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0章Chapter50爱留不留

    第50章chapter50爱留不留

    这个孩子留与不留的问题,顾怀安一路上始终都是闭口不提。

    苏景不强求他说,爱留不留!

    两人抵达al大厦门口,下车以后,分别朝两边入口走去。对待彼此的冷漠程度可谓是不相上下,他能做到淡定,苏景便能做到从容。

    他一现身,立刻有人迎上来汇报工作。

    “一大清早,为你老婆的姐也就是你的大姨子的家事奔波去了?”昆远说完,那双眼睛看得很准,指着十米开外低头走路的女人说:“呦,那不是你老婆吗?”

    顾怀安看也没看。

    “怎么回事,气氛不太对啊。”昆远说话开始稍微加小心了些。

    顾怀安走向电梯门口,站定:“事儿不大,苏景怀孕了。”

    昆远吸了口气,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你的打算是?”

    电梯门开,两人一前一后迈步走了进去。

    al客户服务部楼层,苏景心神不宁的一直无法进入工作。

    苏景想起了顾怀安神色很紧绷的模样,苏景是第一回看到那样状态的他,无比明显的心里装着无数心事,就是一个字不与人说。

    苏忱说,夫妻之间一定要交心,不能有隔阂,隔阂是最坏事的无形小人,但是他不与你交心,你与他交心还有没有这样的必要呢。

    喜欢一个人难道就要不顾一切?

    不管他在乎不在乎你,你都要去百分百的在乎他?不要求他的任何给予?

    目的是什么?感动他吗?

    苏景发呆地摇了摇头,发觉自己绝对做不到这样的去一味付出。

    十点四十五,客户服务部走进来一人。

    “你好,我找苏景。”林宇递上自己的名片。

    名片上显示,林宇是al的法律顾问一员。

    客户服务部的姑娘带着林宇走进去,不清楚林宇是公事找苏景还是私事找苏景。

    “苏景就在那里。”

    “谢谢。”林宇对带他进来的人说。

    苏景正跟两个同龄的姑娘在一起,每人都带个耳麦,想必是有很大的声音,听不见有人进来。

    三个人嘴里都在说着客服用语,练习中。

    苏景的声音很轻,格外甜美。

    林宇在门口望着苏景的侧脸,自信上又有淡淡的笑容点缀,十分迷人。

    “您好,我是xx,请问您是xxx先生吗?打扰您了。”

    过了会,苏景又说:“感谢您在xx时间接受了我们xx的xx服务项目,请问您对xx服务项目满意吗?”

    装作好像真的有人在跟她对话一般。

    苏景接着又道:“您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建议吗?”

    林宇走过去,从苏景的背后悄悄靠近,苏景最后说:“非常感谢您的反应,这一点我们的确做得不够,我们很快就会有改进的,望您监督。祝您午餐愉快,再见。”

    苏景对面的两个姑娘这时候看到林宇,微笑地指了指。

    “嗯?”苏景诧异的摘下耳麦,转过头去。

    林宇打招呼:“嗨,上午好,”

    “你怎么来了?”苏景站了起来。

    由于另外两个姑娘带着耳麦,所以苏景跟林宇交谈并不打扰她们两个。

    林宇跟苏景出去聊。

    安静的走廊里,林宇目光看着苏景笑道:“你们的服务态度真不错,没体验过,今天亲耳听见了。”

    “我的水平是客服人员中的低下等。”苏景尴尬,被熟人听到了自己那样按照要求刻意嗲嗲的讲话。

    林宇站定:“水平不错,你们三个人说话,你的声音最能吸引我。”

    苏景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林宇又说:“我过来办点事,顺便看看你在这里怎么样,看来还蛮适应的,培训很认真。”

    苏景左右张望了下,看着林宇:“顶上老板教育我们说,服务与品牌的关系很密切,必须重视。”

    “顾怀安?”他扬眉问。

    苏景只笑,并没有说是与不是。

    林宇跟苏景聊了几分钟,他手机就响,是al的人问他到没到。

    接完电话,林宇说:“我得走了。”

    “好的。”

    苏景刚点完头,林宇迈步。

    “等一下。”苏景想起什么,把人叫住。

    林宇回头看她:“有事?”

    苏景心里决定了,点点头:“中午你有时间吗?一起吃饭?”

    林宇明白,苏景找他吃饭一定是有事相求,不,应该是有事找他帮忙,百分之五十会是合同上的法律问题。

    上回短信联系,便是这方面的问题。

    林宇应下后离开客户服务部,不觉轻轻一笑,嘲笑自己,林宇,你对于女人来说唯一的价值就是懂法律。

    苏景顾虑到别人的闲话,加上事情不方便被人听去,所以选择在公司外面跟林宇吃饭。

    换了衣服,离开公司。

    林宇开了车,苏景上车,做贼一样怕被顾怀安之流的人瞧见。

    宝马x5行驶在马路上,开车的人问:“你想吃什么?”

