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3章Chapter53哭是不哭

    陆霏还没有睡。

    “你回来了?饭吃的怎么样?”

    苏景把包放下,走到沙发前拉开羽绒服拉锁:“还老样子,我不指望他妈对我改观。我先洗个澡,出来聊。”

    脱完羽绒服,苏景不服气的皱起眉头:“你说,我干嘛要一个我很不喜欢的人来喜欢我?我被她喜欢我累不累!”

    苏景往浴室那边走。

    “说得对!”陆霏一瞬想起公司里面的男领导,原本相看两生厌,但如今那满面油光的男领导却待见起她。

    招一个心里很讨厌但嘴上却不能说出来的人待见,的确很累。

    洗澡出来后的苏景坐在了陆霏旁边,没开自己电脑。

    两人的友情进展迅速,这两日研究创业的事情研究得太多,说话变得随意了许多,基本也敢动对方的物品用了,比如一支笔,不问自取什么的不在话下。

    “你说吴仰这个生意可行吗?”陆霏问起这样的话。

    苏景一怔,拿着毛巾擦拭湿漉漉头发的手指顿住:“怎么了,不是商量的好好的?”辞职都辞了,不会又要变卦了吧?

    苏景的心是沉了一下。

    这事如果泡汤,回头她怎么收场?

    陆霏又想事情想出神地说:“他这类创业有些特别,成本小,基本上不会赔,但整日接触的都是漂亮女人,要口才有口才,要身材有身材的,而且都是未婚的女人。”

    “你担心这个……”

    苏景明白了,陆霏是对吴仰还没有信心,却有了近在眼前的危机感。

    陆霏低头抿了下唇:“吴仰以前的女朋友很多,他很讨女孩子喜欢,不知道为什么?身边从来就没断过女孩子对他的追求。”

    苏景盯着陆霏的眼睛,适当安慰道:“他还单身,说明他在等你。有些人是别人无法取代的,例如你对他来说。”

    陆霏仍旧是对吴仰没有什么信心。

    第二天,苏景起床的时候陆霏也起床了。

    “起这么早?”苏景印象中陆菲是爱赖床的,听说上学的时候并不这样。

    陆霏做了早餐,端过来。

    “睡不太好。”

    “别想太多,我先去洗漱一下。”苏景说完就去了洗手间。

    苏景对着镜子刷牙,心里有一些压力,吴仰是什么样的男人别人短时间内无法了解透彻。

    关于陆霏的担心到底有没有必要,苏景一想心里就悬着。

    她从今天起会跟吴仰共事,当然,那些可能勾引吴仰的女人当中是肯定不会有她苏景的,年龄虽然相差没几岁,但毕竟自己已婚,加上婚内出轨的事儿绝对干不出来,再有,吴仰那种纨绔类型不对口味。

    还有一个顾虑,就是以后陆霏问起吴仰跟其他女人的状况,万一在真的有不好状况的情况下,要不要说实话?

    不说实话,对不起陆霏。

    说了实话,得罪吴仰。

    真那样的话还是得说,不能帮着男人坑女人。

    苏景低头洗脸,摇摇头,告诉自己一切都要往好了想,不要有这种坏预感。

    早餐后,陆霏到时间了要去上班,临出门时叮嘱苏景:“你凡事帮他把把关。”

    苏景压力巨大的点头:“没问题,放心。”

    上午十点,苏景出现在苏忱住院的医院里。

    苏景过来看一下苏忱的身体情况,医生说,还算稳定,但是痛苦的化疗让苏忱的脸色看上去更加憔悴。

    苏忱现在能活动,把护工减成了一个,苏景都听苏忱的,跟邹哥说好了不告诉顾怀安。

    邹哥过来医院的时候,苏景还在病房里。

    “天气冷吧。”苏忱跟邹哥打招呼。

    邹哥点头:“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好天气还得等上两个月。”

    邹哥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毛呢大衣,料子不错,应该蛮贵的。这款风衣穿在邹哥身上,显得既不失风度又不缺温度。

    “邹哥你坐。”苏景搬过去一把椅子。

    邹哥伸手去接过来,听说苏景怀孕了,哪好让苏景搬这把椅子过来。

    苏忱觉得不好意思,这人应该是妹夫的下属,却每天来医院照顾着,大材小用。

    苏忱就说:“邹哥,明天起你别来了,我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能出院。”

    邹哥比顾怀安年纪大,43岁了,应对一些事情能更淡定:“没事,这几天我老母亲身体不好,在这医院住着,我就顺道过来这边看看有没有事。免去苏景和怀安的惦记,他们都忙,闲着的时间肯定没有我多。”

    这样的话,倒是让人没法拒绝。

    苏景舒一口气,邹哥是为了防范温明伟这人,能瞒着苏忱一天是一天,最好瞒到出院那天。

    先前是死活找不到温明伟,以后就让温明伟找不到苏忱,医院没人,温明伟闹都不知道去哪里闹。

    苏景给邹哥倒了一杯水,邹哥说“谢谢”,之后站起来接水杯。

    大衣上的一颗扣子掉在地上。

    苏景提醒:“扣子掉了?”

