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3章Chapter43怀安这人

    第43章chapter43怀安这人

    苏景恨不得一枪崩了温明伟这个混蛋,如果是身边有枪的情况下!

    局面无法控制,邹哥闻声迅速的从楼下赶过来了。

    苏景情绪比较激动,不好安抚,指着温明伟质问指责,声嘶力竭,哭声不止,一张脸很快就哭花,指责的言辞听得女护士都忍不住去瞪那个叫温明伟的男人,太叫人无语,这种男人根本就不配活着!

    “你姐还在手术,别骂他了。”邹哥尽量控制苏景。

    想到手术中的苏忱,苏景逼自己忍住,不哭,皱眉转过了身去默默的掉眼泪,背对着所有人。

    前来闹事的温明伟被保安撕扯着带到医院楼下,暂时禁止上楼。

    温明伟所经过之处,皆是留下了一片片不堪入耳的骂声,想到哪句就骂哪句,蛮不讲理。

    邹哥打了个电话。

    “对,在进行。”

    “来闹了,看样子是抓准手术时间来的。”

    “素质很差的这么一个人,没听出一句话是真心担心妻子的安危,倒像是盼着妻子在手术中出点什么意外才好,”

    “苏小姐……她……哭了有一会儿了。”邹哥说着这话,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收住决堤眼泪的苏景。

    苏景大概能猜到邹哥在跟谁通电话,但是她听不清楚他们都说了什么。

    苏景被气的浑身发抖,嘴唇也抖,话都说不出来,如今心里只盼望苏忱的病束后能顺利的快好,不要给温明伟那个烂男人看了笑话去。

    苏忱的手术很顺利。

    手术时间较长,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明显的疲惫,但科主任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什么没说,苏景声音嘶哑地朝着医生说“谢谢”,科主任看着苏景,有话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后换成一句:“手术顺利。”

    苏景有点恍惚,但确实是松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

    到了晚上,邹哥叫苏景一块儿去吃晚饭。

    苏景去了。

    于苏景来说,邹哥是比顾怀安还让她心怀感谢之意的人。

    不知不觉,心态产生了这样的一种变化,苏景认为自己被顾怀安帮助也没有什么不对,没有什么值得感激涕零的,没有什么可觉得惊天动地的。一个男人,尤其是稍微有点责任心的男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对待妻子,定是能帮则帮;就算是他以前随便睡过的某一个女人,某一天哭着求上门找他帮忙,他也不会吝啬解决。

    苏景忽然想起林端妮律所里听来的那话:跟我们林姐生气也得有个限度,不至于这样,说来说去还不是他在养着我们律所这一帮人。

    林姐便是林端妮,言下之意,跟林端妮生气的人便是顾怀安。

    要说是顾怀安养着律所的那一帮人,这使苏景费解,好在那大话没有证据证实。合作归合作,他又不傻,女人多得是,干嘛非得在前任的身上吊死?再离谱点设想,他养一个前任林端妮还不够,还得一并养着林端妮手下的小喽罗们,他这是脑子有病初期,还是脑残晚期?

    所以,苏景是不相信的。

    以正常的思维去想他,便是如此,以他可能不正常的思维去想他,一切也许就是真的,没准他是想从林端妮身上跌倒,再从林端妮身上爬起呢。

    去吃饭的一路上,苏景先是想着顾怀安的不是,接着再叫出身体里藏着的另一个苏景,让那个不存在现实当中的苏景头头是道的为顾怀安辩解,逻辑满满的说出他的好,他的绅士风度,气质,手腕,顶漂亮的叫女人为之着迷的那副皮囊。

    可是,苏景知道,那个不存在现实当中的苏景,是个脑残,是个智障,是个纯粹的二百五!

    是一开始还没有失去父母,还没有听说过他做的许多坏事的苏景。

    二十岁出头,无忧无虑,只等毕业后打扮一番向他靠近,管他婚姻还是恋爱,总能心动一回。

    到了吃饭的地方,苏景想起他帮忙之前还要求签了合约。

    所以,他的好,苏景嗤之以鼻。

    苏景跟邹哥来的真不是什么好馆子。

    邹哥说:“能吃吧?我一粗人,吃不惯餐厅里头那东西,看着好看,吃着总不对口味。”

    苏景是有点诧异的,但不是说吃不了这里的食物,苏景原本想,邹哥一直是跟着顾怀安的身边办事,口味怎么着也得跟顾怀安差不多,会受老板影响。这么一想,苏景又问自己:顾怀安什么口味?苏景却发觉自己根本都不知道。

    “看着很有食欲。”苏景说。

    两人每人拿着一个不锈钢食盘,米饭馒头都有,各种炒菜,汤,自助,随便选。

    苏景盛了一碗水煮肉片,还有一个辣炒鱿鱼。

    找了个空位置坐下,看到陆续有出租车司机进来,各桌的聊天声音都很大。

    “苏小姐,能吃辣啊……”

