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4章Chapter44相互的爱

    发情了。

    顾怀安听后,瞧着那猫的面部表情很明显地一怔。

    他看苏景:“有什么解决办法?”

    四目相对,两人又都难掩眼下尴尬,苏景抱着那猫,眼睫毛动了动,却没有打算跟他交流公猫发情的问题,而他说完方才想起有什么解决办法。

    交配就对了。

    当务之急,怕是要找只母猫来?

    顾怀安他在这之前没有养过猫狗类,苏景也差不多,养了这猫几个月的时候,这猫发情过一次,离家出走,吓得苏景以为彻底丢了,无比自责,后来这猫自己又回来了,苏景毫无养猫这方面的经验,事后去问了宠物店的人,仔细记下这些。

    他的意思是让苏景跟着他一块回去。

    苏景不想,心里有别方面的顾忌,对他说:“我去不了,我得留下照顾我姐。”

    “医院有得是医生护士,还有护工,用你做什么?”顾怀安回头看车后排座上的苏景。

    苏景迟疑道:“一个护工她忙不过来。”

    顾怀安蹙起眉头,启动了车:“一个不行,那就请两个。”

    苏景觉得他太过专横霸道,还没有说要跟他走,擅自的做主开什么车?

    那猫不知道是不是晕车,趴在车后排座位上一动不动,车开起来它就变得状态很蔫,苏景还未说话,顾怀安就认真的打了一个电话,通了后说:“再请一个护工。”

    这个电话他是打给邹哥的。

    “你不能这样给我做主,”苏景坐在后面看着他的侧脸,不想吵架,好好的说:“有护工我也不能放心,这种感觉你体会不了,有些人照顾起来还是亲力亲为的好。”

    顾怀安继续开车,冷了脸:“我体会不了?请的都是一对一专业24小时医院看护,哪一个做起事来都比你心细周到。邹哥明早会去医院总务科,安排下来的人,你可以百分百放心的用。”

    苏景没有再说话,看了一眼那猫。

    他从后视镜里看苏景:“你说话哑着嗓子,你姐听见了怎么想?问没问你嗓子怎么哑的?你姐跟着你一块不好受,还能静下心来养身体?”

    苏景被他说的半个字不好反驳。

    顾怀安开车送苏景去家里取东西。

    两人非常重视公猫发情这事,苏景以前记下了许多东西都在行李箱內装着。

    他的车抵达银座附近,很是诧异:“你什么时候住这里的?”

    “哦,最近。”苏景抬头回答了他一下。

    顾怀安停好车,并未熄火,打开车门下车。

    苏景立刻下车说:“我跟人合住的,你还是别一起上去了。”

    顾怀安微微皱眉,其实,他只是想下车站外面抽根烟罢了。

    “你上去,我抽根烟。”他说。

    那猫在车里老实趴着,他拿出一个不太好的打火机,极其普通,一手护风,站在街边点着了手上那根烟,惬意抽着,他没收起打火机,而是搁在手里把玩着,一下子一下子,反反复复,手指灵活多样,那打火机就是不掉在地上,完全被他随意地掌控。

    苏景上楼了。

    陆霏跟在后面问苏景:“你姐醒了之后身体怎么样?”

    手术之后,陆霏打给苏景问过一遍。

    “比预想的要好一些,状态不错,希望后期化疗能一切正常,我姐遭了太多的罪了。”苏景去房间里翻找东西。

    陆霏站在门口。

    “你等会儿还走吗?”

    “还得去医院。”苏景撒谎道。

    苏景暂时不想被陆霏知道自己有老公的事,说起来话太长,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说,况且,现在互不了解,苏景很怕遭到陆霏的不喜欢和明显排斥。

    目前看来,两人是不一样的,陆霏对待恋爱无比谨慎,而自己呢,苏景觉得自己是冲动型的,完全受荷尔蒙操控,压抑不住脑子里以及心里对顾怀安产生的特别混乱的浓烈感觉。

    想在一起厮守的心理那样强烈。

    但是苏景同时又知道,想与其厮守的那个顾怀安不是眼前现实中的这个顾怀安,而是脑子里曾经臆想出来的虚拟人物,完美情人和丈夫,顾怀安。曾经见过他的容颜,身材,这一切都属于空壳的表象东西,然后凭着自己的臆想去给他装上了一种完全不属于他的性格和内在。

    如今真实中的顾怀安和曾经苏景凭外貌臆想出来的顾怀安,有着很大的差距。

    苏景边在行李箱中翻找东西,边跟陆霏聊。

    苏景提起陆霏心里藏着的那个姓吴的,陆霏很兴奋,一时就忍不住的想倾诉,说了很多:“要看缘分的深浅。”

