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7章Chapter47势均力敌

    顾怀安带了贵重的东西过来,秘书nina微笑着轻轻放下。

    苏忱跟顾怀安聊了几句,感谢的话说了不少,接着又不得不说自己妹妹任性,年纪太小,遇事容易冲动,不太懂得人情世故。

    苏景脑子里全是苏忱的那些话,苏忱说:一个家庭得两个人经营,互相迁就与尊重。并叮嘱顾怀安,要帮苏景跟他的父母姐妹们相处好,婆媳关系,姑嫂关系,这都很重要,只有两个人都努力了,你们这个新建立的家庭才能始终和美。

    互相迁就如果说只是性格上和生活习惯上的迁就,这可以,也说得过去,必须经历。

    但如果是姐姐和姐夫的情况呢?

    有多少婚姻里的女人在迁就着,或是曾经迁就过丈夫的出轨行为?这样的迁就值得吗?迁就过后换来了对方的尊重没有?

    苏忱看别人的事情看得透,苏景希望苏忱看待自己婚姻的时候也能看得透。

    离开医院,苏景变得心事重重。

    这些心理变化是苏景曾经没有过的,一开始接触顾怀安的时候都没有过,婚姻不全是如同坟墓,一切都要看婚姻里的另一方是什么样的人。

    一些相处并不是说变就变的,并不是说在努力融合就能融合进去另一方世界的。

    亲吻了,拥抱了,睡在一起了,但心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正确沟通。

    苏景想:大概是自己太急于求成。

    到了餐厅,他帮她做主点好了晚餐。

    “你不问我想吃什么。”苏景的声音很低。

    顾怀安神情稍显诧异,抬头说:“你胃不舒服,我帮你点的东西更适合你,我关心你,有什么问题?”

    他手机响了。

    “我接个电话。”顾怀安拿起手机去别处接听,人走了。

    苏景望着他的挺实背影,明白这就是差距,很多方面两人都有着差距,想法上的差距。

    等他回来,两人开始用餐。

    顾怀安问道:“你怎么不吃?”

    苏景看着服务员搁在她面前的东西,才知道他点了什么,声音淡淡地说:“我希望你问一句我吃什么再为我点餐,或者我自己来点。当然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这样说,你很生气,认为我把你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顾怀安:“事实上我是你的丈夫,我认为这些礼貌完全没有必要,我们之间的这些客气显得矫情。苏景,你如果要故意为难我,我毫无办法应对,你的心不在我这,我可能为你做什么都是错误。”

    苏景嗓子还是有点嘶哑,对视着他:“别说我的心在不在你这,不在你这我会主动投怀送抱?你的心在我这吗?”

    同样,两人都不是擅长欺骗和花言巧语的人。

    都答不上来对方问的问题。

    苏景又说:“如果只是好感,肯定不能让一个人百分百全付出,那是有风险的,你经历过你懂,我听说过,所以我也懂。我们深入接触的过程不愉快,我的性格不是你所喜欢的,外在不性感,内在不够成熟稳重,而你的脾气和做事方法我也不能接受,我们总争吵,黑着脸。入门时刻是好感,接着看到的都是争吵和黑脸,能交心似的爱上对方就见了鬼了。”

    顾怀安没了心情吃东西,抬手捏了下眉心:“年纪小的姑娘都这么难搞么?”

    他没有过早接触过二十二三岁的姑娘,苏景,这是第一个要求他相处态度要认真的。

    他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麻烦,女人就是麻烦。

    “你没有不性感,性感没必要展示给外人看,展示给外人看的不叫性感,那叫骚,我作为一个男人不会要求妻子女友袒胸露背出门给我长脸,除非我有病,”顾怀安无视自己直白言语下苏景的脸红和尴尬,继续皱眉跟她讲道:“你22岁,我不需要你的成熟稳重,我要的是一个老婆,不是nina和邹哥。而我做事的风格,早已养成,你要我立刻改变给你看?”

    苏景低着头说:“我不能吃花生,会过敏,”

    顾怀安的眼神盯着他点的东西,两种,一个汤,一个粥,里面都放了花生,他记得花生能养胃,完全出于关心,并不了解她对花生过敏。

    “sorry,”他身体向后依靠,皱眉瞧着苏景道:“我对你的了解的确很少,你要明白,我跟你相差很多,你这个年纪对恋爱有激情,满满的期待和激情,但我未必能完美配合,我这个年纪的激情一多半搁在了事业上。”

    “是的,”苏景想起陆霏说过,高中时还有一个男生追求过她,但是追求的很隐晦,因为他家里穷,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便是优秀的成绩。

    可那男生知道,这个社会未必认可所有成绩好的人,被认可的只是一部分,靠些运气,靠些别的他没有的因素。

    陆霏的家里有钱,这不主要,主要的是后来陆霏说自己爱上了一个坏同学。

    总的来说,在坏同学之前出现的好同学之所以不敢明着追求陆霏,差的便是,各方面条件没能跟陆霏势均力敌,所以谁能不自卑不感到累的去义无反顾?

