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2章Chapter52我心头肉

    林端妮,江湖名号林红杏。

    苏景算是开了眼界,并且在内心对林端妮进行了一番小小的嘲笑和鄙视。

    同时心里也对此感到十分的不是滋味,那一枝红杏出墙来要找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合法老公顾怀安。

    站在茶水间里喝完热咖啡的两同事离开。

    随后,顾怀安与苏景也离开。

    路上车里,苏景对林端妮“林红杏”的这个外号只字未提。

    前任女友被人给安上了这么个外号,不知他的心里是何感想?

    顾怀安要带苏景回家吃一顿晚饭,并对家人宣布怀孕的事。苏景无所谓,认为暂时没有这个必要,不过倒也没有反对他的决定。苏景不清楚的是,顾怀安的心里到底是真的高兴孩子的到来,还是仅出于不舍得抛弃他自己的种?

    见他家人苏景不害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至于因为互不喜欢而怕谁?

    苏景坐在他的车上,想起了他家人的一张张脸孔。

    顾璐璐没有结婚,未婚先孕执意生下了孩子,据说还要倒贴钱去养着孩子的爸爸,父母管不了,那个男人又实在混球,扶不起的阿斗。俩人典型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家人若是阻止顾璐璐在外挨打,顾璐璐就跑到家里来割腕自杀。

    苏景全是听自己老爸生前笑着回家说的,不知真假。

    顾家别墅里今天人很全,没有外人。

    苏景跟着他身后进去的时候就先看了一圈,以为会再遇到林端妮那个女人。

    “爸,妈,我和怀安回来吃饭了。”苏景跟长辈打着招呼,脸上的笑容虽然大大地绽放着,但却特别的僵硬。

    这句台词苏景坐在车里背了无数遍。

    不愿意说,是因为觉得特别恶心,不仅是彭媛和顾璐璐听了感到恶心,苏景自己也觉得十分恶心。

    没法子,不想一顿饭吃的锅碗瓢盆满天齐飞就得做做样子。

    顾璐璐无视了苏景。

    起身往楼上走着说:“我去看看孩子醒了没有,抱下来一起吃饭。”

    顾矜東专心打着游戏,不知是从哪搬来的一把椅子,跟客厅的家具风格极度不匹配,他见着他哥和苏景只是摆手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低头抽烟,认真的在打手游闯关,他爸当观众。

    彭媛瞧见两人回来,就走过来。

    接过儿子的大衣外套转身递给保姆,回过头来,阴阳怪气的一通说:“难得回来一趟吃个饭,两个都忙,”

    彭媛心疼儿子的视线转向了儿媳,责怪的样子道:“但是苏景你嫁人了,就得多为丈夫着想着想,自己的老公在外头打拼事业,经营一个公司也很不容易。我儿子他每天面对的事情,岂是那些拿着几千块月薪的打工族能了解的?他的辛苦都埋在心里头,从不说,你当妻子的可以没能力帮他分担,但是你起码要照顾好他,早上晚上一日两餐还不好做吗?他供着你花不完的钱,你必须得负责好他的身体。”

    苏景在听,婆婆说话的语速很慢,能让你把每个字都听清楚,并且记住,尤其是在挖苦人挤兑人教训人的这个时候。

    苏景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认错的说:“妈说的是,我还没有给你做过饭。”

    彭媛摇头,看着这个什么也不会的苏景格外头疼的模样。

    “你会做饭?我怎么不知道。”顾怀安十分意外,眼神穿透着她的眼睛,讶异苏景竟会表现出这乖巧听话的样子。

    他们往里走。

    彭媛也就转身去了厨房的方向,看看儿子点名要喝的鱼汤熬到什么程度了。

    顾怀安翘着一双长腿坐在沙发上,他好整以暇,望着苏景,不认为单单为一个自己值得她如此的给面子。

    苏景站在茶几前低头查看手机消息,是陆霏发来的,同时也回答他:“我不会做,但我可以过来跟妈学,你爱吃什么估计只有妈最知道,我先了解清楚。”

    彭媛听见,站定,转身抬着眼皮回头瞧苏景。

    苏景低头在看消息,看不到婆婆的目光,但却能想象到。

    沙发另一头上坐着的顾振厚,本是在看儿子手上打的游戏,听了这话回头:“小苏啊,怀安爱吃什么,你得需要问怀安他本人,他妈这大半辈子还没为谁下过一回厨房。”

    苏景抬头,很诧异的望向公公,故作没有勇气对视婆婆彭媛。

    想也清楚彭媛现在是个什么脸色。

    苏景想获得他父母的认可与喜欢,虽然知道太难。不怕磨合,但是苏景预见了也证实了这磨合的过程会持久激烈,就像跟顾怀安在感情的生活中磨合一样。

    磨合过后的结果,只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是互相接受,并爱上彼此,突然来到的孩子给加了十分。