    “怎么了?”苏景蹲在地上,抬头。

    陆霏倚着门框:“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那种感觉。他很傲气,我很被动,我从来都不会主动,几年前我们圣诞节分手,当时年纪还小,他很伤心但是却不说出来,他什么都忍得住,事情就坏在我比他更能忍得住。我阿姨说我,这样下去很容易错过。”

    苏景当然明白这种感觉,但明白的一定没有陆霏明白的深刻。

    顾怀安与苏景这种情况跟陆霏和陆霏心里的那个吴,不太一样。

    苏景有感而发:“不想错过,却又束手无策。”

    “对。”陆霏完全同意,甚至都怀疑苏景也在苦恼的恋爱着。

    与此同时,楼下。

    顾怀安跟猫等在车里,视线盯着大厦门口,晚上干净宽敞的马路上,一辆黑色宝马x5匀速的朝着一座拔地而起的大厦行驶过来。

    车灯刺了人眼,让车内安静等待苏景的顾怀安瞟了一眼。

    熟悉的黑色宝马x5,一闪而过,顾怀安无法看清楚车内开车的人。

    黑色宝马x5已行驶到顾怀安这辆车的前方,就要从横杆前进去,顾怀安下意识的打开远光,看清楚车牌照号码。

    十几分钟过后,苏景下来。

    顾怀安望着朝他车走过来的女人,神色复杂。

    苏景上车,放下东西随便的嘀咕了一句:“外面好冷。”

    “sorry,我应该把车开进去等你,大厦门口距离我车这段路挺长,穿的少肯定会冷。”他不咸不淡的说。

    苏景诧异,他突然的这么好心?怪不适应的。

    苏景并没有接顾怀安这句关于车开进去不开进去的话,

    他便又说:“你住的地方,我车能不能随便进入?”

    顾怀安完全不熟悉这里,以al公司大厦为一个点,他的公寓就在点的东边,这里是点的西边位置。

    苏景没有想那么多,他问了,她就说道:“你车进不去,不是住在这里的人开的车根本不给放行,能进去的车都有登记,跟你公寓那边的管理基本上一致。”

    顾怀安点了点头,这么说林宇是住在这儿。

    “怎么不住宿舍了,有钱租房子?那钱不是留着给你姐治病的?”顾怀安从后视镜看苏景。

    苏景抬头,他这话说的很伤人。

    苏景从后视镜里对视顾怀安,刚才他的关心语气全然不在了。

    钱是他的,第一笔总共五十万,还没有用光,眼下情况,距离用光所有钱大概还早着。

    苏景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这钱我会还给你,我才22岁,我从没高看我自己,但是你也别小瞧我吧。我要边工作边照顾我姐,那我怎么住宿舍?我们学校距离这里有多远你不知道?我的确在我身上用了钱,可我没挥霍,没乱用,你也不用时刻监督我。”

    顾怀安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开口道:“sorry,我没有这个意思,不说了。”

    苏景难受的看着车窗外,又说:“如果你看我不顺眼,就没必要见我。我说离婚,是你不同意。”

    苏景心里是十分不舍得这个人的,真的去办理离婚手续,一定能签得下字,但心里也一定不太好受。

    他的视线看着前方的路,颇为严肃的问道:“苏景,我在你的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你为什么嫁给我,又为什么想要跟我离婚?我很好奇。”

    苏景对这个问题不排斥,又排斥。

    为何排斥,是因为担心他在以此总结他的缺点。

    关键的是,这缺点他不是为了一个叫苏景的妻子总结,而是为了当年失去的林端妮总结。

    苏景想了很久,才低头说:“我不过早的评价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还不了解。不打算继续了解。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的幻想,幻想中的某个男人没有缺点,很暖,自始至终只能爱我一个,像是故事里那样美好,我们宿舍里的每个女生都做过这样的不真实美梦。我知道,现实中一定是人无完人的,就像你我,都有数不过来的缺点。你的金钱地位能粉饰或抹掉你的缺点,而我活的像个别人的累赘。”

    顾怀安并没有打断她。

    “等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开始走进了这个能看到对方缺点,试着包容对方的缺点,必须容忍对方所有的陌生世界。我无法融入你,你同样不能融入我,我改造不了你,我坚信我也不允许任何人来改造我。”苏景看他:“一开始我们就没有相互的爱,正如我刚才说,我不能过早的评价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你的不好,全表现在我的面前,倘若换成另外一个你心里装着的重要女人,你会是另外一个完美样子,我确定。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