    邹哥显然是被苏景的两样辣菜给惊着了,尤其是那个辣炒鱿鱼,辣椒很厚一层裹着鱿鱼块儿。

    苏景扯出笑容,说:“突然很想吃,平时吃的都很清淡。”

    “最近你为了你姐的事没少操心,苏小姐你得少吃点辣,吃多了上火。”邹哥提醒了一句。

    “嗯。”苏景吃了一口,咽下去之后说:“邹哥,以后你叫我小苏就行。”有顾怀安的这层关系在,苏景被一个大自己二十几岁,差不多叔叔年纪的邹哥叫苏小姐,心里总是觉得别扭的。

    苏景跟邹哥现在这会儿没其他话题可聊,来的路上基本都在说苏忱的事,该聊的不该聊的,最近几日都聊干了。

    因此,难免就以轻松的方式聊起了顾怀安这人。

    邹哥说:“怀安这人,浑身就一个缺点,忒清高。”

    “清高?”苏景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形容词。

    邹哥说了起来:“怀安办事自有自己的一个套路,旁人干预不得,谁管冲谁来脾气。以至于后来多少人骂他当初栽了活该,他呢,就躺车顶上晒太阳,抽口烟,那会儿可真是个心比天高的人。嘿,但后来人就清高着成事了,行事作风上,一般人欣赏不来他那做派。”

    “人都是命,现在一切都挺好,”邹哥感叹。

    苏景恭维了一句:“邹哥还在他的身边,说明邹哥不是一般的人。”

    邹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苏景又问:“林端妮是不欣赏他,还是受不了他脾气?”苏景至今没有觉得顾怀安有什么脾气,投诉那事,警局那事,都没见他朝人发火,反而都是说着说着他就笑了,所谓的和颜悦色。讲道理,他也是有这一面的。

    人发脾气,总得有理由朝对方发吧。

    “若不欣赏怎能往一块凑?总结就一句,贫贱夫妻百事哀!”邹哥说。

    苏景一愣,夫妻?

    “这话形容的也不恰当,俩人还远不到夫妻这关系。”邹哥心知自己是一时没防备小苏,说多了,就往回兜:“怀安这人,找女朋友找的比一般男人都晚,被甩这也倒不算什么大事,看他状态轻松的,不怕人提起,好像就是被晚到的青春撞了那么一下腰。”

    苏景没再继续往下追问了,邹哥的话兜来兜去不会什么都不说,但也更不会什么都往出说。

    两人吃完晚饭,回了医院。

    温明伟晚间又来了一次医院,要看苏忱。

    医院的保安跟着上楼,警告说:“如果你不喊不闹,随便你进入医院看望病人,但你要是再大喊大叫,我们就像上午一样把你扔出去!”

    温明伟什么话都没说,脸色发黑。

    苏景见到温明伟来了,立刻出来病房,关上病房门问:“你来干什么?”

    “苏景,里头躺着你姐,我是你姐夫,你姐手术我倒不能过来了?”温明伟憋了一肚子的气,正愁找不到人发,就用手指指着苏景的脑袋说:“你给我听着,我们家的事儿你他妈少搀和!”

    苏景挥开温明伟的手,瞪着他,咬牙切齿:“苏忱是我姐,我姐的事我管定了,我爸妈虽然不在了,但是你也别想打什么鬼主意。你不跟我没完就等着我跟你没完!”

    “明伟……”这时一道女人声音传来。

    那是个跟苏忱完全比不了的女人,但是在温明伟这类男人的眼中,就是好的,漂亮的,比苏忱强一百倍的。

    “我检查完了,我们走吧,明天再来这里好吗?”女人走过来催促道。

    温明伟搂着那女人的腰,介绍给苏景:“我的女同事,”最后温明伟狠狠地朝苏景扬了扬眉毛:“明天再见!”

    邹哥在一旁听着,好在温明伟没什么过激行为。

    苏景没法去看邹哥的表情,苏忱的丈夫,久未出现的丈夫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终于敢把小三小四带到面上来了,苏忱嫁给这个男人是苏忱的悲哀,是苏忱始终都不想面对的最大人生悲哀。

    稍晚的夜里,苏景的手机响了。

    顾怀安:“你在医院?”

    “是的,” 360搜索 :强势索爱:娇艳狂妻休想逃 更新快

    “好,等我带猫过去,你看一眼。”他就挂断了。

    苏景皱眉,那猫又怎么了?

    最近忙着苏忱的事情,搬家的事情,工作的事情,完全忽视了养在他身边的那只猫。

    不会是被他虐待了吧?

    时间差不多了,苏景下楼到医院外面转了一圈,他车抵达,车窗玻璃颜色透着沉沉的气息,苏景过去,打开车门上车,车没熄火,苏景抱起那猫仔细观察了一番,低着头不禁脸红起来。

    他皱眉问:“怎么回事?”

    “发,发情了吧……”苏景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