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1章Chapter51欠管教了

    第二天,苏景没到公司就碰上了浑身散发冷酷气息的某男。

    银座距离al公司不远,夏天的早上倒可以慢慢的走着过来,起得早的情况下,但是这么冷的冬天,一般人都没有耐心走路上班。

    苏景下了公交车,看他:“你怎么在这里?”

    “看不出是专为等你?”顾怀安面无表情,捻灭烟蒂扔在了垃圾桶专门放烟蒂区,伸手拽住苏景,往他的车前走去。

    苏景上了他的车。

    “系上安全带。”他瞟了苏景一眼。

    “去哪儿?”苏景边系安全带,边问。

    顾怀安毫无经验,以为她也是,所以说:“首先需要检查一下,肚子里的孩子健康不健康?多久了?”

    苏景摇头:“不用去了,我这两天刚检查过。”

    顾怀安皱眉看她,急于知道孩子的健康情况。

    苏景口头上说孩子的健康情况,孩子的天数,他全不能相信。

    “有病!”苏景不禁低骂一句。

    这算什么?算不算不是冤家不聚头?

    夫妻之间该有的信任,完全没有。

    苏景想了想不太生气了,毕竟自己也不信任他的话。

    都是相互的,有什么好抱怨?谁也没有做出榜样和尽到婚姻关系里的那份责任。

    苏景有很多话要跟他说,所以没有让他开车去银座那边,开车必须要绕路走,跟公交车是一条路线,走着就直接穿梭商圈里的各条街。

    “有车不坐,你要步行这是什么癖好?”顾怀安拧着眉头问道。

    “爱走不走,不走就别想知道你孩子的情况。”

    两人之间交流的火药味十足,苏景知道他还是保留着了一些绅士风度,并不计较,若是真的计较起来,吃亏的到底会是自己。

    势均力敌,双方还没有达到势均力敌的那个程度。

    顾怀安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尤其对女人。

    苏景偏又是一个性子倔强的人,尤其对自己男人。

    说完苏景就下了车。

    她站在车外的街边望着并未下车的顾怀安。

    这个时间,商圈里的街道上已经人头攒动,跟路边和街道中间建筑物合影拍照的,基本都是外地过来旅行观光的,有条件的当然会到这里购物,感受一下。

    苏景穿着很厚,身边的男人就不同了,穿的较少。

    “你冷吗?”走了一会,苏景心平气和的问他。

    顾怀安的视线看着前方,认命道:“你耍我?说过几条街就到,你数一数我们走了几条街了。”

    苏景轻笑,双手插在羽绒服兜里低头走路:“你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所以跟我逛街很累。我放下自尊,收起跟你针锋相对的火气说句实话,我很喜欢这样跟你走在街上,”

    “你不是很讨厌我?”顾怀安打断苏景的话。

    早晨街道上的一幕幕画面太过和谐,导致两人都发不起火,说话声音逐渐变得平和,像是老朋友调侃对方一样。

    苏景看他迷人的侧脸:“你不讨厌我的时候,基本我都没有主动讨厌过你。”

    顾怀安轻轻一笑:“这是什么逻辑?”

    “所谓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苏景不知不觉往他身边走了走,抬头问道:“你不是人?”

    他以为苏景是个笨蛋,没想到一不留神也会被苏景用话套进去,并未生气,仅是警告一句:“欠管教了。”

    苏景眩晕,天哪,声音磁性又轻的特别,这能不能算是很宠溺的一句话?

    两人气氛和谐的又过了一条繁华街。

    苏景话比较多,问他:“你好像不在乎另一半谈过多少次恋爱?”

    顾怀安不假思索:“你谈过多少次恋爱?”

    “就这一次。”苏景始终望着他的侧脸,认真说:“只有跟你这一次。我想多谈,但是脸不给力。”