    ……

    两人都决定努力,努力能在一起。

    苏景心里想要给孩子一个好的爸爸,跟妈妈关系好的爸爸,能接受孩子来到世上的爸爸,但苏景嘴上却如何让都不能服软,一旦服软,他可能会牵制自己半辈子,甚至一辈子。

    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做事有着属于他个人定下的条条框框,别人出去条框,大概就别想再走回来,他不善于讨好与低头,那比杀了他还难。不仅是邹哥说的让苏景相信,苏景经过跟他的短暂实际相处,开始对此深信不疑。

    顾怀安认为,爱不爱的这些不重要,不背叛对方的和谐相处远比爱情更重要。

    爱情在他这个受过情伤的男人眼中,分文不值。

    苏景留宿在顾怀安的公寓。

    他睡去了客房,原因是怕忍不住强了她。

    顾怀安不时的就接听电话,而他讲话的声音不大,书房门关上的情况下,更听不清。苏景躺在他的床上胡思乱想。存在会查看男友老公手机的女人,首先苏景认为自己永远不会那么去做;其次,他会是一个极度厌恶被女人猜疑且想尽办法证实他罪行的男人。

    第二天。

    苏景去医院,他去公司。

    请的几天假马上就要结束,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元旦已过。

    温明伟被拘留了24小时,警局那边具体怎么解决处理的,邹哥清楚。苏景打听了一下,邹哥说了两句,就说没什么事,别担心,便不再讲。

    中午苏景在医院里碰上了林宇。

    “你在等人?”苏景问他。

    林宇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什么片子:“来取结果。你姐怎么样了?”

    “还好,手术顺利,”

    “我今天就不上去看你姐了,改天你姐好点再去。”

    “真的不用,你的心意我领了。”苏景不好意思,觉得跟林宇的交情还不深。

    林宇问她:“有没有时间聊一会?”

    苏景跟他坐下,觉得林宇是带有目的性的在聊天。

    他问的一些问题,苏景无法直接回答。

    苏景尴尬的说:“林先生,不好意思,我有些私人的事情真的不能告诉其他人。”

    林宇点头:“叫我林宇吧。”

    “好的。”

    苏景点头。

    林宇想了想又说:“据我所知,你现如今的状况特别糟糕,你姐手术和化疗的费用谁出的?顾怀安给你出的?这么说,你要用以后的幸福为代价回报他?”

    “为什么是代价?可能会是顺其自然的幸福也说不定。”苏景掩饰道。

    林宇却笑,伸手抹了一把脸说:“我比你了解他,他才不会认为爱情至上。”

    苏景表面没什么,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林宇没有再深入的问,很快走了。

    郝米跟顾矜東来医院的时候很晚,带了很多东西,破费许多。

    看完苏忱,三个人一起离开医院。

    顾矜東把苏景和郝米送到苏景住的地方,陆霏不排斥苏景带朋友过来,郝米只是来拿些东西,待一会儿就走。

    苏景给陆霏介绍了一下郝米。

    郝米走后,苏景跟陆霏在一起看电视。

    陆霏提起那个姓吴的人,说他很奇葩,回国后找个一份做司机的工作,被他爸打了,现在他爸给了他三十万,让他创业,自己奋斗。

    “三十万?”

    陆霏唉了一声:“三十万创业的确太少,我手里没钱,但他想在这个城市留下来,我不知道是为了奋斗还是为了我。”

    “一定是为了你!”苏景鼓励陆霏。

    “但愿吧。”陆霏笑了笑:“三十万他那样的人很快就挥霍完了,要尽快找个项目让他创业才行,我跟我的朋友和长辈都聊过,帮他找项目,但是眼下还缺个可信任的合伙人,起码得出资二十万以上,单单靠他的三十万,成不了事,一下子就用没了。”

    合伙人?

    苏景愣住,可能多数准备踏入社会的年轻人都怀揣过无限梦想,事业方面的。苏忱手术没用掉太多的钱,情况并不如预想的糟糕,但是那些钱虽然在卡里却不能动,动了大概是会违约。

    陆霏跟苏景聊心事,都是菜鸟,全没注意。

    苏景脑子里想的全是: [$].com

    1,应该做点什么。

    2,风险问题。

    3,给al公司打工能赚多少,何年何月还得完。

    4,赚了钱连本带息的还他,画面太爽!

    5:毫无经验的跟人去创业靠谱吗?

    6:拿着跟顾怀安借的钱去创业,不会气死他吗?

    等等问题……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