以肆意打量,像是睡在他身边时一样。

    他其实并没有对服务员态度不好,只是,苏景不知道如何跟他进行话题,要知道两个世界的人要聊起来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苏景把每一次跟他的见面,都当成是上天的一次安排和撮合,抓住这样的机会,该跟他说说话,多说一点,说不定哪一回就气场意外地相溶了。

    苏景的视线瞥向了林端妮那边。

    林端妮此时在跟一男一女吃饭,那对男女像是一对中年夫妻。

    苏景不知道林端妮有没有看到这边,干脆收回视线,不理会了。

    点的东西上来,苏景跟他一起边用餐边聊,苏景会问一些自己不懂的东西,他懂,就希望他能传授一下。

    过了一会儿,林端妮跟人一块儿离开。

    顾怀安背对着林端妮那边,自是瞧不见,苏景看见了也没说什么。

    西餐厅外。

    林端妮跟那对夫妇告别,然后在那对夫妇的目送下走向自己的车。

    用手紧了一下没系扣子的大衣,走到车前,朝那对夫妇摆了下手,见那对夫妇离开,林端妮才把视线收回。

    林端妮打开车门上车,把包搁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双手握着方向盘,低头,将额头搁在方向盘上,安静地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心头上的事情。

    再抬起头,脸上没有了原本无懈可击的表情。

    变得有些颓废,面无表情,林端妮望向西餐厅里,三楼位置,能看清楚人的影子,看不清那两道影子的具体表情。

    坐在车里待了一会,启动了车,离开。

    这一顿晚餐总的来说进行的十分愉快,后期两人谈的都是正事,没有争执。

    苏景头疼的想,什么时候自己的要求变得这样低,跟自己要发展感情的男人的相处,过程里不争执竟然就算是和谐有爱了。

    “笑什么?”上车之前他问道。

    “没笑什么,你总问我笑什么干什么。”苏景不觉得自己面对他的时候笑的很多。

    从他帮忙打开的车门上车,期间,他的大手扶了一把她的腰。

    这举动,让苏景心里舒坦了。

    顾怀安关上车门,转身去另一边打开车门上车。

    苏景没系安全带,总是会忘,现在是故意忘记的,明知道他会主动开口提醒。

    “安全带。”果然,他提醒了一句。

    苏景咳了一下:“你……你帮我系上。”

    顾怀安戴着手表的那一只手搭在他车的方向盘上,并没握着方向盘。

    他的视线落向苏景微微红起来的脸颊,俯过身去。

    苏景屏息,看着身前为自己系上安全带的男人。

    清爽利落的黑色短发,白衬衫领子,西装衣领,到处都很有弧度却一丝不苟,扣好安全带,他抬起头,身体并没有移开,面朝苏景看着她说道:“还需要我做什么?”

    两人的距离只有几厘米,他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在苏景的脸上。

    苏景视线尴尬地望着他的薄唇,他的整个五官,还有他喉咙处突起的性感喉结,以及他衬衫下若隐若现的完美锁骨。

    顾怀安戴着手表的那只手搁在苏景腿上,视线盯着苏景,渐渐地就朝她微张开的嘴唇吻住。

    苏景被他吻着,身体不自禁往后仰了一下,他随即欺上来,搁在她腿上的那只男人手掌,沿着她的腿根往上推着,来到羽绒服里,摸到毛衣里面,在小腹位置稍作停留便直接抚摸上她光滑细腻的背。

    “嗯……”

    苏景的双手迅速环住他的脖颈。

    他的那只手揉捏在苏景的身体上,压抑地忍不住喘息,两人嘴唇相贴,苏景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在他粗糙干燥的手掌心里被他捧着,没能控制住地去吻他的喉结,他的下颌,耳鬓厮磨。

    苏景唯一感到十分不完美的是,他的下颌上此时没有早晨那种硬质胡茬,不过,苏景还特别喜欢他身体上的另外一个地方。

    他的手腕,佩戴钢表的那只结实手腕。

    从他的手腕到他的手背,更甚至是再到他每根修长有力的手指,都是苏景视觉以及感官里的最爱。

    婚后两人没做过几次,苏景怀孕。

    此番车内亲热对于两人来说无疑是难耐考验,只靠拥吻,抚摸身体,得到彼此给予的感官慰藉,苏景的身体忍不住地颤栗,双手捧着他很烫的脸庞问道:“这么做,会不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顾怀安视线灼热地望着苏景,薄唇很干,舔了一下,全身都想要苏景的身体。

    苏景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更多,眉眼清淡,把脸扎在他的胸膛里摇头:“我不知道。”

    顾怀安再一次地亲吻苏景的嘴角,转而再去亲吻苏景的脖颈,他几乎陷在苏景的体香和白嫩里。

    过一会儿,苏景的身体似是瘫软在了副驾驶上。

    这样的只是亲热,太折磨人。

    顾怀安是有正常反应的男人,会感到刺激,单单是跟苏景亲热一阵,始终是让他意犹未尽没能过瘾,而闭着眼睛脸颊潮红平复着的苏景,在他眼中,变成了一个暂时不能**却很想**一番的绝佳对象。

    “我要回去了。”苏景睁开眼睛说。

    顾怀安开车,直线汹涌上脑的大量荷尔蒙指示他:“苏景,创业可以,但别让我瞧见你身边周旋着戴钢表的男人。”

    苏景笑的无力,视线看着前方的街道认真说:“吃什么醋,我只是觉得你戴钢表好看,性感,我就喜欢这样简单有力的男人,但这绝对不是我的性癖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