    苏忱也看见了,邹哥捡起来扣子搁在一旁。

    苏忱缓缓地坐了起来:“邹哥你把扣子给我,我帮你缝上。”

    邹哥没动,心里却想这怎么好意思。

    苏忱指了指行李箱,苏景过去蹲下打开,翻找了下,里面真的有一个针线盒,超市里很普通的那种。苏景印象中苏忱是不会的,苏忱说,住院的日子里有一回需要针线,不方便把衣服拿出去缝,护士就给找过来了针线盒,结果没收走,说是没人要了。

    苏忱给邹哥缝扣子的时候,吴仰打来电话。

    苏景没有告诉苏忱自己和人一起创业,苏忱知道了一定担心钱会白搭进去。

    苏景没有把握绝对能赚,但按照吴仰的分析,就算做不下去也不会赔掉多少,成败只能赌一把了。

    脑海里响起昨晚彭媛说的那番话:我儿子他每天面对的事情,岂是那些拿着几千块月薪的打工族能了解的?

    还有:他供着你花不完的钱。

    苏景先离开了医院。

    吴仰每天都在为创业而努力,这里没有朋友,家里的人脉关系又不能用,他爸不准。

    吴仰试着去联系过,遭到拒绝。

    看信息报,电话联系了一处一百多平米的写字间。

    吴仰心目中的办公室是气派的,高档程度要跟他爸的公司一样,但是想象归想象,钱包如今过于骨干,只能从实际出发。

    遵循陆霏和苏景研究的原计划,先租小地方,等赚到钱再扩大。

    吴仰开车来接苏景,一起去看写字间。

    苏景能和吴仰这个性格的男生聊得来,吴仰跟顾矜東的性格相似,比苏景大两岁,但苏景却觉得自己比他们年纪要大。

    “哪来的车?”苏景一直不知道吴仰有车。

    吴仰开车横行在不太熟悉的马路上,全靠gps杀出一条条路,他拍着方向盘说道:“我爸总不能只吝啬的给我几十万创业,不配辆车也丢他的人。这是我爸给我买的交通工具。”

    苏景听后,不禁竖起大拇指:“真牛!”

    吴仰的眼神里充满了算计:“要是赔了,我就把这车卖了继续干,总得干出点事业给某些人瞧。”

    两人看了写字间,比较满意。

    吴仰答应苏景和陆霏会租小面积的写字间,但要求是必须在商圈之内,地点不牛逼绝对不成。

    苏景和陆霏原本是不同意的,而吴仰的理由是,担心同学朋友过来瞧见了地点偏僻,遭人笑话。

    这事上陆霏没少跟他争执。

    苏景感到不满的是,这写字间竟跟林端妮的律所是一栋大厦。

    研究租金研究了半个多小时,算完最后节省下三万块,午饭之前签订好了写字间租赁合同。

    吴仰跟苏景匆匆的一起吃午饭。

    苏景发现吴仰特别少爷,跟顾矜東一模一样,一般的餐馆不进去,专挑高档的进,苏景的手机今天用的最多功能就是(计算器)。执意去了小馆子,两人消费了七十多块。

    七十多块两人消费,对于苏景来说还可以,对于吴仰来说,像是谁侮辱了他似的。

    下午又去买电脑。

    吴仰挑选的都是好的,苏景却找这方面的同学给联系了八成新的二手电脑。

    五点多,吴仰说他有个聚会。

    苏景点头,这一天的工作算是结束了,也松口气。

    陆霏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如何,苏景说挺好的,该买的大件东西基本都定了,明天花几百块请人先把写字楼里外都打扫一下,装修不用,好好装修一番得不少钱,超出预算。打扫的窗明几净能往进搬东西就行。并违心地说,全过程无意见分歧。

    陆霏这才放心,担心吴仰心气不顺朝苏景吼起来。

    忙碌而充实的日子里,苏景几乎快忘记顾怀安这个人的存在,白天跟吴仰忙公司前期工作。

    到了晚上,苏景再跟吴仰加陆霏一起研究公事详细的问题。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

    一月中旬,邹哥紧急安排苏忱出院,事发突然,出院之后只好先住进顾怀安朋友空着的一处房子,临时找了保姆过去照顾。

    苏景接到电话才过去问:“怎么回事?”

    邹哥说:“你姐夫拿着五万块出去耍了些日子,赢了些钱,但一下子又全输了。回来准得到医院再闹。”

    “人渣,”苏景嘴里吐出两个字。 [$].com

    顾怀安与苏景两人已有七天未见过面。

    苏忱的事处理完,苏景跟车里等着的顾怀安说了“谢谢”,缺少他的妥善安排肯定不行,苏景处理起来一定是不知所措的。

    顾怀安邀请她一起吃饭。

    苏景点头,他主动的情况下她从不会刻意为难。

    顾怀安带苏景去到他常去的西餐厅,林端妮竟然也在,顾怀安淡定地带苏景过去他早订好的位子。

    “不打个招呼吗?”苏景发誓这话里没有醋意,除非他说:“要打,”

    一身无比绅士衣着打扮的他,放下手中的全英文菜单,神色颇为严肃地瞧着对面的苏景说道:“我一向分析不准确,女人的话里有醋味和没有醋味的特征与表现。所以,我直白的问,我走过去亲林端妮一口,你哭是不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