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2章Chapter42场面混乱

    第42章chapter42场面混乱

    苏景没有等到出租车。

    街上忽然起风了,几片雪花飘落在苏景的眼睫毛上,她伸手抹掉,转身就决定上楼去休息。

    洗了澡,换完睡衣,苏景蜷缩在沙发上准备上网。

    打开笔记本之后,苏景一怔,记起郝米在宿舍里说过的那句话:“你怀个孩子怎么跟兜里揣个萝卜似的,一点没见负担。”

    是啊,能忍住网瘾尽量还是忍一忍吧。除了必要用到网络处理的事情。

    苏景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调换了两个电视频道,节目不太能吸引苏景,其实初中以后就很少看电视,苏景之后打开电脑百度了一下:怀孕了能看电视吗?

    一个答案进入视线。

    “可以的,但是为了宝宝的健康应该注意与电视机保持一定的距离,一般应距离1.8米以上。看电视时间不宜过长,”

    很长一大段的话,苏景看完之后去翻了翻家里的工具箱。

    陆霏告诉过苏景,厨台底下的柜子里有一个工具箱,里面有钉子,锤子,米尺,等等……

    找出米尺,苏景量了一下电视机距离沙发的距离,嘴里嘀咕:“1.92?”

    最后确定是1.93米。

    苏景放心的开始看电视节目。

    这一年的圣诞节苏景就是这样过的,困的睡在了沙发上,陆霏约会回来,叫醒了她让她回到床上去睡觉。

    接下来的几天,苏景跟公司部门的领导请假了。

    客户服务部的领导没有多加为难,经过上一次的处罚教训,学乖了些。

    苏景整日的在医院里守着,怀孕的身体不经折腾她很清楚,但唯一能做的就是请假不去上班,减少一些自己的负担。

    医院不能不来,苏忱痛苦,周围再没有人比此时的苏忱更痛苦,作为一个女人来说,什么遭遇是最凄惨的?想必就是现在,这样的一种病痛,失去卵巢,失去女人们必不可少的重要部分。

    12月26号。

    医生安排苏忱做手术前的必要检查:妇检、验血、x光、心电图、b超、ct。这过程让身为妹妹的苏景跟着紧张。

    苏忱提前在服用某抗癌中药,为保障手术的进行顺利。

    医生后来又与家属谈话,进行手术签名等步骤。

    家属现在只有苏景一个,父母已经去世,丈夫的家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出现,医生们有目共睹,但是医院仍不同意苏景签字,并说就算苏忱的母亲也没有资格签字。

    苏景几乎是在乞求医院。

    医院站在医院的立场讲明,万一手术不顺利,这个责任谁担得起?你这个妹妹担得起,医院实话是担不起,这年头,闹起来医院也不好受。

    一个上午过去,苏景被气哭。

    苏景之后又去找了医生:“我姐夫来了不签字呢,你们医院就坚持不给手术吗?”

    医生答不上来,也体谅苏景的心情。

    苏景蹙起眉毛说:“隔壁病房的家属吃午饭时跟我讲,早些年她家亲属住进北京医院,是个孕妇,生命垂为,丈夫迟迟不签字不同意妻子手术,最后那个年轻的母亲连同肚子里的孩子死掉了。是,家属不签字,你们不好动手术,我能理解,毕竟你们医院有你们医院的规定,但是你们就不问问我姐本人?命是她的,为什么非要那个不负责任的丈夫同意签字?我姐自己不能做主?”

    医生答应去跟领导沟通,请求批示。

    苏景这边想尽一切办法在找苏忱丈夫,人是死是活不知道,反正找不到。

    气的苏景打给了公安局,报警,人失踪了!并气的哭着说:“麻烦你们帮我查查吧,这人是不是死无全尸被狗吃了!”

    警察询问情况,以为这个叫温明伟的真死了。

    邹哥一趟趟的跑医院,知道这事,难免就多一句话的找机会跟顾怀安稍微那么提了一嘴。

    别人,帮不上忙。

    有力气没处使。

    12月28号。

    距离手术还有两天的时间,医院领导坚持不批。

    顾怀安前来医院的时候,苏景眼睛红红的,看样子就是这两天没少哭。

    “你来干什么?”苏景不想让苏忱看到他,这位外形俊朗的妹夫拿到面儿上来,实在不让苏景觉得光彩,再当着苏忱的面被他训几句,苏景觉得自己就白活了。

    有些人的气,没心情犯贱的受。

    顾怀安走廊里问苏景:“你骂医生了?”