    好的结局有一种,不好的结局却可以有很多种,最轻的坏结局是好聚好散,最差的可能会是头破血流。

    苏景不愿意在磨合的过程当中被这一家子撕磨掉一层皮,鲜血淋淋的难堪着滚蛋。

    彭媛顾璐璐这对母女的脸上,仿佛始终都贴着朝苏景说的一句话:你乖乖的让我们母女欺负,感动我们了,我们就考虑一下接纳你。

    而苏景明白,好欺负的人通常都不会感动恶人。

    过去吃饭的时候,顾矜東走在苏景的身边说:“跟我一样无视那个老巫婆就行了。小心惹急了老巫婆给你碗里下老鼠药。”

    “……”苏景。

    餐桌上一个鲜鱼汤,里面加了去皮红萝卜,还有一个像是鸡汤,苏景没看清楚。

    这是顾怀安在路上亲自打电话,跟家里点的。

    顾矜東要动筷子了,他哥洗完手走到苏景的身后,站定后一手碰了碰苏景的脸颊,稍微附身,开心宣布道:“说让她做饭是个玩笑,我用不着她照顾,她能照顾好自己和孩子我就知足了。”

    “孩子?”顾矜東反应了一会大笑起来,放下碗筷:“苏景,你要当妈了?”

    顾怀安着看他这没正行的弟弟,不轻不重的道:“叫嫂子。”

    “嫂子,我敬爱的嫂子,”顾矜東笑着瞥了一眼他大哥的亲妈,回过头来挑眉鼓掌:“期待十个月后我小侄子或是侄女儿降生。”

    苏景只是笑笑。

    顾怀安刚洗完手过来,所以那几根长手指上温度很凉,摸在她的脸上,和她热热的脸颊皮肤形成了对比。

    顾振厚很高兴:“带小苏到医院检查了没有?多少天了?”

    “两个月了,孩子一切都健康。”顾怀安坐在苏景的旁边,盛了一碗奶白色的鱼汤搁在苏景的面前,面是喜色的朝他爸道:“本没打算在她25岁之前要孩子,22还小,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孩子。但是有了,不能不要,从此这娘俩就是我的责任。”

    他看向他妈:“我是我妈的心头肉,苏景肚子里那个自然也是我心头肉,我希望一家人别都揣着两个心思。”

    苏景看得出,他几乎是在央求他的母亲了。

    亲生母子二人总是吵不起来争不起来的,彭媛对别人再如何差,对自己儿子都不会差上一分。

    不过,苏景也听得出顾怀安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仅是跟他妈说的,也是在告诉她,不要揣着跟他不一样的心思。

    离开的时候,苏景被叮嘱一定要多加注意身体,注意孩子。

    苏景全都应下,态度良好。

    他的车上,苏景被问今晚准备住哪儿。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苏景看了顾怀安一眼。

    他启动了车:“怎么了?”

    “去你那住,随时可能遭到你强大的荷尔蒙攻击。”

    “我们分房睡。”

    “……”

    苏景看了一眼说这话的他。

    他开着车,这话说的特别不自然。

    苏景发现,自己只是靠猜已能猜透他心理七八分。

    她平常聊天般的样子,跟他说:“我们躺在一张床上,除了亲热,好像根本找不到其他方面交流的切入口。”

    “是吗。”他逃避问题所在。

    苏景点了点头。

    顾怀安的事情,苏景关心的那一部分完全不能问出口,比如林端妮和他的往事,他还爱不爱林端妮,如今不接受是不能原谅,还是已不爱了?

    这类问题多是忌讳,很少有人会傻傻的总去挖坟。

    惦记归惦记,正常人恋爱中大抵都会有。人总有一面是不愿意说出来的,可能天长日久终有一天会全部放下并交代,但那一天绝不是互不了解的两人初相识不久日。

    苏景的事情,他从不问起大抵是真的毫无兴趣。

    他又问了一遍:“你住哪儿?”

    “银座那边。”

    苏景这回答得也干脆。

    “我说了,可以分开房睡。”

    “问题不在你,我是怕我忍不住过去压住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他神情变得淡漠,苏景玩笑的语气从容应对。

    顾怀安索性把车开向银座那边,语气云淡风轻:“苏景,我可以对你很好很好,但我永远不会哄着你过日子。” [^*]

    “ok,明白!”

    车很快抵达,苏景下车。

    “谢谢!”苏景笑着扔下两个字摔上车门。

    他下车后靠着车身,单手插袋边抽烟边望着她走进去的身影。

    进了电梯,苏景恍然发觉自己脾气竟好成了这样,没吵没骂,全部都是他顾怀安的功劳,短短两个月出头,把人改变。

    不是没给他切入口,是他在车上表现的没心思切入。

    再没脸没皮的人也败下阵来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