    这时有人骑自行车经过,让他想起上次在大学里头的情景,是的,他必须把苏景拽过来,拽到自己身前,这样自行车才能不碰上她。

    骑自行车的是个年轻人,按了下铃,车一溜烟骑远了。

    苏景被他搂在怀里,一动不动。

    顾怀安低头问她:“没事吧?”他没敢松开,有了孩子和没有孩子让他感觉上很不一样。

    苏景摇了摇头,没说话。

    顾怀安说话时的气息喷在苏景的脸颊上,天气很冷,他却很热,苏景半天没敢抬头。

    “我说开车,你不准。”他察觉到苏景的异样,声音放柔。

    苏景听着他的声音身体就像被通电了一样,浑身变得虚软无力,被他的气息和声音俘获,脖颈后面酥酥麻麻的,意识迷离许久。

    抵达之后,他陪苏景一起上楼。

    顾怀安没有进去,毕竟是陌生女孩儿的家。苏景租了一半,租金算得的确是很便宜。

    苏景拿了东西很快离开公寓。

    两人走得起身并不累,但他考虑到苏景的身体问题,出了大厦就带苏景去银座对面的另一个方向,招手叫了辆出租车。

    苏景给他看了两回检查的片子。

    医生的话也全部告诉了他。

    苏景觉得顾怀安是想要这个孩子的,不然不会这样关心孩子的健康情况。

    出租车上,两人一直只谈孩子,不谈其他。

    到了公司顶层的办公室,苏景理智的说出辞职的事,并交代自己要跟人合伙创业的事。

    顾怀安瞧着苏景,一时间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

    苏景希望被他理解:“我要为我的将来着想一下。”

    “是我养不起你?还是公司养不起你?”他扔下医院的袋子在办公桌上。

    “不是的,”苏景看着他:“你养得起我,只是我不愿意一直被你养,确切地说,你是还没有给我那样程度的绝对安全感。我怕有一天你厌倦了,不养我了,你开始对别的女人注意,有更能吸引你目光的那个人了,我怎么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姐的身体是耗钱的,”

    “你要管她一辈子?”顾怀安问。

    苏景捏着手里的手机,话里半个字不掺假:“我希望苏忱的身体健康。假如离婚后苏忱的身体情况不允许她自力更生,我就肯定不能不管她。把苏忱交给我姐夫,我姐夫会生生的气死她,我就这一个姐,我不照顾谁照顾?好像这回卵巢癌,我再穷我也不能放着苏忱不管。我知道我拿着你的钱去创业挺无耻的,可我一想到我爸公司最终落你手里了,我就心里不舒服,你能拿出各种签约协议证明你是清白的吗?你敢让我看清楚你是怎么得到我爸公司的吗?走了什么程序?跟什么人达成过什么协议?算了,不说这些。眼下这五十万永远是我跟你借的,赔了任你发落,赚了我连本带息的还给你。”

    苏景不再看他,无法对视。

    早晨街上的相处很愉快,但那愉快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这感情安全在哪里?并不会因为孩子迅速改变。

    顾怀安打量着苏景:“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跟我谈条件,嗯?就凭你怀了我的孩子?”

    苏景厌恶他的这种语气,跟很多自大的男人一样,俯视着女人认为女人没有资格跟男人平等对话:“跟孩子没有关系,我要利用孩子完全可以在我姐手术之前就利用,我没有那么做。我真想过自己生自己养,孩子将来可以不叫你爸爸。”

    他起身,走到苏景的身后附身伸臂圈住她问:“孩子问起,我爸爸呢,你准备找个野男人顶替了?”

    苏景瞪着他的办公桌,笑了:“随便编个理由,说你死了太不吉利。好聚好散,我也犯不着出言诅咒你,就说你犯强奸罪吃国家的粮食去了。”

    顾怀安在她身后站了有一会儿,却没说话。

    似是拿苏景真没办法。

    苏景这样态度的源头,大抵就是她爸公司到了al手里这件事,他给不出一个解释,尤其书面形式的,不能让心里明镜一样的苏景瞧见。

    话谈的虽僵,但苏景没有退缩分毫。

    没有一个答案给她,她就不准备出他这办公室。

    顾怀安察觉出苏景这股劲儿,终于点头,倒没说算借的,还是算白给的,苏景离开之后,他点了根烟,皱眉抽着,过了半晌,他朝着合同上轻轻地吹了一口烟。

    苏景辞职了,还不能立即就走。

    该走的程序还得简单的走一下,总之不能前一秒钟辞职下一秒钟就走人。

    下班时间,顾怀安打给苏景对方却没接听电话。

    他不得不下来找人。

    苏景手机不在身上,所以就没听见手机响,董事亲自下来客户服务部,看到的几个姑娘都表现的受宠若惊。

    苏景看到之后心里想:有孩子和没孩子的确有很大的区别,他是为了孩子,孩子妈妈暂时在他的心中,比不上孩子来的重要。

    因为孩子,待遇立刻就提高了。

    他接过东西,帮苏景拿。

    两人没有交谈,苏景默默地收拾着东西,隔壁就是茶水间,下班时间一个女同事跟另一个女同事说:“哎!你说他们有钱人也爱玩一棵树上吊死的戏码吗?听说有的富豪很爱跟人争女人,钱那么多,什么女人睡不着啊。那个林什么妮的都三十一了,哪一点好?!”

    苏景一怔,抬头观察顾怀安的脸色。

    又有另一个声音说:“别小瞧人家林大律师,人在江湖上混,林红杏的粉红名号不是白叫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