    “我有病我骂医生?”苏景听他这话,心生期待,以为他是来帮忙的,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能抓住的一根稻草。

    苏景觉得医院歧视女性,医院的医生和领导也歧视女性。

    往回苏景去谈,医生和领导都把苏景当小姑娘看,做不得主的那种幼稚姑娘,顾怀安这个连苏忱见都没见过两次的妹夫一来,医生和领导就开会谈了起来。苏景坐在一旁,仔细的听。

    他说:“我没找人,”

    苏景不信。

    他又说:“真没找人,医生连我姓什么都不知道。”

    苏景还是不信。

    科主任进来,顾怀安先起身与人握手:“你好,我是苏景的丈夫,姓顾。”

    “你好,请坐。”

    科主任打量了几眼顾怀安。

    苏景想起一句话:看人下菜碟儿。

    看样子顾怀安的确是没找关系,人就来了,但一个人的衣着气质能自带足够的气场,他就如此。

    虽说这会议室里没有因为顾怀安而多一杯好茶,但是科主任的态度却变了许多,根据不同的人在讲解分析语气上给予了不同的待遇。

    科主任主要重复了一遍:为什么有些手术的术前需要家属签字。

    医院方面考虑到:为确保病人手术安全,按规定,凡重大手术,疑难手术,重要脏器切除,截肢和首次开展的新手术等等,都要填写重大手术的审批报告,先是科主任签字。同时还要征得病人及家属的同意,并在手术报告单上签字,接着再报医院医务部门审查批准。

    顾怀安有备而来:“我父亲03年做过一次重大手术,在外省,之前国家卫生部似乎出台了一些新的法规,当中有一条是说,实行做手术由患者本人签字。”

    科主任挑眉,心平气和的解释:“顾先生,女人结婚后最亲的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当然第一签字人应该是丈夫。回头闹起来……”

    苏景了解温明伟:“我姐的丈夫还不如一只臭虫,不是每个人的婚姻都幸福,有些丈夫存于与不存在完全没有差别,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不需要他的时候总是冒出来,男人能全叫男人吗?有的天生贱渣畜生属性!而我姐夫那种丈夫,我真怕他出现的时候一狠心决定做害死我姐的刽子手!图我姐的保险!”

    苏景又为苏忱心酸的哭了,掉着眼泪,别过头去平复情绪。

    顾怀安跟科主任一直在聊。

    科主任几次话到嘴边留一半,顾怀安支开了苏景。

    苏景靠在外头走廊的墙壁前面,原是以为顾怀安这样的男人脾气不会好,比她对医生还凶,但他竟出奇地有着耐心。

    苏景没有真的恨医院,有些话说得在理,有些顾虑也有说到明面上来的必要。

    十几分钟过后,顾怀安跟科主任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苏景抬头,看他。

    看见那科主任点头,笑着说道:“望理解!”

    顾怀安:“毕竟医患官司不好玩,能理解,谢谢。”

    走廊另一头有人在叫科主任,科主任笑着朝顾怀安跟苏景打招呼:“两位慢走,那我就先不送了。”

    ……

    医院外面。

    苏景说:“谢谢。”

    顾怀安并不发声,倚着车身打量着哭成那惨模样的苏景。

    苏景好奇地问:“手术为什么能按原计划进行了?你跟科主任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他道。

    “不可能,”苏景皱眉:“你其实还是找关系了?”

    顾怀安皱眉两手一摊,很是无奈:“我一向按规章办事,找关系跟个科主任谈,我傻还是你傻?”

    苏景受不了他数落自己。

    想起一个正事儿,心虚的说:“你先别见我姐,我姐的注意力不能再分散了,你去了她准得把你当客人对待,这是医院,我姐生病了我姐最大。谢谢这话就我一个人跟你说得了,你别去跟别人邀功,”

    “有你这么谢的?”顾怀安盯了她会儿,上车离开。

    苏景望着车辆和他消失的地方,半天没动。

    12月29号,苏景见到科主任问了两句,但科主任和医生们都不往那事上提,苏景便更忍不住好奇,顾怀安到底说什么了?脑子里记住的谈话就那么几句,毫无线索,不过手术在即,苏景也没闲时间去琢磨这些,手术先做了再说。 [^*]

    12月30号,手术。

    术前7小时苏忱没有进食、水,一切正常。

    苏忱被推进手术室,苏景坐立不安的等待,邹哥也在。

    手术进行了二十几分钟的时候,忽然有响动,那个叫温明伟的男人骂骂咧咧的来了,指着医生骂道:“谁同意你们给我老婆手术了?我老婆病到什么程度你们就给手术?谁签字同意你们的治疗方案了?我警告你们这帮为做手术赚钱不要良心的庸医,我老婆如果有个好歹,我跟你们医院没完!我死都死在你们医院门口!”

    苏景头要炸了,控制不住情绪的指着他:“你就是故意的!你怎么还没死?”

    护士拦着,“先别吵,别吵。”

    一时间,场面混乱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