    “这顿一定我请。”苏景讪笑:“上次跟你打听事情都没有感谢过你,这次,一定要边咨询边感谢。”

    林宇攥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紧了紧,顿了一下,问苏景:“法律方面的问题?”

    “是。”

    “出于信任?为什么没有去找外面的律师咨询?”这个答案,他有点儿关心。

    苏景边低头翻找包里的合同确认带了,边说:“可能我找的那家法律服务所不对?总觉得不太靠谱。”

    林宇不懂:“什么?”

    苏景看林宇,目光转而又看向前面的马路:“我问那个律师我关心的问题,他却往别的问题上说,他的意思是,如果我想知道我问的那个关键问题的答案,就必须把官司交给他们来打,先交一笔费用。”

    “我是有钱人那么我就交了,关键我很穷,”苏景捋了一下耳边的散发:“律师还没说出个一二三,我怕我交的钱打水漂。”

    林宇笑了笑,专心开车。

    苏景看到路旁的麦当劳,旁边是必胜客,问他:“你喜欢哪个?”

    林宇立时反应过来,苏景是想请他吃其中一个,配合的指了指必胜客:“我喜欢披萨。”

    苏景有点尴尬,但是看到林宇也喜欢吃披萨就不尴尬了,高级一点的餐厅可以去,不过现在这个情况苏景不打算去,浪费不起手里的钱。

    吃到一半,苏景拿出那份合同。

    林宇去洗了手,回来拿起合同仔细地看。

    苏景见林宇似乎笑了一下,笑的又不是那么自然,便问:“合同有什么问题?如果我辞职,违约,后果是什么?”

    林宇没有给苏景详细解释,只说:“没有任何后果,我确定,他不会起诉。”

    “啊?”苏景张大嘴巴。

    “我确定。”林宇把合同推了过去。

    苏景有点发懵的拿过那份合同,明明合同上写的很吓人。

    官司这东西不是开玩笑的,苏景不太敢相信的又问林宇:“我没开玩笑,合同没问题我就立刻辞职了。真的没问题?”

    “我说了,真的没问题,”林宇觉得苏景不会轻易相信这话,的确,看完合同林宇也很惊讶。

    这份合同,可以说是顾怀安拟来唬不懂法的苏景的,懂法的一看就知道,甲方在逗着乙方玩,这个事情林宇不知道如何跟苏景讲,只能做到说:“他一开始就有意放你一马,没有为那五十万认真。”

    苏景想起陆霏说过的话,加上现在林宇如此确定,那么,不得不信。

    披萨吃的很开心。

    苏景被林宇送回公司,接着林宇离开al大厦门口。

    一个下午,苏景都处在开心之中,今晚回家跟陆霏和吴仰研究好,然后第二天早上来到公司开始处理辞职的事。

    下班时间,苏景一直看着手机,却没有等来顾怀安的来电。

    算了,不打电话就不打吧,也许他需要冷静一下想想孩子的去留。

    这个孩子,苏景是单方面决定要的。

    苏景换好衣服离开公司,上身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手里捧着粉色杯套的保温杯,里面热水,站在公交车站喝了一口热水,身体暖了,冷风吹在脸上都不觉得冷。

    ……

    晚上,某酒店内饭局。

    一身西装笔挺的顾怀安与人握手交谈。

    几句话便聊到了林端妮的身上。

    顾怀安没有避讳:“她还好,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听说你们公司的法律顾问签的是端妮律所。”端着酒杯的另一个男人笑着说道,那笑容意味深长。

    顾怀安自是了解对方的意味深长为何意,摇头道:“朋友介绍,不好意思拒绝。”

    对方毫不掩饰,单手插在裤袋里,身体向顾怀安的身边挨着靠了靠,头歪向顾怀安的耳边小声说道:“他老公出不来了,你就没个别的想法?” [ 首发

    “都过去了,还想什么?”

    顾怀安笑着与那人碰了下杯,抿了口酒。

    那男人皱眉,说道:“我跟你讲,这女人呢,都是不能宠着惯着的,你宠她,她就有脾气,你不惯她,她保准就对你服服帖帖。你真忍得了当年那口气?何不趁着她老公不在,给她个教训?”

    顾怀安没有说好聚好散这类言词,问道:“确定她老公出不来了?”

    对方认为能有好戏看:“确定!无期判了,再翻身难!”

    说话的男人家里父亲是法院高官。顾怀安明白,判了无期很难再出来,即使在里面表现得好,靠减刑出来也得个十年二十年。

    不过想再次的确认一下罢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