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6章Chapter46这位妹夫

    第46章chapter46这位妹夫

    “太无耻,婚内偷情的男人都会断子绝孙!”苏景夺过手机,关掉放进包里,已被气愤冲昏了头脑。

    苏景想,这事如果被苏忱知道,苏忱会是伤心到什么程度?

    但愿不要太过伤心,坚强的选择跟温明伟离婚。

    温明伟婚内出轨的事实苏景是第一次清晰的知道,以前只是猜测。父母没去世的时候温明伟还算贴心,经常过来,虽然局外人看得出温明伟是装的样子。有钱的岳父岳母一去世,这人就立刻变了个德行,露出本性。

    顾怀安并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意见,启动了车。

    “去完宠物店之后,你要去哪?”他问。

    他的车已经驶出地库,但是外面今天没有阳光,是个阴天。

    “去医院,我请的假还没完。”苏景看着他说。

    顾怀安点点头。

    苏景转头看着目视前方的他,问道:“我有这个录音证据,可不可以叫警察抓他?”

    “警察以什么为名抓他?”顾怀安一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拿出烟盒,准备点烟:“**的声音能演出来,没有抓到现场就什么都不算。捉奸捉双,警察都懂这个道理,硬是抓人回头得给算成刑讯逼供。”

    苏景听后不免低落,没办法收拾温明伟,就只能任由人逍遥快活了。

    顾怀安说完才拿出打火机点烟,苏景还没闻到烟味就觉得一阵恶心,急忙用手捂着嘴巴,低头闭着眼睛不舒服的说:“能忍住不抽吗?”

    他放下打火机,拿出嘴上叼着的那根烟:“你这么敏感,哪不舒服?”

    苏景:“胃里不舒服。”

    顾怀安打量了她两眼,没抽那根烟,继续开车。

    宠物店门口。

    顾怀安推开门,先让不舒服的苏景进去,随后他抱着那猫迈步进去,苏景详细的跟店主交代了这猫的情况,接着交了钱,顾怀安取了一张店主的名片,随时联系,临走时顾怀安也搁下一张名片,让店主有情况立刻打电话,及时沟通。

    出了宠物店,苏景跟在顾怀安的身后。

    两人上车,苏景系好了安全带。

    顾怀安说:“我送你回去休息,你这个状态确定能去医院?”

    苏景的确是身体开始不舒服,就在他要点烟的时候。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苏景没有坚持去医院,路上给邹哥打了个电话了解医院那边的情况,接着苏景被顾怀安送回了家。

    银座这里,一大早上已经繁华满街。

    苏景对他说了“谢谢”,下车人就直奔住的那座大厦走去。

    苏景的步子不快,很慢很慢,像是不敢使力气一样。

    顾怀安的视线望着这座大厦,不知在为何事思索,而后收回视线往苏景身上瞧去,苏景身上仿佛忽然没有了往日的活泼与青春气息,犹记得两个月前到四环附近的出租房里接她的情景。

    他点了根烟之后倒车,想到人会改变,许是女孩到女人的蜕变叫她如此,许是她姐的病情叫她如此。

    ……

    陆霏去上班了,家里只有苏景一个人。

    苏景烧了一壶热水,倒在杯子里,晾了一会儿缓缓喝下,胃里总算感觉舒服了些。

    倒在床上,困意很快袭来。

    同顾怀安住在一起的昨晚苏景睡得不踏实,一夜醒来多次,看着他,想的事情就也一并变得多了。

    这一觉,苏景睡到下午一点多。

    状态并没有因为睡了踏实的一觉醒而得到缓解,反而颈项和腿关节都开始轻微酸痛,像是要感冒的前兆。

    苏景醒了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打给医院那边。

    “我姐怎么样?”

    ……

    “我姐夫自己去的?说什么了?”

    ……

    “我姐没见着就好。好的,谢谢邹哥,我马上过去……”

    ……

    苏景用手攥拳轻轻锤了锤脑袋,昏昏沉沉。

    临出门时又喝了一大杯热水,加了一件外套,只希望感冒不要真的再发生。

    医院里,邹哥细心看着。

    苏景去看苏忱,苏忱撑着说一切都好,只是晚上醒了腿酸空,这事邹哥已经找了医生反应,医生认真的给解析了酸空的原因,并且已经合理的配合治疗用药。

    苏景走出病房:“邹哥,你去休息吧。”

    “没事,我也是才过来没多久。”邹哥并没有打算现在就走,抬了下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

    医院里有两个护工,24小时轮番照看,这会邹哥在,其中一个便去休息了。

    苏忱没有太多需要照看的地方,不是事多的人,更没有太多的讲究和刁难,说话温柔,护工跟苏忱相处的极好,添了一份陌生人给予的体贴,苏忱的心情跟着好了不少。

    邹哥一直在外面,很少进去。

    苏景觉得外面待着不舒服,顾怀安给安排的病房很大,很宽敞,就让邹哥进来坐着。

    苏景回到病房里没提起温明伟,苏忱却提起。

    “你姐夫来过姐知道,别瞒着姐了。”苏忱看着苏景,声音上没有多大的起伏,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模样。

    邹哥坐在小厅里,不好起身。

    苏景觉得这事没什么避讳,温明伟什么德行邹哥早亲眼看见亲耳听见,许多事情女人力量不如男人,还是邹哥动手给解决的,听了没什么,总不能起身叫邹哥出去回避一下。

    “没有故意的瞒你,”苏景低头,违心说:“我们担心你的身体养不好,我姐夫说话的嗓门太大了,听着就跟要吵架了似的。”

    苏景勉强的朝她姐笑了一下。

    却担心自己此时笑的比哭还难看。

    苏忱心里全都明镜似的,缓慢伸手,摸了摸苏景明显瘦了的小手:“让你姐夫过来一趟,姐有话跟他说。”

    “等过些天吧,”苏景不想这么早的让苏忱面对。

    身体稍微恢复的好一点,能承受的更多一点,起码是有了坚强的身体健康资本。现在,术后恢复很重要,一是情绪,二是休息,三是饮食,而这三点都有紧密的关联,情绪如果出了乱子,哪里能休息得好,哪里能有胃口吃得下东西。

    手术救回了一条命,不能因为不值得的人再搭进去。

    苏景在医院期间,手机上显示了几个未接来电,打来的人都是温明伟,但都没等苏景接起对方就挂断,苏景完全不知道温明伟是什么意思,烦躁的很,给温明伟回拨过去,温明伟根本就不接听。

    邹哥说:“别打了,他有目的一定会想办法发声。”

    苏景点头,身边有个年纪稍长阅历深的人给出主意,说实话是心里会非常踏实。

    下午四点多,苏景离开医院回家。

    身体越来越不舒服,感冒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陆霏下班回来的路上打电话叫的外卖,不知道苏景在家,看到苏景在家,就打电话又加了一份外卖。

    晚饭吃完,收拾一下已经六点多。

    苏景喝了水之后又开始蒙被子睡,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天亮,鼻子通气了,额头上一层潮湿的感觉,身体动了动,捂的感冒好的差不多了。

    中午十一点多,温明伟来到医院。

    温明伟带了几个朋友和一名记者,在医院大门口开始耍横,医院里患者多,患者家属就更多,围观的人黑压压的一片,就连门口卖水果的大爷都不做生意凑上来听热闹。

    温明伟喊叫着道:“我妻子才三十岁,为人善良,温柔体贴,听说那个男人从去年开始勾引我的妻子,我又经常出差,这就给他钻了方便的空子。起初听人说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那个男人乱搞我的妻子,我现在能原谅我的妻子,她是个可怜人,可我永远原谅不了那个野男人!我要废了他,是他让我的妻子患上了卵巢癌。现在是不是卵巢癌还不一定,我没法证明我妻子得的究竟是什么病。可能是什么难言的脏病,那个男人带给她的,对方势力很大,联合医院不经过家属的同意强制给我妻子做了手术!”

    围观的人纷纷议论起来,好奇那个男人是谁。

    邹哥站在人群当中,听的清楚,理智的先报了警,随后很快赶到的警察把闹事的人从医院门口带走。

    人虽走了,但议论声却刺耳的很。

    很快医院里有病人和家属知道那个卵巢癌手术的女人是苏忱,并猜测势力大的男人就是一直尽心尽力照顾在病房外的邹哥。 百度嫂索#>笔>阁 —强势索爱:娇艳狂妻休想逃

    这事没人通知苏景,苏景事后过来医院才知道。

    苏景惭愧的给邹哥道歉,这事都在瞒着苏忱。

    邹哥无所谓的说:“没事,我也不认识这些人,别人嘴里说什么我管不了。不过我这一看就是个给人跑腿儿的,哪里像是势力大的能跟医院联合的人物。医院也冤。”

    五点半左右,顾怀安亲自来了一趟医院。

    苏景在病房里陪着苏忱,对于他来很是意外,但没办法,顾怀安他人已经来到了病房门口,苏景只能硬着头皮给醒着的苏忱介绍。

    如苏景所料,苏忱对待客人恩人一样对待这位妹夫。

    手术用的是妹夫的钱,苏忱心里不舒服,可也没办法,苏忱手里的钱所剩不多,那点钱医院不敢给手术。苏景又是大学还没毕业,哪里有钱,父母去世什么都没有留下,房子车子全还了债务。病着的人除了靠丈夫家里还能去靠谁,丈夫家人又是冷血无情的,唯独妹夫,出面帮助,苏忱的心中感激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